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苦命兄弟外地打工意外坠楼摔伤 医院政府媒体不闻不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2日 来稿)
     求助书
     求助人钟广烛,男,26岁,弟弟王本立,男,23岁。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人,由于家乡位于老山区,经济条件很差,母亲在我6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至今未归,我跟弟弟全靠父亲辛勤劳作供我们两兄弟上学,我父亲一个人要做爹还要做妈,也是有心无力,我勉强读完初中,弟弟只读了小学6年级实在没有钱只要好退学了,我父亲今年已经60多岁了,由于多年的劳累,现在是多病缠身,全靠我们在外打工赚钱让父亲治病跟生活。
     我跟弟弟来长沙打工两年多了,从事汽车美容工作,今年9月21号,我弟弟因为感冒生病,早上起床晕倒在床,不能走路,不能说话,昏迷不醒,情急之下我把弟弟送到了长沙市旺旺医院治疗,治疗了一天检查不出什么病因,我与22号早上把弟弟送往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一医院住院治疗,住院两天也没有确诊,初步诊断为病毒性脑炎,需要继续住院治疗,进院交的2500元钱也快用完了。 (博讯 boxun.com)

     9月24号晚8点多,我弟弟上洗手间,由于医院的安全措施不到位,洗手间地板很滑,窗户阳台比较矮,窗户没有护窗,窗户连插销都没有,加上病人本来就是病毒性脑炎患者,病情不稳定,精神恍惚,导致病人从医院十八病区神经内科2楼的洗手间阳台摔下1楼,当时我在洗手间门外等着弟弟方便,刚开始我在门外叫他,他有恩恩的回答,过了几分钟,我问他好了没,好了就开门我扶他出来,他恩恩回答了两声,当时听到里面有响声,我怕他摔倒了,大声的叫他,但没有声音,一时心急我爬上洗手间旁的的窗户,准备从窗户爬进洗手间,刚刚爬上阳台只听见楼下有呼救的声音,一看我弟弟摔在了离墙跟不远的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当时我一边大叫救人,一边跑下楼去,看到我弟弟躺在水泥地上,嘴里还在呼救,当看到他的脚时,右脚已经严重脱位了,脚脱位跟腿快成90度了,伤口血流不止,情景惨不忍睹,当时的我已经没有力气站立了,倒在地上只知道呼叫;救人啊,快救救人啊。在医院的抢救后基本脱离的生命危险,经过全身照片后,医院初步诊断为,1,右裸关节距骨脱位并开放性骨折,2,左脚跟骨骨折,3,腰部L3.4压缩性骨折。加上本来的病毒性脑炎,情况很不乐观。
     事情发生后第2天早上,我找到了院方,医院表示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并以我在我弟弟出事前说过我弟弟为由,诬蔑我弟弟是跳楼自杀,跟医院没有任何关系,医院没有任何责任,要我准备钱做手术。至于医院说我弟弟是跳楼自杀的说法,我的回答是,1,我跟弟弟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又要在外赚钱养家,可以说我跟弟弟是相依为命,弟弟从小就跟着我,不管什么事都是我为弟弟出头,不管读书还是在外打工,弟弟都是跟我在一起,可以说我就像父亲管儿子一样管弟弟,弟弟一直以来也很听我话,就算我说他几句,骂他几句,我们两兄弟过一会就和好了,毕竟是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兄弟,他绝对不会因为我说他几句就想自杀,这点我身边的朋友,同事可以证明,我发誓我弟弟摔伤绝对不是想自杀,2,如果一个人当时想自杀,难道他还会等上了洗手间后再去跳楼自杀吗?3,我弟弟摔下楼的现场是离墙跟不远的地方,脚的位置在墙跟的流水沟里,如果是从窗户往外跳楼自杀,怎么可能摔在这个地方?4,我弟弟的病跟本不是什么绝症,也没有什么身体上的疼痛,怎么可能去自杀了?5,一个能忍受右脚局部麻醉开刀做手术万般疼痛的人,说明他有多坚强,说明他的生存意志有多强,怎么可以因为病了去自杀了。从小跟弟弟相依为命一起走过20几年,他的性格,脾气,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绝对不会有自杀的恋头,更不会因为我说他几句去跳楼自杀,医院说我弟弟是跳楼自杀,纯粹是医院在诬蔑我弟弟,纯粹是医院怕负责任,不负责任,推却责任的一种说词。还有那些怕负责任就造谣说我弟弟是跳楼自杀的医生,我只能说社会的黑暗,人心的黑暗,现在的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
     弟弟刚刚生病时,我看情况不好,便通知了家里的父亲来长沙,25号上午我父亲来到了医院,当时父亲还不知道我弟弟摔伤了,只知道生病了,看到父亲憔悴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弟弟摔伤了,怕父亲承受不了,但不告诉父亲也不行啊,当父亲知道弟弟摔伤了,急急忙忙的跑到了病房,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看到躺在床上疼痛万分的儿子,我们一家3口痛哭在一起,父亲抓住弟弟的手,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了。
     由于我们在外打工本来工资就不高,每个月还要寄钱回家给父亲治病生活,根本就没有积蓄,来医院给弟弟看病都是借的钱,更别说是昂贵的手术费了,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找到了院方,求医院先帮我弟弟治疗,医院却说医院不是福利院,没有钱怎么做手术了,做手术也不是一点钱,医院不可能出钱给你做手术,要我快想办法,借的几千快到现在已经用完了,一个外地人,在长沙也没有亲戚,我去那里借那么多手术费啊。
     大楷是25号中午,医院的医生跑到我弟弟病床前,对着我父亲说,你们交的钱用完了,没有钱就想办法把病人接走,父亲听到这话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我心里痛的跟刀割一样,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医生说出来的话,医生一个神圣的职业,一句话,没有钱就走人,心里有了从来没有过的火,真想跟这个没有一点良心,没有一点医德的人同归于尽,放声大骂起来,跟医院吵了起来,看到我大闹了起来,医生坐在办公室一句话也不说了,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了,还是怎么拉,实在没有办法报了警,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警察一来就说我的不是,说你弟弟在医院治病摔伤了跟医院有什么关系,医院有什么责任,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冷了,天地良心,这个社会怎么拉,社会的黑暗,人心的黑暗,难道这个社会只有钱了,没有良心了吗?
     跟医院闹过后,无助的我冷静了,一个年老体弱的父亲,一个躺在床上伤情严重的弟弟,我是这个家唯一能站起来的人,我必须振作起来,叫来在长沙的朋友帮我想想办法,由于国庆将到,医院怕事情闹大,报了警来了20几个警察,说我是聚众闹事,要把我和我朋友们当是黑社会势力抓走,实在没有办法我跟警察去了派出所,说了事情经过,做了笔录,在警察的调解下,医院才勉强答应先帮我弟弟治疗,要我去准备钱。
     第2天医院将我弟弟转到了骨科,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我又要照顾弟弟,没有时间照顾父亲,怕父亲身体出问题,万般无奈只有叫父亲回老家治病,我一个人来照顾弟弟,安排了父亲回家,我便找到了骨科医生,咨询弟弟的伤情,医生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准备钱做手术了,我把我的经济条件告诉了医生,现在跟本拿不出那么多的手术费,不上班生活费都成问题了,好心的医生那出了两百元钱给我,告诉我饭还是要吃的,慢慢想办法,当时我真的哭出来了,同样在一个医院,同样是医生,良心的差别怎么那么大,万分感谢这为好心的医生,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医生告诉我,我弟弟现在的伤情不能做手术,等外伤好了在想办法,我也只能听医生的安排,我一边到处借钱,一边照顾弟弟,从弟弟摔伤连续5天我只休息了不到5个小时,实在是身体承受不了拉,只好叫朋友请假来帮我照顾下弟弟,朋友来了我还是怕照顾不好,怎么也睡不稳,十几天的煎熬,弟弟的外伤好的差不多了,伤口好了,我心急了,医院却没有跟我弟弟做手术的意思,一下子我都懂了,没有钱,我只好找到医生求医生帮忙跟我弟弟做手术,医生也知道我没有钱,就告诉我实在拿不出钱做手术就只能靠病人自己养了,自己长骨头,等以后再想办法了,大家都知道粉碎性骨折如果不及时做手术,后果是什么,最好的结果是病人能勉强行走,走路脚还会很痛,如果骨头坏死,肌肉萎缩,病人就只能跟轮椅或躺在床上过一生了,我弟弟今年才23岁,一个冲满着美好未来的男孩就这样。。。。。。。
     我天天到处借钱,到处求人,我一个外地人能借到多少了,基本能维持我跟弟弟的生活,连给弟弟买营养品都没有钱,我只能少吃点,给弟弟买点牛奶,水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在网上发贴求助,刚好我的博客被个好心的北京消费日报报社的记者看到了,向医院发来了采访信件,医院怕事情公开,对医院带来不好的影响,找到了我要我向报社澄清,答应跟我弟弟做手术,我只好跟报社打了电话,等着医院给弟弟做手术。
     10月13号医院安排我弟弟做右脚左边的一处骨折手术,当我把我弟弟送到手术室前,医生告诉我,因为很多原因不能全身麻醉,只能右脚局部麻醉,如果只局部麻醉,一定很痛,我告诉弟弟好不容易医院答应做手术,坚强点,忍着点,手术做了就好了,弟弟哭了,为了弟弟的将来我只能答应了。
     当我弟弟忍着万般疼痛做完了几个小时的手术后,医生却告诉我钢钉固定手术没做成,只做了碎骨愈合手术,看到我弟弟发白的脸,疼痛难忍的样子,我的心再一次痛了,我跟弟弟都哭了,忍着痛我把弟弟接到了病床,看着弟弟,看着他疼痛难忍的样子,做哥哥的却无能为力,真想一死了之,但看着坚强的弟弟,想到家里还有病倒在床上需要我照顾的父亲,我只能将痛藏在心里,将泪吞进肚里。忍着痛我找了医生问我弟弟的伤改怎么办,医生却说现在手术也做了,只能靠病人自己慢慢养了,当我问到其他几个地方的手术的时候,医生告诉我那几个地方不用做手术,慢慢能养好,只是时间很长,让骨头慢慢长好,右脚的话就要看骨头将来长成什么样了,还要骨头不坏死,并却医生说有可能会坏死,谁也说不准,要慢慢观察,两个月照片一次,看情况治疗,我知道其实还是因为医院不想负这个责任,我又拿不出做手术的钱来,医院就用了这个方法。无助的我能怎么办了,跟本拿不钱来。我又去找院方要院方帮忙,院方告诉我现在已经给你弟弟做手术了,还要怎么办。 我终于明白了,那有手术做完了说手术不能做,一却都是在敷衍我,说出去是做了手术,其实了????????
     我一边借钱维持我跟弟弟的生活,一边找政府求助,但现在的社会我一个弱视群体,谁会来帮我了,谁会站出来帮我说说话了,都是你推我,我推你,没有人管,我无奈也只能在医院拖着。
    10月22号,医院给我弟弟做手术的伤口拆线了,通知我医院已经没有什么治疗了,要我带弟弟出院,回家养伤,伤口刚刚拆线,两只脚还不能动,腰部骨折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叫我怎么出院了,老家离长沙又那么远,叫我怎么把弟弟接回家了,吃饭的钱都没有了要我出院怎么办了,我只的找到了院方要个说话,医院4个人4张嘴说我一个人说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并说这见事医院没有任何责任,不可能给我赔偿,最多出于好心给我几白千把块,
     这一个月来,我想尽了一却能想的办法,能借的都借了,能求的都求了,已经负债累累,这个月的后十几天因为实在没有钱了,我只得每顿饭去医院的食堂打一份6元的快餐,让弟弟吃完了,剩下的我就吃,食堂的菜基本都有辣椒,我弟弟有伤不能吃,我只好用开水把菜洗了给弟弟吃,开水洗了菜也没有什么味道,弟弟又不吃,每天吃一点点,两条腿因为脚伤,营养也跟不上瘦的成皮包骨了,我不上班就没有一分钱的收入,父亲也病倒在床了,没有人照顾,弟弟的伤还不知道要多钱治疗,如果残废了以后生活该怎么办了。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医院又要我们出院,要把我们逼上绝路了,
     我知道这件事只能通过法律才能解决了,我发誓一定要把医院告上法院,让法律为我弟弟主持这个公道,为了我弟弟为了这个破碎的家我就是死也要讨个公道。我也知道上法院要不少的钱,请律师也要很多钱,再加上这个社会的黑暗,人心的黑暗,这场官司很艰难。但我相信这个社会好心人一定还是比没有良心的人要多,一定有个主持公道的地方,
     一个多年劳累。体弱多病的父亲,一个曾经帅气阳光,现在却将要跟轮椅或躺在床上过完一生的老实男孩,一对从小就没有了母爱的苦命兄弟向社会上好心的人们求助,求好心人能帮帮我们,能为我们说说话,那怕是一块钱对我们这个破碎的家都是万般的大恩,我们都会万分感谢!永生不忘!求大家帮帮我,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本人上述此事绝对属实,我跟弟弟现在还在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一医院住院部一楼一病区36号床,如有不实我钟广烛不的好死,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好心的网友们如果有认识的记者,把电话留给我,万分感谢!请好心的网友们帮我在网上顶下人气http://bbs.service.sina.com.cn/platform/?uid=1657270531 万分感谢!
    http://you.video.sina.com.cn/qiouzhuhaoxinren 当时的视频 请大家看看
     求助人;钟广烛 王本立
     求助电话;13187057689
     求助QQ;31339521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大海归博士跳楼自杀续:学校讣告称其因病坠楼 
  • 福州仓山国土局一干部坠楼身亡
  • 安庆市商务局局长周新在市委综合办公楼坠楼身亡(图)
  • 安庆商务局长坠楼死亡续:压力过大而自杀
  • 花季少女坠楼身亡 江西警方置之不理(图)
  • 珠海一回族女生坠楼身亡 惊动多个部门
  • 北大研究生坠楼身亡续:曾带母上学品学兼优
  • 华农退休副教授家中遇害 女婿案发后坠楼身亡
  • 追综报导:坠楼男孩因廷误治疗可能成植物人(图)
  • 公安抓赌两男突坠楼亡 家属质疑(图片血腥请慎入)(图)
  • 公安抓赌两人坠楼身亡 家属质疑警方移尸灭迹
  • 湖州市副市长倪玲妹5月2日凌晨坠楼(图)
  • 浙江女副市长坠楼续:其夫受调查
  • 男生卧轨轻生被救回学校后坠楼身亡
  • 女副市长坠楼前曾与丈夫争吵(图)
  • 浙湖州女副市长坠楼身亡续:当晚夫妻发生过争执
  • 湖州女副市长坠楼前曾与丈夫争吵 (图)
  • 浙江湖州女副市长坠楼身亡死因调查中
  • 杀人疑犯坠楼身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