[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全国最牛检察长称法院判决书是解手纸

    吴鑫发,男,1947年2月出生,原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现住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济生新村12号605室。
    
    1992年底由吴鑫发自筹资金自组人员(吴鑫发的妻子和二位弟弟),用自己开商店的门面房组建成立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挂靠武汉九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1995年3月3日,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贪污罪将吴鑫发逮捕,以贪污罪名为由,令吴鑫发家属交现金人民币12万2仟元,将吴鑫发股票强行清仓,转走资金人民币约25万元,将吴鑫发和家人的存款约28万元转走,将吴鑫发公司帐上人民币16万5仟元和信用卡上人民币1万9仟元转走,以上资金全部转到江汉区检察院的帐上,并将吴鑫发存放在仓库的装潢材料(价值约人民币20万元),交由武汉九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人员运走。
    
    1995年2月23日江汉区检察院就强行搜走吴鑫发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全部经营证照、帐本、印章,连办公桌及桌内的资料都搜走,并于1995年3月16日变更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吴鑫发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财产,失去了自主经营的公司。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将吴鑫发关押407天,完成了上述任务后,于1996年4月12日以不宜关押让吴取保,1996年6月25日以伪造印章罪对吴鑫发作出免予起诉决定结案。
    
    这是一桩很明确的侵权事件,江汉区检察院侵犯了吴鑫发的人身权、财产权和经营权。
    
    经过艰辛申诉,1999年湖北省人大交办湖北省检察院2000年10月24日作出鄂检控申案(2000)3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决定认为吴鑫发1992年底承包的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属个人承包企业,其行为不构成贪污罪,也不构成挪用罪,吴鑫发1994年底找他人私刻武汉东垦商场两枚印章,其行为显着轻微,不构成伪造印章罪。
    
    2001年4月15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1)武法委赔字第6号赔偿决定书,2001年6月27日作出(2001)武法委赔字第7号赔偿决定书。此两份决定书都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应在作出决定之日起15日内履行完毕的决定。
    
    吴鑫发拿着此二份生效的法律决定书找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潘元洲要求履行赔偿义务,但潘元洲副检察长却说这法律决定像解手纸!接着发生的事证明潘元洲可不是说说而已。
    
    2003年7月9日江汉区检察院突然交给吴鑫发一份2002年12月10日湖北省检察院作出的鄂检控申案(2002)45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决定认为江汉区检察院对经查证属实,被吴鑫发私自转走的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公款838655.08元予以扣押、没收并仍全额发还给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的处理并无不当。撤销鄂检控申案(2000)3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中关于武汉九通装饰工程公司企业性质的认定部分,维持鄂检控申案(2000)3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中其它认定。
    
    一份自相矛盾于法无据的鄂检控申案(2002)45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产生了,既认为吴鑫发私自转走80多万元的公款,江汉区检察院没收处理并无不当,又维持了吴鑫发无罪的决定。
    
    没有经过公开审理,没有按再审程序的法律规定,没有让吴鑫发辩护,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湖北省检察院(2002)45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为依据于2004年5月12日作出(2003)武法委赔再字第1号决定书,撤销了其三年前作出的(2001)武法委赔字第6号决定书。
    
    全国首例可能也是唯一例在十五天内应履行完毕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国家赔偿决定在三年后被作出决定的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
    
    江汉区检察院潘元洲副检察长也成为全国最牛的检察官,说生效的法律决定像解手纸,就能把它变解手纸。
    
    吴鑫发无罪的事实无法改变,(2001)武法委赔字第7号决定得到履行,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承认以贪污罪名逮捕羁押吴鑫发407天是错误的,侵犯了吴鑫发的人身权,赔给吴鑫发壹万五仟余元。
    
    于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闻就产生了。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贪污罪名逮捕关押无罪人员吴鑫发407天是错误的,侵犯吴鑫发的人身权,赔了壹万五仟馀元。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贪污罪名剥夺无罪人员吴鑫发所经营的公司和财产“并无不当”。
    
    无辜百姓吴鑫发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经营的公司和全部财产,现吴鑫发已经60多岁,没有退休养老金,没有医疗保险,基本的生存保障也没有得到保护,迫于无奈吴鑫发走上漫漫申诉、上访、维权之路。
    
    
    
    特别说明: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2003)武法委赔再字第1号决定书是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通知要求而作为。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主任王少军(女)和湖北省检察院控申处处长李石柱(男)是一对好夫妻。鄂检控申案(2002)45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就是李石柱的杰作,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驳回吴鑫发的申诉也是必然的。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在北京上访申诉的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法院自相矛盾的判决书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


    
    新华社瞭望周刊、南方周末报、湖北法治报、光明日报等媒体报导。 _(博讯记者:维权一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有资产被侵吞,为民请命被迫害/邓志波
  • 河南修武县法官枉法 侵吞四十五万元/李清泉
  • 哈尔滨正阳河酱油厂国有资产被私企侵吞的情况反映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愚夫:村干部肆意侵吞逍遥法外
  • 沂水县政府侵吞顺达公司,40余债权人倾家荡产
  • 传媒人揭发沁水煤矿遭侵吞上书望彻查
  • 中国记者促中央调查千亿国有资产被侵吞
  • 小学正副校长侵吞140万赞助费炒股获刑6年
  • 内蒙古村支书侵吞低保金称天下乌鸦一般黑
  • 重庆万州司法官商勾结侵吞企业资产
  • 中国巨额国有资产“被侵吞”前官员联名举报
  • 山西沁水39名党员干部举报官员 黑材料控诉侵吞国有资产
  • 长治市城区区委书记王进军侵吞亿元国有资产真相/张长盛
  • 户县公安局长温志刚侵吞干警数千万元血汗钱
  • 网帖称辽宁鞍山官员为侵吞国有资产改名(图)
  • 台商举报:上海倒楼开发商侵吞6千万动迁款
  • 中国“亿万富姐”终倒下!侵吞国有资产受审
  • 大肆侵吞国有资产 上千万元国有资产流失
  • 老上海银行家席家洋房被侵吞,美籍华人家族难讨公道
  • 港商山西投資銅礦遭侵吞資產,披區旗請願獲李小鵬接見
  • 广东人大代表侵吞公款,检察院竟拒逮捕疑犯
  • 中共人大代表侵吞三千万 当局竟称无必要逮捕
  • 哈尔滨:康安商贸有限公司资产被变相侵吞,上访代表孙志广及家人遭司法迫害
  • 原阜宁县食品公司侵吞国有资产案
  • 涟源市安平镇枳木村村主任吴建华侵吞村级巨款
  • 新乡市燎原电子有限公司(原国有760厂)侵吞国有资产
  • 北京律师与浙江官商沆瀣一气,制造冤狱侵吞资产千万元!
  • 云南省长秦光荣、省委宣传部长张田欣侵吞2亿国有资产!
  • 云南高官和北京高官互相勾结侵吞国家救灾款4个亿!/毕威成
  • 成都金牛区政府财政是如何被侵吞流失的
  • 谁侵吞了我们的援藏物资?/沈水波
  • 举报:青岛城阳政法部门集体包庇侵吞国资行为
  • 大陆黄金第一案 工行有权侵吞大学生2100万盈利吗?
  • 克拉玛依油田买断职工关于欺骗买断、油田侵吞买断金、打压职工的上访信/肖懿珊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