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病羔羊瞬间变成母老虎,是基因改变,还是编造的故事/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8日 来稿)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09年10月17日
     段春芳被捕至今,家属和亲人没有拿到逮捕证,收到一张:沪公闵刑诉字[2009] 10845号起诉意见书。
     现家属获知,段春芳被捕前曾挨打,7月4日在杜行钲医院,右手臂拍了四张X 光片,结论为锉伤、拉伤、扭伤。这是黑道、白道流氓欧打的见证, 7月7日,由于段春芳不肯在表格上揿手印,看守所副所长用手铐“惩罚”了两天。7月8日刑队8处富全民,在段春芳没有回答任何问题的前提下,自己打印讯问(回答)笔录后,要段签名遭拒绝,继续手铐“惩罚”。 (博讯 boxun.com)

     7月4日(段春芳被捕前)曾在7月2日上午电话预约政法委书记雷志术,下午12时电话预约信访办主任谢丕宏,7月3日上午8时50分,与雷志术谈了不到1小时,雷接个电话说“有个打架事情要处理”说完就走掉了,段继续与谢丕宏谈,期间并未发生争执,下午4时段再打电话约雷,雷说“正在开会”段说‘我等你“20分钟后,警察和三名保安(共6人)进来将段从沙发上推下,反拗住段的双臂抓走了。这就是当天的真象。
    现在政腐造谣说“段春芳打警察耳光”又说“段春芳打伤了六个警察”,我说共产党及其豢养的走狗都是低能儿,他们还不服气,编故事也要编的真实一点,专门编造些羔羊吃掉大灰狼,小白兔吃掉大白象,连三岁孩童都不信的案例故事,来欺骗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
    1,段春芳电话预约政法委书记雷志术,信访办主任谢丕宏谈话,要求政腐承担侵权责任,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正当要求,雷志术,谢丕宏以谈话为名,行抓捕之实。
    2,段春芳不仅是个弱女子,还是个病女子,从来没有练过武术,没有女杨佳邓玉娇的体魄和勇气,更信奉打不还手的访民信条。
    3,共产党现在实行特务化统治,所有的党政机关、马路、小区直至社会细胞——某些家庭,都设置监控设施。政法委书记雷志术的办公楼前就有监控设施,所有作伪证的人渣们,你们敢拿出最公正的证据——段春芳打警察的录象吗?你们拿得出这种证据吗。
    4,段春芳 的伤证明了段遭到了警察流氓的欧打,他们伤天害理作孽后使用了惯用的手法——猪八戒倒打一耙。
    (1)王水珍、盛燕芬、蒋宝珍三位半老徐娘,从未练过武功,在四十几位便衣警察的重重保护之中,能将国家女干部拉下裤子欧打至伤
    (2)本人在2004年4月24日10时半,手持区长接见的路条 ,进入区政腐北大门,通过二十多名保安警卫森严的门岗(这天保安特多)进入电梯间,被保安(先是四个,后增至八人,从推搡撞击到卡
    脖子,拗手臂),拦住,坠入政腐设置的陷井,先刑拘一月,后劳教一年半。
     (3)以后的多次刑拘,二年半徒刑都是街道、警所以电话约定谈话为名进行骗捕,诱捕。诱骗不成上居室强行抓捕。
     从我的经历得知:上面领导指令办案,下面公安承办做伪证,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枉法判决,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按领导意图负责严刑逼供。
    整个过程只讲程序不需要事实,在白茅岭监狱五个多月尤其是三个月禁闭的酷刑折磨中共产党抓我的真正目的。
    1,先逼我承认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 ,(一旦阴谋得逞,继而辐射到部分访民,重现胡风反革命集团)没有得逞。
    2,后要我给他们立功的机会(指在狱中答应签订不平等协议)。同样没有得逞。
     段春芳并没有基因突变,病羔羊不可能突然变成母老虎,唯一的解释是中共故意编造的不可能的事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抓捕段春芳,给段家制造难以想象的困难的目的,就是要迫使段家有人承诺段惠民的冤死没有得到昭雪前火化尸体,是中共惯用的无赖手法。体制不改,中共不灭,像段春芳家的冤案会越来越多。打倒中共的呼声将成为越来越多的人民发自内心的吼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56天的期限是那家法律规定的/杜阳明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杜阳明:陈小明英烈二周年祭日中共政权在干什么?
  •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维权抗暴英雄杜阳明、田宝成获释,痛斥监狱酷刑!(图)
  • 中共两劳单位的产品畅销全世界/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截 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从段春芳的违法抓捕看中国访民的现状与处境/杜阳明
  • 对新疆打砸抢烧的几点疑问/杜阳明
  • 六月三日不准上信访办/杜阳明
  • 共产党己到风烛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上海冤民杜阳明
  • 京沪警察在北京争抢(搜捕)访民的动力何在/杜阳明
  • 杜阳明:我能侥幸活着出狱,就是中共最大的失败!
  • 期盼不屈的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平安出狱/许正清
  • 敬请上海冤民前往迎接毛恒风、杜阳明出狱/上海维权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四)(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三)(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