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7日 来稿)
     履行“所外执行”的理由是:我妻子身体不好,需要我去照顾,而将我再次回炉的理由是编造的:我煽动别人进京上访,这又一次表现了共产党的卑鄙无耻,真实的情况是我妻子退休后仍在打工,身体很好,地方政府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掩饰随意捉放曹的违法行为,无任是捉还是放都是为了以低廉的代价,强迫我“自觉”接受不平等的条约,至于搞了那么多的违法手段和行为,无非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2004年8月13日我妻子办妥“所外执行”的手续时,我已做好回炉的准备,将衣服全部寄放在一名劳教人员处,告诉他我肯定还要回来的。
    由于冷冻酷刑和精神折磨, 虽然经过医治和我妻子的精心护理,身体并未全部康复,我的体温由37度下降到36.5度,以前妻子曾戏称我是汤焐子,现在特别怕冷,当我再次回到大封劳教所时,监狱当局不仅不发给我,每个劳教人员都可以领取的棉衣棉裤,还故意在劳动时将我安排在门口的位置,冬天的穿堂风将我吹得簌簌发抖,我将能穿的衣服(包括三条短裤,两件汗衫)全穿上身,依然不能挡住开门时吹进的寒风。
     监狱当局并未到此为止,在平时以被子叠得不标准,毛巾挂的不对称,茶杯放得不是地方…..等琐事故意找茬,我无错更无罪,是政府故意侵权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我的入狱,我不仅不服,还要控诉中共的暴行,但当时是在封闭的监狱里,失去自由的我没有辩白的权利,12月18日,蓄谋已久的监狱当局以不服管教的罪名第三次将我送进禁闭室,并以“检查毒品”为由将我的衣服裤子(包括短裤汗衫)一件件脱掉进行检查,长达半小时左右,将我的鞋子袜子脱掉,(让我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达20小时之久。 (博讯 boxun.com)

    从第三天开始,监狱当局对我定量供水,由狱警雷管敎从一只专门为我准备的暖水瓶内倒出略带淡黄色的水,每次倒完不到一小杯的水后,暖瓶内就没有水了,每次喝完水后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和冲动,狱警那伟将我带到隔壁一间监室,里面已坐着两个狱警,那伟说“我们今天不是警察是心理咨询师,是帮助你检查是否有心理障碍和精神疾病”。联想到狱警韩超曾经说过:让我从这个门出来到那个门进去,街道政府曾说过要送我进精神病院,我努力克制住越来越强烈的烦躁和冲动,一言不发地挨过这难过的时刻,心理咨询结束后,狱警那伟乘周围无人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别怪我凶,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象有些人,当面笑嘻嘻,背后要弄死你”我回到禁闭室后梳理了眼前的处境,明白监狱当局在秉承政府的旨意,刻意要把我变成精神病人。关在一起的劳教人员,劝我退一步,不要硬顶,争取早日离开禁闭室,才能保证少受伤害,不写份检查让政府有面子下台阶,短期内不可能放人,不得已在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写了一份不服从管教的检查,七天后我回到监室。
    经过狱炼的我已对地方政府彻底寒心,拒绝监狱当局任何人的谈话要求,无奈地苦熬着艰难的七十余天,2005年1月22日,遭受中共专制制度迫害的杜阳明浴火重生,回到家中,虚弱的身体极需调理和休养。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09年12月 27 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二
  • 全面剖析芷江西街道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1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1)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