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单亚娟在北京法院三个诉状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诉状

    
     上诉人:单亚娟,女,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公司,主治医师,住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铁安委8组,联系电 话:13146689248 13796921857 (博讯 boxun.com)

     被上诉人:北京市积水潭医院,住所地:西城区新街口东街31号。
     法 定代表人:田伟,院长。
    诉讼请求:
     1、要求被上诉人更正错误影像学报告单
     2、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因 此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赔偿
     3、赔偿因此产生的全部诉讼费用
    案 由:上诉人因不服西城区法院2008年10月16日作出的(2008)西民初字8033号民事判决,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 法律错误,现依法提出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重新作出公正的判决,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程序违法
     1、非法 剥夺上诉人的诉讼权利
     一审法官在2008年7月2日收到被上诉人的答辩状后,不依法送达给上诉人。上诉人多次向一审法官要求复印被上诉 人的答辩状,法官均谎称对方没有答辩状,直到判决后,才将被上诉人的答辩状送达给上诉人,严重剥夺上诉人的诉讼权利。
     由于第一次开庭是 上诉人亲自出庭驳斥了被上诉人的医学谬论,案件审理情况对被上诉人极其不利后,一审法官伙同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公司人员,将上诉人带回鸡西非法关押一个 多月,脚趾被打骨折,阻止上诉人第二次出庭,导致上诉人第二次无法亲自出庭驳斥被上诉人的医学谬论,迫使上诉人委托不懂得医学常识的人代理诉讼,变相剥夺 上诉人的诉讼权利。
     2、非法销毁质证过的证据
     上诉人在一审判决后查阅卷宗发现,一审第一次开庭质证过的三张报告单和 两份病历(上诉人提供)竟然被一审法官人为的抽撤掉了。一审法官非法抽撤、销毁质证过的证据的行为是犯罪行为,是导致案件事实认定不清、枉法裁判的根源。
     3、违法分配举证责任
     ①要求上诉人对被上诉人自认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区别“新鲜”和“陈旧”骨折是临床为 了制定适当治疗方案的需要,实际上,在医学领域中无论“新鲜”还是“陈旧”,它都属于骨折。临床医生都习惯于把新鲜的骨折书写成“骨折”,这是医学界众所 周知的事实。在一审第一次开庭的第33分钟,积水潭医院就印证了这一点,并承认医学上没有新鲜骨折这个概念,该医院把当天新发生的骨折诊断为“骨折”的事 实也可以对此给与佐证。这就应属于“自认”,对于被上诉人“自认”的事实,上诉人无需承担举证责任。
     ②违法要求上诉人在完成了举证责任 后,继续承担举证责任
    无论是新鲜骨折还是陈旧骨折,在同一时间段也就是骨折尚未充分纤维连接正在进行闭合性复位的阶段,做任何检查都应 该是相同的结论。上诉人提交了北京城内五家大医院,近十名专家教授对上诉人伤情作出的诊断报告,结论都是“骨折”,证明了积水潭医院的一个大夫的“陈旧骨 折”诊断是与大多数医学专业人士具有的医学常识是相违背的,因此是错误的诊断。对此事实上诉人无需再继续承担举证责任。
     ③违法采信医学 文献,创造“新鲜骨折”概念在上诉人已经提供了足够证明骨折后愈合过程的证据材料,并结合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充分说明骨折愈合过程是一种 “相对运动状态”,而陈旧性骨折是一种“相对静止状态”的医学常识后,一审法官竟然将被告提供的医学文献作为证据材料给与直接采信,是非常不科学和严谨 的,被上诉人仅凭一张影像片子无法证明骨折的状态。究竟医学文献属于书证还是证人证言,法官没有给予明确,就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了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应当 提供证据证明该骨折是新鲜骨折。是法官创造了一个新鲜骨折概念,让上诉人承担举证责任。
     ④违法免除被上诉人的举证责任
     影像科诊断依据应该是片子的影像,是伤情的客观表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 机构就医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而不是由患者去排除其过错。因此,对于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应当通过司法鉴定给与确认,而不是被告提供医学文献就 可以免除自己的举证责任。
     被上诉人应该拿出证明该院拍的片子中的影像是陈旧骨折的影像的有效证据。一审法院违法免除了被上诉人的该项举 证责任。
    二、事实认定不清
     一审认定:而其它医疗机构的多次结论,亦未确定原告伤情系“新鲜骨折”或排除陈旧骨折。该 认定表明案件事实并未查清。众所周知,医疗机构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其诊断属于一般临床诊断,不属于司法鉴定结论,所以,只能确认“骨折”的事实。而对于诊 断治疗是否正确,应当通过司法鉴定作出。一审法院在审理专业性强的医疗纠纷案件过程中,并没有依据科学的司法鉴定结论,而仅仅依据医学文献,显然是不科 学,不严谨的审理该起医疗纠纷,也不愿意查明案件事实。
     07年9月28日,上诉人因被他人打伤,在派出所指定的友谊医院经医学影像学诊 断为“骶5椎体粉碎性骨折”,影像所见:骶5椎体见多发骨折线,骶尾椎顺列欠佳,双侧髂骨,耻骨,坐骨及髋关节骨质结构未见异常,关节间隙无变窄。后因法 医无法作弊让上诉人两天内,做四次医学影像检查,终于找到他可以利用的积水潭医院错误医学影像学诊断------陈旧性骨折,各家医院诊断报告单如下:
     07年10月16日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CT影像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5椎体骨折,错位。诊断:骶5骨折
     07年 10月16日北京友谊医院CT影像检查报告:检查所见:骶5椎体局部骨密度不均匀,轮廓不规则,边缘不光滑,椎体前半部骨质密度增高,未见明显软组织肿 块,余未见明显异常。诊断:骶5椎体改变,考虑骨折所致,请结合临床建议与以前X光片对比及复查。
     07年10月17日北京积水潭医院X 光影像学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骨第5节骨质连续性中断,未见明显移位。诊断:骶骨第5节骨折。
     07年10月17日北京积水潭医院另 一医生的CT影像学检查报告;检查所见:骶尾关节轻度前凸,骶骨相当于第5节骨质中断,轻度硬化,无明显移位。诊断:骶骨陈旧性骨折。
     众所周知,同一时间同一部位同一伤情,不管做什么检查,都应该是相同的诊断结论。为证实上诉人的伤情到底是骨折还是陈旧骨折,于07年11月1日在积水潭医 院复查,积水潭医院又出具一个模棱两可的无效诊断,上诉人无奈又按骨折发生发展过程,在不同医院做了四次影像学检查,报告单如下:
     07 年11月1日北京积水潭医院X影像学请合临床考虑为陈旧骨折。检查报告:骶5椎体形态不规则。
     07年11月28日,12月28日分别在 北京友谊医院做了两次X影像学检查,骨折线逐渐消失,诊断均为:骶5骨折
     08年1月25日北京天坛医院CT影像学报告:检查所见:骶尾 椎骨质连续,未见明显骨折征像,邻近软组织未见异常,左侧骶髂关节面上部边缘骨质增生硬化,尾骨连线曲度欠平滑。诊断:左侧骶髂关节上缘轻度增生硬化,尾 骨连线曲度欠平滑。
     至此,上诉人伤后四个月在天坛医院拍的CT片上,骶骨第5节都没出现硬化,为得到更确切的诊断,上诉人把前述所有的 影像片子,拿到世界权威的脊柱专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会诊,两位德高望重的影像学专家出具了会诊意见。
     08年1月30日北京大学第三 医院会诊意见:骶尾椎平片及CT平扫(自07-9-29以来多次检,末次检查07-12-28)第5骶骨椎体后突成角,并有几条透亮骨折线,部分后缘皮质 断裂,3个月来动态观察骨折线逐渐模糊消失,局部骨变形无变化。诊断:骶骨第5节椎体骨折。
    三、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法 院错误引用法律,将依法应当承担的举证责任,违法分配给上诉人,在此不再赘述,请上级法院直接参看相关法律规定。
     综上述,一审法院审 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拒绝对实体问题给与审查,通过违法的审判程序,将上诉人的合法请求驳回,严重侵犯上诉人的诉权,请求上一级人民 法院依法撤销该错误判决,重新作出公正的裁判,支持上诉人的合法请求。附录:
     1、上诉状副本2份
     2、北京大学第 三医院的会诊单一张。
     3、北京友谊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两张,病历三份。
     4、北京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影像学报告单一张。
     5、北京天坛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一张。
     6、北京积水潭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三张。
    致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
     上诉人单亚娟2008年10月23日
    
民 事 再 审 申 请 书

    
     再审申请人:单亚娟,女,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公司,主治医师,住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铁安委8组,联系电话:13146689248 13796921857
     再审被申请人:北京积水潭医院,住所地:西城区新街口东街31号。法定代表人:田伟,院长。
     申请人因与被申请人医疗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8033号民事判决书,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一中 民终字第16309号民事判决书,申请再审。
    
    
    申请事项:
    1、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 8033号民事判决书,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一中民二终字第16309号民事判决书,重新开庭审理二审上诉案件,作出公正判决。
    2、判令被申请人更正错误影像学报告单。
    3、判令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2789元;
    4、判令被申请 人赔偿申请人精神损失费2000元;
    5、本案一审、二审和再审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申请再申事由:
    2007 年10月17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发生医疗合同纠纷,二审法院在一审法院私自抽撤法庭质证过的证据,事实认得不清,严重程序违法的情况下不开庭审理上诉案 件,适用法律错误,出具错误判决。申请人今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79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之规定申请再审。一、审判 程序违法1、一审法院非法剥夺申请人的诉讼权利一审法官在2008年7月2日收到被申请人的答辩状后,不依法送达给 申请人。申请人多次向一审法官要求复印被申请人的答辩状,法官均谎称对方没有答辩状,直到判决后,才将被申请人的答辩状送达给申请人,严重剥夺申请人的诉 讼权利。
     由于第一次开庭是申请人亲自出庭驳斥了被申请人的医学谬论,案件审理情况对被申请人极其不利后,一审法官伙同黑龙江省鸡西矿业 集团公司人员,将申请人带回鸡西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脚趾被打骨折,阻止申请人第二次出庭,导致申请人第二次无法亲自出庭驳斥被申请人的医学谬论,迫使申请 人委托不懂得医学常识的人代理诉讼,变相剥夺上诉人的诉讼权利。
    2、一审法院非法销毁质证过的证据
     申请人在一审判决 后查阅卷宗发现,一审第一次开庭质证过的三张报告单和两份病历(上诉人提供)竟然被一审法官人为的抽撤掉了。一审法官非法抽撤、销毁质证过的证据的行为是 犯罪行为,是导致案件事实认定不清、枉法裁判的根源。
    3、一审法院违法分配举证责任
    ①要求申请人对被申请人自认的事 实承担举证责任
     区别“新鲜”和“陈旧”骨折是临床为了制定适当治疗方案的需要,实际上,在医学领域中无论“新鲜”还是“陈旧”,它都属 于骨折。临床医生都习惯于把新鲜的骨折书写成“骨折”,这是医学界众所周知的事实。在一审第一次开庭的第33分钟,积水潭医院就印证了这一点,并承认医学 上没有新鲜骨折这个概念,该医院把当天新发生的骨折诊断为“骨折”的事实也可以对此给与佐证。这就应属于“自认”,对于被上诉人“自认”的事实,上诉人无 需承担举证责任。
    ②违法要求申请人在完成了举证责任后,继续承担举证责任
     无论是新鲜骨折还是陈旧骨折,在同一时间段 也就是骨折尚未充分纤维连接正在进行闭合性复位的阶段,做任何检查都应该是相同的结论。申请人提交了北京城内五家大医院,近十名专家教授对上诉人伤情作出 的诊断报告,结论都是“骨折”,证明了积水潭医院的一个大夫的“陈旧骨折”诊断是与大多数医学专业人士具有的医学常识是相违背的,因此是错误的诊断。对此 事实上诉人无需再继续承担举证责任。
    ③违法采信医学文献,创造“新鲜骨折”概念
     在申请人已经提供了足够证明骨折后愈 合过程的证据材料,并结合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充分说明骨折愈合过程是一种“相对运动状态”,而陈旧性骨折是一种“相对静止状态”的医学常识后,一审法官竟然 将被申请人提供的医学文献作为证据材料给与直接采信,是非常不科学和严谨的,被申请人仅凭一张影像片子无法证明骨折的状态。究竟医学文献属于书证还是证人 证言,法官没有给予明确,就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了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应当提供证据证明该骨折是新鲜骨折。是法官创造了一个新鲜骨折概念,让申请人承担举证 责任。
    ④违法免除被申请人的举证责任
     影像科诊断依据应该是片子的影像,是伤情的客观表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 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而不是由患者去排除其过错。因 此,对于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应当通过司法鉴定给与确认,而不是被申请人提供医学文献就可以免除自己的举证责任。
     被申请人应该拿出证明该院 拍的片子中的影像是陈旧骨折的影像的有效证据。一审法院违法免除了被申请人的该项举证责任。
    4、二审法院违法不开庭审理上诉案件
     二审法院对一审法官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谈话中,被申请人的陈述已经证实了一审法官抽撤质证过的证据的事实存在,但二审法院置之不理,申请人递 交开庭审理申请书,无人理会。
    二、事实认定不清
     一审认定:而其它医疗机构的多次结论,亦未确定原告伤情系“新鲜骨 折”或排除陈旧骨折。该认定表明案件事实并未查清。众所周知,医疗机构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其诊断属于一般临床诊断,不属于司法鉴定结论,所以,只能确认 “骨折”的事实。而对于诊断治疗是否正确,应当通过司法鉴定作出。一审法院在审理专业性强的医疗纠纷案件过程中,并没有依据科学的司法鉴定结论,而仅仅依 据医学文献,显然是不科学,不严谨的审理该起医疗纠纷,也不愿意查明案件事实。
     二审法院在事实认得不清的情况下,在被申请人证实了一审 法官销毁了法庭质证过的证据后,仍拒绝开庭重新审理,故意混淆是非。
     07年9月28日,上诉人因被他人打伤,在派出所指定的友谊医院经 医学影像学诊断为“骶5椎体粉碎性骨折”,影像所见:骶5椎体见多发骨折线,骶尾椎顺列欠佳,双侧髂骨,耻骨,坐骨及髋关节骨质结构未见异常,关节间隙无 变窄。后因法医无法作弊让上诉人两天内,做四次医学影像检查,终于找到他可以利用的积水潭医院错误医学影像学诊断------陈旧性骨折,各家医院诊断报 告单如下:
     07年10月16日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CT影像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5椎体骨折,错位。诊断:骶5骨折
     07年10月16日北京友谊医院CT影像检查报告:检查所见:骶5椎体局部骨密度不均匀,轮廓不规则,边缘不光滑,椎体前半部骨质密度增高,未 见明显软组织肿块,余未见明显异常。诊断:骶5椎体改变,考虑骨折所致,请结合临床建议与以前X光片对比及复查。
     07年10月17日北 京积水潭医院X光影像学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骨第5节骨质连续性中断,未见明显移位。诊断:骶骨第5节骨折。
     07年10月17日北 京积水潭医院另一医生的CT影像学检查报告;检查所见:骶尾关节轻度前凸,骶骨相当于第5节骨质中断,轻度硬化,无明显移位。诊断:骶骨陈旧性骨折。
     众所周知,同一时间同一部位同一伤情,不管做什么检查,都应该是相同的诊断结论。为证实上诉人的伤情到底是骨折还是陈旧骨折,于07年11月1 日在积水潭医院复查,积水潭医院又出具一个模棱两可的无效诊断,上诉人无奈又按骨折发生发展过程,在不同医院做了四次影像学检查,报告单如下:
     07 年11月1日北京积水潭医院X影像学请合临床考虑为陈旧骨折。检查报告:骶5椎体形态不规则。
     07年11月28日,12月28日分别在 北京友谊医院做了两次X影像学检查,骨折线逐渐消失,诊断均为:骶5骨折
     08年1月25日北京天坛医院CT影像学报告:检查所见:骶尾 椎骨质连续,未见明显骨折征像,邻近软组织未见异常,左侧骶髂关节面上部边缘骨质增生硬化,尾骨连线曲度欠平滑。诊断:左侧骶髂关节上缘轻度增生硬化,尾 骨连线曲度欠平滑。
     至此,上诉人伤后四个月在天坛医院拍的CT片上,骶骨第5节都没出现硬化,为得到更确切的诊断,上诉人把前述所有的 影像片子,拿到世界权威的脊柱专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会诊,两位德高望重的影像学专家出具了会诊意见。
     08年1月30日北京大学第三 医院会诊意见:骶尾椎平片及CT平扫(自07-9-29以来多次检,末次检查07-12-28)第5骶骨椎体后突成角,并有几条透亮骨折线,部分后缘皮质 断裂,3个月来动态观察骨折线逐渐模糊消失,局部骨变形无变化。诊断:骶骨第5节椎体骨折。
    三、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法 院错误引用法律,将依法应当承担的举证责任,违法分配给上诉人,二审法院模糊判决,避重就轻,断章取义,对认定的被申请人“表述不尽严谨”的报告单不进行 审判,请高法院直接参看相关法律规定。
    综上述,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拒绝对实体问题给与审查,通过违 法的审判程序,将上诉人的合法请求驳回,严重侵犯上诉人的诉权,二审法院在一审出现严重违法的情况下,不开庭审理,请求上一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该错误判 决,重新审理作出公正的裁判,支持上诉人的合法请求。附:1、民事再审申请书副本
     2、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8033号民事判决书
     3、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一中民终字第16309号民 事判决书
     4、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会诊单一张。
     5、北京友谊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两张,病历三份。
     6、 北京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影像学报告单一张。
     7、北京天坛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一张。
     8、北京积水潭医院影像学报告单三张。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
     再审申请人单亚娟
     2009年7月8日
    
控 告 状

     控告人(原审原告):单亚娟,女,40岁,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铁安委8组,医生,电话:13146689248。
     被告人:林涛,男,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审判长,地址:西城区后英房胡同1号,电话:01082299100。
    案 由:民事枉法裁判罪。
    请 求:被告人林涛犯民事枉法裁判罪,请求提起公诉,依法惩处。
    
    
    事实和理由:
    2008年6月20日,控告人在西城区法院提起医疗服 务合同纠纷民事诉讼,7月8日,由被控告人担任审判长,公开审理此案,在庭审过程中,以极快的语速,微弱的声音主持庭审,故意违背事实,毁灭法庭质证过的 证据,无视法律规定,违法免除原审被告的举证责任,故意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故意错误适用法律,枉法判决,导致另一相关刑事案件 无法刑事立案,其行为已构成《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民事枉法裁判罪。犯罪事实如下:一、程序违法1、非 法剥夺上诉人的诉讼权利:被控告人在2008年7月2日收到原审被告的答辩状后,没有依法送达给原审原告。原审原告多次向被控告人讨要原审被告的答辩状, 被控告人均谎称对方没有答辩状,甚至于8月份,控告人到法院讨要对方答辩状时,被控告人伙同黑龙江省鸡西矿业集团公司人员,将控告人带回鸡西非法关押一个 多月(见证据一),脚趾被打骨折(见证据二),阻止原审原告第二次出庭,导致原审原告第二次无法亲自出庭驳斥对方的医学谬论,迫使控告人委托不懂得医学常 识的亲人代理诉讼,变相剥夺原审原告的诉讼权利。2、非法销毁法庭质证过的证据:被控告人故意非法抽撤、销毁法庭质证过的证据。控告人 在一审判决后查阅卷宗发现,一审第一次开庭质证过的报告单(见证据三)和病历(见证据四)被人为的抽撤掉了(祥见庭审笔录卷宗第41页最后一行,第43页 第8行)。
     3、违法分配举证责任:
     ①要求原审原告对原审被告自认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见证据五录音材料):区别“新 鲜”和“陈旧”骨折是临床为了制定适当治疗方案的需要,实际上,在医学领域中无论“新鲜”还是“陈旧”,它都属于骨折。临床医生都习惯于把新鲜的骨折书写 成“骨折”,这是医学界众所周知的事实。在一审第一次开庭的第33分钟,原审被告就印证了这一点,并承认医学上没有“新鲜骨折”这个概念,该医院把当天新 发生的骨折诊断为“骨折”的事实也可以对此给与佐证。这就应属于“自认”,对于被告“自认”的事实和众所周知的事实,原审原告无需承担举证责任。
     ②违法要求原审原告在完成了举证责任后,继续承担举证责任:无论是新鲜骨折还是陈旧骨折,在同一时间段也就是骨折尚未充分纤维连接正在进行闭合 性复位的阶段,做任何检查都应该是相同的结论。原审原告提交了北京城内五家大医院,近十名专家教授的诊断报告,结论都是“骨折”,证明了原审被告一个大夫 的“陈旧骨折”诊断是与大多数医学专业人士具有的医学常识是相违背的,因此是错误的诊断。对此事实原审原告无需再继续承担举证责任。
     ③ 违法采信医学文献,创造“新鲜骨折”概念:在原审原告已经提供了足够证明骨折后愈合过程的证据材料,并结合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充分说明骨折愈合过程是一种 “相对运动状态”,而陈旧性骨折是一种“相对静止状态”的医学常识后,被控告人竟然将原审被告提供的医学文献中的概念作为证据材料给与直接采信,是非常不 科学的,原审被告仅凭一张影像片子无法证明骨折的状态,原审被告已经违背了该文献中的概念,违反了该诊疗常规。究竟医学概念属于书证还是证人证言,被控告 人没有给予明确,就将举证责任违法分配给了原审原告,认为原审原告应当提供证据证明该骨折是“新鲜骨折”。被控告人创造了一个“新鲜骨折”,让原审原告承 担举证责任。
     ④违法免除被告的举证责任:影像科诊断依据应该是片子的影像,是伤情的客观表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 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而不是由患者去排除其过错。因此,对于是否存在 医疗过错应当通过司法鉴定给与确认,而不是原审被告提供医学概念就可以免除自己的举证责任。原审被告应该拿出证明该院拍的片子中的影像是陈旧骨折影像的有 效证据。被控告人却违法免除了原审被告的该项举证责任。
    二、事实认定不清:一审认定:而其它医疗机构的多次结论,亦未确定原告伤情系 “新鲜骨折”或排除陈旧骨折。该认定表明案件事实并未查清。众所周知,医疗机构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其诊断属于一般临床诊断,不属于司法鉴定结论,所以,只 能确认“骨折”的事实。而对于诊断治疗是否正确,应当通过司法鉴定作出。被控告人在审理专业性强的医疗纠纷案件过程中,并没有依据科学的司法鉴定结论,而 仅仅依据医学文献,显然是不科学,不严谨的审理该起医疗纠纷,也不愿意查明案件事实。各医院的诊断如下:
     07年9月28日,原审原告因 被他人打伤,在派出所指定的友谊医院经医学影像学诊断为“骶5椎体粉碎性骨折”,影像所见:骶5椎体见多发骨折线,骶尾椎顺列欠佳,双侧髂骨,耻骨,坐骨 及髋关节骨质结构未见异常,关节间隙无变窄。后因法医无法作弊让原审原告两天内,做四次医学影像检查,终于找到他可以利用的积水潭医院错误医学影像学诊断 ------陈旧性骨折,各家医院诊断报告单如下:
     07年10月16日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CT影像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5 椎体骨折,错位。诊断:骶5骨折。
     07年10月16日北京友谊医院CT影像检查报告:检查所见:骶5椎体局部骨密度不均匀,轮廓不规 则,边缘不光滑,椎体前半部骨质密度增高,未见明显软组织肿块,余未见明显异常。诊断:骶5椎体改变,考虑骨折所致,请结合临床建议与以前X光片对比及复 查。
     07年10月17日北京积水潭医院X光影像学检查报告单:检查所见:骶骨第5节骨质连续性中断,未见明显移位。诊断:骶骨第5节骨 折。
     07年10月17日北京积水潭医院原审被告CT影像学检查报告示检查所见:骶尾关节轻度前凸,骶骨相当于第5节骨质中断,轻度硬 化,无明显移位。诊断:骶骨陈旧性骨折。众所周知,同一时间同一部位同一伤情,不管做什么检查,都应该是相同的诊断结论。为证实到底是骨折还是陈旧骨折, 原审原告于07年11月1日在积水潭医院复查,积水潭医院又出具一个模棱两可的无效诊断:请合临床考虑为陈旧骨折。
     07年11月28 日,12月28日原审原告分别在北京友谊医院做了两次X影像学检查,骨折线逐渐模糊消失,诊断均为:骶5骨折。
     08年1月25日北京天 坛医院CT影像学报告:检查所见:骶尾椎骨质连续,未见明显骨折征像,邻近软组织未见异常,左侧骶髂关节面上部边缘骨质增生硬化,尾骨连线曲度欠平滑。诊 断:左侧骶髂关节上缘轻度增生硬化,尾骨连线曲度欠平滑。至此,原审原告伤后四个月在天坛医院拍的CT片上,骶骨第5节都没出现硬化,为得到更确切的诊 断,原审原告把前述所有的影像片子,拿到世界权威的脊柱专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会诊,两位德高望重的影像学专家出具了会诊意见。
     08 年1月30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会诊意见:骶尾椎平片及CT平扫(自07-9-29以来多次检,末次检查07-12-28)第5骶骨椎体后突成角,并有几条 透亮骨折线,部分后缘皮质断裂,3个月来动态观察骨折线逐渐模糊消失,局部骨变形无变化。诊断:骶骨第5节椎体骨折。
     以上事实证明:被 控告人审判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拒绝对实体问题给与审查,故意违背事实,毁灭法庭质证过的证据,无视法律规定,违法免除原审被告的举证责任,故意对应 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故意错误适用法律,枉法判决,导致刑事案件无法立案。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民事枉法 裁判罪,已构成《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的民事枉法裁判罪,请求检察院依法立案,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附:证 据一:被非法拘禁联名单。
     证据二: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民医院CT报告单。
     证据三:北京市天坛医院三维CT报告单。
     证据四:北京市友谊医院病历。
     证据五:庭审录音材料。致北京市第一检察院
     控告人单亚娟2009年11月1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单亚娟:母亲被关黑监狱
  • 单亚娟诉北京公安宣武分局案:终审开庭判决(庭审录音)(图)
  • 访民单亚娟诉北京公安局17日上午宣判
  • 鸡西访民单亚娟诉宣武公安,开庭后被截访带走(图)
  • 鸡西访民单亚娟告宣武公安分局,15日上午开庭(图)
  • 单亚娟伤害案件追踪/恐怖的接访(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