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胜波
    
     (博讯 boxun.com)

     我叫张胜波,济宁市鱼台县清河镇清河村人,是一个普通农民。我和我的家人(妻子杨四菊、叔叔张华前、母亲杨瑞莲、父亲张华亮),全家五口人蒙冤十九个月(2006年6月-2007年12月),终于在2007年12月14日上午被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无罪释放,全家人终于洗清冤屈重建天日。在此我们衷心感谢帮助我们的全村父老,衷心感谢党和政府里还有青天。
    
     这是一桩人为造成的特大冤案!我们全家被冤枉的关押了五口人啊!全家人的身心均已遭受严重创伤,我家经济遭到严重的损失,田地荒芜两年了,单这心灵的创伤已是无法医治的了。我叔叔张华前、母亲杨瑞莲、父亲张华亮都已经六十多岁了,妻子杨四菊,这四位家人被冤枉的关押了四百多天之久。人虽然回来了,身体却已垮了,都落了严重的疾病。
    
     我们全家五口蒙冤进狱之后,受到了某些办案人员惨无人道的折磨。三岁的女儿由于无人照看,积郁积疾,孩子心灵受到巨大创伤。家中田地全部荒芜,二叔家的两个孩子学业荒废,二弟由于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打击,前景光明的大学生却成了精神失常,几乎饿死家中。我虽然洗清了冤屈,回到家中,由于长期受到鱼台刑警队某些办案人员的非人折磨,成了废人。我的两只手腕由于长期被吊,手铐勒进肉里,露出骨头,现在两手毫无知觉;两个胳膊也抬不起来了;两腿麻木的站不住,走路一拐一拐的。当时某些办案人员把我的头往地上摔,摔出一个很深的窝(后来查出为永久性骨折),现在一直头疼,并且我时常不知人事。在鱼台县刑警队,我们家五口人都受到了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他们急于向上级邀功请赏,为达目的,某些办案人员还卑鄙的编造供词捏造证据。为诈取口供,不择手段的从精神上、肉体上折磨我们全家人。他们不仅亲自殴打我们,还指使牢头狱霸辱虐我。
    
     我出于好心、冒着生命危险、帮助邻居张卫东家救火,没想到却换来全家人蒙受不白之冤长达十九个月,几乎家破人亡!
    
     2006年6月4日,我起来准备去打工挖蒜,鱼台县公安局刑警队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将我带走。可到了公安局,他们就开始对我严厉审讯。刑警队长潘若敏等几十个人,团团围住我“老实交代你的罪行!怎么放的火!……”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对我吼。我说,“我没干坏事,我没放火,我是帮人家灭火,不是放火,不信你们可以调查,全村人都可以为我作证!你们不能冤枉人,我是被冤枉的,你们应该调查清楚,调查不清楚就抓人你们什么警察!……”刑警队长潘看我不服气,说:“给他点颜色”。于是在潘的带领下,几个办案人员就把我反背双手烤在暖气管上,且两脚悬空,整整吊了两天。期间他们饿我,不给饭吃;渴我,滴水不给。他们不择手段折磨我。他们让我在编好的供词上签字,我不签。于是把我放下来——这时手铐的飞楞已经陷入手腕肉里,肉都烂了,将我关进看守所第三监室。有天,一个穿黑西装绿军裤,长得很彪的人,在我们监室的北窗上悄悄和我们监室的狱霸王士青说了好大一会话。那人走后,王士青就大声说:“都看到了吧,刚才那人是我表叔,他是济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杨队长,他说省厅和市局都很关心清河镇的失火案,让我好好关照张胜波。”说完,向其他狱犯挤挤眼。晚上,王士青就叫我两手前伸必须水平,两腿弓着,腰得笔直,眼往前看,开始蹲马步,还有两个值夜的牢犯监视我,一动不准动。他们轮流睡,就是不让我合眼。就这样一直到天亮。白天还得脚尖点地的蹲在王士青指定的那块地板砖上。晚上让我腰弯成九十度,两手从背后举起,头朝墙,架飞机,专门两个人监视。值班警官还用橡胶棒经常对我毒打,还不准辩驳一句。他们一起折磨我四天四夜,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吃饭,人已经半死,头像一盆浆糊,憋得喘不过气来。
    
     由于挨打挨饿,站的劲都没了。王士青虽然在押,却牛逼得很,时常用手机和公安局联系。一天下午,刑警队长董洪生和另一个胖一点的刑警,把我提到公安局。刑警队张处长开始审讯我。我有气无力,勉强说道:“我冤枉,我没放火,我是救火!你们想制造冤案冤死我啊。”张处长恶狠狠地说,“看你嘴硬,给你点厉害瞧瞧,”说完,他叫人把我带着的手铐搭在一个高椅子背上,两腿贴着水泥地,肩上趴着两个一米八的彪形警察,用力踩压我的双肩。我的双手腕胳膊,全都疼痛麻木了,后来就晕了过去。就这样连续折磨我好几天。张处长不肯罢休,因为我没有达到他的满意,他就变换新的方式整我。他用一根白尼龙绳串上我的两个手铐系在供热管上,这样我就悬空了。脚镣手铐的锋利的楞都深深勒进肉里,露出骨头。当时张成军副局长也在场。胖警官看我还是不招、不签字,就来回摇手铐,疼得我晕死过去。这样吊了两天两夜。第二天中午,张处长又来发话:“我们今天不治案子就治人,治死你。冤,我们也得冤死你,让你一万年翻不了案。”矮胖张处长接着说“制死他,死了也白死,任何人都不追究责任。”他们一个个的扇耳光,耳光当饭吃。他们惨无人道、逼着我在写好的口供上按手印。我两手腕脚腕血肉模糊,应经烂的全是脓。他们又换新法折磨我,把握从半空摔下去,让我跪下,张处长用电棍朝我腰部猛击。矮胖张队长猛踢我肩部,一脚就把我踢出好远。然后又把我拎回来,跪下,张处长反复踢我,打累了就换人,接着郑磊就在我背上练脚功。他随心所遇的跺我,累了就用书打我的脸。一本厚厚的书,最后只剩下几页碎纸。后来马涛又用手扇我耳光,手打累了就用蝇子拍来回抽,打断了换绳子抽打我的脸。他们吧编好的供词让我学说一遍,不学就接着打,又把我吊到热力管上,脚尖着地,吊了不知多少天多少夜。当时,董洪生、郑磊、刘强、还有一个家在沛县的小矮子,都参与了打我。后来,有一天张处长和张队长黑夜用轿车把我拉走,也不知拉了多远,不我从车里拖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出,张队长用枪抵着我的后脑勺:“说!不说,枪毙你!”接着又把我拉到农田灌水的大沟旁,让我跪下,抢抵着后脑,“再不说就打死你!”我有气无力的说“我冤枉,你们这帮土匪,会遭报应的!……”紧接着又把我拉到一大片树林边上,威胁我说“这回再不说,就真枪毙你!”让我跪下,把上衣反扯上去,蒙上我的头,让我头着地,“打死你喂狗!快说!不然连收尸的都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把我拉回了公安局,我晕乎乎的小小声说着:我冤枉、我冤枉……后来董洪生拿出两发子弹放在桌上说:“这子弹是炸子,别蹬鼻子上脸,从你后脑旋转这穿过,直穿眼睛,再不老实交代,就把你后脑揭开。这是炸子,你听明白,我看你印堂发黑,就死求的料。”孙昂奎接着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钻”说着就把我拉到垃圾堆旁,“想死不,想死就把你枪毙了,埋到垃圾堆里一块拉走,谁也不知道”董洪生笑眯眯地说。我上厕所他们还跟着,董洪生还说:“把你绞成肉酱,顺厕所下水道冲走,找谁去!当年的杀人犯曲世光,让我打得猛喷血,都崩我脸上了。家人給他收尸的时候一个腿叫狗吃了”。孙昂奎说“一个姓王的杀人犯招了犯罪过程,给他宽大处理。你要不承认,我们整死你。我们张副局长是个大善人,他给法院一说情,保管你没事。”后来潘若敏又来了,双手叉腰,说“你老实交代,我们够同情你的了,你要在反抗,我们就把你父母抓来,整死你父母,整死你全家人。”他让孙昂奎抓着手铐用力摔我的头,摔得我头上起了大泡,鲜血直流,后来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潘还不算完,他让我把膝盖放平,用力踩我膝盖,我稍微一动,他就用皮鞋踢我化了脓的手腕露骨处,他一边踢着,一边说着什么,之后我疼晕了过去。天稍明,他们把我拉去见张副局长。张副局长说:“你承认吧,你父母还有妻子、二叔都抓来了。你再反抗就把你们一起整死,整死你们一家人,你只要不喊冤,我跟法院说,法院听我的,想判多轻就判多轻,怎么不明白事,等着枪毙吧!”说着“哼”了一声就走了。济宁市刑警队孙大队长和济宁市公安局局长王成文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说“张胜波,你懂得也不少,搁在农村真屈料,看你身上的伤都是因为你态度不好,态度还不就没事了。有话快说,我很忙,不然你会后悔的 ”。张副局长和郑磊在旁说:“这是大官,见到他好稀罕,再不说没时间了。”我已说不出话来了,再后来就把我拉到看守所里。来了一男两女(检察院的)他们说“你承认了吧”。我一句话没说,就把我直接批捕了……
    
     后来董洪生他们就把我拉到车上,跟着的有个人说“把这个本拉登拉到什么地方去”,后来我才知道是去金乡看守所。在金乡看守所,他们也经常把我提出来打我。有一回,他们把我提出去,用电电我,电的头发直竖全身发麻。他们还有一个拿录像机的人不断给我拍照(后来我才知道是在电视台及报纸上污蔑我是杀人放火的凶犯)。我掉着眼泪喊“我全家都冤,我冤……”可是,没人理我。
    
     我们全家五口蒙冤长达十九个月,直到2007年12月4日,才由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无罪释放。但我们一家人所受到的屈辱,身体上所受到的伤残却无人问津,那些非法办案人员没有得到人和惩处,我要求公安局开伤残鉴定,公安局压根就不承认他们对我和我的家人所做的一切违法行为,且不给开鉴定书。
    
     敬请党和政府明察,早日换我们家一个公道,依法惩治黑恶势力!
    
    
     张胜波电话 1596570405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省日照市一男子为冤死父亲讨公道被劳教四年发帖求助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茶香阁:就山东省烟台市市直企业下岗后退休军转干部遭遇的不公待遇问题致党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 山东省冠县一高龄孕妇被强制引产 导致母子双亡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请查处山东中医药大学书记、校长和有关领导层!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山东计划生育干部敲诈勒索,未超生未怀孕也罚3000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山东临沂牛人牛语“李群不倒我就不倒”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山东泰山铝业慢性毒杀穆庄村村民
  • 山东莘县:急急急!!!家园已破 由谁来救助他们
  • 山东临沂市委原书记李群“钦定”的冤案/王进勇
  • 揭发:山东亿万富翁祝德福恶行录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山东师范大学克扣学生助学金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东济宁市发生两车相撞事故16人死亡
  •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 山东省明年起实施新规则
  • 山东市民路见抢劫浴血擒凶 摁住劫匪不松手(图)
  • 山东百亿“精卫填海” 诸多城市争相效仿
  • 山东政协原主席孙淑义免职调查
  • 又一起“躲猫猫”山东泰兴看守所被押疑犯死亡
  • 山东原政协主席孙淑义半年前就已经失去自由
  • 山东原政协主席孙淑义疑涉40亿元非法集资案(图)
  • 孙淑义下台是山东尤其是济南人民最值得庆贺的事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案牵几名政治局委员和元老(图)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落马 或与段义和案有关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孙淑义涉及多宗贪腐案(图)
  • 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被免职(图)
  • 山东烟台企业军转干部大规模集会请愿
  • 山东淄博中级法院最牛《行政裁定书》
  •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还是当官好,小小村主任猖狂敛财五千万!!
  • 山东冠县强制引产母子双亡 计生办免于承担责任?
  • 佛山东方广场两个人自焚(图)
  • 山东滕州“反腐记者”齐崇淮狱中绝食(图)
  • 2008年度激动中国十大"傻子" ,山东老乡真多
  • 甲流病毒尚未变异 山东死亡病例主因其他疾病
  • 山东省盐务局竟也当起了"钉子户"(图)
  • 山东济南20多年未变的企业职工取暖补贴
  • 山东冠县关闭所有网吧的“壮举”/冷榕
  • 控告山东青州王府办事处主任侯健、赵可群、冷殿明/王桂芹
  • 山东悬赏五百万征清官说明什么(图)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山东村官千万修祖坟 官员称建烈士馆(图)
  • 济南军区“演习”镇压东明起义,山东战事一触即发?
  • 老戚:向英勇的山东东明人民致敬
  • 总参爱国间谍侨领刘海燕在山东青岛口碑“极佳”(图)
  • 山东莱州一塑料公司全体职工被突然抛弃 陷入绝境政府不管?
  • 山东经租户:法国归还文物 当局归还私产/RFA
  • 我们的美术联考--山东美术考生含泪写下
  • 马宣启:禽兽不如的山东公安
  • 爱心献给山东狱中人士
  • 致山东省省长的一封血泪史
  • 山东临沂郯城政府职工公开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