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2日 来稿)
投诉无门、无处安身、举家逃难,请求人道援助

    
     位于中国南京市光华东街8号的金基月亮湾项目,是堕落的腐败官场与邪恶的黑社会势力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所产下的一具畸形怪胎,原本属于国有企业南京电炉厂、丘号#277124-1、面积4600平方米的国有土地,未经过任何公开合法交易就被私营企业南京金基房地产公司私自占有,金基房地产公司既未经过任何公开合法的拆迁程序,也未按法定拆迁补偿标准对住户进行补偿安置,公然组织黑社会势力,自2007年10月份开始对该地块上的居民持续不断地进行恐吓、骚扰、打砸、行凶,期间一人身中十几刀被砍成重伤,一人手臂被打成骨折,数人遭黑社会到工作单位恐吓、跟踪。居民们忍无可忍,愤而揭穿了开发商的土地黑幕,恼羞成怒的开发商依仗有后台高官的强硬支撑,光天化日之下竟将居民住宅非法强行拆毁,原居民黄霞明一家自2008年4月4日房屋、财产被毁,未获分文拆迁补偿及财产赔偿,反被黑社会追杀至今,一家三口投诉无门,无处安身,举家逃难。
     南京电炉厂(后经过非法改制、撤消改制更名为南京电炉厂有限公司)坐落在南京市光华东街8号,1998年,南京市机械工业局(现改制为南京市机电产业集团)领导人鲍友贤调吴军到南京电炉厂任厂长,当年即与南京金机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现改制为南京金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吴军达成使命后即被调走。从签订协议书,到其后的企业非法改制,再到组织黑社会非法拆房,甚至于暗中操控权力机关狙击受害人的投诉求助,在一系列精心策划的闹剧背后透射出公权力的肆意滥用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首先,貌似合法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巧妙地掩藏着一桩私吞巨额国有资产的惊天大阴谋。在该协议书中,第一章第一条:“甲方同意将原厂区白下区光华东街8号(丘号#277143-1)之地,除去职工宿舍占地外(以下简称厂区)全部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乙方进行房地产开发约16500平方米”,而实际上电炉厂全部国有土地使用权面积为21073平方米(见《南京市政府关于城区重点污染企业2000年前限期搬迁治理的通知》宁政发[1997]282号以及电炉厂早期对外宣传资料),包括2块丘号,丘号#277143-1面积约16500平方米,黄霞明一家居住的房屋坐落在丘号#277124-1上,该丘号面积约4600平方米。因为电炉厂的职工根本就不知道厂区由2块丘号构成,对于面积概念也是一团雾水,因此金基公司以一块丘号16500平方米就拿走了电炉厂的全部国有土地使用权,其操作手法极其高超隐蔽,难怪瞒天过海十来年竟未被发觉,如果不是住户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将有关政策、资料翻了个底朝天,恐怕这桩罪恶交易将永远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签订非法交易合同只是转移资产的第一步,土地要过户,必须经由市国土局办理变更登记,根据《土地登记规则》([1996]国土[法]字第184号)第三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双方当事人应当在转让合同或者协议签订后三十日内,涉及房产变更的,在房产变更登记发证后十五日内,持转让合同或者协议、土地税费缴纳证明文件和原土地证书等申请变更登记:(一)依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的;……”被暗通款曲的丘号#277124-1地块真的能顺利过户吗?2007年底,住户黄霞明带着这个疑问到市国土局国土资源信息中心要求查询光华东街8号的土地登记卡信息,果然不出所料,对方拒绝查询,好在住户对于这样的狙击早已见怪不怪,拿出准备好的法律文件一一质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1998]国务院令第256号)第三条:“……,土地登记资料可以公开查询。”《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1990]国务院令第55号)第七条:“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出租、抵押、终止及有关的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的登记,由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房产管理部门依照法律和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办理。登记文件可以公开查阅。”《土地登记资料公开查询办法》([2002]国土资源部令第14号)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土地登记资料,是指:(一)土地登记结果,包括土地登记卡和宗地图;(二)原始登记资料,包括土地权属来源文件、土地登记申请书、地籍调查表和地籍图。对前款第(一)项规定的土地登记结果,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可以依照本办法的规定查询。”
    第七条:“查询人查询土地登记资料,应当向查询机关提供本人的身份证明,并填写查询申请表。查询人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还应当提交单位的证明文件。查询原始登记资料的,除提交前款规定的材料外,还应当按照下列规定提交有关证明文件:(一)土地权利人应当提交其权利凭证;(二)取得土地权利人同意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提交土地权利人同意查询的证明文件、土地权利人的权利凭证和土地权利人的身份证明。”
    
    也就是说,任何人只要提供本人的身份证明,并填写查询申请表,就可以查询前文所述的“土地登记结果”,包括土地登记卡和宗地图。对方见住户有备而来,这才勉强同意查询,查询结果出来,对方告知,光华东街8号的土地使用权属于金基房地产公司,住户要求打印书面结果,对方一通电话请示后,打印出一张“查询结果状况一览表”(如图),住户要求打印土地登记卡,对方拒绝提供。根据上文所述,土地登记卡和宗地图任何人都可以查询,而且《关于变更土地登记的若干规定》([1993]国土〔籍〕字第33号)中对土地登记卡的内容有明确规定:“六、注册登记:(一)土地权属变更的注册登记:……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的注册登记,除按上述规定登记的内容外,还应在土地登记卡“登记的其他内容、变更事项及依据”栏登记以下内容:(1)宗地标定价;(2)出让或转让金额;(3)出让或转让期限及起止日期;(4)转让宗地土地增值费缴付情况;(5)其他约定条件。”很显然,土地登记卡的内容要详细得多。可以断定,丘号#277124-1地块在没有经过真实交易的情况下所记录的转让过户信息必然都是伪造的,否则为什么不敢见光示众?而如果该地块仍然留在南京电炉厂名下,那又是蓄意私藏国有资产,因为其时南京电炉厂已不复存在而改制为私营的南京电炉厂有限公司。回过头来看这张查询结果一览表,仍然只有一个宗地号,面积16449.4平方米,另一块宗地及4600平方米面积仍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不管丘号#277124-1登记在谁的名下,当时南京电炉厂业已非法改制成私营企业,4600平方米土地未经合法处理便销声匿迹,市值6000多万的巨额国有资产被一干蛀虫们私自藏匿瓜分是不争的事实,而时至今日私人企业金基房地产公司也已经在上面盖起了楼盘,如此问题众多的项目是如何顺利领取到施工、销售许可等证件,将是又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且不多说。当初主管部门授意吴军来担任南京电炉厂法人代表、低价转让土地使用权、故意隐匿土地面积,包括后来机电产业集团作为签证方签字盖章的补充协议,仍然没有纠正土地面积,而且合同的另一方原南京金机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现南京金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卢祖飞也曾任职于机电产业集团财务部,从合同签订到2005年电炉厂非法改制完成,鲍友贤一直担任机电产业集团领导,之后更升任南京市国资委主任,所有这些国有资产的经营管理者们,个个都是资产运作的游戏高手,是绝对不会遗漏哪儿还有一块无人开采的宝藏的,为什么要大玩土地失踪的把戏呢?在土地问题败露后,又为什么于2008年3月30日急匆匆地召集电炉厂全体股东与机电产业集团下属的南京科塔电位器总厂签订股权转让意向书,将企业重新改为国有呢?是因为事情露出马脚,害怕捉贼捉到脏,所以赶紧把赃物放回?反正国有资产就像自家的私房钱,被人发觉赶紧还原,等方便的时候再取不迟。2005年电炉厂改制为私有时仅仅作价250万元左右,当时4600平方米土地市价应不低于3000万元,加上之前3800万转让款总计6800万元,扣除上交的40%土地出让金2720万元还剩4080万元,也就是说光土地净资产就达4080万元的企业被当作净资产250万元左右改制,这巨大的数据反差实在是需要给国家、给公众一个明白的交代。种种迹象表明,这完全是一种在主管部门领导操纵、策划下施行的企图隐藏、转移国有资产的障眼大法,司法部门应介入彻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本案中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就是一纸无效合同,所涉及的土地面积21073平方米,按目前的市值计算达三亿元人民币以上,政府应该重新进行处置,以挽回国家、企业遭受的巨额损失。
     由于资产被非法转移、处置,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难以为继,企业职工成为最大受害者,多年来职工为拖欠工资、保险金、公积金以及土地问题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部分职工和家属甚至因此而遭到黑社会的袭击、绑架。如今,企业职工被下岗的下岗,被失业的失业,好端端一个企业被蛀蚀一空,难道就让那些硕鼠们逍遥法外?难道那些硕鼠们不要给职工、给社会一个交代吗?
     如果说腐败分子对土地问题的处理还懂得顾忌些许廉耻,那么对光华东街8号住户的清理就赤裸裸地露出了其狰狞面目,使尽了各种下流无耻的下三滥手段。熟谙拆迁政策的金基房地产公司拆迁负责人吴成发明出各种法律上没有的新鲜名词对住户定性,从而与法律大玩躲猫猫游戏,以此混淆视听,推卸其应承担的法律责任,逃避法律的制裁。他们称住户为“临时居住”,无租赁手续,不符合法定的拆迁补偿政策,因而拒不履行法定的拆迁安置程序;又以协议书中约定电炉厂交付净地为由将南京电炉厂有限公司推上前台,以电炉厂有限公司拆除自有房屋的名义对住户的房屋实施拆除,因为电炉厂经济困难,只能给与3到8万元搬家补偿,补偿标准无任何法律政策依据,用吴成的话说:“给你多少就多少,不拿一分钱没有。”住户不接受则黑社会侍候,在没完没了的摧残迫害之后如果住户仍不屈服,则干脆连同房子财产一同毁灭,2008年4月4日,70多名不法分子冲入黄霞明家,将黄霞明扭打、绑架出屋外,将房子强行推倒,屋内家具、电器、生活用品等皆被埋入废墟。
     光华东街8号住户的权益真的没有法律保障吗?就让我们一起来破解吸血鬼们精心编制的大忽悠术。住户黄霞明于1985年7月从南京机械专科学校毕业后计划分配到南京电炉厂,同时单位在厂内分配了住房,到后来结婚、生小孩,爱人与小孩的户口也都落户并居住在光华东街8号住处,一家三口均为南京市常住户口。对于其住房性质,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发[1994]43号):“一、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根本目的和基本内容:……。(二)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基本内容是:把住房建设投资由国家、单位统包的体制改变为国家、单位、个人三者合理负担的体制;把各单位建设、分配、维修、管理住房的体制改变为社会化、专业化运行的体制;把住房实物福利分配的方式改变为以按劳分配为主的货币的工资分配方式;”黄霞明分配到电炉厂时为住房制度改革之前,当时的住房政策就是“国家、单位统包的体制”、“各单位建设、分配、维修、管理住房的体制”、“住房实物福利分配的方式”,毫无疑问,黄霞明的住房属于实物福利分配的住房,具有合法租赁关系。对于无租赁手续一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第三十六条:“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根据当时国家实行的高考、分配及住房政策,黄霞明的户口从外地迁入南京电炉厂,提供住房是当时南京电炉厂的法定义务,电炉厂也依法履行了提供住房的义务(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黄霞明接受了该住房(对方接受),因此,单位与黄霞明就该住房形成一种依法成立的、未采用书面形式的房屋租赁合同,同样受到法律保护。这就是乱象中的本质,是光华东街8号住户房屋的法律定义,之所以如此,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的政策形成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确立了住户的法律地位,根据《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二条:“在本市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实施房屋拆迁(含根据规划要求搬迁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保留其房屋的),需要对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货币补偿或者产权调换的,适用本办法。”第四条:“拆迁人应当依照本办法的规定,对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给予货币补偿或者产权调换;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应当在搬迁期限内完成搬迁。本办法所称拆迁人,是指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单位。本办法所称被拆迁人,是指被拆迁房屋的所有人。本办法所称房屋承租人,是指与被拆迁人具有合法租赁关系的单位或者个人。”第三十五条:“拆迁执行政府规定租金标准的公有住宅房屋,拆迁人应当将货币补偿金额的10%支付给被拆迁人,90%支付给房屋承租人,租赁关系终止。”第三十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实行产权调换:(一)租赁双方对解除租赁关系达不成协议的;”第二十九条:“拆迁人提供的产权调换房屋,应当符合下列规定:……(三)建筑面积不小于被拆迁房屋建筑面积,且价值相当。” 第三十条:“……因租赁双方对解除租赁关系达不成协议而实行产权调换的,产权调换的房屋由原房屋承租人承租,被拆迁人应当与原房屋承租人重新订立房屋租赁合同。”金基公司作为用地单位就应该依法领取拆迁许可证,按照法定标准对住户进行拆迁补偿安置,吴成所谓由电炉厂对住户进行补偿且无参考标准的说法无任何法律依据,他们将电炉厂有限公司推上前台,是为了脱离法律轨道,为自己背后所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提供掩护,黑社会对住户所进行的一系列非法迫害,其幕后的真正主使就是开发商。在部分住户房屋拆除后,黑社会成员亲口承认开发商如何实行奖励、分配,吴成还几次在电话中威胁黄霞明说:“谈不好,那就干!”黑社会为吴成鞍前马后充当保镖也是有目共睹的。吴成还唆使住户到原电炉厂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孙继军家施加压力,说施加压力才能解决问题,结果住户到了孙继军家,黑社会也随后赶到,将住户一顿痛打,看你还敢不敢维权?看你还投不投降?住户就这样中招了。当然也怪这个住户头脑简单,黑社会到你家来去自如拆你房子可以,你到人家就是私闯民宅了你不知道?其实,要找出真正的幕后组织者并不难,只要公安机关立案侦察,一切就会水落石出,而公安机关就是不立案。到底该不该立案?相信看过《刑法》后,只要不是白痴,任何人都应该能做出判断。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再一次被狙击!
     即使在住户的房屋被非法拆除、电炉厂有限公司已撤销改制重新恢复国有后,孙继军已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却仍被他们当作傀儡用来对付不肯妥协的住户,黑社会多次到孙继军家施压要其写委托书授权他们处理未解决的住户,好在孙继军尚未糊涂到如此地步,倘若真的写了委托书,他们就敢对住户痛下杀手,而孙继军就变成了买凶杀人的幕后真凶。反正不管闹得怎样天翻地覆,横竖没有开发商的事。腐败分子控制孙继军惯用的手段就是每到关键时候黑社会就“请”孙继军到外地休假,切断与外界的联络,于是先前编制的所谓某某领导出面解决问题的说法却因孙继军不能到场而不了了之。一年来他们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住户,始终不见开发商出来解决问题。自从房子被非法拆除以后,孙继军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多大利用价值,只是被当作用来牵制住户的一个弃卒而经常失去人身自由,而孙继军似乎迫于淫威又不敢做丝毫反抗,若真是这样,那孙继军的处境就危险了,如果不是电炉厂的职工都知道土地协议书是吴军所签以及总价款是3800万这个事实而无从栽赃孙继军,恐怕孙继军早就成为替罪羊而被携款潜逃或被畏罪自杀了。
     如今,黄霞明一家已经失去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而蜷缩街角,一年来,面对黑社会的凶狠险恶以及腐败官场的四面狙击,黄霞明一直未对外界发声,是因为事发过程中南京市正处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以及世界人居城市阶段,为了避免这些见不得人的丑行给南京的城市形象抹黑,黄霞明一忍再忍。为了顾全大局,宁可牺牲自己,黄霞明没有给中国政府丢脸,没有给南京人民丢脸。然而时至今日,肇事者们仍在变本加厉地打击报复,黑社会打手时刻威胁着黄霞明一家的生命安全。自从房子、财产被毁以后,黄霞明一家成了彻底的被无产者,夫妇赖以为生的机器、工具也一起被毁,生活来源中断,只能靠举债来维持每日生活开支,如今已是债台高筑,生活举步维艰,然而噩梦仍然没有尽头!谈房子时从来不拿法律说事、干尽了非法勾当的不法分子们此时竟然恬不知耻地说让黄霞明去走法律途径,他们自作聪明,以为一手遮天,可以随意玩弄法律于股掌之间并将继续玩弄下去,然而腐败分子也是愚蠢的,既然自诩真理在手,电炉厂又是合法的产权单位,为何当初不拿政府的裁决书或法院的判决书来拆房,而要通过黑社会这种卑鄙手段呢?家,是百姓的天,权力再大,大不过天,法理再高,高不过天理。黄霞明的住房是中国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的政策性住房,是中国特色的基本人权,腐败官僚利益集团否定黄霞明的住房权利,就是否定中国的历史,他们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大行“黑社会”主义之实,肆意践踏人类文明共同构筑的道德价值底线,其丑恶行径人神共愤、天理不容!呼吁善良的人们向黄霞明一家提供人道、经济、法律援助,并请密切关注这起公权腐败案件中坚持真理道义、饱受强权迫害的社会底层百姓一家的最终命运!
    
    联系方式:黄霞明,13951770507,[email protected]
    南京金基房地产公司:025-84629889,传真:025-83362297,[email protected]
    南京市国资委:025-84550086
    南京市机电产业集团:025-86989793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郭起真:追杀贪官令---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 浙江农民因控告地方官员被追杀
  • 慈溪农民因控告地方官员腐败被追杀
  • 地震志愿者王启全儿女被烧死,上访却被追杀
  • 深圳国保说继续要追杀郭永丰先生
  • 疆独恫言全球追杀华人:报复镇压乌鲁木齐骚乱
  • 深圳反腐人士郭永丰遭深圳警方追杀!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河南南阳贱卖国企 下岗职工维权遭黑社会追杀(图)
  • 关于 “诽谤罪”杭州某些领导追杀举报人 的作秀问题
  • 独家:刘延东的女婿冯琦遭澳门黑社会追杀(图)
  • 当局定点追杀 牛博网流亡一月内数历生死
  • 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追杀两个举报人 栽赃两个“精神病”人
  • 全国精神病院里还关押多少举报人 黑社会追杀有多少?
  • 宣卓伦追杀裘金友的政治背景和经济来源
  • 赖昌星手下遭情妇追杀丧命 恶女子被处决
  • 张晶千里追杀赖昌星的得力干将 昨日被处决(图)
  • “黑白”两道正在追杀的刑警队长逃亡日记
  • 刑警大队长举报公安局长 称遭到黑白两道追杀
  • 新任村官举报村小组账目问题遭追杀 (图)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山东蓬莱举报人吴强被全国通缉和黑社会追杀
  • 警匪帮一号追杀令:追杀北京访民吴田丽
  • 追杀俞强生 让中共损失最大的变节者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陈一舟:“网罗追杀”與道德危機下的道德躁動
  • 陈一舟:“追杀流氓外教”与网路正义的“尺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