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詹荣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本人叫詹荣妹,女,54岁。户籍地址:天潼路646弄20号。2005年4月24日起,向中央有关各部门申诉与控告,在2004年7月9日9时,本人遭到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公开组织与实施非法、野蛮、暴力手段毁灭我生存住房,在现场我遭到暴力棒击下的严重伤害。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卡记载,2004年7月9日9点33分入院,已处于昏迷被抢救中。有病史记录:脑水肿、严重呼吸衰竭、底血压、肝炎、腹水、心功能衰竭等症状为证。
    这是由上海闸北区公安特警设置警戒线下,由辖区原户籍警(警号033618林云峰,现已沦落为另案刑事犯罪分子)带领上海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职工,我被他们手持凶器追逼下,只得逃到自家宅地三楼的屋顶,处于孤立无援断绝生路的境地,若向下跳当场死亡。这时张道财一伙的凶手恶意制造现场,我被逼无奈下只得将家中用于消灭蚊、蝇的敌敌畏洒在周边,目的是警示凶手停止犯罪行为。在其胁迫下,我无奈的洒剩了最后一点的敌敌畏喝入口中,愤怒的喷向凶手张道财,立即被凶手张道财棍棒猛击倒下,并殴打我当场昏死。直至2—4小时后,因有机磷渗入体内及头部的伤害才会继续处于昏迷。经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全力抢救,我从11天的昏死中苏醒,由重症监护室抢救40天,转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分院继续住院抢救,至2005年2月18日,缺乏人道是,我没有痊愈就被强制出院。总计:因伤瘫2个多月,经224天的抢救治疗才起死回生,并带有严重的后遗症强制办理出院,现在我流浪生涯至今,这是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及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勾结奸商,直接涉嫌违宪、违法、犯罪,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性!
     2009年9月25日,我向北京全国妇联组织求助:希望维护妇女的合法权利不继续遭受侵犯,恳请关心老年妇女的生活处境,呼吁其帮助我结束悲惨的流浪生涯,当谈话完毕后,却被送到北京的久敬庄接济站。同月26日12时10分,我被送到上海市府村路的接济站,13时左右又被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信访科的蔡国平等5人接出该接济站,在违背个人的意愿下,以强制措施将我劫入沪b:63737面包车内,该车上共有8男2女看管者,强行送至苏州西山的农户家三楼,我就这样遭到非法拘禁。还有同街道的金婉珍,她于24日已被非法拘禁在此。(看管者共8男4女12人,非法拘禁着3个女的)。 (博讯 boxun.com)

    所谓的“近水楼农家乐”,这是没有营业资质的黑店。仅是苏州西山农户的三口之家,“老板”一人要担负起15位“客户”的饮食起居。这位“老板”特别会精打细算,白天无热水供给,晚饭后才供应几小时的热水,家里不备冷藏的冰箱,也不饲养家畜。一日三餐不可能烧出适当量数,他将每顿剩余米饭积聚起来,作为第二天早晨稀饭的原材料,其中的馊饭也不怕人吃了食物中毒。一面是农村没有营业资质与卫生条件开设的黑店,另一面因非法拘禁人员,有权故意在降低成本,双方都在追求共同利益的最大化,却对被非法拘禁者的饥饿也就不当一回事了。
以下发生的记实更能说明问题。

    27日中午,大家吃了一会儿饭,就出现了盆底朝天(7、8两的韭蔡要分成二盆,14—15人分成二桌),饭后我向“老板”提议:“你是看钱提供菜势,但最起码提供的菜的数量要合理些……”。蔡国民回答:“吴志明(上海市政法委书记)的规定,是给你们吃盒饭的,现在我们已经把桌饭吃你们了,不满足去找吴志明讲”……。
    28日,早晨醒来我的腰痛得难起床了,走路都成了问题,连牙齿也不能刷。林林(监管人)见了立即拿出自备的伤膏药给我贴上后,经过2小时左右的活动,勉强从三楼到楼下去吃早饭。真没想到今天的稀饭比昨天馊味更浓了,桌上只有:咸辣椒、咸老姜、辣榨蔡,我无奈地吃了一点,只得向蔡国平提出:“在上海的早饭只要2—3元,不但能吃饱也能吃得舒服,一碗豆浆两只大饼、馒头等,稀饭最起码是用米烧成,绝不可能用变质而含有馊味的饭,烧成稀饭给我们吃”。……
    为了自己的健康,我再次向“老板”提出:“希望明天的稀饭要用米烧成,如果你认为用米烧成稀饭,他们给你的钱不够用,我愿意承担部分买米的钱……,要用米烧成的稀饭,这是最起码合理的健康的饮食需要……”。蔡国民在场,立即变脸色用语言羞辱我,我据理力争:“我有权力要求提供最基本的合乎情理的伙食,监狱里都允许购买合理的食品……,我在这里住了二天,睡这里的床是自备了狗皮,害得我的腰痛得行动不便了,你说来“疗养”,连稀饭都是含有馊味,我吃不下这样的饭,你要扣克众人的基本生活开支,但就应该允许我自已拿钱买豆浆吃……”。为此,他对我引发了肢体冲突,造成我再次的突发脑缺氧当场昏倒在地,金婉珍在旁见我倒地已有半个时辰的呼吸困难,语言不清、全身发麻、瘫痪等状况,明显地出现极其危急的症状,蔡国民等人却在那里无动于衷。当金紧急呼叫要出人命了!要求采取立即送医院实施抢救的措施。李玉清挥拳就朝金婉珍鼻梁打去,被在场的人挡了一下,但金婉珍鼻梁还是遭到伤害。在金婉珍强烈呼吁中,蔡国民这才无奈的叫来了苏州地区的面包车,从而我才得到送医院抢救治疗的机会,挂液及输氧10小时后出院,这算是我被劫后得到了余生。
    鉴于我提出的伙食及其它事实下,被非法拘禁者敢怒而不敢言。引发众人共同指责蔡国民,他不得已决定当天晚饭后离开。随之我被一起转移到上海市松江格林乡村酒店105室。自9月28日——10月1日的晚饭前,蔡国民在终止我继续治疗后,4天内除了10只苹果(每顿一只苹果),其余的就是盐开水,他故意扣克了我应该享受的病号饭,这是种做法连基本的人道性都不具备。金婉珍特为此以绝食抗议一天!很显然这是在拟似的监管场所,由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的干部,公然犯有嫌疑其虐待被监管人罪!
    10月2日晚饭后,我在回房的途中看见64岁的史玲娣,她的左手绑着石膏,外露的5个手指全部肿胀,故关心地问她这是么回事?她答道:“9月8日,我被非法拘禁在松江渔夫农庄,23日晚饭后,她遭到吴卫星(看管人)的殴打,左手错位骨折。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的车,三小时后才到事发点,由于我被殴打骨折后得不到及时治疗,求助了警方的110,当我从松江医院回到农庄,就立即遭到7人进行非法收查房间,用暴力手段抢劫了我的手机。9月30日,我才被转到上海市松江格林乡村酒店。我们那里共非法拘禁13人左右,“全城戒严”我们只能在吃饭前后的机会中,才能到室外呼吸一会新鲜空气……”。
    赵岳刚视察上海市松江格林乡村酒店黑据点,躲在房间里专吃小灶饭。在 “渔夫农庄” 整天就是打麻将。他为何能高枕无忧地打麻将,因其已实施“完美无缺”的拘禁措施,由3—4人24小贴身看管1人,对不听话的不服非法拘禁者,都派上特种打手,禁戒在各自的房间内,实施名副其实的打压!再设置总的“门卫”多人。
    总之,2009年9月8日——10月10日,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信访科科长赵岳刚,利用职权拉帮结队实施非法拘禁。上海市松江渔夫农庄13人左右,松江格林乡村酒店6人,合计人数20人左右。他蹲点的上海市松江渔夫农庄,在他领头带领下滥施淫威,顿时把松江渔夫农庄与格林乡村酒店变得乌烟瘴气,成为基层腐败的典型,他们的聚集成为专搞吃喝玩乐和赌博,男女混合同居的淫乱场所。由他掌控着本次非法拘禁措施,掌管着“稳控费”的支配权,他以“小范围稳控”为借口,实施着暗箱式的操作手段,对看管者施舍小恩小惠的拉拢手法,对非法拘禁的人员实施着不同程度的虐待,依靠尅扣被非法拘禁人员的基本生活待遇,从而满足看管人员追加奖金与烟酒挥霍无度的中饱私囊。那位剥皮警察的老婆为其老公翻案,同样也从北京到上海的松江格林乡村酒店,对她不设看管人员可自由进出,又可另开小灶,还可提早2天送回家。同一性质北京回来的人员,却有着明显不同的对待。10月10日我在释放前,蔡国民叫看管我的人员赵国强,带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警察(警号:033591)进我房间,他告知:“你不可以去北京……”。我回答:“法有明文规定的你跟我讲,法无明文规定的你不要跟我告知”,“他们非法拘禁与虐待我病人,是你不履行应尽的法定的职责义务,你现在就应该依法受理查处”,事实上根本就不可能,这就证明该警察与北站街道信访科长赵岳刚都是一丘之貉!
    至10月10日,这是统一释放非法拘禁者之日。上海市松江格林乡村酒店派了2辆面包车,听说渔夫农庄也派了5辆面包车,另有若干辆公安警车莅临现场指导。来到松江渔夫农庄与格林乡村酒店的这些车辆,全是来接被非法拘禁者与非法监管人员,这就足以说明:该非法拘禁行为是行政方与公安系统联手实施的。
由而我必须着重指控: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的信访科科长赵岳刚,他是在毫无行政执法的权利下,直接对我们实施非法拘禁,历时长达33天之久。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赵岳刚,他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的要件。

    

为此,我强烈要求:中共中央的相关各部委,以及上海市委的公安、检察、司法、监察与纪委各部门,依法立案认真查处: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的信访科科长赵岳刚的违纪、违宪与违法犯罪的责任!如果不予查处的话,则客观证实了——中国不是一个完全的法制社会。而上海却是个有法不依的、属于本社会中隐性黑暗势力的、显性权贵罪恶的缩影所在、是最为典型而集中的表现!
    
    联系:13817094728 _(博讯记者:涤尘居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
  • 上海闸北区冤民田宝成:刑事申诉状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在任的韩正“市长”讨说法
  • 为保国庆,上海闸北区非法软禁访民
  • 上海闸北区访民国庆被关押多人遭殴打 拘留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孙洪琴
  • 华东师大奥数培训基地今在闸北揭牌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市闸北区警察所长自杀为哪般?/张翠平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公安闸北分局贪官谁来查?
  • 上海闸北庙头村千名村民代表静坐示威已经106天了
  • 上海闸北区纵火案致1死4伤,或因家庭矛盾而起(图)
  • 人治高于法治的国家怎会不出闸北刀客杨佳/DW
  • 人治高于法治的国家怎会不出闸北刀客?
  • 对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局长童永正等的《公民紧急投诉检举专函》
  • 杨佳案:整个司法体制为闸北违法警察背书
  • 杨佳闸北剿匪记
  • 上海冤民张翠平愿为杨佳杀警作证闸北分局土匪窝(图)
  • 郏啸寅=假小人?网友对上海闸北袭警案的质疑
  • 闸北案杨某(文言版)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讨说法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杨佳案:来自闸北分局政法大楼的7条信息 草木皆兵?(图)
  • 上海闸北区市民致胡锦涛信
  • 李和平:整个司法体制为上海闸北个别违法警察背书,值吗?
  • 杨佳闸北案最新进展:又有造谣的,快抓!/林云海
  • 闸北律贼谢有明,吃了原告吃被告/草虾
  • 林云海:闸北警察跟杨佳的警民鱼水情不容抹黑!
  • 闸北血案(1):吴志明凭何封口嫁祸杨佳?/草虾
  • 闸北袭警:京城柳叶快刀杨大侠传略(图)
  • 网友: 给闸北案杨大侠
  • 杨佳案: 警察肆意欺凌百姓, 维权还需自己动手(上海闸北袭警案)
  • 强文:上海闸北袭警案基本可定性为反党事件而非报复杀人
  • 顺应民意特赦杨佳:血洗上海闸北警暑案评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