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9日 转载)
    
    
     请问沪检一分院民检处候处长: (博讯 boxun.com)

    
     检察院大红印是谁都可以随意盖的吗?
    
    
    
     新闻记者依法维权,沪上一二审法院明目张胆胡裁乱判,请求“院长发现”沪一中院院长潘福仁先生不作为,就地再审发现“秃子顶上的虱子”改邪归正猴年马月;
    
     强烈不服法院裁判,华山走二道申请抗诉,沪上三级检察机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先是背离法治甘愿做法院枉法的“说客”,后来更是不顾一切做法院枉法的“帮凶”,合谋枉法、践踏公正、破坏和谐,“以国家的名义耍流氓”,通过“合法”方式,决定“不立案”,从而肆意侵害新闻记者唐士军合法权益,加深矛盾、制造裂痕--
    
     对于检察院“不立案决定”,抗诉申请人、新闻记者唐士军强烈不满,多次向沪上三级检察机关有关方面反映问题,徐汇检察院新到任的邵副检察长、沪检一分院叶青检察长秘书耿老师以及该院民检处候处长、市检察院陈旭检察长秘书魏刚老师等,均接到过本人的反映,也表示随后调查落实,做出处理,给予答复。但从6月12日开始,本人迄今没有得到上述有关方面一个合理合法、负责任的答复!
    
     尤其是,做出这个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的沪检一分院,其民检处多个办公室人员一接到电话就开始搪塞、推诿,谁都不愿负责任地听取意见,千篇一律,就是让投诉人跟具体办案的徐汇检察院联系......一般工作人员不负责,那民检处的负责人呢?按照政务信息公开,负责人电话早就应该公开,可现在就是找不到,该处接听电话的先生\士也没一个愿意告诉你。感谢叶青检察长秘书耿老师,提供了民检处候处长电话,后来候处长还不依不饶跟跟人家为提供了他这个办公电话“兴师问罪”。耿秘书提供给我的电话,并不是候处长私人电话,我反映的问题也是涉及沪检一分院有关人员不负责任严重伤害该院公信力的严重问题,候处长怎么就龙颜大怒了呢?
    
     记得国庆长假后一上班,本人几次拨打候处长电话,最后一次终于接通,随立即反映上述问题,候处长开门见山问,是不是没有立案?我说是的,您怎么知道的?他没有说,据此判断此类案件一律就此处理,为的是“维护法院的形象”。
    
     我说候处长,我接到的这个不立案决定,按照程序,徐汇检察院办案同志说由贵处审查是否立案,最后盖的是沪检一分院的大印,那么请问,作为民检处主要负责人,您了解这个案子吗?认真审查了?候处长说,我不了解你这个案子,“我们又不是只有一个处长”,随后我可以做一些调查了解;你也知道,每一个检察人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具体办案的检察人员的回答,代表的就是检察机关,不能一打电话就让我回答这个决定的对与错......
    
     我说候处长,我当然没有这样过分的要求!我只是就此不立案决定,依据现有法律事实与法律条款,指出其中的错漏与荒谬,希望领导干预--按照法律规定,检察机关依法进行独立司法检察,检察人员依法进行案件审查,而不是“和稀泥”“做说客”;如果检察人员依法独立检察,排除人为干扰,代表检察机关严格依法审查案件,依法做出处理,诉讼当事人当然不会说三道四,即使有些反映,检察机关也能依法依理予以说服。而现在的情况是,这个不立案决定虽然由徐汇检察院办理,但最后以沪检一分院的名义做出,只是它严重背离法治精神,缺少足以支撑的法理基础,是一座典型的“空中楼阁”!发现问题、纠正错误,不仅不会影响检察机关的形象,反而能够极大提升检察院的司法公信力。这个案件送到贵处,是谁经手审查的?是怎么审查的?“不立案决定书”是谁签发的?沪检一分院的大红印谁盖的?作为民检处主要负责人,本人希望候处长调查此事,并给本人一个书面答复......
    
     与候处长的这次电话,36分钟,最后因为候处长自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打进”结束通话,候处长表示随后进行调查,先了解一下。现在又过去十多天了,至今没有得到沪检一分院的答复,电话打给叶青检察长秘书耿老师,他也一肚子的委屈,不知道候处长就本人反映的问题,做了多少调查研究,但听耿秘书的火气,就知道候处长就此提供他本人办公电话,找到他“兴师问罪”喽。
    
     独立检察,背气至此,呜呼哀哉!
    
     记得今年2月27日日,二审法院谈话审理结束,办案法官杨苏独自与被上诉人“接触”,征询本人意见“要他们赔钱行不行?”我的回答是严格依法裁判,原因是对方一再表示不愿意调解嘛!临别时杨苏法官重审,维护权利不是只有一条路,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想通(同意他们赔钱)了,立即给我打电话......三个月后,羊焕发博士主持合议庭,本案是非标准来了个180°大转折,一审竟然“完全正确”喽!检察院接到抗诉申请,也是一再声称被申请人存在一系列不法行为,一二审法院的处理也存在很多瑕疵,但有着“维护法院权威”的错误出发点,最后竟然置比比皆是的错漏与舛误于不顾,出台了这个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请问候处长,检察院的做法,这是在“维护法院权威”还是沆瀣一气挥霍本来就不多的司法公信力?8月7日做出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一件涉及全家人吃饭的劳动侵权案件,本可45天即可明辨是非,如今在沪上司法领域耗时19个月,至今“乱麻一团”;检察机关的不负责任的“不立案决定”做出,迄今又是过去两个多月过去,沪检一分院不负责审查、不负责盖印的检察人员,有没有设身处地想想,假如遭遇劳动侵权的是自己,面临断炊之虞火烧眉毛,难道不急吗?连古人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一次又一次的沟通,一次又一次地反映,具体办案的下级检察机关有关方面,除了一再向抗诉申请人、新闻记者唐士军口头表示“高度重视”外,继续放任法院枉法一路走到黑,置检察机关公信力于不顾,没有一点查错纠偏的真诚与负责精神。检察院的同志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独立检察官的身份,不从严格依法办案、因而根本上着手解决问题,维护长久的社会和谐,倒是扮演居委会大妈的角色,一再表示愿意就争议双方进行协调,以解决本人及全家的生活的困难。因此,需要重审的是,本人遭遇的困难不是一般的生活困难,申请暂时性困难补助去年本人已经领受过基层政府斜土街道办社保科徐科长的冷漠,不想再看这类大爷的脸色了,饿死也不会!我要的是依法劳动获得有尊严的收入,一旦被劳动侵权,双方争议调解不果进入诉讼以后,有关法院、检察院能够依法裁定,确保双方当事人均不受不法侵害。沪检一分院现在的做派,是典型的枉法不作为甚至是胡作非为!对此,本人认为与沪检一分院领导班子尤其是叶青检察长的领导不力、无所作为关系密切。为此,本人此前已经公开建议沪检一分院检察长叶青检察长引咎辞职,建议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依法免去叶青同志检察长职务。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9/5204821.html 现在再次公开建议。主要理由如后文所述,该文早已公开,这是其中一个链接 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8/5101995.html 相信叶青检察长也已读到。为了提请检察机关尽快发现错漏,尽快依法抗诉启动再审程序,帮助沪一中院查错纠偏改正错误,重新树立司法检察机关良好形象,本人链接下面文章,欢迎知识界、法学界、新闻界方家批评指正:
    
    
    
    
    
    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
    
     ――建议沪检一分院民行不立(2009)区221号决定书赏析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民事行政检察不立案决定书
    
    唐士军:
    
     你不服(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5210号民事判决的申诉材料收悉。我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不符合立案条件(这太诡吊啦!关于本案的立案条件,按照民事诉讼法第179条,本人早已专文公开进行长篇质疑与剖析 http://bbs.view.qq.com/b-1001023925/7502.htm 并专门公开致信给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陈旭检察长 http://bbs.view.qq.com/b-1001025770/19067.htm),决定不予立案(面对这么多的“条件”,检察院一律“选择性失明”,一句“经审查认为本案不符合立案条件”,不要说让法律蒙羞、让检察院公信力丧失,就是从一分院签发“不立案决定书”的检察官的职业良心也说不过去吧?)。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院印)
    
     2009年8月7日(从6月12日受理,到8月7日函告“不立案”,不说实体是否经得起推敲,程序上的违法已是显而易见)
    
    
    
    告知函
    
    唐士军同志:
    
     你因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5210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按照有关规定,检察院接到抗诉申请,应于一个月内做出是否立案决定。这里上海检察一分院耍了个把戏,需要特别说明:本人是在向市检察院民检处咨询完后,遵嘱于6月12日向该院控告中心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及原审判决复印件,由控告中心转呈民检处受理决定是否抗诉。控告中心一位自称姓李的检察官当时接受材料登记完毕,即明确答复本人:已经受理,回去等吧。6月18日,根据管辖,市院以(2009)沪检民行申第0158号,将本人的抗诉申请批转一审法院所在地徐汇区检察院处理。奇怪的是,本人提交的明明是“抗诉申请”,市院却故意将它陈述为“信访”,既然是“信访”何来“沪检民行申第0158号”批文?该答复函又称,“如果需要咨询或办理相关事宜,可以直接与经办单位(即徐汇区检察院,本人注)信访部门联系”。本来这一抗诉案件6月12日经市检察机关受理,7月11日应该做出是否抗诉决定;退一步讲,就按书面答复的6月18日计算,7月17日应该做出是否抗诉决定。但是,检察院将“抗诉申请”偷换为“信访”,就很巧妙地躲开的这一时限限制。就这样,抗诉申请以“信访材料”形式批转到徐汇区检察院,由该院控审科登记、输入电脑、送领导审批,又是“公文旅行”20天左右,终于到了徐汇检察院民检科――由此可见,检察机关对于抗诉申请当事人的权益,轻视到何种程度!)2009年7月9日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受理,并经本院审查认为,该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9条及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抗诉案件办案规则》(以下简称《民行办案规则》)规定的提请抗诉条件,已依法做出不立案决定。现将本告知函与《民事行政检察不立案决定书》一并送达。答复如下:
    
     本院认为,作为原审原告的你诉请主张:1、农民日报社应该给付你记者证,恢复你写稿权、采访权、发稿权;2、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你月标准工资不低于3500元;3、农民日报社应该与你签订聘用合同;4、应该赔偿你精神损失以及赔礼道歉。我院认为法院根据我国现行法律依据,认为你主张的第1、3项诉请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第4项诉请未经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处理故不予处理依法有据。法院同时对农民日报社在用工当中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予以确认也依法有据,并无不当。(这就很诡吊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早就结束了,今天的人们思维怎能继续停留在“文革”状态?本案一审荒唐,所以上诉到二审,结果终审错判。既然检察机关明知本人不服二审终审判决,怎么还继续停留在一审说事儿?关于一审的这个被阉割的诉请,本人已经说过多遍,是徐汇法院为了他们的方便逼我三次改写至此,这能怪我吗?另外,一审开庭之后,本人即发现被不良法院套了进去,故立即向法庭提交了“9月19日法庭开庭审理之补充陈述”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40211.html 这个补充陈述,非常清楚地指出一审中程序与实体存在的问题,严格依法主张劳动权益。谁知办案法官“白眼狼”,涉嫌贪赃枉法、徇私枉法,根本不予理会补充陈述中反映的这些严重问题,庭审后又耗时一个多月,终于10月23日做出那份贻笑大方的错误判决。对一审的质疑与检举书早已提交二审法院,二审法官选择性失明不予理睬,终审错判之后依法抗诉,亦向检察机关办案人员提交 http://blog.china.com/u/080413/132658/200902/4472925.html 从中可见一审的胡判乱判与严重违法,何来的“依法有据”“并无不当”?按照层级划分,上海检察一分院应该审查二审判决。对此荒唐判决,本人已进行过系统剖析,请沪检一分院民检专家指教,老停止在一审算咋回事呢? http://blog.china.com/u/080413/132658/200906/4810930.html)
    
     关于你诉请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月标准工资不低于3500元的申诉,本院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请一分院检察官再仔细瞧瞧,本案是劳动争议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13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正如本人致陈旭检察长公开信中指出,检察院应该知道劳动争议案件的主要举证责任在用人单位吧?用人单位不依法举证,按照“同工同酬”原则,本人薪金支付标准的确定还会那么难吗?如果法规在那里明摆着,法官不予理睬、检察官也是,那怎能不让人怀疑检察官是“吃了人家的嘴软”呢?如此这般,检察官怎么持证上岗让当事人放放心心把案子交给你办呢?),你应对自己的主张负有提供证据的责任。你虽提供了电话录音、农民日报社的部分月工资表等证据,但你所提供的证据未能充分证明该诉请,(恰恰相反,这两份证件充分证明一审期间,农民日报社向法庭提交的本人“月基本薪1000元”系假证,他们为了将此谎撒圆可谓绞尽脑汁,现在一一被揭穿丢人现眼公信扫地免不了,如果不思悔改一条道走到黑,那就更是难保狗头的)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对方提供的有关你月工资结构的证明。(农民日报社“有关你月工资结构”,是双方议定的呢还是一方强加的呢?我一直重审的强烈异议是:2006年6月份双方就本人月薪“不低于3500元”形成协议,故此随后数月实发工资均在3500元以上,抛掉稿酬部分,基本薪均不是1000元,而是1000另好几百元不等,只有实发工资3500元等齐划一。如果不是双方议定好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始终不说实话、擅长撒谎不怕天谴的农民日报社,请给个解释吧。另外,即使这些证据“不充分”,那么退一步讲,法律规定“同工同酬”,法院对劳动者一再要求审查的请求于不顾,现在依法申请抗诉,检察院依法审查农民日报社提供的工资结构是“同工同酬”了吗?这样一个存在严重就业歧视、内外有别、厚此薄彼的“工资结构”,还需要我推翻吗?不推,它本来就已违法翻了船的呀!)故法院对你此项诉请的判决并无不当。(对于这么多的舛误错漏,检察机关还认为“并无不当”?本来,一审错误判决中几次运用“确属不当”“并无不当”掩盖用人单位的严重违法和回避应承担之法律责任,有关司法文书曝光于互联网,早已经臭名昭著了。检察机关何必选择性失明继续要以“并无不当”闻名于世呢?)
    
     根据《民行办案规则》相关规定,对于检察机关已决定不立案终止审查的民事行政申诉案件,(本案扎扎实实走过场、认认真真摆样子,程序上弯弯绕、实体上和稀泥,最后不予立案,使得检察机关由法院枉法的“说客”最终升格为法院枉法的“帮凶”,真可谓让法律蒙羞,也向社会传达出一个更加危险的信号:大家抓紧违法犯罪吧,没事儿!法院、检察院只拣软果子捏,牛皮一点的像农民日报社这样,凡是和尚顶着伞无发无天的,一律爱怎么搞怎么搞,绝不追究!)当事人再向检察机关申诉的,将不再予以重复受理审查。(“以国家的名义耍流氓”,强奸民意还不准让人家说不,而且必须喊“爽”,否则就要如何如何――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今日沪上“独立”检察的怪现状!)
    
     特此函告。
    
     二00九年八月七日(从6月12日受理,到8月7日函告“不立案”,不说实体是否经得起推敲,程序上的违法已是显而易见。上述质疑,欢迎上海检察机关做出正面回应。)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09.10.19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