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林州陵阳镇官庄村集体土地违法被占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2日 来稿)
    
    退伍军人为民维权遭地方政府迫害致残
     给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的再次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民及各新闻媒体:
    我叫郭建林,男,生于1964年1月25日,高中文化程度,汉族,退伍军人,系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官庄村人。
    我出生在新社会,成长在毛泽东时代,1980年我怀着对党和祖国的无限热爱,对战争年代董存瑞、黄继光等英雄人物的无限崇敬,报名参军走进了部队,实现了我报效祖国的人生愿望。
    
    严格的军营生活,磨砺了我的意志,增添了我的胆识,锤炼了我的品格。我曾多次见义勇为,奋不顾身跳入大水库抢救落水青年,在家乡传为佳话。1984年,我因伤病退伍回乡,自己又要生活,又要治病,几年下来,使我的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但是,我从未向国家民政部门伸手要过一分钱的救济补助。虽然我家庭十分不幸和贫困,但是,“位卑未敢忘忧国”,2004年,我又把儿子毅然送入军营,现在某部队服现役。
    
    我在史家河保卫处工作期间,曾经多次担任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保卫任务。1995年7月16日,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来我公司视察;1995年10月28日时任中央领导温家宝同志来我公司指导工作;1996年6月1日,江泽民主席来我公司视察,我每次都担任现场保卫勤务,圆满地完成了上级公安机关交办的各项保卫工作任务。并且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勇于向一切违法犯罪行为作坚决的斗争,多次被评为优秀保卫干部。
    
    2005年,陵阳镇政府和我村“村官”在分别收取林州市日杂公司各40万元人民币后,与该公司内外勾结,弄虚作假,欺上瞒下,以租代征,非法强行圈占我村集体和农民承包土地约200亩左右,为维护集体和人民群众财产权益,两年来,我受村民们的委托,依法逐级向各级政府反映了1000多次,然而,至今没有得到处理。而且,在我依法逐级向各级政府反映问题的时候,我市、镇、村对我实行24小时监控、周密部署、设置阴谋圈套、陷阱、内外勾结,几经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围追堵截,大打出手。对我的正常信访活动进行限制、干涉和打击报复。 2007年3月8日下午17时30分在北京,林州市信访局拦访人员栗记昌和陵阳镇政府刘俊国从国家信访局313接待室把我亲自押送到河南驻京遣返上访人员 “集中营”聚源宾馆内“私设监狱”里,晚上21时20分左右,二男一女喊我谈话,把我叫来,三人一起在我头上、身上拳打脚踢进行猛打,边打边说:“叫你再告,叫你再告。”我当时就昏倒在地……9日0时20分,“120”急救中心送我北京和平医院检查诊断为脑震荡和多处软组织损伤。
    
    2007年3月9 日凌晨4时许,北京和平医院急诊室让我住院治疗,这时,从林州赶来的镇纪检书记牛少宇、梁向东和刘俊国等人,不管我死活,拧着我两只胳膊,强行把我从急诊室病床上连拉带拖绑架回林州。回林州后又被镇政府继续进行监控,由专人看守,防止我跑掉再次进京,在医院时,镇派出所还去威胁过我几次,我一边借钱治伤,一边向林州市“四大班子”和信访局递交了材料,并亲自又送给市委书记来亮和市长王春安两份材料。2007年4月,我两次去安阳市向安阳市“四大班子”和信访局递交了材料,被我市、镇、村在安阳市拦截访人员拦截回林州。我通过信函向省委政府寄去了材料,又给省信访局发去了数十次电子信息和电话反映,然而,犹如石沉大海。林州市信访局和陵阳镇政府一直是欺上瞒下、假报、谎报,拒不作处理。
    
    2007年6月26日,林州电视台新闻播出“省委巡视组”来林州现场办公的举报电话,6月27日上午,我拨打了此公开电话,“省委巡视组”说让我把材料送到“林州市阳光大酒店”,当我赶到“阳光”时,被林州市信访局拦访人拦住,不让进去,无奈我再次打电话,“省委巡视组”唐处长亲自从“酒店”出来接收了我的材料,并说下星期一给我答复。7月2日,星期一下午3时多,我再次给唐处长打电话询问情况,唐处长说他们正在赶往林州的路上,让我等一等。下午6时许,“省委巡视组”从省城赶来,天下着小雨,等在马路边大树下反映问题的群众,才被拦截人员放进酒店大厅。群众在雨中等“巡视组”的时候,放在门两边停车场的自行车都被拦访保安人员把气给放掉了……我随后也进入酒店大厅,看到大厅里唐处长在林州市信访局数名工作人员前呼后拥下,唐处长向群众交待:因材料很多,等巡视组看完材料后,再通知答复大家,我十分理解,又给了唐处长一份补充材料,然后,就只能推着没气的自行车回去了。
    
    2007年7月3日,上午9时30分,我被镇政府杨斌等3人和村支书魏太生设置圈套连续打电话5次把我骗去城里,强行让我上车跟他们去镇政府,开车在林州转了3个多小时,行程200多公里,下午1时多把我送去陵阳镇派出所。派出所张所长说:“派出所是接到市委、市政府通知,因为以你为首的去阳光酒店向‘省委巡视组’反映问题,才被传唤拘留。”我把以上我去向省委巡视组送材料的过程给他们说了两遍,他们作了记录,下午4时多,我家属打电话给“省委巡视组”,把我被羁押在派出所的情况反映给了“省委巡视组”。傍晚,镇党委书记方海龙和派出所长张宝增一起来到派出所对我说:“郭建林,省委巡视组唐处长通知让放你回去,你怎么不走?”我说:“方书记,今天是镇政府的人采用卑鄙不法的手段把我非法押送到派出所的,现在放我走,总应该给我个说法吧?不能想抓就抓,说放就放吧?!”郭增宝和我村里来的4个村委硬把我拉走说:“方书记都来了,跟方书记一起回政府再说吧!”在镇政府书记办公室方书记、蔡镇长、张所长、郭增宝委员让我村支书魏太生等4名村委领我回村,时间约为晚上20时30分左右。
    
    当晚约 22时左右,在回村路上康惠酒店吃饭时,村支书魏太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狞笑着突然朝我左脸部狠狠打了一耳光,当众进行污辱、殴打,我感到脸上肿胀耳内嗡嗡响、疼痛,整个饭桌上气氛立即紧张起来,在村委徐绍林、牛陆才等4人的阻拦和制止下,才使我避免了一场突飞而来的横祸。
    
    2007年7月4日,我去医院检查伤情为耳内鼓膜炎,先吃药观察治疗。7月5日,我到镇政府把详细情况给郭增宝、蔡镇长和方书记进行了诉说,可是至今没有人给处理。其实,7月3 日夜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偶然的。而又是他们精心策划的一起阴谋、陷阱,魏太生是在故意挑起事端,企图以此激起我愤怒而动手,再以此为由对我采取强制措施,来达到他们打击报复和不可告人的目的。2007年3月23日0时27分,村支书魏太生就曾打电话对我进行恐吓、威胁说:“你要再去北京告状,就叫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说这次发生的和在北京发生的“三八惨案”同出一辙,都是我镇和我村狼狈为奸,内外勾结一手策划的,其违法犯罪行为极其卑鄙下流,简直是罄竹难书。
    
    2007年7月10日,我村“村官”和林州市日杂公司在违法圈占的约200亩土地的围墙内再次进行违法施工,我向林州市国土资源局进行举报,林州市国土资源局明确指示:他们是违法施工,派土地执法大队去制止。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根本没有人来现场制止违法施工,7月17日,我向安阳市及省国土资源部门进行了举报,省国土资源厅执法处责令安阳市及林州市国土资源局立即查处制止违法施工。由于我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再次遭到了林州市的打击报复。我村和镇政府对我进行了严密的监视和跟踪。
    
    2007年7月20日上午约8时30分,当我骑车至六路口时,被等在那里的陵阳镇派出所长张宝增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违反法定程序下将我强行押上警车,送去市公安局地下审讯室。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7月2日郭建林等人非正常上访,围堵省巡视组,严重扰乱单位秩序,给予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纯属无中生有,捏造事实,诬陷迫害。我去阳光酒店送材料是得到省委巡视组允许指示才去的,而且在 7月3日派出所第一次将我拘留时,省委巡视组唐处长就责令公安释放我,现在省委巡视组已经离开林州了,公安再次对我进行拘留,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完全是滥用职权、打击报复信访人。中共中央政法委〔2006〕10号文件关于印发《涉法涉诉信访责任追究规定》的通知明确规定:对政法部门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打击报复或者非法拘禁,迫害信访人的违法违纪行为,要严格进行责任追究。难道林州市委、政府、市信访局、市公安局就可以凌架于党中央、国务院之上吗?!
    
    2007年7月25日,我在拘留所内身体一直处于高烧状态,没停止吃药,被拘留5日释放后,《中华新闻报》两名记者来我村现场采访,我发现在拘留我5日期间,我家承包田和全村百十亩长着庄家的土地都被用推土机推平,毁坏了耕地,记者摄下了现场资料。7月27日,全村有数百名群众自发来到被毁坏了自己的承包土地现场,要求给予说法,镇政府、市日杂公司和我村支两委数十名工作人员和施工队都在现场。这时,我村党支部书记魏太生带领其弟兄几人,并亲自指挥其四弟魏俊生大打出手,用砖块朝我媳妇魏麦芹头上砸去,约有2公分长一口子,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120”急救车送医院进行了检查处置治疗一天后,到傍晚因我们交不起住院费,只得含泪忍痛带药回家治疗。现场有一名群众在一边说了一句不愤的话,也被魏太生弟兄们毒打一顿,激起了全村党员群众的滔天愤怒!
    
    当我得知消息来到现场后,约上午10时10分,我立即拨打110报警,连拨3次,每次都通了,就是没有人接我电话,10时12分我用别人手机再打110,110指挥中心说:“他们已经知道,在此之前已经有人报过警了。” 我问有人已经报过警了,为什么现场没有人来处理?!10时16分我又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镇党委书记方海龙、镇长蔡晓军和市政府路德军市长,把现场情况向他们作了反映,三位领导说一切依法办事,让我再打110报警,我又打了数十次110,最后一次是10时47分,还是和之前一样,每次都通了,就是无人接我电话,我把以上情况打电话告诉了《中华新闻报》两名记者,记者说他们现在安阳市,他们会向有关单位进行反映的。11时07分,林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打电话问我说:“你向110中心报过警吗?”我说:“我报了数十次警,电话通了,就是没有人接话。”她说:“近段时间我们线路有故障,今天上午已接了陵阳官庄村3个报警电话。”我说:“这3个电话其中有一个是我用别人手机打的,因为你们不接我的电话,换别人手机打电话,你们线路就没有故障了?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本机号向你中心报过警的?”她说:“110中心是接到了安阳市公安局的指令后和我联系的。”后来我才知道是记者向安阳市公安局反映了情况,其实林州市 110是在找借口说线路有故障来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早在2006年10月至今,已经有过数次,当新闻记者对我进行电话采访时,我的手机就会突然中断,随后在林州我的手机就再也不能与记者通话联系了,连短信也发不出去。我向中国移动投诉几次,移动公司无可奈何说:“移动公司是不会监控你电话的。”可我的手机实实在在是被监控了,就连我向110中心报警求救都不接我电话,这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被村支书魏太生当众污辱殴打后,向陵阳派出所报案,他们不但对我置之不理,反而违反法定程序,对我进行非法拘留,打击报复。我家属被打伤后,我再次向陵阳派出所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公务员开着几十万元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不办案,至今不作处理,甚至和村官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他们的违法行为严重损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省委巡视组在林州巡视期间,林州市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为了隐瞒真相,限制和干涉群众向省委巡视组反映问题,到处都在抓信访人,拘留信访人,并大打出手。省巡视组离开林州后,再次对我进行非法拘留,我真不知道省委巡视组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我更在等待省委巡视组给我们所反映问题的批复。在林州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打人凶手和违法犯罪者至今可以逍遥法外,而受害者则要被公安拘留再拘留。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冤民们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怨声载道!这一切极不和谐的事实竟发生在举世闻名的红旗渠故乡林州市!这实在是国家之不幸!人民之不幸!
    
    综上所述,林州市委、市政府、市信访局、市公安局和陵阳镇政府及栗记昌、牛少宇、刘俊国、梁向东、杨斌、魏太生等人将我非法拘禁、绑架、内外勾结私设“监狱”,在“狱中”将我打得遍体鳞伤,并多次设置圈套、陷阱,对我进行围追堵截,村支书魏太生当众对我进行污辱、殴打、报复和迫害,并指使其四弟魏俊生对我家属进行毒打和伤害,横行霸道,欺压百姓,情节特别恶劣。至今我一直是头晕发烧、头疼、恶心、呕吐,胸疼。我强烈请求上级政府进行调查处理!依法严惩!中共中央国务院2007年6月24日颁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信访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对群众来访要坚持文明热情接待,认真负责办理,坚决纠正限制和干涉群众正常信访活动的错误做法,确保信访渠道畅通。”但林州市政府、市信访局、市公安局及陵阳镇政府却背道而驰。“他们”采取各种卑鄙极端的不法手段,限制和干涉群众正常上访反映问题。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严禁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违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和第二百五十四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上述《意见》指出:“要确保信访事项得到及时妥善处理,对信访活动中少数人违反有关法律、法规,损害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其他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要依法严肃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9条的规定,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的财产、人身遭受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我再次请求上级政府能给我一个说法和公道!严惩一切违法犯罪行为,赔偿我精神和身体上及其他一切经济损失!
    
    最后,我要告诉全国人民,两年来,为了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维护集体和人民群众财产权益,伸张正义,我依法逐级上访,四处奔波,到处呼吁。卖掉了家里仅有的粮食,又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并几经遭到迫害和劫难,就连我的家人也多次受到殴打和伤害。就是要给人民群众讨一个说法和公道!我的良心告诉我必须要这样做!我无怨无悔。虽然牺牲了我一家利益,但是能够维护千万家权益,是我最大的心愿!我想此时此刻我的儿子他和他的战友们正在祖国的边防线上站岗放哨,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安宁,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可他的父母为了维护集体和人民群众财产权益,此时此刻正在遭受着地方官吏的打击报复、非法拘禁、诬陷和迫害!但我不能,我不能把这一切告诉在部队的儿子……我无数次默默告诉自己:什么也别说,祖国知道我……因为我是一名退伍老兵!在今后艰难的维权道路中,我会继续勇往直前的。因为我始终对党中央、国务院坚信不疑!同时,一些腐败分子因受巨额经济利益的驱使,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挺而走险,狗急跳墙的,会对我采取更加卑鄙的不法手段。我知道我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其实我早已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了。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我随时准备为祖国和人民贡献一切的。在今后的信访活动和生活中,如果我惨遭不幸和遇难,那么加害我的就是对我百般用尽卑鄙下流的不法手段,进行打击报复、设置圈套、陷阱、迫害、大打出手的我所指控的以上该伙人的所作所为。如果我被迫害致死能够引起上级政府和社会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和腐败分子,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决不放过他们……特留下遗书谨以此真相告白于天下!特恳请全党和全国人民给予我正义的温暖和支持!我相信民愤不平,国法不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伪造公文,强征土地,强行施工(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张树喜: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 山西霍州大张村委违法强毁土地,百姓有苦无处诉
  • 杨金强等求助:济宁微山县韩庄镇非法砍伐树木、强占土地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国家土地普查也成了搜刮民财的机会
  • 土地闲置两年大限变无限 囤地愈演愈烈
  • 天津农民举报5.6万土地阴谋被迫害并入狱
  • 天津无名维权女士刘国芝土地抗争被刑拘
  • 党碧云:我为维护土地承包权被三次关押
  • 中国拟取消土地增值税推进房地产税收一体化(图)
  • 藏人家庭土地被没收一半,基本不给补偿
  • 淄博将迁建改造208个村 腾空土地近4万亩
  • 广东廉江800村民状告市长等人侵占土地
  • 宁波象山村民示威抗议土地被掠夺,有人被警察打死(图)
  • 国土部公布620楼盘土地成本:地价1720房价12000
  • 洛阳农民放弃土地可变身城里人:有那么简单吗?(图)
  • 北京市高院允许土地违法者“补办手续”,北京市农民讨地前景堪忧
  • 韩正:倒楼事故要从土地供应查起
  • 重庆工人堵厂门讨说法 湖北农民讨要土地补偿
  • 政府划拨土地被转卖 三亚国土局巨额罚单成空文
  • 上海倒塌楼盘有背景:土地楼板不到604元/平方米
  • 西藏农民拒绝种田:土地干得冒烟,种了也白种
  • 土地问题真相——征地拆迁中公民受迫害的根本原因
  • 土地监管的“哄孩子”现象/杨红旭
  • 土地平等使用权+民主合作自治/贺雪峰
  • 在澳大利亚那片不和谐的土地上/韩寒
  • 卷入蓝绿政治纷争:达赖还没踏上台湾土地已经输了
  • 卖完土地还能卖啥/刘光宇
  • 土地改革--“改天换地”的社会变动/高王凌
  • 贺雪峰:警惕浪漫主义土地改革
  • 从强者的土地到公民的家园——天山脚下的变迁/宇宽
  • 从强者的土地到公民的家园/郭宇宽
  • 杨恒均: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东欧印记(图)
  • 土地不是推动房价因素的结论实在不靠谱
  • 郑风田:土地不是推动房价因素的结论不靠谱
  • 徐绍史:以土地政策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 土地粗放利用现象/高玉伟
  • 土地市场出现了比2007年更疯狂的泡沫/潘石屹
  • 秋风:厘清土地管理中的政府角色
  • 宿迁浪费土地的问题亟待解决
  • 中山市土地换社保 醉翁之意不在酒/童大焕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