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范燕琼女儿写给妈妈的信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林静怡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号,周六。晴。我永远想不到,那天之后我便再也没能见到妈妈。 (博讯 boxun.com)

    
     二十九号,我接到妈妈的电话,说出差顺道在福州呆上两天,让我们母女俩聚聚。在家我是个特别依恋妈妈的孩子,虽然在福州念大学,但一有时间就会回家。妈妈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平常很少陪我逛街,因为她走一段路腿就受不了。因为学习需要,妈妈给我买了一个mp4,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我已经心满意足。妈妈平时生活上总是很节俭,但是对他人却慷慨相助。若在街上遇到残疾的乞讨者,妈妈总是会过去给他们五块十块的。家里客厅墙上的一张水牛钢笔画,也是妈妈在街上从一个残疾人那买来的,二十块。我觉得贵了,妈妈却说,小伙子身残志不残,比那些四肢健全却游手好闲甚至去偷窃犯罪的人强多了,我们应该要给他肯定和帮助,虽然我们家经济条件也不太好,能做一点是一点。
    
     妈妈对我的教导还言犹在耳,她自己却身陷囹圄至今已四个多月。
    
     其实在此之前,妈妈就曾多次和我说过,要是哪天她“进去了”,要我好好照顾自己。每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特别反感,也常常因为妈妈出差,暂时联系不上而焦急万分。甚至自己胡思乱想最后嚎啕大哭。
    
     我没有想到的是,一语成谶,来的如此之快。
    
     六月二十五号晚上,和妈妈通过最后一通电话,在得知妈妈一切安好后,安稳的睡去了。哪想噩梦这么快就降临到我的身上。
    
     之后我的生活彻底陷入一片混乱,至今已经五个多月没能见到妈妈。妈妈寄出来的信,一封也没能收到。从小到大,没有和妈妈分别过这么长的时间,每天对于我来说,都是度日如年。暑假回到家,熟悉有余,却已温馨不再。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妈妈出事后,几乎每天都有曾经受妈妈帮助的人打电话来询问情况,表示慰问,给我帮助以及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湖北的烈士母亲方阿姨,武夷山的毛叔叔,连江的黄叔叔,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我曾埋怨过妈妈为了追求社会的正义而弃自己家人不顾,而且妈妈的身体并不好,更何况在这个社会追求正义公平需要多大的勇气,担当多大的风险。可是每当有求助的电话打来或是蒙受冤屈的人登门求助,妈妈总是义不容辞的去帮助他们,而今自己却遭薏苡之谤,身陷囹圄。律师告诉我,每次会见妈妈都坐着轮椅或是要人背出来。
    
     国庆的时候舍友都回家了,我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宿舍,想着妈妈在里面过的好不好,衣服够不够。挂念着妈妈在二看双腿再度瘫痪,却连帮她好好按摩一下都做不到。想到这里,又是止不住的泪流。我多想能在妈妈身边帮她好好按摩按摩双腿,减轻她的痛苦,心有余却力不足。
    
     妈妈,何时才能和你见上一面?如果可以的话,我愿付出我的所有,来换你的健康和自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范燕琼:武夷山当局威胁我(图)
  • 福建网贴案:当局安排律师会见范燕琼背后的诡异
  • 福州贴案受害网友范燕琼两度住院治疗 当局仍拒绝其保外就医申请
  • 福州市马尾区检察院对范燕琼等起诉书
  • 福州范燕琼等“诬告陷害”案检察院起诉书
  • 福州马尾区检察院阻挠林忠律师代理范燕琼案
  • 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案送检察院 起诉书中列举维权人士对此案声援
  • 福建严晓玲贴案移送至检察院 当事人范燕琼病情危急
  • 福建范燕琼等人“涉嫌诬告陷害”案移送检察院
  • 福建闽清严晓玲病历曝光 代书人范燕琼保外就医申请遭拒(图)
  • 范燕琼病情严重 呼吁当局尽快批准保外就医
  • 律师会见病中的范燕琼
  • 福建贴案律师再次提交《法律意见书》 要求无罪开释范燕琼等三人
  • 福州警方拒绝律师会见范燕琼 病倒不能取保候审?
  • 福州当局:停止对范燕琼等人的“诬告陷害”(严晓玲被轮奸致死案)
  •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被以涉嫌“诬告陷害”逮捕
  • 福建当局在范燕琼等五位网民“诽谤案”上还要错多久?
  • 身陷严晓玲轮奸致死“诽谤案”的范燕琼身体状况恶化 律师建议当局吸取山东曹县的教训
  • 严晓玲轮奸致死案:范燕琼被抓27天后才得到拘留证(图)
  • 福建网民范燕琼女儿陈述其母被警方非法拘押的全过程/(严晓玲案)
  • 范燕琼:干预黑恶审判,唤起正义力量
  • 范燕琼:武夷山有关当局威胁我
  • 范燕琼:一个中国公民的自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