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今天中国广东省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31日 来稿)
    
    每年到两会、节日或重要日子都享受广东 “公安” 土匪般的中国特色优厚待遇!
     (博讯 boxun.com)

    被害人:谢寿强在中共两会前几天与家人说:"我去广州二三天就回来".可是已过了二十多天仍没见回家,依中共的常年规矩,在两会期间必须秘密绑架受害人:谢寿强,家人到处找.过一些日子就用车运到无人的地方丢在路边.....
    
    政府对危险社会公共设施管理不当,致我家两个几岁小孩至命案,为反贪官,因此上访! 它们打击报复:
    
    养猪场被负枪实弹的几十全副武装的政府等人员抢 !今天退万步适当赔偿损失,要求恢复养猪场正常生产他们仍不给我们活路!
    
    2007年5月又丧尽天良破坏我农场公路,使我农场无法正常生产造成损失,赔偿我损失15万元,赔偿这次被绑架我给精神、身体伤害造成损失50万元!
    
    因此每年到二会、五一、十一、元旦、春节、国家重要日子都享受广东这帮“土匪”的中国社会主义的优厚待遇!!我经常受拘禁、拘留、劳教等等家常便饭!!
    
    贪污谋财害命的广东东莞黑官不但在前年省调查时吼吓要杀我全家!今天北京来人调查威胁要把我送到黑龙江劳改!!
    
    贪污谋财害命的广东东莞黑官去年省调查时吼吓要杀我全家!今天北京来人调查威胁要把我送到黑龙江劳改!
    
    2008年7月30日又次被他们绑架,要求给予我给精神、身体伤害损失赔偿50万元!事实如下:
    
    2008年7月30日,凤岗公安分局跟一帮不明身份的人组成绑架团伙.30日晚上在广州市天河区西坑勤业酒店,这帮绑架团伙伙窜通西坑派出所,以查户口为了由,把我绑架.第二天我要到公安厅找张永强副厅长的。公安厅长大接访的是张永强副厅长接见我。原本是31日早上到公安厅把他们贪污、杀人的材料呈上的,可万万没想到被绑架团伙追上。带队的是凤岗保安公司经理——邓岳新,天堂村副主任——魏伟强。还有凤岗公安分局、派出所的人参加。
    
    绑架团伙把我押车从广州高速公路一直到东莞塘厦大平村高速公路出口,又把我推上另一辆绑架车辆。他们把我推上那辆车的时强行用黑布袋罩在我的头上,把我绑架到凤岗镇保安公司刑警队最后一幢楼的楼地下底层。绑架时间长达25天。这个房没有厕所,没有洗手间。一天24小时都用黑布袋罩着我的头,不准我见任何人。
    
    这团伙从2006年12月25日开始绑架我,第一次绑架的时间是4天。指挥绑架的是省监察厅、市监察厅、凤岗监察厅部门、凤岗公安分局、派出所、镇政府。
    
    这帮绑架团伙又于08年1月31日叫我到凤岗派出所,说是我再告这帮贪官的话就叫我到大西北坐牢,没命回来。这次绑架也是这一伙人指挥的。
    
    2004年12月8日省委书记张德阳江亲自接见后,工作组是2004年12月11日到了我家。当时广东省纪委、监察厅杨伟厅长对我说:“这个案办完之后,省委每年都要派人下来看我一次。一是看当地政府是否有打击、报复行为;二是看我有什么困难协商解决。但是这么多年来,上面没有一个真正的人下来帮过我解决困难。
    
    这次绑架,那些打手说我两天时间就没命了,我三天三夜没给我吃饭、喝水。在第三个晚上,他们五个人强逼我喝水,我就把套在头上黑布袋拉开,所以看清了帮冒充“省委和***工作组”的竟是骗人的,他们这些人都是没有身份,没有证件的。绑架我在一个星期以后,我就问省监察厅的,问他是不是杨常伟长期绑架我?还是梁厅长指挥绑架我?后来这个所谓的省工作组就莫名失踪了。凤岗公安分局、凤岗派出所,长期以来冒充省委、省政府来打击报复,凶残绑架我。在这25天的时间里,他们叫这些打手,狠狠地使用暴力,拳打脚踢,特别是最后的十天时间,他们每天都逼我不要告这帮贪官、杀人案。要是我不答应,就打死为止。我在无奈之下就答应了他们。
    
    在2008年8月24日最后一天,还叫我写下保证书。一不能到省委各部门上访;二不能到中央各部门上访;三有事要解决就到当地政府部门,到外市也要当地政府部门报告。如果再到省、中央上访,他们就会以冲出信访部门抓我去坐牢。这个案件从2004年12月8日,省委书记接见就亲自答复所有事情都帮我办好了。可一直到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办。2005年,******把我这个案子批到广东省委重办,广东省委,常委开会讨论:最后讨论结果是由东莞市政府重办。但东莞市信访局黎副局长说:他们绝对不办此案。”请问:广东省,有谁的权力比省委常委集体决定的权力大?***最高领导批示下来,也可以不了了之。广东省只有黄华华省长的势力“最大”,只有他才能对抗原省委书记:张德江指示。故这次受绑架有命回来,他们是看在张德江副副总理的份上,他们这次把我的命留下来了,如果要是下次绑架的话,我就没有这么好命了。这帮土匪明说:“共产党就是这么黑了”。
    
    他们联合起来发贪污、绑架、杀人执照。参与这次事件人员:
    告:凤岗镇政府党委书记任焕林;
    告:凤岗镇政府:朱国华,凤岗镇公安分局局长:邓金祥;
    分局副局长郑年芬,李红;
    派出所所长:王东亮、副所长:张国清;
    凤岗保安公司经理邓岳新;
    凤岗镇政府张庭峰;党政办公室:邓主任、
    凤岗监察:杨*明副主任,他们多人窜通一起,打击报复,发绑架、贪污、杀人执照。他们指示这些冒充“***工作组”,所以凤岗公安分局,镇政府。
    他们目无思潮起法公然说:“这个案就没人管有省委书记接见你又怎么样?***最高层批下来又怎么磁?有人敢跟你胃吗?”敬望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张德江副总理,省委书记汪洋帮我讨回公道,对我们死去的两个小孩讨回公道,还法律的公正!
    ---------------------------------------------------------------------
    尊敬的胡主席:
    
    申诉事实如下:
    
    危险社会公共设施管理不当,致我家两个几岁小孩至命案,为反贪官,因此上访! 它们打击报复:
    
    养猪场被负枪实弹的几十全副武装的政府等人员抢 !今天退万步适当赔偿损失,要求恢复养猪场正常生产他们仍不给我们活路!
    
    2007年5月又丧尽天良破坏我农场公路,使我农场无法正常生产造成损失,赔偿我损失15万元,赔偿这次被绑架我给精神、身体伤害造成损失50万元!
    
    因此每年到二会、五一、十一、元旦、春节、国家重要日子都享受广东这帮“土匪”的中国社会主义的优厚待遇!!我经常受拘禁、拘留、劳教等等家常便饭!!
    
    贪污谋财害命的广东东莞黑官不但在前年省调查时吼吓要杀我全家!今天北京来人调查威胁要把我送到黑龙江劳改!!
    
    贪污谋财害命的广东东莞黑官去年省调查时吼吓要杀我全家!今天北京来人调查威胁要把我送到黑龙江劳改!
    
    东莞贪官权钱利交易,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利欲熏心共产。东莞市委书记刘志根、市纪委书记刘双福、政法委书记、凤岗镇委书记任炳林、凤岗镇长朱国华比黑社会的老大黑十倍,专办冤假错案的专家,它们保护贪官、保护杀人犯,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纪委、市监察成为办假案专家,专门保贪官、保护杀人犯放在治第一位。这就是中国、东莞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变成喝血黑社会)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脉,东莞大小贪官滥用职权,将农民寺地,采用暗箱操作,变成“国家”土地,损人利已,掠夺抢农民的土地,变成私有财产,党的党纪国法在那里?民主法治在那里?民主法治和谐社会的青天在那里?盼望胡主席、温总理恳求为维权上访农民主持公道!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大小官员都是不说理不说法无法无天!这就是新莞人?
    
    我叫谢寿祥,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人,现向国际社会反映我因维权被凤岗镇政府伙同凤岗公安局为保护自己的乌纱帽,采取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卑鄙手段将我儿子和外甥杀害后,又违法劳教我一年,并扬言:再告我灭我全家,现我的处境非常危险,敬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2006年12月25日,谢寿祥被东莞市凤岗镇政府伙同凤岗公安局凌架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侵犯人权欺骗我到凤岗镇政府信访办谎称给我解决问题为借口(在我没去之前已请好了一大帮打手),该凤岗镇政府领导(不知名)为首的跟打手们说:“不听话就往死里打,打死都没得告………”这些打手全是外边请来的,将我绑架到凤岗公安局巡警队4天4夜,期间锁上重达30公斤脚镣,白天晚上不准睡觉,凤岗公安局带了一大帮打手脱光我衣裤,对我实施惨无人道的残酷毒打长达4达4认夜,在严寒的冬天企图将我冻死及打死后伪造冻死的假像,由于我经常积德行善在严寒的冬天里有神在保佑着我才得到今生,凤岗公安局明令告诉我说:“告贪官、告杀人犯就是告凤岗公安局、告凤岗镇政府”,再告就杀你全家,此恶性贪污、杀人案件在广东省委张德江书记接见我后,不但没得解决,反而遭到长期的打击报复、迫害,广东省纪委监察厅杨常伟厅长亲自带工作组下到东莞了解毒(督)办此案,不但没有办理,反而与凤岗镇政府的贪污、死人者同流合污,以整个东莞市都是都是这样(贪官太普通了)为由,为凤岗镇政府颁发贪污、杀人营业执照。这个贪污、杀人营业执照是广东省委张德江书记、还是广东省政府黄华华省长颁发的???中国清朝最大的贪官和坤也不敢说贪污、杀人不犯法,没有想到在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公开贪污、杀人却不犯法,东莞开了人类之首,世界之最,东莞的钱从何来,掠夺老百姓的土地而来!失去我们珍惜的土地和宝贵生命,我恳请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高度关注中国人民悲惨的人权状况!
    
    2004年12月8日上午8时,谢寿祥在广东省委面见省委书记张德江时,要求张书记处理凤岗公安分局和天堂围派出所所长,伪造现场,杀我儿子和外甥以及天堂围村村官特大贪污恶性凶杀案,当时张书记说:“马上派人处理”。
    在张书记批示下,于2004年12月11日14时30分左右,由省纪委、监察厅“杨厅长”、省信访局“梁局长”、东莞市纪委书记组成的工作组到谢寿祥家。他们说:“张书记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不管涉及到谁都要处理”。当时惊动了整个凤岗镇。
    
    2004年12月20日左右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和前东莞市委书记李近围来到东莞市。东莞市这帮大贪官的救星来了,他们无法无天,由省纪委杨厅长和梁局长一起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和市纪委书记等人及凤山岗镇党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共同策划勾结办理惊天动地的冤案,现事实如下:
    
    我村原村委书记“陈路通”表面家产(3仟多万元)厂房和住宅楼竟有30多幢,其它的村官,表面家产也有(仟万元)家产来计算。杨厅长却说:“共产党允许一些人(贪污)先富起来为由来保护这批贪污犯”。试问小小的一个村官,却拥有如此之最的家产。凤岗公安局说:“他们财产是奖金来的”。而老百姓一个月才60元生活费,试问一个小小的村官应该有多少奖金和工资呢?而他们的工资和奖金却比美国总统还高出十几倍之多?创下了世界之最!
    
    原该村委卖给发展商的土地,按规定三通一平,水通、路通、电通、地要平。但是这一批贪官却把排水沟工程也算到村委的开支(附:经查其中有一单排水沟工程是企业自建的46万元,但以村公款支付)。
    
    原村委卖地以每平方米5元拿回扣。其中一笔,南部厂卖地3200平方米,原本回扣是16万元,但弄虚作假变成了46万元(事实贪污了30万元),工作组说:“找不到证人来证实,就不了了之”。又其中一个排水沟建设,水沟用石方底宽1米×面宽0.8米×高2米。而“专家”虚假计算却要8立方米,来夸大工程款。凤岗分局在天堂围建的治安楼的工程,天堂围村应负责138226.5元。该工程是由该村民陈文兴所承包,但他们弄虚作假,却变成姚伟光工程,夸大工程款47万元。
    
    老虎山路面工程、两边彻水沟(另附),路面东方红推土机一天的工程当时的价格约800元,作假帐22万元,省工作组说:“有这项工程付款多少,工作组管不了。”
    
    原村委书记陈路通把我们村46亩水田换成坟地,不但欠2950平方米,而且还花费一大笔迁旧坟墓款,至今我们村还要交46亩公粮。省工作组说:“将这个荒山换回来马上开发,所以欠2950平方米不要,但是现在仍是荒山。”
    
    谢福堂(原村副主任)是用钱买的官,将天堂围火车站乌嶄岭耕地46亩私卖给石马村民,东莞市政府以“边界争议”为由将这块耕地判给予石马村(这块耕地有我们村的公路和我们村46亩水田围着,东莞市政府不公正以“边界争议”将乌嶄岭耕地46亩处理给石马村),实际上就是以强权包庇谢福堂私卖土地的贪赃枉法行为。
    
    天堂围加油承包款38000元/年×30年合同=114万元。陈路通私自毁灭合同,每年应交承包款不知所踪。应交的十多年承包款至今未交,工作组说:“还未到承包期满30年”。反而工作组说:“我们告的不事实……”纯属颠倒黑白。
    凤岗镇政府征收天堂围村(200)亩土地,按国家征地规定补偿75000元/亩×200亩=1500万元。但广东省检察院和市检察院查镇的付帐时,他们只付子265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和青苗补偿款。另外该村200亩土地其中的45000平方米已卖给发展商,镇政府领导说:“这295万元已赔给发展商了。”但现在工作组说:“这295万元已付给村委会了。”但省检察院和市检察院在镇政府财务帐时并没有查到这笔款。2000年工作组查帐时候也没有查到这笔款,但村委弄虚作假又补了45000平方米给发展商了(工作组实际以强权包庇他们贪污作假帐)。
    2005年3月18日工作组说:“天堂围环卫所每年收入才20万元,”但1997年在报户口需要每人每年交纳30元卫生管理费,就这笔收入就有50多万元。治安队收城乡建设费80多万元也没有进帐,天堂围水厂十几年来才上交了120多万元,(附:水厂天供1万立方水,每立方水2.3元,按计算每天就入2万多元,水厂开支每天电费开支3千元,原料每天6百元,但工作组说:“原料太贵了所以亏本,水厂一笔亏空6千万元”,工作组包庇他们做假帐)。
    
    我为了集体的利益,向上级政府反映上述事实,于2000年11月27日凤岗公安分局局长罗运来以“我有确凿证据告贪污是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打击报复,捏造罪名,虚构事实判刑我一年。后又一次一次打击报复,到2003年大贪官串通天堂围派出所所长“李泰山”伪造假现场杀死我儿子和外甥。今年8月又威胁我说:“你再告就抓你再坐十几年牢……,又于今年9月28日凤岗镇政府主要领导叫我家人到村委说:‘我有神经病’,我家人向他们要鉴定结论,他们回答说‘广东省有两家医院说:“我有神经病”,最后说:“是省领导说的”。”(今年9月20日至23日我到省委信访局要办案结果,无人敢交办案结果,也是无人敢说怎样处理,)。
    
    1999年凤岗公安局抢劫我的养猪场。当时他们说:“农民养猪赚钱是犯法的,是投机倒把。”现在工作组却说:“我私宰生猪,后又扬言:“我养的猪有病,”(附:当时检疫部门并没有检查出我的生猪有任何毛病。)即是生猪有病也是由检疫部门来处理,并不是由公安局和政府拿着枪来抢我的生猪。计划生育超生一个罚款3—5万元,超生两个罚7万元,超生三个罚款15万元,天堂围村总共有几十人超生,这笔罚款是以百万元来计算,另外还有没到年龄结婚的和不到间隔时等都要罚款1万元,就单纯这笔款也有几十万元,计划生育的总罚款应有二百多万元,但工作组只说才20多万元,连一个超生三个的罚款都不够,工作组为包庇他们的违法行为而颠倒黑白。上述所例举只是工作组办假案的“冰山一角”。 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的权益,维护法律尊严,要求中央派工作组调查解决!
    
    按规定东莞市处理过后,我认为不合理,依规定应由省委工作组直接处理,省委8人的工作组从2005年1月7日来我镇露面两天,只接见我家人,后来就不知踪影。却又变成了东莞市办假案的“专家“来办理,也不能公开,他们说了就算,他们就代表法律。希望中央领导派专案组公开和天堂围村民一起来核实做假帐、做假合同和所有卖地款项的去向真相。还天堂围全村村民和反贪污的维权人士谢寿祥和惨死的儿子及外甥一个公道说话吧!!
    
    公安部和最高检察院都说:“不是他们办理的案”。这个案到底是归哪个部门办?是否要到联合国去办?请中央领导批办。
    
    广东省纪委书记黄华园践踏法律,利用职权包袒护犯罪分子监察厅杨厅长,举报中心刘主任,省委信访局梁局长、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组成大帮办假案专家,保护大贪官,保护杀人犯。使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亲自接见批示办的冤案不能伸冤!大贪官朱迭华村委书记在他们的保护下,贪污更加是猖狂,打击报复更是嚣张气焰,害我家破人亡。
    
    天堂围村委的天湖水厂与居民区相连,属于非常危险设施不但没有“危险警示”,也没有安全防护措施。2003年8月29日下午1点水厂值班人员严重失职,打开大门离开工作岗位,导致我儿子和外甥俩儿童在水坝上滑落水中,其负有严重的失职渎职责任!
    
    事故发生后,有七位群众现场目击案发经过,`有4位群众跑到案发现场下水救人,并叫水厂工作人员报警110,天堂围派出所一个民警到达现场后,民工要求公安人员用鱼网打捞二个小孩,其不但不组织救人,反而将现场救人的民工撤走。还故意弄虚作假将出事水位深1.2米至1.5米的现场移离案发现场30多米远,水深6米处伪造第二现场,更为恶劣是镇政府党委书记组织救援联合小组站在水坝上没有任何举措,见死不救,不派人下水打捞。110六个民警到伪造的第二现场下水半小时就急勿勿扔下不管走了。在长达二十多个小时里他们无动于衷,最后我的两个哥哥和堂弟才把两小孩打捞上来,由于两个孩子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援而死亡!因为受害者谢寿祥上访维权是导致打击报复的阴谋恶性谋杀其儿子及外甥的悲剧发生的根源,其手段卑鄙无耻罪大恶极创下世界之最!
    在水深只有1.2米到1.5米面积只有二十多平方米的地方却死去两个儿童,孩子在水下二十多个小时迟迟得不到救助,其原因是1999年因公安分局组织十多人手拿冲锋枪抢我的养猪场被我控告到省委,后又因村里的问题,村民要求我回村联合反腐败维权,控告村委会集体的几亿元财产去向不明及村民的土地价值七千万元被村官霸占等问题。他们恨之入骨,因此他们到达现场时知道是我家人,故意不予救助,故意伪造现场。其犯故意杀人罪!
    
    更为严重的是:两个无辜孩子生命换给他们发财机会,村里就此事因公安人员能够配合伪造现场,串通勾结有功,给派出所奖励日本三棱吉普车一部,所长李泰山为掩人耳目将派出所原有的三棱日吉开回家自用(47万元)。其利欲熏心发死人财,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2004年12月8日上午8时到省委上访,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张德江接见了我,对我反映的问题当面答复:“所有问题都帮你处理好”,且给路费叫我放心回家。但是至今我所反映的问题一点还未得到解决。反过来他们打击报复我,威胁我说:“你还要告就要抓你坐十几年牢,最近又造谣我有“精神病”,想达到陷害我的目的。
    
    综上所述,对凤岗公安分局、凤岗镇政府、天堂围村委的所作所为,我要求如下:(1)、凤岗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打击报复,见死不救,导致我儿子和外甥俩儿童失去生命有直接关系,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2)、天堂围派出所所长李泰山串通大贪官伪造现场借刀杀死我儿子和外甥俩儿童有直接关系,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3)、天堂围村委对水厂管理严重失职,造成我儿子和外甥失去生命,应负法律责任。
    
    广东省省委书记张德江犯渎职罪:我经多方努力于2004年12月8日上午受到广东省省委书记张德江的接访,我当时向他控告东莞市市委、市政府地方暗无天日:(1)、天湖水厂与居民区相连,属于非常危险设施不但没有“危险警示”,也没有安全防护措施。2003年8月29日下午1点水厂值班人员严重失职,打开大门离开工作岗位,导致我儿子和外甥俩儿童在水坝上滑落水中,多位群众在现场帮忙救人,并叫水厂我作人员报警110,110警察到现场后不尽职责投入抢救,而且伙同水厂离案发现场30米地方伪造第二现场,达到杀人动机和杀人不负责任的目的。导致我儿子和外甥死亡,水厂应负有场地设施管理不当和公安警察营救措施无力而造成这严重后果,应负主要责任;(2)、当地贪官利用手中权力私分、霸占集体土地、造假帐、假合同侵吞集体财产多达几个亿。广东省省委书记张德江听了我的上述控告后,就接着说:“两小孩死的事和你村地方贪污数亿元的事我马上组成工作组进行调查……。至今已二年仍未果,而逼我家破人亡。
    
    广东省省委纪委书记黄华园包庇广东省东莞市委书记李近维把东莞市变成贪污王国。
    
    广东省监察厅厅长杨常伟渎职,因其是广东省省委对我上访问题的调查组长,其不但不对我反映问题依法给予解决,而且还说:“什么邓小平说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贪污至富不是犯法的!是受法律保护的……。关于你两小孩死亡的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杀了人也不算犯法……。
    
    广东省东莞市市委书记李近维自从原广东省东莞市市委书记欧阳德贪污事件后。广东省东莞市市委书记李近维就变成东莞市最大贪官,把东莞市变成贪污王国,极力保护市委、市政府贪官当成最大工程放在第一位,市政法委、市纪委、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变成贪官的保护工具,专办假案,打击报复,使无数反腐英雄都抓去坐牢,广东省东莞市公安杀人、抢劫、绑架、保护贪官、打击报复等等,这样公安更成为黑社会土匪,贪官的保镖,省检察院、公安厅变成保护贪官杀人的工具,于2005年8月31日广东省公安厅付厅长张永强接该了解我上述问题,至今未给签复;广东省检察院对我八年来反映上述问题一百多次,该院举报中心卢科长说:“小案由当地办理,大案由中央办理,我们检察院什么也管不了“,这不是广东省检察院也成为杀人贪污的保护工具了吗?专门保护干部职务犯罪。
    
    我向广东省信访局也反映上述问题有三百多次了,从来未给一次答复,我每次去也只是填表,交表后就回答向领导把映的推辞等等不了了之。去年广东省信访局曾处长说:“依规定应给你书面答复或给处理结果,但广东省委领导不交待给答复结果。广东省信访局的贵处长(8号),如果写理由给你上中央去办理,我这个处长就不能当了。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批示组成联合工作组也是如此。广东省如今已到了坑害民、贪污腐败无法无天的地步,我告贪官八年,受到中央、省、市、镇、村腐败官僚们相互串通,对我进行打击报复,现已逼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被告村贪官朱迭华到今仍是村委书记,我为此感到非常悲哀!特别是我到北京中纪委控告,看完材料是反映中共政治局委员张德江渎职,二话不说就叫我回家。真是渎职腐败
    这些整天拿着纳税人民的钱,吃着人民饭,占着厕所(官位)吃而不拉(霸占着官位而不为人民办事)。依老百姓的话说都是饭桶官!昏官糊涂官!
    
    
    敬请国际人权委员会关注 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村民:谢寿祥
    
    电 话:0769—8775217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
  • 东莞农民对贪官恨之入骨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东莞的治安队查暂住证,无非是为了要钱
  • 给东莞公安局长得一封信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东莞严打现场直击:武警全副武装抓“三无”国民,他们是罪犯?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东莞塌楼事件:死亡人数还没搞清就结案,官员开除党籍算“严惩”
  • 东莞堵路劳工29日又去市政府抗议(视频)(图)
  • 东莞劳工百余人齐聚劳动局前,讨要加班费(图)
  • 东莞保安斩手指讨薪 专家:自残成风显法治不靖
  • 东莞长安工人堵路,有工友被警察打晕
  • 东莞规定会议主办方对新闻享有审稿权遭质疑
  • 东莞长安镇劳工镇政府门前聚集
  • 东莞20余名城管队员被训练有素的神秘人士袭击
  • 东莞一鞋厂老板失踪 村委锁600工人防闹事(图)
  • 东莞一储油罐昨发生爆炸
  • 国庆期间遭封网东莞小王将电脑砸烂
  • 东莞世博广场车底现炸弹 虚惊一场
  • 肖青山东莞电视台身挂大字报抗议违法分子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李原风
  • 广东省“公安”是土匪窝!广东东莞黑官贪污谋财害命!
  • 张清扬:东莞砂霸开六枪抗拒执法(图)
  • 共产党天下的广东东莞市贪污杀人执照再现风云!
  • 汪洋巡东莞:看到曙光天还未亮
  • 中国“性都”东莞市长:东莞舞厅还不算多
  • 东莞工厂定单回升约三成 出现民工荒
  • 60大庆之际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谢寿祥
  •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李原风
  • 东莞借读费半个学期2210元
  • 东莞市委印发网友“万言书”折射了啥?/倪洋军
  • “东莞封路”的实质是鄙穷欺弱/苏丹黑
  •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
  • 东莞市9年1月1日起禁养猪,为什么不禁卖淫?/杨红岩
  • 东莞向贫困群体派红包只是昙花一现/何必
  • 东莞近1成公务员患“病”,病从何来?/王国庆
  • 斐济籍东莞人抗议中共解除中国国籍
  • 烈士后代被东莞公安无故枪击 关押暴打受伤100多处/王直桂
  •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 华商报 东莞转移低素质人口属卸磨杀驴
  • 东莞童工:护航背后的血腥?
  • 举报 东莞市公安局不查绑架案/肖青山
  • 老粗农民:谁来揭露东莞福安流血的真相?
  • 血汗城市东莞外来工致世界劳工大众的呼吁信
  • 从东莞宇航手工艺品厂透视珠三角外来工压迫/李原风
  • 由参与05年反日示威的东莞劳工的情况分析对中国劳工运动的深远影响/李原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