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转载)
      140多名湖南籍农民工长期在深圳从事风钻及爆破工作,吸入大量粉尘而染上了尘肺病,由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他们无法得到治疗和赔偿。经过反复向上级反映情况,目前有50多人被确认劳动关系并得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的检查,其他未确定劳动关系者仍在艰难维权的路途中。记者年末就此事件进行了追踪采访。
    
       劳保法规很明确,职业健康缺监管 (博讯 boxun.com)

    
      风钻、爆破工作是一种存在粉尘危害的高危职业。按照1987年国务院颁布的尘肺病防治条例,卫生行政部门和劳动部门有责任对风钻、爆破工人进行尘肺病防治,对用人单位尘肺病防治工作进行检查。
    
      2002年5月1日实施的职业病防治法规定: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组织职工在上岗前、离岗时进行职业健康检查。
    
      然而,记者了解到,这140多名湖南籍农民工长期从事风钻、爆破工作,10多年时间里从未进行过职业健康检查,他们的职业健康情况可谓无人过问。
    
      来自张家界的农民工钟家泉,今年37岁。从1998年开始,他就跟着包工头余功新在深圳做风钻工,2005年拿到爆破证,成为一名爆破工。余功新没有自己的公司,10年间至少挂靠过5家爆破公司。钟家泉跟着余功新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从一个爆破公司挂靠到另一个爆破公司。从来没有哪家爆破公司为他进行过职业健康检查,他也没有和任何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给他发工资的一直是包工头余功新。
    
      2007年,一名跟着余功新当爆破工的老乡出现尘肺病症状去世,余功新把一直代为保管的爆破证交还给了钟家泉,说接工程越来越难了,以后不能带他做事了。
    
      今年45岁的爆破工王兆凤,2000年来到深圳,跟着余功新做风钻工。记者看到,王兆凤的爆破证复印件签发日期是2004年10月28日,证件写的单位是“广东中人深圳分公司”。王兆凤2005年7月开始跟了另一个包工头,爆破证上记录了“转入深圳浩丰达爆破公司”一行字。2007年以后,王兆凤陆续又换了几个包工头。
    
      无论是中人公司还是浩丰达公司,都没有和王兆凤签订劳动合同,他们并不承认和王兆凤存在劳动关系,更不肯为王兆凤进行职业健康检查。
    
      今年33岁的钟平协没有爆破证,他1998年到深圳做风钻工,先后跟过十多个包工头,他接不到工程就回家种地,接到工程就放下农活来深圳。
    
      2009年7月,钟平协到医院检查身体,发现肺部有阴影。随后他加入了老乡维权的队伍。但他没有爆破证,现在除了老乡们肯帮他作证外,他还找不到任何证据表明自己和哪家爆破公司有关系。
    
      用人单位推责任,监管部门不过问
    
      钟家泉告诉记者,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出现了胸闷、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到普通医院检查,均发现肺部有阴影。从2008年开始,他们当中已有3人因尘肺病症状而去世。
    
      钟家泉找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机构,希望进行职业病检查并拿到职业病鉴定,以便得到工伤赔偿。但相关法律规定,做职业病鉴定前必须先确认劳动关系,钟家泉从未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难以确认劳动关系,这成为他维权过程中的最大障碍。
    
      记者了解到,这140多名湖南籍农民工无一人签订过劳动合同。在目前建筑业普遍的包工体制下,和农民工直接接触的是包工头或者带工,大部分农民工和企业老板并不认识。包工头如果有工程要做,就直接带上自己手下的农民工。工资由老板支付给包工头或者带工,然后由这些包工头或者带工发放给农民工。整个过程基本上靠口头关系来维持,没有书面的劳动合同。
    
      钟家泉如此描述建筑爆破“产业链”:爆破公司有相关资质,有牌照,但自己不直接施工;搞爆破的包工头揽到工程,以爆破公司名义承包,爆破公司从工程款中按比例抽取管理费,这就是所谓的挂靠。
    
      王兆凤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他在深圳市潜龙实业有限公司的工地上干活时交了一个月的工伤保险。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信访处给王兆凤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称王兆凤2004年12月至2005年1月在潜龙公司参加工伤保险,因此王兆凤与潜龙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而王兆凤不想赖在潜龙公司头上。他说:“我在人家那里干了两个月,就说我在那里得了尘肺病,让人家赔钱,说不过去。”
    
      为此,王兆凤申请劳动仲裁时,将浩丰达爆破公司作为被申请人,他认为包工头林长伍是自己的老板,那么自己的劳动关系,应该算在林长伍所挂靠的浩丰达爆破公司头上。
    
      深圳市劳动仲裁院日前就此事开庭时,20多名农民工进入仲裁庭,与爆破公司当面质证,但爆破公司全部否认与农民工有劳动关系。浩丰达爆破工程有限公司是这样答辩的:“答辩人从未安排过申请人工作,申请人也从未为答辩人服务过。”
    
      值得关注的是,浩丰达公司没有说、法律也没有追问:浩丰达那么多爆破工程,都是谁完成的呢?浩丰达与谁签订过劳动合同、支付过工资呢?
    
      用人单位逃避责任,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而监管单位也放松监督,没有对用人单位的违法行为进行制止,以至于农民工长期游离于劳动保障体系之外。
    
      新悲剧仍在上演,老法规亟待执行
    
      我国建筑法等相关法规禁止“包工头”承揽分包工程业务,要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依法打击挂靠和违法分包。2005年建设部《关于建立和完善劳务分包制度发展建筑劳务企业的意见》要求用3年时间在全国建立基本规范的建筑劳务分包制度,原则上农民工应直接被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吸纳。
    
      但时至今日,包工制依然盛行于建筑业。记者日前走访了深圳一家正在实施爆破的工地--中兴通讯公司宿舍工程,来自湖南的风钻工谷龙国告诉记者,他和老乡们已经意识到了签订劳动合同的必要性,但包工头不肯签。
    
      记者在深圳市南山区一家工地了解到,这个工地的施工单位中建四局将爆破工程发包给一家爆破公司龙城爆破公司,龙城爆破又将其发包给广东梅州一名姓李的包工头,包工头找来5个爆破工、10多个风钻工。现场的风钻工告诉记者,他们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记者采访了项目部潘姓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说,爆破是非常专业的工程,需要一定资质,施工单位自己无法完成,因此将这部分工程交给龙城爆破公司来做;施工单位与爆破公司是合作关系,只要求对方有相关资质,双方的合同并不涉及对方是否分包、员工有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深圳市律师协会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业务委员会主任段毅指出,这些湖南籍农民工遭遇了劳资关系的“法外运行”,根本没有被纳入法律保障体系,因此遇到侵权问题时,才出现了难以受到法律保护的局面。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卢晖临呼吁,深圳今年发生的两起尘肺病农民工维权事件暴露了监管部门的漏洞,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真正落实劳动合同法,确保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
    
      清华大学副教授沈原认为,职业病救治是标,防治才是本,标本兼治才是善治之道。此次维权事件主要是企业劳动保障措施不到位造成的恶果,在积极处理的同时,要将职业病防治与控制切实提上议事日程,加强对在岗工人职业病知识的宣传工作,加强对有关从业单位劳动安全和卫生条件的监管力度,确保各种防护措施的有效实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维权网已经发布《农民工权利状况调查报告》
  • 中国农民工如何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 温家宝透露户籍改革思路:农民工和城里人享受平等待遇
  • 温家宝:政府已开始研究涉及农民工的深层次的问题
  • 调查:近八成农民工子女初中毕业弃读高中
  • 河北农民工讨薪案已发回廊坊中院重审
  • 承包工程被骗钱,赖债百万逼死人——浙江农民工的血泪控诉(图)
  • 给严寒中陷入困境的农民工以救助
  • 农民工被冻死在南京地铁桥洞
  • 四川农民工因工伤死亡 家属千里维权反遭殴打(图)
  • 又到年终了,农民工讨薪,“创意”越多越辛酸
  • “开胸验肺”农民工工友遭拒绝赔偿
  • 农民工新疆街头为讨薪举牌卖判决书 标价42万元
  • 四川仁寿一农民工艰难维权 称愿意“开胸验肺”(图)
  • 农民工强奸延边大学女生谣言惊动教育部
  • 网帖曝出延大女生遭农民工强暴 传言惊动教育部
  • 农民工“回乡做官” 权力的秀场还是政府的进步
  • 实拍光谷拆房工地的农民工(图)
  • 农民工爱滋病泛滥
  • 中国政府为农民工子女下拨20亿元教育资金
  • 将患病农民工赶下车是对弱者的多数人暴力(图)
  • 宋桂芳:农民工入选《时代》年度人物的温情提醒
  • 农民工千字投诉欠工资 政府十字敷衍已转阅
  • 农民工 当权派发展第一桶金的来源/陈昊苏(图)
  • 农民工伤病应由政府倒置举证并代偿/钟茂初
  • 农民工是中国城市的二等工人吗/李贵苍
  • 农民工职业病维权仍艰难 一纸诊断证明难得
  • 一位上海农民工子女学校教师的痛苦
  • 歧视农民工的原因种种/张守涛
  • 易中天昨夜难眠:12岁农民工女儿的理想让我充满敬意 (图)
  • 农民工怪病事件不能由地方政府唱独角戏
  • 请把劳动自由权还给农民工
  • 苏荣:返乡农民工不是包袱而是财富
  • 珠三角农民工扶助基金会倡议书
  • 强烈建议全国“人大”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代表
  • 我会尽力为农民工说话/胡小燕
  • 对农民工子女教育的期盼
  • 农民工就业调查:5月整体就业局势方可明晰(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