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4日 来稿)
    
    控 诉 书
     (博讯 boxun.com)

    控诉人:刘炳同 男 1966年3月15日出生 汉族 无业
     户口所在地:郑州市管城区布厂街113号空挂户 一家人无住房在外流浪
    
    控诉理由:
    控告人刘炳同是因郑州市公安局二七分局,对吴仁美同两个儿子等10人抢劫,将刘炳同妻绑架到炳同家要杀死炳同一家后,7天内刘炳同7岁的二女儿刘桃桃将人害死不明一案处理不服引发的上访。后因二七分局一马路派出所多次和刘炳同商议:为解决居民刘炳同生活困难问题,解决临时摊位,在经营中二七城市管理执法局对摊位强行拆除,不叫刘炳同家里人讲理,打伤其中四人,公安分局不给刘炳同家人出委托鉴定书,后公安机关以妨害公务罪,分别对七人判刑,对刘炳同劳教一年半,申诉人不服,向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刘炳同胜诉,市中院终审刘炳同败诉,后刘炳同多次申诉到中院和省高级人民法院,均不予受理。
    1999年吴仁美和两个儿子领10人抢走我货物绑架我妻子李炳珍,还到我家中要杀死我一家,走时毒打李炳珍。7天内我7岁的二女儿刘桃桃害死不明,二七公安放走关押人员,吴仁美老乡说吴仁美贿赂二七公安分局12万元人民币,二七公安分局不给处理还不叫我们上告。2001年5月26日,分局邹保合科长和顾科长对我毒打一顿。2001年6月9日我去分局要意见,邹科长又打我一顿。2001年6月16日二七分局邹科长和一马路派出所蔡永所长指使十多人将我和弟弟刘亮打伤,并砍伤我喉咙。2001年10月18日把我送到遣送站。2002年2月10日大过年将刘炳同夫妻2人打昏在派出所门口。同年3月8日将我妻和两个孩子拉到黄河喂鱼,将刘炳同拉到荥阳白寨毒打。3月11日将刘炳同抢拉到派出所抢走资料关到天黑。11月9日在北京上访将拉回来关到拘留所毒打九天。2003年10月10日在市政府上访,二七分局叫中原公安局将刘炳同拘留关到16日,我妻在派出所关两天两夜,二七公安去拘留所说给我处理问题说给四个条件:1、给我六万元人民币;2、在敦睦路给个摊拉干8年不收任何费用;3、给女儿立案;4、抓刘学归案。若不愿意当天就要对刘炳同劳教,愿意就当天放人,我们只好同意。六万元人民币当天兑现,公安局存到银行,给刘炳同的摊位不到七平方,说先干做,过了春节别的都不让出来。你想要多大面积就出多大面积,我们都有派出所出的摊位证明,但每天都有人找事去分局派出所反映,都无任何作用。2004年3月一马路办事处对我摊位打、砸、抢、将我弟刘亮打伤,6月19日二七执法局对刘炳同摊位打、砸、抢。2004年6月24日二七公安王新敏所长指使赵小亮、胖敦等人将刘炳同双腿打整残疾,双眼看不清等等将家亲友7人全抓起来以妨害公务罪,刘炳同在劳教所将其打致急性精神病。有河南省精神病院的司法鉴定,在市八院住院两年,病未好,院言屡次将刘炳同赶走,当病好以后却又不允许出院,也不给治腿眼,不给自由,刘炳同双腿不能走双眼看不清。2006年8月17日二七区政法委和分局叫我写保证书不叫我上访,给我转到河医大医院治腿眼,处理我家庭所有困难,不写不叫出院分局还说给刘炳同找工作,21日分局去医院叫我写的保证书15天内处理问题,23日出的院。9月25日二七公安分局对我抢劫。2006年10月24日二七公安踢我家门趴着窗户,将盐、味精等调味料毁坏、堵我家门不让出门,将刘炳同三轮车抽翻,将李炳珍腿磕伤、将刘炳同脖子勒伤,前轮胎踢掉,王新敏所长将刘炳同录像机抢砸烂。并扬言说:再告就让刘炳同今天出不了家门弄死。2007年1月12日二七公安在北京京宛宾馆,强行将我妻二人双手背后绑住拉到山西太原一路不叫大小便。将其要活埋。1月30日在凤龙宾馆,给我们带出北京市,把我妻二人绑住毒打,把头按在车座下面,拉到派出所,在大厅里所长给我脸上倒大粪便,逼我跳楼自杀。去北京引火自焚等。2月11日我们在本省乞讨,当地公安抢走我200余页证明材料,30余张照片和衣服布料上写的内容,王新敏所长骂我。4月27日早上,刚出家门,他们拦住我对我拳打脚踢。6月1日二七公安分局将刘炳同夫妻二人以无理上访罪拘留劳教一年半至两年。向河南省劳教委申请复议到现在两年多也不出任何答复。在劳教所他们用酷刑将刘炳同双手双腿全部绑在棍子上,用火烧、烤、开水烫、针扎踢打等等。家里的三个孩子无人看管,15岁的儿子刘松因偷工地钢管将判刑七个月,刘炳同80多岁的老母亲活活气死。刘炳同09年4月29日从劳教所出来在本省各级部门反映无效。刘炳同去北京上访,9月8日管城区信访局在北京强行将刘炳同拉回郑州,腿让车门拉伤,货物搞丢,将我残疾电动车扣13天,还不叫我坐公交车出租车。将我残疾电动车线剪断,假冒我孩子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我儿子和别人打架,要将我儿子送到派出所,当天下午不叫修电动车给我修车充电,还不叫他做证,要关他们店门。找南关办事处反映,反遭郑主任臭骂我一顿。9月30日南关办事处和二七公安将我强行拉到一马路派出所临近小旅馆不叫我出门自由,抢走电动车充电器,手机充电器,锁钥匙等。他们很多次叫我们把户口迁走,不让在他区居住,叫房东找理赶我们走,房东也不敢做证,我们23日搬出来在外居住,向区委政府反映无人管问,把我家当全部强行拉走。我们拦车,拨打110也无人管问,当天晚上我去车站走亲戚,南关公会主席臭骂我,打我,强行把我拉到南关办事处关一夜一早上。我又去走亲戚,寒某领10多人对我毒打,拉到南关办事处也不让我去医院关到第二天下午四点,我打了120和110才去了市三院,我们去和别人借的钱花了800元左右人民币。最后因无钱支付,医院也不再让我住院,我们想去车站休息,寒某人又强行拉到南关办事处关到第二天下午5点抢走照片和材料,又把我们拉到一马路派出所附近丢下,无人管问,他们将我打的到现在还头疼,恶心,也不给治病。9月8日看了我39天,不叫自由,9月10日扣走我夫妻二人的身份证,户口本残疾证,到现在也不还给我们。三个孩子以前都是三个学生,现有两个失学,想去当兵也不让去。5年前,应该给低保,现09年9月25日才给低保,过中秋节100元补助金也不给。国家盖的有经济廉租使用房也不叫我们住,他们把基层政府当监劳拘留所用,老案压着不处理,新案件连着串发生。近10年来,管城区二七公安局一直对我家作案,向上级报假结果,找那常年占道霸道的黑社会和一马路办事处有亲戚的人员和执法局有亲戚的人多次对我们打伤,多前倨后恭抢我们的材料,把材料撕烂,多次扎烂我们的三轮车带,也不出委托书作鉴定。我们有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照片,对我们打击报复,我二女儿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直不予立案。二七管城官场勾结,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手段残酷至极。
    我们相信党中央组织,国家所有的法律和政策,上访10余年,请上级有关领导对我冤案依法公证处理。谢谢!!!
    
    控诉人:刘炳同 李炳珍 刘亮共等10人
    电 话:13460316889
    2009年10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