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1日 来稿)
     2009年11月20号下午四人从国家信访办出来(同去的上海访民又遇到了上海的一男访民),遇到了等在门口的上海驻京办人员,旁边有接访民的车,一工作人员看了我的上访材料后也让我上了他们的车,在将我们带入他们专门接待访民的地方不久,突然有人在走廊里大声叫唤“谁是陈雪华?你过来……”不知道监狱里叫唤犯人是否这样?他们办公室有三位男士,大概就是上海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吧。下面是一年长者着与我的对话,我简单以“驻京办”称呼
    …………………………
     驻京办:“你身份证有吧?”(此时不知是否已经联系了江苏驻京办而且知道我身份证被扣押?) (博讯 boxun.com)

    我:“在无锡”(无论被扣押、或者被遗失,公民的身份证总不可能是没有的吧?)
    驻京办:“你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我:是有,但被扣押,已经起诉法院要求返还。
    驻京办:“你没有身份证怎么能够证明你的身份”
    我:你可以通过电话向无锡公安了解
    驻京办:“你在上海居住证有吧“
    我:“没有身份证,怎么能够办居住证?但我所居住的地方派出所、孩子失踪地派出所、闵行区公安局的警察都已经来过我家知道这一切,我多次给上海公安局长写的挂号信上也都有这个地址,你可以上网或者电话核实”。
    驻京办:“我们上不了网,也不会打电话了解的,你为什么要到北京?你去过闵行公安局和上海公安局了吗?
    我:“早去过多次了……”
    驻京办:“你没有身份证我们怎么能够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怎么带你走?你先回去我们再商量……”
    不久走廊上又传来叫唤犯人的声音“陈雪华,你过来……”
    驻京办:“你孩子失踪我们也表示理解和同情,但我们不能够带你走,因为你没有身份证,你等于黑人……,你将这些材料留下来,我们转回上海市政府……不过还告诉你,你可不要拿着这些材料到处跑,被北京警察抓到就是非法上访……”
    我将手上有关孩子失踪的材料留了下来,回到房间告诉了同来的两位访民,因为结伴而行就是担心我一个人不安全,后来她们又再陪我到办公室,在门口刚说了一句“我们是一起来的,让她……”,这位驻京办人员马上怒目而视“怎么,是你们带她来上访的是吧?你们……”,我赶紧表示与他们无关,并且让她们离开,当我回房间整理物品的时候,走廊里又一次响起了大呼小叫
    一年轻男子走到我面前:“陈雪华,快一点,马上走”
    我问:“你是江苏驻京办的吗?”
    男子:“你不要问”
    我:“那你要带我走,起码我要知道你是哪里的吧?”
    男子:“你不要管我是哪里的,快点……”
    小时候看《江姐》电影,渣滓洞的特务对共产党传唤押人也不过如此吧!
    走到门口我要求上一下洗手间,可是刚进去两分钟,门口又在大声喊叫“快点……”并且还有一男子闯了进来!
    走到楼下大门口,年轻男子说声:“好了”,就晃荡一声将大门关上了!
    而门外的街道上一字排散开有两男一女,用“身材粗壮、衣着随便、面目可憎”来形容大概也不算委屈他们吧?大概也就是由专业公司承包而招揽的社会闲杂人员截访的吧?因此驻京办人员得以保持了自已一双手的“干净”?
    虽然站立方向不同,但视角都射着我这个角度,在公交车牌下寻找着去大学线路的我突然改变了注意,向一排三轮车中的一位年长者询问“去南站多少钱?”上了他的车后我刚说了“老师傅请你将后面的人甩掉吧……”这位老师傅就说:“知道了姑娘,放心吧”,下车的时候又说:“赶紧跑吧,坚持,天一定会亮的……”,也许他对这个圈子的了解超过了我们。
    方向感特别差、对环境特别难适应的我,又不得不在黄沙满脚的弄堂里打起了转转,躲躲藏藏总算找到了原来住的地方,身心疲惫的我既然已经被迫和同伴分开(访民多么可怜,一张车票就可以拆散了),又没有能够在国家信访办登记上,就这样回去实在心有不甘,反正已经来北京已经是一个人了,还得想方设法要发声啊!但精疲力竭的我面对一群围堵的狗,此时确实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所以只能够在这个卫生状况极端差的地方窝下来,过后才知道,即使在这个以为安全的地方也从早到晚有各色截访男女混迹在周围包括招待所、复印店,而且不少是以“访民”的身份长期在这里埋伏,而且很多都是来自社会底层和农村包括一些曾经的访民!
    在复印店,还遇到了一访民,再三动员我当天下午跟她们去湖北,因为去北京只带了500元,盘缠不够不想麻烦别人所以婉转拒绝,并将材料给了他们,一年轻的男子急吼吼地很不满意地说“你自已不去有什么用?光带材料有什么用?”如果这就是正义的化身,这样的人能够为访民做什么?
    后来还是在这个复印店,又有一年轻女子在我复印材料的时候,在打电话当派出所要抢走她儿子造成她儿子从楼上跌下来脑外伤,现在儿子相信派出所不相信她,因此她要我将女儿有关资料给她复印一些带给她儿子看,我甚为同情,所以随便她取,她又向要我要了手机号码,出于对她孩子的关切,我说你也给个号码我方便联系你,可她却只给了远在外地农村的号码,却再三说手机号码不能够给。后来还说要陪我政法大学,让我次日8点在这个复印店等候她,再后来又好心地坚持送我回住地,可是进了弄堂口她就停步了却又问我:“你住在哪一家啊,这里有四川的、有北京的、还有……”
    我这个自幼生长在中国最富裕发达地区的城市医生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要靠躲躲藏藏才能够在大通铺里栖身,连上厕所都困难重重,要靠素不相识的农村女子来保护、指点,如何去政法学院,靠在外面跑单帮的男女引路去北京以外的地区寻找能够为我呼吁媒体……其他访民所面临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悲乎!这就是中国访民的真实状况!
    医生非但成了黑人、黑户、还成了地痞、流氓、土匪、骗子们追逐的对象!
    
    江苏无锡陈雪华 汉族、女、56岁、医生
    身份证号:320203195601050060
    医生资格证书:32110320203560105006
    养老保险手册号: 2192694
    住址:上海闵行区水清路999弄81号501室 邮编:20110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