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来稿)
     到一路口他说到了,抬头一看是人民大学西门紫金大夏附近,而这些周围的招待所既混乱也肮脏,况且如果登记,如果有人想抓我的话也是很方便的,他也表示理解,后来他将我带到这个对面的麦当劳,告诉我这里24小时是不关门的,让他辛苦的陪我走了这样久很不过意,给他买了一杯可口可乐,他怎么样也不肯接受,最后以身体有病不能够饮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他的过去,但能够感受到他还是善良的。
    在他走后没多久,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提着行李的中年妇女,从穿着打扮也应该算是访民吧,而她进来后就似乎存心侧身对着我但又不时用眼神扫过来,几天遇到的各色“访民”使我也失去了走近她的兴趣,而且也想将几天的经历整理一下,再说即使是一个看押监视我的人,我又能够如何?
     大概在半夜三点,从疲劳瞌睡中睁开眼,发现前面的桌子有一涂着口红的黑衣女子目光正对着我,前面有一杯饮料,手上还拿着可以拍照的手机举着,这个角度如果要拍摄我的话应该是最佳角度。(前一天在医院的急诊室也曾经有三个年轻男子进来过,不带孩子看病半夜转到急诊室的过道里干什么呢?也似乎有人拿了相机对着我拍摄了一下) (博讯 boxun.com)

    但一切已经无可无不可,即使现在有警察进来查身份,将我带走,我又能够怎么样?
    辛苦转折到北京国家信访办,竟然连登记也不能。
    本来联系好的住宿地又突然因为检查而不能够住,56岁的我居然整夜煎熬在这个年轻人消费的场所……
    我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度、什么样的年代啊?!
    在这样凄凉的夜晚,最大的收获就是感受到麦当劳的人文和宽容精神。我们这样一群拿着大包小包不消费的非客户群,明显是来这里避难的,却没有遭到一个服务员的白眼或者变相的驱赶,没有企业的文化熏陶,没有老板的言传身教,能够有这样善良忠厚的服务生?
    临走我在心里悄悄说:“谢谢您,麦当劳大叔!中国的“穷人”“黑人”在走投无路下居然能够在你这里得到庇护和温暖,校招待所赶出了我,您却无任何条件的接纳了我!
     火车站成了半百母亲第三个栖身场所(09年-上访苦旅之十)
    2009年11月24号,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遗失了一张100元的票子,这样所有的钱集中起来也不能够买一张回上海的火车票,手机又被同伴带走了,无法找到能够联系的北京熟悉的同学或者朋友,
    向陌生人启口?这个处处是骗子的时代,谁能够相信我会连买一张车票的钱都没有?我愁啊愁却一筹莫展,后来终于联系上了一个朋友,得以解决燃眉之急,倘若不然……可当我发完了最后一些寻找孩子的广告踏上地铁后,好心的工作人员却将我上车的地点指反了,当我满头大汗从南站赶回北京站的时候,火车已经发出了!没有身份证、又没有通讯录,也不想再去麻烦别人,除了在这个空气混浊火车站煎熬,还能够有其他选择吗?这将是我第三个夜晚不能够休息了!半夜寒气袭人,抬眼又看到了不远处的麦当劳店……(真没想到西方的麦当劳
    大叔两次让我度过了难关)
    思绪又飘回到两年前的2007年元宵节,外面大雪纷飞,穿着单薄衣服的我从外面跑到这里寻找第一天从无锡驻京办跑出来的女儿,在服务台热心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终于在电话里听到了孩子的声音……母女在陌生的北京在大雪纷飞下,在遭遇暴力后失散又重复……可是今天,仍然在这个大厅,即使有十个服务员帮助我,又怎么从流氓人渣手里夺回我神秘失踪的孩子啊!
    这一切不是号称人文荟萃的江苏无锡政府里一批“邓贵大”之流们制造!他们吃喝嫖赌在一起,利益联系在一起,所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而且都是动用公权,有哪一个老百姓能够是这些庞大团队的对手?!
    黑社会常为人不齿,但黑社会行动常会留下大名并且正告是“X大爷所为”,可是一些妓女不如的政客在人前温文尔雅、大唱特唱爱 民歌,却在人后干着流氓都不屑的罪恶!
    这是什么样的社会啊!
    共产党的天还是明朗的天吗?这些披着共产党外衣的“官员”能够爱党、爱国、爱民吗?
     有多少百姓在上访途中像我这样被逼四处流浪,连人类起码的睡眠也被剥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