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知错不改亵渎法律/吴业夫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2日 来稿)
    
    (吴业夫案详情请看2010年1月6日、19日、24日
     发表于博讯新闻网不平则呜栏目的相关文章) (博讯 boxun.com)

    
    经多年的努力与抗争,2010年1月29日终于争来了与一分检民行处主批我案的宋海付处长、海淀检察院民行处主审我案的史希宏付处长等与我对话的机会,尽管在坐各位表示对本案己比较了解,我还是将本案情况耐心的讲述了一遍,谈话内容大致如下:
    
    首先本人介绍:1、我案餐厅房屋租赁情况。 2、审案过程及进展。 3、海淀法院《第15088号裁定》存在的问题。(本人所述内容做为附件附后供查阅,房屋租赁事实得到史希宏付处长的认同。)之后在坐各位就案件发表意见,在这我从三个方面谈谈我的意见。
    
    一、关于补充协议问题。
    
    他们认为:“吴业夫与京铁龙公司最后签订的补充协议(证据103)虽然未加盖公章,(抬头和落款均注明乙方吴业夫)但从内容上、连惯性上看,属于北京金万园餐厅与京铁龙公司之间签订《房屋租赁协议》的补充。
    
    我认为该补充协议除内容上与《房屋租赁协议》有关连外,另一方面它是对主体进行变更的一个协议。
    
    实际情况为,2002年10月8日,因签订《房屋租赁协议》的乙方金万园餐厅情况早就发生了重大变化,(金万园餐厅2001年8月6日己变更为荆楚老童酒楼,该酒楼又因2001年10月失火后人去楼空,即金万园餐厅及变更后的荆楚老童酒楼实际都不存在了。)且房屋租赁费也一直是由我交的,为弥补《房屋租赁协议》缺失,京铁龙公司与身为自然人的我当日签订了该补充协议。所以它是对主体进行变更的一个协议。很长一段时间是我在履行主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各项义务。(证据103下部、111、106)。
    
    谈话中我曾三次指出“金万园餐厅己不存在,我己从金万园餐厅法人代表变为自然人,此时的签字只能代表我自己。该补充协议是对《房屋租赁协议》内容补充的同时也变更了主体。”
    
    对此问题他们均回避,未给予解释。
    
    二、关于有五份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与《第15088号裁定》发生冲突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 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将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作为免证事实, 这种事实之所以不需要证明,是由于已在前诉案件中被法院所查明,法院自身也必须接受该裁判的拘束。如果当事人认为该终局裁判在事实认定或法律适用方面有重大错误,应当通过正当的审判监督程序去纠正。
    
    本案一审案卷中有多份法院生效判决用事实来证明我为合格原告,但在检察院的审案中,均以“不属本案审查范围”为由拒绝审查。
    
    我认为:没审查不等于该证据不存在,即然有多份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与《第15088号裁定》发生冲突。有冲突必有一错,法院、检察院就应重新审查,对错误判决通过正当的审判监督程序去纠正,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
    
    三、关于法院、检察院最后认定的主体荆楚老童酒楼,己经是过去时问题。
    
    共产党是讲究事实求是的,法院审案更应以事实为依据。本案中京铁龙公司的房屋没有空闲,事实是连续的,连条没有断裂。
    
    2003年3月15日京铁龙公司给我下发通知,仃止经营,3月20日前拆房。此时占京铁龙公司房屋经营是王贤军的天仙来鱼乡酒楼,简称“水煮鱼”, 是工商正式注册企业,我诉京铁龙公司要求证据保全,王实法官到现场调查并经北京价格中心对装修进行评估的也是该企业。这样重要的、现实存在的直接受损企业,本案一审换法官后至今,各审案部门均回避不去调查,明显看出本案中存在瑕疵。
    
    谈话中我曾两次指出:“现实中最后占该房经营的水煮鱼是从我处租来的京铁龙公司房屋,如我不是京铁龙公司的承租人,你们给解释现实水煮鱼企业的由来。”对此问题他们均回避,未给予解释。
    
    谈话结束了,这里对两位处长缺乏逻辑的解释今后再专题评论,就以上事实看,证明我为合格主体的证据己绰绰有余。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做为国家的权力机关,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代表着党和国家,应当是做宣传党的政策,维护党的形象,带头执行国家法律的表率。而恰恰相反,这里两处长缺乏逻辑的解释,其水平远不及百姓,他们藐视法院代表国家所作出的终局裁判 ,仅凭主观臆断就敢于胡作非为、枉法裁判,亵渎法律。他们执法犯法,歪曲事实,不讲道理,滥用司法权利。做为一个公民真为中国的法律被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如此的扭曲而感悲哀。
    
    附:1、我案餐厅房屋租赁情况。
    
     2、审案过程及进展。
    
     3、海淀法院《第15088号裁定》存在的问题。
    
    (证据请到www.wu1357.com吴业夫寻求公正网或新浪吴业夫博客查看。)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0年2月2日
    
    
    联系电话:13381497081
    
    
    
    吴业夫案餐厅房屋租赁情况简述
    
    2000年8月26日吴业夫用北京金万园餐厅之名义与京铁龙公司签定房屋租赁协议(在这之前吴业夫己从别人处租来餐厅,经协商同意从此日起,餐厅房屋出租方变更为京铁龙公司),京铁龙公司出据了经营场所使用证明,独立为吴业夫办理了营业执照,允许转租、转让。
    
    2000年9月19日,工商局批准了北京金万园餐厅营业执照,法人代表吴业夫,餐厅开始经营。 2001年7月11日吴业夫停止经营餐厅,并将整个餐厅进行转租。
    
    2001年7月11日吴业夫将整个餐厅租给黄冲 ,吴业夫与黄冲签定承包协议。餐厅名称北京荆楚老童酒楼,法人代表为黄冲,营业执照由金万园餐厅变更而来。2001年10月18日餐厅后厨失火,为逃避消防处罚,黄冲关闭餐厅后逃跑,带走了全部证照。2001年10月28日当黄冲交付给吴业夫的承包费用尽时,吴业夫在多名见证人监督下收回了餐厅。
    
    2001年11月14日吴业夫将整个餐厅租给李斌,吴业夫与李斌(新西兰人)签定承包协议。吴业夫再次请求京铁龙公司开出经营场所使用证明,重新为李斌办理了北京舜明酒楼营业执照,法人代表为李斌指定的朋友于军。2002年5月31日承租人李斌不想继续经营,将餐厅及全套手续正常交还给吴业夫。
    
    2002年6月29日吴业夫将整个餐厅租给王贤军,吴业夫与王贤军签定承包协议,餐厅名称北京天仙来鱼乡酒楼,简称“水煮鱼”,法人代表王贤军,营业执照由舜明酒楼变更而来。经营期间,因餐厅房屋突然要被拆除,2003年3月20 日吴业夫收回了餐厅。
    
    2003年3月21日吴业夫到海淀法院起诉京铁龙公司,请求法院对吴业夫转租出去的餐厅“水煮鱼”装修进行证据保全, 同时提出了要求出租方京铁龙公司赔偿房屋装修费并退还未用完房租的诉讼请求。
    
    2003年4月29日房屋被拆除。
    
    
    
    吴业夫案审理情况简介
    
    案由:我(吴业夫)承租的房屋租期未到被收回拆除,我要求出租方京铁龙公司赔偿房屋装修费并退还未用完十几万房租。
    
    本案原先很正常,海淀法院立案后,因房即将拆除,我请求证据保全,王实法官到现场与房屋使用人了解情况并请北京市物价局进行了评估。我按规定交纳了评估费。此后被告为拖时间,无理提出管辖异议并上诉,均被法院驳回。(此时被告递交给法院的《管辖异议申请书》及法院管辖异议裁定中均认可我为合同一方当事人。)
    
    这么清晰的案件,拖了半年正准备正式开庭,这时海淀法院更换主审法官为刘伟,随之被告方公然推翻自己的《管辖异议申请书》及法院管辖异议裁定中己认定我为合同一方当事人即合格主体的证据,首次提出了我主体不对。
    
    法官刘伟面对庭审在场的被告,不审不查不辩论,将所有能证明我是合同一方当事人的书面材料封装入库,重立案号。刘伟法官以主体不对,无需进行实体调查为由,不再看证据,推倒之前认定,完全背离了原审法官的审判方向。事后竟突然裁定我非本案主体,无权状告京铁龙公司,帮助被告赖掉了这笔赔偿。
    
    此案二审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同样不审不查不辩论,维持了原裁定。
    
    本人2004年12月22日在合法申诉期内,按规定通过一中院转交两份申诉材料至北京市高级法院,至今未收到北京市高级法院申诉裁定,有诉讼材料提交、收取清单为证(证据175)。
    
    2008年我到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申请抗诉,2008年12月一分院做出不与立案决定。本人对此案不服,要求对以下等证据给予解释。
    
    (此案从海淀法院一审、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不与立案决定书,所有的裁定无一当面交与本人,并对裁定未做出过任何解释。)
    
    2009年2月18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民行处正副处长焦慧强、宋海在一分检接待大厅面见了吴业夫等人(几位从来不跟法院打交道,了解本案的不公正后,主动要求一起前往),答复是“我先看一看,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口头答复你,<不立案决定书>没有问题。如果要有问题,我们看一看怎样启动补救程序。”(有录音为证)。
    
    2009年我们多次信访请求对本案给与解释,让我输也要输个明白,可至今仍未落实。
    
    这里我们暂且不用多份证据来证明我为合格原告,最简单的道理,承租房屋提前收回,未用完的十几万房租除我之外无第二人索要,事实本身就证明我是唯一的主体,否则那有人会对十几万钱财不要呢!这样简单的道理法官不懂吗?
    
    (未能显示证据,请到www.wu1357.com吴业夫寻求公正网或新浪吴业夫博客查看。)
    
    转业军人吴业夫
    
    2010年1月28日
    
    
    联系电话:13381497081
    
    
    
    
    海淀法院《第15088号裁定》存在的问题
    
    下面我从几个主要方面指出,海淀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15088号裁定(以下简称:《第15088号裁定》),裁定吴业夫起诉京铁龙公司主体不适格, 即“吴业夫非本案合格原告”存在的问题:
    
    一、《第15088号裁定》认定我不具有主体资格的依据是:承租京铁龙公司房屋的协议书(证据101)系由北京金万园餐厅签订(我承认该事实),而金万园餐厅营业执照己经工商局变更为荆楚老童酒楼(证据104),荆楚老童酒楼为合格主体即本案合格原告。
    
    《第15088号裁定》认为,“吴业夫与京铁龙公司最后签订的补充协议(证据103)虽然未加盖公章,(抬头和落款均注明乙方吴业夫)但该协议属于北京金万园餐厅与京铁龙公司之间签订房屋租赁协议的补充。
    
    我认为:一审质证时,被告认可的最后补充协议(证据103), 吴业夫签字应理解为对《房屋租赁协议》主体进行了变更,即乙方变更为自然人吴业夫。事实如下:
    
    1、时间上看,签订最后补充协议时间为2002年10月8日,而金万园餐厅变更为荆楚老童酒楼时间为2001年8月6日,也就是说签订补充协议时金万园餐厅己不存在,我己从金万园餐厅法人代表变为自然人,怎能说我此时的签字能代表金万园餐厅呢?
    
    2、2002年10月签订补充协议时,金万园餐厅及变更后的荆楚老童酒楼实际都不存在了,(因荆楚老童酒楼失火,法人代表将酒楼关闭,所有人员都逃跑了。)身为自然人的我签定了补充协议,很长一段时间我在继续履行主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各项义务。(证据103下部、111、106),本身就证明了京铁龙公司对我主体的认可。补充协议我能说话算数,同时就应享有获得赔偿的权利 。
    
    二、根据法律规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这里指出三处关于海淀法院《第15088号裁定》认定的与法律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相冲突之事实。
    
    请看《吴业夫案餐厅房屋租赁情况简述》
    
    1、与海淀法院(2002)海民初字第 16885 号生效判决(证据126)冲突。
    
    a、 2003年3月20日 被告质证时认可的工商信息查询(证据104)看出,北京金万园餐厅的法人代表是吴业夫,2001年8月6日金万园餐厅变更为北京荆楚老童酒楼,法人代表由吴业夫变更为黄冲。
    
    由于荆楚老童酒楼经营中失火,黄冲关闭餐厅后逃跑。我依据吴业夫与黄冲所签《餐厅承包协议》中,“黄冲不再经营餐厅时,由黄冲将营业执照变回到吴业夫名下,一天未变回将继续交承包费”的约定,将逃跑中的黄冲告到海淀法院。
    
    海淀法院第 16885 号判决吴业夫与黄冲所签《餐厅承包协议》终止履行, 黄冲赔偿吴业夫承包费10万元 ,此案已执行完毕(174) ,黄冲对法院判决无异议。
    
    这里海淀法院16885 号生效判决己确认荆楚老童酒楼法人代表黄冲是租吴业夫餐厅房屋承租人的事实。与《第15088号裁定》认定的荆楚老童酒楼是京铁龙公司房屋承租人的事实有冲突。
    
    b、出租的房屋租期未到收回,是违约,要赔钱的,小学生都懂的道理,这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常识。
    
    本案中,经法院委托北京市价格中心对餐厅装修进行了评估,损失为131万元。另外还有我提前年付给京铁龙公司,房租余款10多万元。两笔不少于百万的费用理应违约方赔偿和退还。
    
    按《第15088号裁定》:本案合格原告是荆楚老童酒楼。可现实中,老童酒楼的法人代表黄冲却不要上百万赔偿金和退款,黄冲只认自己是从吴业夫处租来的餐厅房屋,不但没要求京铁龙公司赔偿,反而按海淀法院16885 号判决向吴业夫赔偿了十万元承包费。可见《第15088号裁定》是违背事实的裁定。
    
    实际上此案根本没有第二个原告来要求索赔和退款,事实本身就证明我是唯一的主体!
    
    2、与海淀法院(2002)海民初字第 18114 号(证据105)、北京一中院 (2003)一中民终字第 6867 号生效判决(证据121)冲突。
    
    得到京铁龙公司同意,2002年6月29日我将该房屋转租给了王贤军个人,经营“水煮鱼”酒楼。因王贤军严重拖欠我房租,我将王贤军告到海淀法院。海淀法院第 18114 号及北京一中院第 6867 号两份生效判决均判吴业夫与王贤军解除合同,令王贤军将餐厅交还给吴业夫 。
    
    两生效判决己确认如下事实:
    
    a、 2002年6月29日吴业夫将该房屋转租给了王贤军个人,经营“水煮鱼”酒楼。直至2003年3月20日收回房屋。
    
    b、法院判决我与王贤军解除合同,令王贤军将餐厅交还给我,我享有房屋使用权,与《第15088号裁定》认定我非本案合格原告即非房屋使用人有冲突。
    
    3、与海淀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5629 号裁定(证据5629)、北京一中院 (2003)一中民终字第 9177 号生效判决(证据9177)冲突。
    
    海淀法院第 5629号关于管辖异议的裁定己确认了如下事实:
    
    a、京铁龙公司确认我为合同一方当事人,即合格主体。
    
    b、海淀法院确认我为合同一方当事人,即合格原告。
    
    按道理讲,两份判决发生冲突,必有一份错误判决,法院因对错误判决予以纠正,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
    
    (未能显示证据,请到www.wu1357.com吴业夫寻求公正网或新浪吴业夫博客查看。)
    
    联系电话:13381497081
    
     吴业夫
    
    2010年1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中国哪里是讲理的地方?/吴业夫
  • 所谓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之二)/吴业夫
  • 法官大人,您克扣吴业夫多交的诉讼费做什么?/转业军人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吴业夫案焦点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