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甘肃天水市闫成虎、冯小萍的控告状(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控告人夫妇在京(上访控告),原县公安局局长张庆中等人:及县级司法机关个别工作人员的利用职权共谋对本案控告人夫妇及两个孩子一家四口抛制假案,报复陷害,刑讯逼供,致先后累计达16次之多(最长一次为三年)的“非法拘禁”,政治迫害行为,引发多年在京上访(控告)诉讼,等待中央级结案至今未果……
    甘肃天水市闫成虎、冯小萍的控告状
    甘肃天水市闫成虎、冯小萍的控告状


    

控 告 状

    控告人:闫成虎,男,汉,48岁,初中,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县大阳乡闫庄村,身份证:620525196206242035,(退伍军人)
     冯小萍,女,汉,45岁,初中,住址同上,闫的妻子,身份证:62052519651124104X,(全权代理人:闫成虎)
    被控告人:李建华,女,汉,约60岁,大学,现任最高检察院人民来访接待处,接谈员,工号(019号)(兼刑事申诉厅、副厅长)副厅级,党员。
     发表人:男,汉,约25岁左右,大学,现任最高检察院人民来访接待处,工作人员,负责发登记表,工号(私藏、不配戴),检察员。
    请求事项:(1)、因该案,犯罪主体人,身份特殊,地位显耀,为防止有关保护伞打招呼,组织破坏,对抗“办案组正常工作”,影响“办案人员正常执法活动”,为确保顺利破案和保证办案质量。请求中央办公厅(督察室)、国务院办公厅(法制办)、审查核实排摸,尽快硬性交办批示责令,由全国人大(内司委),中央纪委、监察部、中央政法委、中组部七个部门单独各此急速下文或公函,或可否急速联合:向最高检院(党组,政治部、组织人事部,办公厅)下发文件和命令,协调责成:最高检院,依法、依纪,讨论研究决定,对本案涉案犯罪嫌疑人:李建华、发表人(二人):实施,暂时停职,隔离,秘密监视其居住,进行有效内部监控,并通过谈话,责令书面反省,等待配合本案办案组的处理。(据传言,近1个月来,四处公开大摆宴席,在北京奔走活动)。
     (2)、由于该案、犯罪主体,工作单位特殊,财大气粗,北京市基层司法机关、职权所限,等各种不便利因素所制约,恳求(或建议)能否将该案,由上层破例,按特殊案件,批复授权、指令管辖、责令:公安部的(刑事侦察局、纪检监察局、警务督察局、法制局)派员,提前介入监督“挂牌督办”或一并参办,并与北京市公安局(各上下对口职能分支机构)联动,成立联合办案,09年《12.17》专案组,提格升级“立案侦破”承办。批转交办、指示由:北京市人大(内司委)北京市政法委,北京市纪委,提前介入,同步一并随案参与观注,全程跟踪监督承办,给社会及北京市人民有个圆满的交代,维护首都经济与法制建设秩序,给控告人一家一个基本公正的说法,还“共和国的”法律尊严,还“首都人民的公平与正义……”
     (3)、恳求:中央各相关部门,审核立案,监督并责令北京市有关部门,对该案尽快依法受理、立案,并依法采取:“保全证据”,程序措施,确保正常办案……
    (4)、依法追究:李建华等人,利用职权,共谋,公然公开,故意“杀人灭口(未遂)”“故意伤害(致两控告人轻伤)”,“报复陷害罪”等行为的“刑事犯罪”法律责任。
    (5)、依法追究:李建华等二人,故意破坏党的纪律,给最高检院已造成相当不良的“极端”社会影响和严重责任事故后果,请求:纪检、监察机关,同时立案检查,追究相应的党纪、政纪责任,并依法通报,必须得通报……
    (6)、赔偿因其本人的“故意犯罪”侵权行为所致,给两控告人,已造成的,医院检查、治疗、车费、务工、后期康复、营养、护理、诉讼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71万元(贰万柒仟壹佰万元不等)。直接与间接损失。(立案前和起诉前另行计算、提交证据)
    (7)、由立案承办单位;负责协调,依法追回;被伤害人,冯小萍先后两次,两所医院检查、治疗时的,原始拍片,X光病历诊断本,等信息资料,物归原主。
    (8)、请求立案承办单位;负责协调,监督,一并陪同双方当事人前往两医院,由主治医师,当场三头对六面,对两控告人的因被罪犯伤害行为,而造成的病情,病理及检查结论,以及后遗症等相关情况,做出合理解释和答复说明,(我们至今是不知检查结果怎样)
    (9)、对另一被伤害控告人:闫成虎的伤害情况,内伤依法作出相关复查检查,并对这次事件,中双方的责任做出“书面确认”,一次性处理终结,向各方当事人出具具有法律效力的,书面处理终结结论。
    (10)、责令被控告人,终止侵害,赔礼道歉,并向负责承办该案的单位,立字为据。写出书面检讨与保证,不得重犯,否则若再打击报复,陷害两控告人者,而控告人有权就新旧各案,保留追诉权, 可一并重新提起追诉,并案按累犯追究其责任。
    (11)、请求承办单位,将该案最终处理结案情况,以书面报告,反馈中央办公厅(督察委员会)和中央纪委;以及北京市各上层负责监督该案的各组织部门备案存档。并上报,中政委,及全国人大(内司委)等中央相应部门。
    (12)、李建华,假设是新中国的当代“武则天”,我家也敢控告她,即使是现代“慈禧太后”,我家人仍要举报揭发。即使是世界又一名法西斯“希特勒”的代言人,相信十三亿中国人民,七千多共产党员,二千多万全国人大,政协代表,会有人敢过问、敢管、敢立案查处“她”?!
    因为,共产党一贯主张,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名坏人罪犯,共产党是为大多数人民谋福址,是依法治国的法制时代,人民是主人?
    
事实与理由:

    控告人夫妇在京(上访控告),原县公安局局长张庆中等人:及县级司法机关个别工作人员的利用职权共谋对本案控告人夫妇及两个孩子一家四口抛制假案,报复陷害,刑讯逼供,致先后累计达16次之多(最长一次为三年)的“非法拘禁”,政治迫害行为,引发多年在京上访(控告)诉讼,等待中央级结案至今未果……(原案于07年11月中旬已被调倦于中央督察委员会和中纪委正在承办期间)。
    据此:根据最高检来访处,近几年的内部规定和说法,一直针对上访人员(主要对老上访户)规定:每月只登记接谈一次,每月发一张接谈登记表。
    我家于08年6月中旬在最高检来访处领过一次登记表接谈后一直到08年10月20日期间每月排队,从未领到登记表,后于08年10月21日前往来访处领表遭到了他们的辱骂拒绝,并由原来访处王一得警官、申警官等人协调做了安慰解答工作,(期间只于08年12月9日前去由第三任接谈员即58号(欧阳鹏)接谈过一次,)一直到09年3月期间又不发登记表,在09年3月26日,半夜2—3点我排队等到天亮,领了个队号,在门口碰见负责控告厅业务,监督来访处工作的控告厅副厅长王高生说明了情况,经王副厅长的工作,来访处发表人员,还是未按正常正规合法程序没有在第一道关口,登记窗口电脑上登记,单独给我发了一张登记表,我签写好后,交给由当天的值班窗口,值班人员(原案上访问题的)第二任接谈员031号(韩建民),事后韩建民和数人一并在大厅,等到当天上午刚下班后,接谈解答征求了我们的意见,通知叫我们还要等下去。时间推移到09年10月13日前,我们每月前去排队领表,连一次都未领到,被拒之门外(其中:没奈何我们于09年9月9日—15日)反复向中央上告,并向十七届四中全会投诉求助,引起中央上层的重视过问和批复责令。
    我们才在09年10月14日上午前往来访处由他们自行约见我夫妇,又未按正规渠道发表,只是独自拿了一张接谈表交给我们,我填写好交进去,由新的两名接谈工作人员(一男、一女)一并将我夫妇叫进接谈,只收了表,他们两人给我夫妇做了仅仅半页询问笔录,在询问相关情况时,大约时间没超过20分钟,但询问笔录没叫我夫妇核阅签名、涂指印,对整个案情经过,只问了断头取尾,小一部分案由及情节(即半节)就拉倒了,我们多次言明还没陈述完毕,经过根本没有说完整,但这两名检察官解答:“我们今天只询问大概情况,你家的案情这么多年了,高检院内及中央各部门都知道详情,今天不再多问,我们只负责接谈,详细案情你们等主办检察官和本案书记员,承办时去详细陈述,另外你们可以将材料及证据,邮寄到控告厅,举报中心网上和电话传真,通过这几个渠道可以行使权利,你们今天的登记表我两负责接收,妥善保存备档,并要同时在内部三个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上电脑,注册存档,你们放心,以后要了解其他情况者,得等下一月再登记接谈。
    故我们又等到09年11月13日、16、17日(另一个下月满)前后每次于半夜2—3点等到天亮,接连三次排队领表,都没给登记表。
    时间推移到09年12月17日早,我于前日晚3点到接待处马路上,当天气候特别寒冷,排队到17号早上7:50左右,我看见门外马路上就有一位穿警服棉衣的中年男子,不胖不瘦,像似接(截)访干部或驻京办工作人员,口音为甘肃口音,(人我认识,叫不上名)身高大约在1.76米—1.8米左右,方验,未带警号,还和闫说了两句。进出来访处铁大门先后两次,然后在附近路边一直逗溜来回转,此时,我领上了一个队序号为59号,签写上我夫妇名字,等到7:50—8:00,发表窗口正式发表,我排到窗口,交上了省检院法律文书,身份证及队序号后,发表的这个检匪一看就说:“你狗日的再别想从我这儿领去表了,我没收拾你狗日的还算对你客气”。当时监督发表的旁边正好坐着09年10月14日接谈过我夫妇的那个女孩(可能是刚分配最高检实习的今年新一届应届毕业生)
    我当时就在外执问发表的那个东西,后被保安劝拉离开,我在一旁踱步走动,看见操甘肃口音的那个干部,就从最高检来访处大门口走出,在附近不远处站着,(监控上能查见此人)
    一会儿最高检来访处将我叫进接待室内,我以为是接谈哩,谁料就被发表的这个东西拦在里边,有当时的来访处办公室李主任看见保安七、八个、申警官、李建华坐在叫人的值班窗口,在第一次打我之前,几个保案和申警官等人阻挡,叫放我出去,但李建华当我的面,公开用手指使发表的这个东西,将我挡住往后边拉一下,结果就被其他两个保安协助将我拉住,发表的这个东西将我的脖子死死卡住约5—10分钟,我一动未动,气都接不上,当时差点被捏死,并在我脸部和嘴部击,打后经申警官和其他人解劝拉开,将我推出了接谈值班室到马路上。
    此时我跑去向东交民巷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一楼值班室的那名警官说:“最高检的人官大、权大、级别太高,我们无法管,也不敢管,不好管,你向能官得了他们的单位和他们机关领导反映报案去吧,到这里报什么案,记录什么,我们不记录”。
    第一次报完案后,我反回高检来访处大门外,就大声向旁边众人喊叫说明了前面的情况,同时才大声边喊边骂了,发表的这个东西和李建华。
    紧接着,我妻冯小萍以为我领到了登记表,随后也刚赶到,就被第三任接谈员(58号)欧阳鹏等人将我和冯小萍一同又叫进了接谈室,有当天在大厅等待接谈的全国各省部分上访人员同时看到(有监控录像可证实)结果我们刚一进门,冯小萍一句话都未说出来,便由李建华,发表的这个东西,动手打倒在值班窗口巷道内,打完后他们数人强行夺下了我的手机和材料包,在一房间将我手机号和其它信息像做贼似的一一偷偷摘抄下,才将手机交给我,我当时打110时就打不通。当时冯小萍爬在地上口吐血颤抖,我的右手也被抓挠破流着血。口也打烂了。李建华用脚在冯小萍腿部、胸部、腰背处等一共足足连踢带踩约30—40下左右,发表的在我的胸部、脸部足足踢打了约20脚左右不止。
    后来他们打电话联系,甘肃天水市驻京办,约一会儿,进来了一个不认识的干部,他们向那人解释说,这是两个老上访人员,(监控上能查出那个干部,身背一小灰色皮包),中等个子不胖不瘦,身高约1.71米左右,方形脸。
    冯小萍当时爬在地上吐血,便拿自己的手机打120和110时,又被强行夺下扣压了。
    事后一直到下午约2:30—3:30左右,他们一伙便将冯小萍和我背到面包警车上,送到了朝阳区双井附近的“垂杨柳医院”抢救检查。
    此刻我将情况向“垂杨柳医院”旁边的报警点值班室两名干警做了口头报警反映,并在医院马路公用电话拨打了110报警电话,110电话问明了地点叫稍等,随后出警人员赶到了医院一楼大厅,由出警干部安排医院当天值班保安做了登记,就在这时最高检两保案(一名是陕西籍保安)和陪同给冯小萍挂号的,最高检来访处焦副处长,已经给冯小萍挂号拍完片,取了点药和一合外擦药水,将冯小萍扔在一娄大厅,拿上诊断病历本,拍的片子,但这个医院没有胸透设备仪器,还没检查完整个过程,便准备开车跑,我当时赌在马路边不让走,叫和我们一同让医生解释病情,还有要求给我挂号检查,焦处长当时说,这是领导指示,仅给冯小萍一人检查,领导没说也叫给你检查,我做不了主,你再问领导,同意了给你检查,我电话请示过了,不叫给你检查。
    此时,两名保安将我拉到一边,焦副处长开车走了,我向保安要拍的片子和病历,他们不给,我高声呼喊路边观众打110报警未果。我被两保安连打带推,拆开我的手跑掉了。(其中就在给冯小萍检查的过程中,在高检来访处大门口打人之前早上7:50左右出入来访处的那个甘肃口音干部,确怎么也在垂扬柳医院大门口来回鬼鬼崇崇的转,我和一老乡亲眼看见了,行迹不正常。)
    于是我再次打110报警,当时出警干部问明情况并答复说:“我们已向朝阳分局上报请示了,分局已上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了,上面说是在东交民巷辖区发生打架事情,让我们移交到东交民巷派出所受理上面正在协调”。于是我们同垂杨柳医院辖区的出警警察一直等到天刚黑,不见东交民巷派出所来人接警,垂杨柳医院出警同志说:“看来他们不来了,不行你打120把你们夫妇送到,东交民巷派出所看怎么处理,这个事我们也不好管了,说完就走了”。随后我按警察的安排拨打120但没有来,一直等到当晚我们又打报警,110于是说了东交民巷派出所的电话,我们打通后,东交民巷派出所,叫我把人领到他们所里来,110台也叫我到东交民巷派出所去反映报案。
    无奈我们只好(搭的)去东交民巷派出所,当时一楼值班的答复说:“我们官不了最高检,既然他们把你们打了,又送你们去医院检查治疗,事情基本清楚,我们不接受报案,你将人拉到他们机关,找高检院内部分管纪检监察的副检察长和其他领导,叫他们处理他们的干部打你们的事”。我们多次提出让派出所登记报案详情,被推脱一字没记录(当天的三名值班警察的警号,我们都记录下来了)。
    没有办法,我们当晚按东交民巷派出所值班干部的说法,又搭的连夜去了最高检机关大门口喊冤求助,被站岗的两名武警内保拦住,问了情况并打了电话,后又出来一名武警负责干部解答说:“下班了,天太冷,人已打成这样,再在马路上冻到天亮,你不怕加重病情,弄出更大麻烦吗?你们先想办法住下,等明天(星期五)早上7:30左右上班前再过来,我们和领导商量了看怎么办,现在大半夜了,领导都回家了,谁管这个事呢”?
    于是冯小萍在最高检机关大门口爬着,我沿高检大门高声呼喊,并沿大门右手北边的围墙小巷道口处,跟着墙上的监控器头一直哭喊呼叫了一会,被群众解劝后,挡了一面的,又将冯小萍拉到了东交民巷派出所一娄大厅,继续求助要求报案记录未果。当晚值班的另一位警察说:“天太晚了,气温低,你们今晚在这里暂呆一休,等天亮后去高检机关大门口求助反映,叫他们把医院一切检查结果当着主治医生解答说明,再给你夫妇做全面检查治疗,找最高检领导出面处理,我们公安机关,会依法向上级各相关部门急速上报这件事”。
    等到次日天亮(即)09年12月18日早上约8:20前后我和儿子闫超,搭的与冯小萍一同到了最高检机关门口喊冤求助,被强行拉到门口警车上,呆了约30分左右,机关门口警察与单位相关部门沟通协调后,做了登记,并询问了打人大概情况后,由一警察和司机用小警车送到了高检来访接待处马路边扔下,来访处几人又将我们叫进去乱说了一番,要去了我们搭的车票(钱数约为148—160元左右,我当时没来得及合计只知道是17号—18号早上来去几趟面的票)由来访处办公室主任,控告厅副厅长,王高生,我们原案第三任接谈员58号(欧阳鹏)申警官等数人又做了工作与解释,答应安排焦副处长带我们去另一家医院检查胸透和治疗,并给我们支付了200元(贰佰元)此钱是作为报销我们搭的车费,当时支付时还有意将闫叫到监控摄像前给的(是来访处李主任给到闫手中的)有好多人在场看到,当天上午约11点前后,在来访接待室,还有当天等待接谈的全国各省部分上访人员看到情景。(录像可查)
    来访处几人多次明言,“叫我们不要把这件事到处乱公开说了,也不要往上面告了,我们的上访原案还要依靠他们几个协调、汇报、办理,不要把大伙都得罪了,惹烦了你们的上访事就不好办了,你明白吗?关于冯小萍下午去另一医院检查治疗,你闫成虎的伤,不太重,没必要检查了,但还要另作别论呢,并说你们上访原案等你们休息,恢复半月了,元月份过来 我们好好接谈,认真再听一听详情,不行的话正式给你们做一次详细正规询问笔录,你俩给个面子吧等等。你们的原上访案咱们就正式按真正,正规程序办吧?等等”。到当天下午(09年12月18日星期五下午)刚上班,由焦副处长和两保保安把我们又送到“北京医院做胸透”,当时我们一再言明要求住院观察恢复一下,而最高检来访处没有理睬,只在医院做了胸透拿上片子又跑掉了,把冯小萍一同又带到了来访处大门口马路上扔下,支了100元车费(立案单位将全程可以在东交民巷一带马路边的几个单位监控录像中查到,看控告人反映的是否属实,医院监控上也能查到)。
    此后于09年12月21日上午我们搭的,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机关大门口哭喊报案求助处理,北京市公安局当日值班两警察出大门听了我们报案陈述,又通知东交民巷派出所出车接警,进了派出所,简单听了几句仍是无人负责报案登记,便把我们又送到了高检来访处院内,解释说:这儿的检察官下午到机关开会去了,暂时无人,你明天到派出所来,我们一同和来访处的人商量处理打人事件。
    事后(09年12月21日下午)我们又到北京市政府大门口哭喊要求向市政法委报案,登记立案并依法给予协调,北京市政府大门口几名警察详细听了我们口头反映,冯小萍将腿上被打的伤情也让他们看了。
    市政府机关门口告知,继续找北京市公安局或将人背到前面公安部机关大门口喊冤报案去,并且说最高检打人,级别太高,官也大,我们无法管,也不敢管,此事,你再找能受理,管得了,最高检的部门去处理吧等等。
    09年12月22日早上我们又去北京市公安局大门口求助,被当日值班两名干警接待询问了详情并看了我们的一页半报案材料,电话又叫来东交民巷派出所,用车接到派出所呆了一会,后又用车送到高检来访处大门口,两警察从高检出来告诉我们,这个事派出所不受理,现在给你们明确答复了,你们愿怎么搞就搞去。
    因此我们于09年12月22日上午约11时左右到北京市崇文区天坛医院对我们夫妇二人做了部分拍片等基本内伤检查,并取了药,但钱已花完,有些检查没有进行成就拉倒了……
    不得已到09年12月23日早上约8:50—9点左右,我们不得不找能管得了,最高检恶霸检匪的部门,就一同到了附右街西门,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哭诉求助并声明报案,此时中南海内保和外保警察以及秘书局、警卫局、中央办公厅“督察委员会”几个部门工作人员及武警分别在大门口接待了我们夫妇,并用摄像机拍下了前后经过,同时也拍下了我们反映李建华等打人的那一页半书面报案材料,并收取了我们的原上访案材料,一个贴有原上访案报道的报纸横幅,闫的外伤彩色照片证据一张,做了详当细致的询问和记录,中南海工作人员答复说:他们会协调上报,向有关部门反映,责成查处,你们还要有序找应该管的部门反映叫查处,所以安排让我们上车送到了附右街派出所进行了登记。
    其中:李建华在最高检工作期间,先后给最高检几届领导班子的正常工作故意制造各种破坏阻力,此98年我家第一次在她院上告到05年年底,她身为该案首任接谈员,均未一次正式接待,没收一页材料,没有向机关分流移送闫、冯的一张亲笔接谈登记表(其分流进去的登记表,均是恶意合谋抽换涂改了案由和程序的假登记表)长达10余年蒙骗最高检和党中央,并于98年至2001年4月前,串通甘肃,私自偷背最高检领导和组织,以个人观点和名誉违法行使其职权,多次假借最高检组织名誉向甘肃检察机关,下发了违法督办公函与文。(见证据复印件可证实)
    其中:李建华在2001年3—4月初,在闫、冯夫妇上访于她院期间,李建华等人受甘肃方面(个别贪官唆使与勾结)又在北京串通中央其它(个别接谈部门前几任,个别接谈人员)为了压制正当控告(举报上访人)侵害其诉讼权利,企图达到包庇纵勇闫、冯所控告的基层司法机关中(个别涉案罪犯逃避“刑事犯罪责任的法律追诉),随合谋给闫、冯夫妇策划收卖、收集了大量伪证材料,偷背最高检院两届领导,”以其职务之便,移交给甘肃省、市、县(个别)接访干部,致其本案控告(受害人)闫成虎于2001年4月被基层司法机关接访回家后,压假案打击迫害,含冤“非法拘禁”被刑拘、逮捕、判刑和违法“假劳动教养”合计关押三年整,给闫、冯夫妇的前期控告案造成了相当惨重的后果,至今未结案。
    其中:李建华在其覆行接谈业务期限间,偷背闫、冯夫妇,私自与甘肃合谋以冯小萍,儿子闫超、女儿闫丽三人的名字,冒名充当原案控告当事人的的角色,填写了一张上访反映登记表,破坏当事人原案程序与案由;蒙骗了最高检和其它领导及组织,造成最高检院对闫、冯夫妇上访前案,针对向甘肃方面下文和督办时,出现了严重差错及失误,给整个案件埋下了隐患和造成了相当残重损失与代价,给最高检院前两届领导班子的工作造成了阻力与严重后患、后果和不利被动局面。(前面三节事实均有倦内证据可证实)。
    另外:06年4月6日他们叫我们去来访处拿结论,将我夫妇及儿子欧打一次,我们报案后,派出所不敢受理。05年11月上旬杀人灭口(未遂)一次,07年9月21日杀人灭口(未遂)一次,这三次都是最高检院(个别)贪官、串通甘肃(个别)贪官合谋而为,必须查清…………
    李建华等人在任职期间,先后,大打、小打全国各省部分上访人员累计达一百余次:其中公开欧打了,① 新疆伊犁州上访人员杨运超,我们夫妻就在现场目睹,② 后又策划,公开欧打了江西省一上访妇女(冤妇女,拍有伤情照片)这名被打上访妇女的男人是一名基层检察官,牺牲了,为他丈夫喊冤讨说法,挨了最检来访处坏人的一顿毒打,③ 将陕西省,安康市的一老年妇女,公开欧打头破血流,血糊了大半身衣服,伤疤、痕迹已两年了还能看见,他们一贯将人打完后,做工作叫别乱张扬,别上告,安慰被打人,同出一折之言;你们别把我们这儿人得罪了,惹恼了你们上访事还得依靠我们给你们分流,协调办理,要不你的事压下来,你何时才能申了冤,问题也得不到解决,过两天给你走个后门发个表,咱们好好谈一下,好好先处理你的上访问题,但到如今这些被打的上访人还天天在北京城乱串,没有一起得到他们的处理。
    并且,此2008年10月—2010年1月,最高检来访外,对全国各省前往“它院上访的老上访案人员,针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每月都不正常发给登记表……”
    其中:李建华于2008年,④ 在接谈浙江省一老上访人员,名叫“娄佰英”,女,男人叫“王晋忠”,我夫妇特别熟,同在最高检上访已等待了几年了,李建华在接谈时,恶意合谋,辱骂、讽刺,挑衅、激怒、伤害,对正常工作不入正题,最后导致“娄佰英”被当场,载倒在李建华眼前,后被他们一伙财狼,送往北京同仁医院抢救,最终导致,嘴歪斜,半身瘫患,丧失生活自理。他们一伙检匪,利用特权,又将人强行送进了朝阳区一康复中心住着,快两年了还没处理,“娄佰英”的丈夫,王晋忠:天天在两办、全国人大、最高法上访反映至今未果。
    其中:⑤ 他们一伙将山西省一上访人员,叫李永学,此开始在高检上访时他们一伙多次不覆行法定职责,蒙骗推脱、踢皮球,在蒙骗不了的情况下,串通北京前几届个别司法人员,由他们合谋捏造了大量事实和伪证材料,由最高检来访处,勾结院内特权前届个别领导,唆使蒙骗了前两届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个别分局领导,干警,在最高检(个别贪官坏松)的左右影响下,将山西这位老汉,被北京市公安局,错误,含冤,实施执,行了“劳动教养”,李永学被执行“劳教期间”,被基层方面,从单位系统开除了正式工作,李永学,释放解教后,长达几十余年上访申诉,经中央多次反反复复复查发现属“冤案”给予了纠正和平返确认,但在处理善后问题中,未有彻底公正结论,导致李永学,前几年在最高检来访处上访,我夫妇亲眼目睹,被他们一伙检匪反复欧打多次,继而用砖头时常砸“来访处的黑心门”。砸来砸去,最高检来访处,不知想了个什么法,给李永学老人挑明了内幕真象,利用阴谋诡计,将李永学老人,支在了现在天天砸北京市公安局的后大门、栏杆、只今无处安身,最高检来访处(个别坏松惹起的祸端),结果将责任全推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后面新的二届,不知真像的领导门前,给社会制造混乱和不良影响错觉……以上这些事例均是铁的事实,大半个北京城人人都知晓,中共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各部门中央领导基本都很清楚以上这几起事件,最高检来访处以李建华为骨干核心的帮派头目,长期潜伏在最高检一线基层,恶霸为王、架空检委会和几届正副检察长,抛制恶性事件,确叫别的单位和好人背名在政治上受影响;公然破坏党的政治纪律,引起民愤,影响极坏,无法无天……十余年全国无数百姓不断举报上告,均石沉大海,还遭到了不断打击报复和迫害者无数,派出所不敢管,分局不敢管,北京市公安局不敢管,公安部不好管,最高检管不下,难到中纪委,中央也不敢管吗?难道共产党也管不了这个无视党纪国法的“娘门了吗”?难道十三亿中国人民就无有一人敢管,敢查处,仅仅一个副厅级检察员了吗?李建华:是不是土皇帝,李建华难道是当今中国的“武则天”或“慈禧太后”了吗?
    而且李建华在中央查办闫、冯夫妇上访控告案期间,以及在最高检督办闫、冯夫妇前案期间,一直充当最高检“内奸”,不断向甘肃方面罪犯通风报信,泄露了最高检及中央专案组秘密,给整个破案工作造成了相当严重的人命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后果,其详情,以后诉讼期间补充单行材料……
    综上所述:
    被控告人李建华、发表人(刘X华)等,蓄谋已久,勾结串通控告人,原上访控告案件(个别涉案罪犯)策划,共谋利用职务之便,反复不断给正当控告(上访举报人,即本案受害人)罗织罪名,收卖伪证,挑衅犯案假现场,虚构事实,利用“犯意引诱卑鄙手端”设假案,长年谎报,瞒报原上访案件:“案由定性及程序”,欺骗、蒙蔽党中央及《中央专案组》,蒙骗最高检相关领导及检委会多数成员,蒙骗组织,泄露中央及最检办案纪律与密秘,公然破坏党的政治纪律,践踏无视党纪,国法,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损害国家法律尊严,连年反复不断,侵害其控告人原上访案件诉讼权利,打击报复陷害本案控告(受害人)夫妇一家四口,沾污最高检执法形象,借刀杀人,败坏最高检领导声誉,给最高检院的正常执法活动工作,造成了客观残重不良后果与影响,企图以压案迫害控告人夫妇为手段,包庇放纵本案控告人夫妇所(举报上访)控告的原案,“罪犯逃避”国家党纪、国法的追究为真实目的,明显已造成客观损害事实与后果,手段极其残忍,影响极坏……理应依法严惩……
    其上列违法(犯罪行为)足以构成涉嫌“故意杀人灭口(未遂)罪,故意伤害罪(致当事人重伤)报复陷害罪,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罚第 条,第 条,第254条等规定,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7条,第14条,第18条,第49条,第77条,第83、84、85、86条等规定,继续毫不动摇的坚持接力,明确提起控告,恳求党中央各部门,盼请依法受理,审核批转协调;并责令:公安部(刑事侦察局立案监督),挂牌督办或参办,责成北京市公安局(或某分局)受理立案,并尽快组织专门力量成立09年《12.17专案组》对该案启动侦破,依法批捕起诉,涉案犯罪嫌疑人:李建华等人,追究其“刑事责任”,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维护本案控告受害人,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并判令赔偿受害人一系列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损失,贯彻落实共产党的以人为本,亲民爱民政策,推动和促使构建和谐社会氛围,扫平阻碍“反腐倡廉进程,道路上的“内奸”和“拌脚石”,还社会和当事人一个基本公正的真像与说法。
    
    感谢:党中央及北京市各级司法机关;感谢:国家法律尊严。
    此致:
    中央办公厅(督察委员会)、国务院办公厅(法制办)、中央纪委、监察
    部、 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中组部、国家安全部
    公安部:(刑侦局、纪检、监察局、警务督察局)
    公安部:各正,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局,纪检监察局)、各
    正,副局长、北京市人大、北京市政法委、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各大院校、人大代表、全国各省、报社、电视台。
    本材料一式666份,每份A4纸单面共十页,(双面为五页),请求只能批示交办于受案单位和立案承办职能部门,除上列署名应接收单位者,不得向其它无关单位或任何个人批转。(请办案人员:注意保密该材料)
    据此:我们一家已公开向北京市各届呼吁,并张贴公告,发誓表态,不论:李建华身后有什么人做保护伞,什么力量左右阻挠活动,只要共产党还在,只要天安门广场还飘着“共和国的五星红旗”,只要中国还推动人权进步,只要中国真正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誓死控告(举报、上访)到底,直止有关部门给个基本公正的说法才罢休。
    永远不放弃,不妥协、不退让、不调解。
    求好心人、正人君子:收看到此材料后,(为防止个别坏人报复陷害,可以尽快自行:以匿名“上网,发传真”),向中央高层和中纪委等部门呼吁,借贵人之手,用您的关系网,能争取想千方百计,将此材料分别呈给总书记和总理,中纪委所有正、副书记,主要领导本人手中。
    (愿普天下好人,全家幸福,终生平安,官运亨通,各垂千古,请办案名青天早上儿孙后代多做好事,积点恩德吧!天意支配“灵感”儿孙代代会顺利踏进大学的幸福之门……)
    
    控告人: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大阳乡闫庄村二组
    闫成虎 冯小萍(一家四口)
    联系电话:13269986898 13126723298
    2010年1月6日 叩:敬呈!
    
    附:1、控告人闫、冯二人外伤彩色照片证据各一张,(车票等立案后补交其它证据)。
    2、闫、冯自已检查医院病历复印件各一份,(2009年9月17日、18日的医院病历及拍片,
    在最高检来访处存放着)
    3、李建华在接待闫、冯时,于2000年8月向甘肃省下发的指示报复假函一页。
    4、闫、冯夫妇,身份证复印件各一张,闫的退伍证复印件一页。
    5、最高检院违法介绍信复印件1页(2000年9月的)
    6、最高检院,违法程序“听证告知书”复印件一页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 甘肃省张掖市公民蒋喜英请求“国家赔偿”案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甘肃惊现“包身工” 被锁在工厂里无法报警(图)
  • 大学毕业生迫害致死, 甘肃警察伪造自杀假象
  • 甘肃公安人员警车里强奸少女
  • 甘肃玉门一“村霸”横行乡里 派出所助纣为虐
  • 甘肃交通局长为儿子出气毒打中学生
  • 甘肃访民闫成虎,因被女接待员殴打的控告(图)
  • 中国甘肃公开承认组建“五毛党”
  • 甘肃将建650人网评团引导舆论
  • 甘肃永登县境内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 2死1重伤(图)
  • 事出甘肃定西:一封旧信和一桩沉寂了数十年的冤案
  • 数百甘肃工行买断员工聚集省工行抗议示威(视频)
  • 甘肃居民杜伟军被判死刑案情颇具争议
  • 新疆甘肃交界交通堵塞一周 上千车辆被迫滞留
  • 揭露甘肃泾川县宗教局破坏党的宗教政策干涉宗教信仰自由行为的公开信
  • 甘肃纪检干部酒后假借办案强奸10岁女童
  • 甘肃甲流病例4人死亡
  • 甘肃省徽县大客车与货车相撞10人死12人伤
  • 甘肃平凉发射塔立在住宅区 附近居民纷纷患重病(图)
  • 甘肃艾滋感染者达889例 超10%为"男男"传播
  • 视频:甘肃四百多名工行买断员工8月24日在省行静坐抗议
  • 官方称甘肃临夏市教室垮塌事故由连日降雨引发
  • 甘肃陇南冲击市委机关案21人分别获刑
  • 甘肃启动武警民警联勤巡逻机制保国庆安全
  • 甘肃肃北县境内一煤矿发生事故 4人遇难
  • 甘肃民勤:绿洲命悬一线 北方最大沙尘暴策源地(图)
  • 杜青林在甘肃、青海调研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甘肃陇南冲突背后游离的政府搬迁(图)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甘肃庆阳访民马凤兰抗议政府剥夺离异妇女生存权
  • 甘肃陇南爆发大规模群众抗暴事件 (图)
  • 甘肃建星级厕所太败家/毕文章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甘肃藏僧在西方记者面前举行示威/BBC
  • 陕西甘肃的房地产商为何开始对购买国有企业感兴趣?/肖石
  • 甘肃省“维权勇士”孙小弟紧急通报
  • 关注甘肃头骨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