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2日 转载)
    
    律师:赵秀芹、张志胜、胡祺丽
     我们律师团在网络的“法律快车”上面看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连森斌夫妻举报信,我们律师团帮一致主张帮助原告连森斌夫妻,首先在网络呼吁他们,然后准备法律援助,到黑龙江省帮助打官司。我们律师团认为呼玛县人民法院法官的行为严重违法法律规定,请求中国最高检察院处理好这个事情,给连蕾教师父母一个公平的判决!希望广大网络法律工作者参与支持,纷纷转载,呼吁检察院尽快处理!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经过我们修改的举报信,同时发往政法委。
    中国人民共和国政府最高检察院:
     一、基本情况
    原告连森斌,男,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资源部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55508079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11。 张佰艳,女,生于 1955年 4月14日,汉族、韩家园林业局医院工作。住址:韩家园林业局2号楼房2单元403室,电话:13845761205。身份证:23272419550414112X.
    被告: 陈立东,男,汉族,生于1975年1月8日。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车主。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望奎镇四街24委7组557号。身份证号码:232324197501080314.电话:13555334777,13704558745。 赵力通,男,生于1974年4月1日,汉族,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驾驶员。现住黑龙江省望奎县东郊乡厢兰五村大五井子屯265号。身份证:232324197401151x。电话:15146530376.
    原告的独生女连蕾,26岁,系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励志学校教师。不幸在2009年5月2日的车祸中去世。呼玛县交警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大货车全责,小轿车没有责任,连蕾没有责任。交警队联系肇事司机赵力通(在压)的父亲赵树有、车主陈立东和被害人的父母调解。原告在车主的威胁下,被迫和他们签订显失公平的《协议书》和26万元钱的收据,实际赔偿我们16万元钱。被告是在呼玛县邮政储蓄所给原告转帐16万。这个有邮政储蓄所业务员焦岩的证明,还有票据、存折证明,还有证人车凤梅、修瑞祥证人。后来还有原告和被告的对话录音证据。
    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于7月27日上午,开庭审理这个案子,9月18日法院一审判决肇事司机有期徒刑一年,裁定同意原告律师提出的撤诉刑事附带民事部分,允许原告的民事诉讼请求到民事审判庭重新立案。
    原告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条之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不服呼玛县法院的《一审刑事判决书》和《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在2009年9月30日,把《抗诉申请书》提交到呼玛县检察院和地区检察院,要求呼玛县法院重新审理。对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裁定,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书》提交到地区中级法院,要求中级法院撤销呼玛县的《裁定书》,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并重新审理。现在原告正在等待地区检察院、地区法院的判决。
    原告又根据法律规定举报呼玛县法院法官的违背法律的行为,请求检察院及法律部门给予支持,依法处理这件法官腐败的事情。
    二、原告举报呼玛县法官邢政徇私枉法犯有渎职罪的理由和证据
    依照《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罪案件法律规定和立案标准》,第三:徇私枉法罪。(二)本罪的立案标准,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4、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决、裁定,即有罪判无罪、无罪判有罪,或者重罪轻判、轻罪重判的。
    呼玛县法院法官邢政等人在审理此案中,存在明显的徇私枉法行为,其事实如下:
    1、原告认为呼玛县法院《2009)呼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里面有“连森斌和陈立东对赵力通其父亲赵树有赔偿150000.00元的事实均没有提出异议。(第3页)”说的不符合事实。
    当时呼玛县法院法官在法庭上反复询问原告连森斌、张佰艳这个事情,原告坚决的反复回答都是没有这个事情,只是给我们16万元钱。可是判决书却说原告对这个问题没有异议!这个我们有法庭录音(第1小时50分钟开始至1小时60分钟)
    法官邢政问“有这么一个情况,当时签订赔偿协议,具体赔偿额你知道吗?”
    连森斌说“我知道,是车主陈立东拿的。”
    法官邢政问“都是车主陈立东拿的?”
    连森斌回答“啊!”
    法官邢政问“陈立东,你对这个有异议吗?”
    陈立东回答“经过我们协商,赵力通他们家拿15万,我们拿11万。”
    法官邢政问“当时26万?”
    陈立东说“我们在家里定的。”
    法官邢政问“赵力通他父亲吧?赵力通拿15万,你们拿11万?”
    陈立东回答“对!”
    法官邢政问“当时签订协议你们几个人签的?”
    陈立东回答“我们4个,他们俩,6个人。”
    法官邢政问“原告你对这个有意见吗?”
    连森斌回答“有意见,他们4个人。”
    法官邢政问“他们当时出的钱数?”
    连森斌回答“出的钱数有意见,他就给我16万。”
    法官李恒江问“你没有听明白,他说赔偿26万,他家拿15万,赵力通家拿15万?”
    连森斌回答“这个事情不知道,没听说!”
    张佰艳回答“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
    法官邢政问“你们不清楚?”
    连森斌回答“从来没有听说过?”
    法官李恒江问“就是说这个钱是他们两家拿的,你们不清楚?”
    连森斌回答“不清楚,我们也没有收到那些钱?”
    法官李恒江“你所说的16万,16万是谁拿的你不清楚,对不对?”
    连森斌回答“对。”
    法官邢政说“法庭调查结束了,原告对诉讼请求变更,民事部分改天再开庭。”
    为什么法院的判决书这样无中生有哪?解释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给肇事司机赵力通开脱罪责!如果肇事司机没有给原告15万元钱的事实成立,肇事司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就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
    呼玛县法院胆大妄为的把原告没有承认的事实篡改成承认,并且写在判决书上面,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其目的就是为了给肇事司机开脱罪责,减轻的对肇事司机的刑罚的目的。按照“应予立案:4、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决、裁定,即有罪判无罪、无罪判有罪,或者重罪轻判、轻罪重判的。”的法律原则,检察院应该立案侦查,追究呼玛县法院法官邢政的法律责任。
    2、呼玛县法官邢政对原告的重要录音笔录音证据说“听不清楚”。
    2009年7月28日上午,原告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亨思特dvr-262)和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在呼玛县法院对面的邮局门口谈话录音证据,包括赵树有请连森斌去他们住的旅店录的谈话录音证据。录音原件存放在当时的原始载体录音笔里面。(FILE0020 WAV 53.mb)
    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和车主陈立东,在2009年7月27日上午,在呼玛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赵力通交通肇事一案的时候,被告赵树有、陈立东说:我在旅店给原告人连森斌10万现金,只有我们5个人在场。而在7月28日上午赵树有又对原告人连森斌说:给10万现金我不知道,没有这个事情,我只是去了正棋路储蓄所办理赔偿。(录音证据:从10分钟开始播放)
    连森斌说“我证据不足,你在法院说,你在旅店给我10万元钱,哪我也没办法?”
    赵树有回答“嗯,不是,这个事情,我也是不知道的,对不对?”
    连森斌说“都是他出主意?”
    赵树有回答“跟你说,这个事,我也是不知道的,就是在哪,邮电哪,我去了,对不对?咱们说良心话吧!”
    赵树有还说:我只是给了5万6万的。没有再说给10万现金的事情。(有录音证据:从46分开始播放。)
    连森斌问“你损失20万,你别吹了,你拿多少钱,你顶多拿5万6万的到头?一共才给我16万,你能拿10万?我不信?”
    赵树有回答“我拿的钱,我拿的钱就5万6万的,来回跑花2万。”
    连森斌说“2万,7万吧?”
    赵树有回答“7万,我烤烟打10万。”
    连森斌说“你算这个对劲。”
    赵树有回答“对不对,你打电话问一问。”
    2009年7月27日上午,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肇事司机赵力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亨思特dvr-262)的录音证据,录音原件存放在当时的原始载体录音笔里面。(FILE0000 CHK WAV 32.3MB)
    黑F-20532重型厢式货车的肇事车的车主陈立东的媳妇邵志霞对原告说“赵树有人家已经拿好几万了。”(从15分钟开始到16分钟结束)
    连森斌说“我没有人啊,我通过省公安厅打电话到他们家派出所去,派出所所长说他们家最少可以拿出来10万没有问题。”
    邵志霞回答“人家都赔好几万了!”
    连森斌说“有钱就拿点呗!老赵头,不拿!不拿?那个时候就对他不满,我也是那么大岁数了,我年轻时候有这个事了得了,我也不活了,跟你拼了!”
    邵志霞回答说“别的!”
    陈立国说“你值得吗?国家给你开那么多钱,他老农民。”
    连森斌说“国家不给我开工资,抚养费多少钱?你不撞死我女儿,治疗费多少钱?你省老钱了?”
    邵志霞还是威胁我说“我们俩整错了,当时,我们俩把这车往这一丢走了好了。”
    上面的录音证据是非常清楚的,所有人都是可以听清楚,为什么你一个法官邢政就听不清楚?如果你听清楚了,这个合理合法的相反的录音证据,就完全可以推翻那个显失公平的《协议书》和收据,被告就彻底输了。让所有的法官、检察官、政法委领导、司法局领导,或者全世界的法律工作者都听听这个录音证据,看看是不是听不清楚?
    被告人没有给原告人26万钱已经罪证确凿、事实清楚,不能够凭一个显失公平的收据就做出来错误的判断,而应该根据证据链和科学判断。如果只是凭借片面的证据,犯罪分子许多都可以逍遥法外?邓小平的实事求是精神是我们的法律根本,真的就是真的,假的真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呼玛县法院在民事赔偿部分没有做出了最后判决的情况下,就草率判决被告一年有期徒刑,是违背有关法律规定的。法院的法官李恒江曾经和我说过“我们知道你没有得到那些钱。”你们知道我们没有得到那些钱,为什么还这样草菅人命的判决!
    原告请求检察院依照法律驳回呼玛县法院的一审判决肇事司机有期徒刑一年,驳回呼玛县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裁定书,重新审理此案。并且追究呼玛县法官的法律渎职罪。
    3、呼玛县法官对原告通过的证人没有质证,不符合法律程序和法律规定。
    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证据要进行质证,而7月27日上午,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这个案件的时候,法院已经同意原告的几个证人到法庭质证,我们已经让证人在门外等候,可是,法官没有让证人当场进行质证。这个使我们原告的证据效力没有达到效果,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呼玛县法院这样的错误是不应该发生的事实,证人质证是法律要求必须的程序。呼玛县法院这个没有让证人质证的做法,严重违反法律审判程序,请求检察院驳回呼玛县法院的判决书,重新审判。
    4、法院法官邢政没有对被告抢原告录音证据的事情做出处理
    7月28日上午,被告人赵力通的父亲赵树有找连森斌谈话,准备再赔偿连蕾父母一些钱,并且说“没有给10万元钱。”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取得了被告没有给连森斌10万元钱的重要证据。7月29日上午,连森斌到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把这个好事情告诉法官邢政,法官问“你用什么录音?”连森斌告诉法官“用录音笔。”法官说“下午开庭的时候,你用录音笔播放!”下午,法院开庭,被告人赵树有、陈立国、陈立东、邵志霞,等人,早早就等待在呼玛县法院刑事审判庭的门口,连森斌1点50分钟钟来到法院大门口,发现他们几个人在三楼的刑事审判庭的窗户探出来脑袋,鬼头鬼脑的看连森斌,很不正常,连森斌就到法院的2楼,把录音笔交给一个法院的朋友保存,连森斌把一个碳素笔别在上衣口袋里,独自一人来到刑事审判庭。被告他们见到连森斌,先是装模作样的说几句话,然后赵树有突然站起来抢走了连森斌上衣口袋里面的碳素笔,连森斌拼命反抗,被告几个人装模作样的劝阻,赵树有把碳素笔折断交给了陈立国,后来连森斌怎么要这个碳素笔,被告也没有给。显然,他们以为这个碳素笔就是录音笔,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知道连森斌用录音笔录音了,并且还要在下午法庭上面播放,被告阴谋抢连森斌的录音笔,企图毁灭证据。
    5、呼玛县法院法官要求原告撤诉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条之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中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上诉。”《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仅仅根据原告的撤回起诉书和口头撤诉,就判令“原告连森斌、张佰艳撤回附带民事起诉。”属于裁判不当,请二审法院予以撤销重新裁判。
    再有呼玛县法院后来主动找原告连森斌,提出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民事诉讼,原告连森斌在不懂得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同意的,第二天连森斌发现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错误的,这样错误决定对肇事司机赵力通有力,他可以不受经济赔偿的法律约束,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宽大处理,原告连森斌几次找呼玛县法院法官邢政,要求修改撤销对赵力通的民事诉讼,法官邢政不允许修改,说不能够修改,这样对原告有利。呼玛县法院这个不允许原告修改决定的做法,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明明知道这样的交通肇事罪不适合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开处理,反而主动找原告连森斌,千方百计的说服连森斌同意撤销对肇事司机赵力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是违背法律法规的做法,是严重侵害被害人亲属的利益的行为。呼玛县法院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肇事司机减轻责任,达到重罪轻判的目的。
    三、综上所述:举报人认为呼玛县法官徇私枉法犯渎职罪
    应该按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 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符合“(二)本罪的立案标准,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4、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决、裁定,即有罪判无罪、无罪判有罪,或者重罪轻判、轻罪重判的。”
    因此,举报人请求地区检察院追究呼玛县法官邢政等人犯有《渎职罪》,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
    附:《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呼玛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书》等材料。
    注:举报信同时发送给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等法律部门。
    
    举报人:连森斌、张佰艳(签字):
    
     2009-11-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打黑:法院的法官李恒江、邢政为罪犯开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