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9日 来稿)
    
    昨天,接到上海市检察院民检处王检察官来电,他说鉴于本人多次反映,现在由他牵头就沪检一分院“不立案决定”进行复查,他让我再耐心等些日子。我说,我已经等了20个月了,等得都白发三千丈喽--但除了等,只有等,但愿最后不至于对沪上司法公正彻底失去耐心!
     (博讯 boxun.com)

    依法治国、司法为民,多好的说辞,如果仅仅停留在纸面上,有何价值?我不相信沪上两级法院的法官、两级检察机关的检察官,对于有关法律条款的熟悉程度会“稍显逊色”于本人,因为他们是专业法官、检察官,而我只是一个从事新闻工作的徒有虚名的“法学学士”。但是,法院的两审判决“这么恶心”地面世,依据法律条款被一再逐字逐句指出其中的荒谬与不堪,到检察院依法抗诉,检察机关走形式、摆样子,最后糊里糊涂“不立案”,由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法院枉法的“帮凶”,
    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11/5394356.html 这一枉法裁判案件中法院的形象不好看,糊里糊涂“不立案”检察机关的形象好看吗?
    
    特别是,对于这一案件的错误终审负有主要责任的民商法学博士羊焕发先生,至此不置一词,您那张脸烧不烧?大胆枉法、公然胡判之后,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暨该院审委会,很快即接到再审申请书,本人恳切地希望通过“院长发现”环节纠正错误,可是这份申请书传来传去,最后传到审监庭盛焕炜先生桌上,迄今又是半年过去,法院既不依法再审查错纠偏,又不依法做出驳回通知告知本人,沪一中院如此这般还怎么让诉讼当事人相信列为法官大人、审委会委员大人、院长潘福仁大人?
    
    按照市高院有关方面负责人的答复,本人公开申请沪一中院“院长接待”,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3269.html通过接待以便“院长发现”问题启动再审、查错纠偏。但是我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地打,时光飞逝,从年初就火急火燎地等待沪一中院的司法公正,可一眨眼2009年即将过去,世博会的2010都快到了,迄今不见沪一中院“院长接待”,这像话吗?难道为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沪一中院有关领导一律选择性失明,一意孤行枉法到底非要把合法公民“逼上梁山”、逼成“黑旋风李逵”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愿这是我的胡乱猜测,并不是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的真实意思。
    
    那么,沪一中院在明知错误的情况下执意枉法错判,接到再审申请半年时间拒不通过“院长发现”查错纠偏,又不依法驳回,其中的难言之隐到底是什么呢?
    
    联想一年来的切身感受,那就是,对沪一中院说话,简直就像对一堵其厚无比的老土墙说话,说得累死你也没有用,因为它一直冷血,到现在则根本没有回应了。人活脸、树活皮,沪一中院靠什么活下去呢?
    
    实在是没有办法,特此公开致信上海市高院应勇院长,恳切应勇院长责陈贵院审监庭有关方面负责同志,督促沪一中院就此案说明其中的难言之隐,对本人依法提交的“再审申请”依法做出处理,不要继续给沪上法院系统丢脸,不要继续挥霍沪上法院已经非常稀缺的司法公正。顺颂
    
    应勇院长冬安。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09.12.9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