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静坐抗议十二日:再次建议农民日报社社长沈镇昭先生引咎辞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9日 来稿)
    
    早在6月8日,记者接到沪一中院枉法终审错判的第4日,写过一篇“建议”同题作文,通过GOOGLE很容易搜索到,这是其中一个链接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78.html。今天,再次撰文建议农民日报社沈镇昭先生,要么尽快查错纠偏改正错误,依法解决报社存在内外有别、厚此薄彼、就业歧视的问题,在报社内部建设人人平等、竞争上岗、互帮互助、气氛融洽的和谐小社会,不能继续通过胡说八道、猫盖屎,加深裂痕、制造矛盾、破坏和谐。要么引咎辞职,以正视听,切实维护法律尊严,新闻记者法定就业平等,不容践踏,有关法律规定不容亵渎。
     (博讯 boxun.com)

    刚刚致电国家农业部办公厅,作为其上级主管部门,本人请农业部就农民日报社有关问题做出处理,办公厅值班的小彭与综合处王处长均做了纪录,并表示随即专人了解情况,并向有关领导汇报。
    
    今天,是本人静坐抗议十二日,也是与沪一中院合约处理本案是否依法再审的最后一天,上午专门向对此案终审错判负有主要责任的羊焕发博士致电021-34254567-4081,邀约博士出来喝茶。记得本案终审错判做出后,本人即邀请羊博士出来喝茶,羊博士义正词严表示“那不行”,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老背着这个人情债也是个负担,不请终审错判劳心费神的羊博士喝茶,我这心里老过不去啊!因为羊博士不在,一位自称羊博士同事的先生,在电话中愉快地接受了转告委托。与此同时,本人也向徐汇区检察院院办致电,请院办小孙转呈储国梁检察长,检察院领导“非常重视”本案、与新闻记者唐士军约谈过去半月,至今未见实际行动的“非常重视”,希望检察机关的查错纠偏不要等到猴年马月,否则接下来本人只好弹劾检察机关有关领导,并建议有关方面依法问责,话说重了勿怪啊!
    
    现在,本人重点就本案中农民日报社存在的一系列就业歧视与劳动违法说事,看看在农民日报社法人代表沈镇昭先生亦很是自豪的“法制社会”环境下,他所在的农民日报社,在本人长达数年的新闻从业当中,出现这么多的就业歧视与劳动违法问题,以沈镇昭本人名义平等参与本案诉讼的沈镇昭先生,一再将责任推脱“具体下面在办,我并不很清楚”,而今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和恶劣影响,至今不能正确对待依法纠正,不惜采取一切不合法、不正当、不地道的手段,一个“拖”字无极限,践踏法理、无视公信力,糊弄诉讼中平等主体的属下维权员工,无情毁灭其多年来建立起来的新闻记者职业理想,如此恶劣行为该当何罪?!
    
    正如一二审法院的认定,本案的劳动事实是:新闻记者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于2006年3月起建立起劳动关系,唐士军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唐士军户籍兰州,2006年3月22日应聘加盟被申诉人,供职其下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非独立法人单位),当年4月7日第一篇新闻报道发自兰州,署名“本报记者 唐士军 兰州报道”。根据报社安排,唐士军于当年4月中旬常驻上海。农民日报社长期未调入唐士军工作关系,也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方没有约定劳动关系的终止时间,迄今劳动关系依法存续3年3个月。2008年3月份,因用人单位恶意停发工资、停发新闻稿件、以软暴力强逼劳动者签订违法违规“劳务合同”,双方发生劳动争议,农民日报社一不做二不休,最后干脆违法“终结”了双方劳动关系。对此明显违法行为,唐士军当然不能接受,诉诸劳动监察、仲裁,有关机构慢八拍、踢皮球,维权不果;依法在沪进入诉讼,一审法院事不关己、二审法院高高挂起,一件或许45天即可“一裁终局”的劳动争议,最后演变为诉讼“马拉松”,耗时1年6个月至今未果。虽然沪一中院荒唐之极的“终审判决”已下,新闻记者唐士军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也被有关方面昧着职业良心合谋做出“不立案”决定,沪上司法与检察机关的无德,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的确是美美地露了一回“依法办案”的脸,让普天下的懂法不懂法的读者均接受了一堂生动活泼、极具借鉴价值的枉法教育课!
    
    虽然沪上司法、检察一律“选择性失明”,但本案中农民日报社所存在的严重劳动违法的问题,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现在,我们就来看看摆在“秃子头上的虱子”,到底它们是怎样明目张胆地践踏法律、破坏公平、制造裂痕与摧毁社会和谐的:
    
    1.非法新闻用工3年之久,新闻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始终不与新闻记者唐士军依法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最终双方依法形成无固定期限同劳动合同。因为农民日报社通过恶意克扣、停发工资,逼签非法用工合同被劳动者拒绝,双方发生劳动争议,一不做、二不休,农民日报社于2008年4月恶意中断合同履行--迄今为止,农民日报社无法提供依法终结双方劳动关系之法律证据,也不依法履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义务。原终审法院对此未予查明,慌里慌张即枉法做出错误裁判。
    
    2. 农民日报社迄今不能依法提供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上唐士军薪金、办公费用之证据,原终审法院对此未予查明,明显背离法治精神。
    
    3.农民日报社迄今不能依法提供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为唐士军办理社会保险之证据,原终审法院对此未予查处,明显枉法不顾一切。
    
    4.唐士军身为新闻记者,署名“本报记者 唐士军”涉及人格、名誉等多项权益。农民日报社恶意中断履行义务,给唐士军新闻联络和采访对象造成很大混乱,质疑纷呈,给新闻记者唐士军造成很大精神伤害。另外,诉讼期间,农民日报社借助强势,掩耳盗铃、指鹿为马、死拖硬磨,有关负责人甚至出口伤人、侮辱人格。唐士军要求农民日报社予以精神赔偿,赔礼道歉,终审亦未查处,事不关己作壁上观,亦属明显枉法。
    
    国家有两部专门的劳动法律,还有一个赔偿规定、一个实施条例,可农民日报社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已经依法履行上述法律义务的情形下,沪上法院一而再地偏袒不法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最后做出严重背离法治精神的终审错误判决。可是,农民日报社虽然“摆平”了法院,一再预演百分百的把握拿下了这场官司,法院与农民日报社合谋摆平了司法公平与社会正义吗?摆平一家中央媒体应有的公信砝码了吗?摆平了被劳动侵权的新闻记者唐士军的合法权益了吗?保住农民日报社在新闻界的好名声了吗……上述情形的堂而皇之存在和继续不断恶化,与农民日报社主要领导法制观念单薄、工作方法粗疏、言路不畅、报业管理“家长制”一言堂关系密切,本人再次建议农民日报社法人代表沈镇昭先生引咎辞职,建议国家农业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新闻出版总署、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机构,依法就此案中所暴露严重问题进一步查处有关责任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司法公正,协力建设和谐社会,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009.9.18
    
    
    24小时联系方式: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