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6日 转载)
    首发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在广州市司法局正式告知本所主任“开”了我决定之后的第12天,我接到了本所向我转交的广州市司法局针对本人所谓“陈某投诉”问题和杨茂东会见介绍信问题而发出的《告知书》。全文如下:
     “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我处接到陈某投诉你所刘士辉律师在代理李某侨房权益纠纷案件中私自收费,请将你所指派刘士辉办理李某案件的情况向我处报告。/刘士辉在办理杨茂东非法经营申诉案件中持本所介绍信,向省监狱管理局换领律师会见介绍信,在你所介绍信上另外填写了法制所李传忠的名字,请你所并通知刘士辉本人同时将有关情况向我处提交报告。/请你所在10日内向我处提交上述案件的书面报告。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章)/2009年8月21日”
     此前广州市司法局以下三烂手段剥夺了我的律师执业资格,我是8月15日下午知道的。我即时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我的朋友圈子。朋友们建议:莫如及早曝光。但我跟朋友们说:此事先不宜公开。因为本所主任在向我告知被“开”决定的同时,还跟我说了他费力为我争取来的一个缓冲方案:我暂时离开律师所半年,先不执业,半年后以观后效,如果没有惹有关当局恼怒的事情发生,则半年后继续回到本所执业。我8月15日当时就答复了主任和另一合伙人:我基本上不会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我没有任何违法情形,却要被停止执业半年时间!主任很惋惜地说:先不用急,你回去再考虑一下,这个结果还是我艰难为你争取来的,刘处说这还不知道广东省司法厅方面能不能同意。最多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的星期一无论如何你要答复我,因为这是司法局给我的限期。我还是劝你接受这个方案,这对于你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其后两天,我权衡再三,觉得这个方案太过屈辱,难以接受。因为如果我接受此方案,半年时间就处于不清不楚的事实上的“停止执业”状态,我手头的案件没有办法接续,也不能接新案件;杨茂东案件就必须从此罢手,因为这是他们的恼怒之源,但于我却是良心酷刑;即便我不放手杨茂东案件,他们也有的是办法对付我,在他们眼里,屠杀一件他们不喜欢的案件,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6月19日,我接受委托的同样为他们不喜欢的南海国南村民小组长罢免一案,就是他们下令硬生生给屠杀掉的(以后就该事我会另作一文);我对梅州监狱和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提起的会见权行政诉讼案也得自我阉割,而若放弃此诉讼,则我与梅州监狱在杨茂东会见问题上的“死结”就没有办法解开,我下步对于杨茂东的会见也将寸步难行;我就“不得乱说乱动”,捆上链子的嗓子于我是不可忍受的;更主要的是,半年后刚好就是下一年度的年检注册前夕,我能否顺利过关实在是一个未知数(北京十几个维权律师的前车之鉴刚发生不久),既然已经成为他们眼里的“反骨”,恐怕绝没有好果子吃,60年的逻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再者,这个 “三方默契”(广州市司法局、律师所与我)也不会有任何文字凭据;如果此时我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到时候依然被剥夺执业资格,我反而丧失了说明真相的最佳时机。
     最后我觉得这个事情的两种选择是半斤八两,背着抱着一般沉。两天后的8月17日(周一)下午两点,我正式告知本所主任:我不能接受这个方案,他们要开就开,没有什么了不起。随后,我毅然决然到越秀区法院办理了杨茂东案件派生出来的状告梅州监狱和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会见行政诉讼案的上诉手续,该案正式进入上诉程序。
     我决定将此事公之于众。8月17日始,因为经办杨茂东(郭飞雄)案件,我被广州市司法局剥夺了律师执业资格的新闻开始广为传播。8月19日,我在我的博客上写下了《刘士辉:我被广州市司法局非法剥夺了律师执业资格》一文(http://boxun.com/hero/200908/yanzheliushihui/4_1.shtml)。
     自此时起,我知道我的执业资格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但是,只要我的律师执业证还没有被正式吊销(我知道没有这种可能性)或者被公告作废,我还会继续理直气壮地经办我的案件。21世纪的今天毕竟已经不是文革时期,当局不可能强令我交出手上的执业证。有的朋友好奇怪:你不是已经被司法局剥夺执业资格了吗,怎么还在办案?我给他们回答:“开”我是决策层面的东西,决策层面的东西已经出来了,而且难以改变,这是自上而下的指令;但是操作层面的东西还没有定型化,还有待观察。
     按照广州市司法局8月12日召见本所主任的意思,本来是即时“开”、立马“开”,我们所主任费力为我争取了一个“冷冻”半年的缓冲方案,但是被我拒绝;我拒绝后,主任晚上又跟我说:我查了一下,你的这期合同到9月22日到期,要不这样,我跟司法局说一下,顶多就是到9月末事务所不再和你续签合同,看司法局那边能否同意。我很清楚,主任为他无力保护我而心生愧疚,老是怕担上道义责任,如果合同“到期”不再续签,总比硬性跟我即时解约来得心安一些。
     其实,基于国内律师所大多为合伙所的行业现状,基于律师所不可摒除的经营属性,同时基于律师所与律师没有一分钱工资开、并非普通劳动关系的制度现实,没有哪一个律师所会有律师满员的时候,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律师所敞开怀抱欢迎律师加盟其中,这和资本不可遏制的扩张冲动是同向的、一致的。所以,受聘律师和律师所的合同虽然形式上也会一年一签,但是一般来说,都会年年续签的,或者顺延上期的合同。如果律师和律师所不对付,只有合同到期律师转所走人的份,而很少有律师所单方“炒掉”律师的份。故此,尽管主任说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签,但是事实上还是等于律师所和我解除了合同。主任此前为了证明他的坦荡,说如果不接受,你可以去打劳动官司。我跟主任说:我不会去和你打官司,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良心上,我都不会,因为那无异于左手打右手!
     说实在话,我已经坦然接受了司法局“开”我的决定。我本以为平静地待到9月末,把手头未结的案件继续做一下,然后就静待9月末卷铺盖。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不,广州市司法局一纸磨刀霍霍、裹雷挟电的《告知书》就于8月24日刮到了我的面前:声称什么“陈某投诉”、杨茂东案件介绍信问题,无非是要制造借口给我一个正式处罚,无非是为了在实质的粪坑上插上一朵名义的花!
     我在《刘士辉:我被广州市司法局非法剥夺了律师执业资格》一文中,曾经提及:对于律师行政处罚“这个程序那就太繁冗了。但是通常用来‘修理’、‘调理’律师的‘开’,那就简单多了。虽然比不上纳粹集中营把成群结队的犹太人赶进焚尸炉、然后从烟囱里冒出去来得简单,但是该‘开’没有形成一个字的文件,没有盖上一枚公章,没有一个人对此事负责,没有一个程序可以救济,没有你知道一丝一毫,这个事情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搞定了。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于无声处听惊雷啊!”官方显然对我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实质、点出了玄机“感冒”了。也可能是迫于媒体舆论的压力,也可能是自感“太露骨”了,为遮羞起见,就搞出了那个形同司马昭之心的《告知书》!
     所谓“陈某投诉”(陈不是当事人,是案外人),这已经是一年前的旧事了。因为纯属无理投诉,广州市司法局早在去年就已经作出定论:当然是投诉不成立,不予支持,负责此事的王静小姐也已经将结果告诉了我。如果此事成立,为什么一年前不处理?我在今年2月至今半年多的时间里,因为政治信仰问题以及案件“敏感”问题,我(或主任代我受过)已经至少五六次被广州市司法局领导找去谈话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不“适时”地处理我呢?要知道,被当事人投诉如果成立的话,那可是撬动让有关当局头疼的我这块“顽石”的一根杠杆!特别是,在6月29日那次谈话中,我还曾经特意举出我被陈某无理投诉这个事例来说明我的个性,当时刘处、沈处、王静等也曾经笑意盈盈地对我说:“那我们也没有处理你啊!”
     没想到时过境迁这么久,已经熄灭的一堆火烬,在特定目的的支配下,今天又被他们拨弄起了火苗!
     8月31日(周一),是该《告知书》限定答辩的最后一天。该日又接到通知,我和主任须到广东省司法厅接受谈话。我当日在司法厅向广州市司法局和广东省司法厅人员上交了我个人的《关于广州市司法局针对本人<告知书>的说明》。其中提到:“我又不能不指出的是:我的律师执业资格可以被拿走,可以被剥夺,我没有把它当‘和氏璧’一样宝贝。但是,我的声誉是清白如水的,我的人格是不容玷污的,我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你们可以拿走我的律师执业资格,但,请不要向我泼脏水!特别是不要拿一年前已经沉寂下去、官方经调查已经定性、根本不能成立的一个所谓‘投诉’,还有什么所谓一张介绍信上写两个不同所的律师名字这样鸡毛蒜皮、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给我强加‘罪名’,这样未免贻笑大方!/最后,我想给官方出一道选择题,请你们斟酌(来而不往非礼也,因为你们也曾经给本所主任出了一道同样‘二选一’的选择题):是一张介绍信上写了不同律师所的两个律师名字事大,还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事大?是前者十万火急,还是后者火急十万?如果是后者重于前者,那么为什么后者举报已经50天却至今悄无声息,泥牛入海?而前者却招致律师执业的‘灭顶之灾’?!”(见附件)我知道这样的话不好消化,但如果不说出来,如鲠在喉,不舒服。
     本来是因为我的事情,我和主任到司法厅接受谈话,我不明白为什么领导不和我直接面对面?两个领导一个是广东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的谭征副处长,另一个是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的刘壁华处长,两位处长和本所主任在一个房间里面谈话;我被安排在另外一个房间,司法厅的两个普通工作人员(黄女郭男)给我做了一份不痛不痒的笔录。我在签阅笔录的时候,因为要更正个别字句,黄小姐笑容可掬地对我说:“放心吧,我们不会给你挖陷阱。”
     回来的路上,我问主任上边是什么意思(我有这个知情权)。主任告诉我:9月末合同到期,你必须走人,而且本所因为你的事情有可能遭受打压!说实在话,我自己就这个样子了,没什么所谓了,但如果律师所被连坐的话,那我实在于心不安!
     9月2日下午,正在珠海办案的我接到广州市司法局的电话:要我到广州市司法局签收一份“听证告知书”。我感到纳闷,问是什么听证?对方答称:你来了就知道了。我知道,应该是一个行政处罚,要不然哪里来的“听证”呢?
     9月3日下午4点多,从珠海赶回来后,我直奔广州市司法局。工作人员向我送达了一份《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见扫描件)。我快速扫了一眼,见是拟对我“停止执业九个月”!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


     我已经出离愤怒,大声说了一句“卑鄙无耻”,然后在送达回证上签下了我的名字,同时在“送达人”一栏写下了“创纪录卑鄙无耻”七个字,在“备注”栏写下了“助纣为虐充当专制打手!”这句话。
     《行政处罚法》?《律师法》?停止执业九个月?听证?这算是哪门子的适用法律?我想到了中国人最刻毒的那个“既要做……又要立……”的骂人定式;又想到了“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那句西谚,只不过在这里,“自由”要被置换为“法律”。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低智招数,不但侮辱了他们自己,侮辱了我,更侮辱了全中国!
     法律圣女如果一旦被恶绑架,其交媾的产物不是撒旦那才叫怪!
     广州市司法局给我强安一个“行政处罚”,我本来没有必要过度反应。因为一则,早在22天之前的8月12日,我就已经被“开”了,而且该“开”是和吊销律师执业证等同效果的“极刑”,是决定性的、一次性的、不可逆转的、无法挽回的;再则,历尽沧桑的我也不可能不知道,专制社会的法律就像官员手中握着的妓女的乳房,想怎么揉就怎么揉!我很清楚,即便没有后面那个狗尾续貂的“停止执业9个月”,事实上我也已经不可能再做律师了。没吃过活羊肉还没见过活羊走吗?数年前同样被“开”的广州唐荆陵、郭艳两位律师的遭遇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我所以出离愤怒,是因为这个“停止执业9个月”的处罚太过算计、太过阴毒了。在《刘士辉:我被广州市司法局非法剥夺了律师执业资格》一文中,我曾经写了这样的话:“当然,从法律上来说,我有权利开办个人律师所,而且我个人也早已符合开办个人律师所的法定条件。但是,连在他人律师所执业、在人屋檐下,他们都不放心,都要必欲拔之除之开之,你个人开办律师所,他们怎么可能放心呢?怎么可能通过司法厅(局)这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权力总阀门呢?”文中关于我早已符合开办个人律师所的法定条件的说法,显然“提醒”了百密一疏的他们。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开办个人律师所的法定条件之一是三年时间内没有受过停止执业的处罚。易言之,如果受到了停止执业的处罚,那么至少3年时间内就别想开办个人律师所了。他们已经用暗器废了我还不放心,还要补上这一明枪,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我这个“老大难”。
     如果把广州市司法局8月12日见不得光的“开”我的决定比作“阴招”的话,那么9月3日有型有款的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的处罚就是“阳招”。“阴招”是实质,“阳招”是表象;“阴招”是斧头、是镰刀、是铁血规则,而“阳招”则是西装口袋上面的手帕,有它更好看,没它也无妨。阴阳结合,虚实相间,试看天下谁能敌?“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辩证法看来是活学活用到家了。
     我将坚定地走完我律师生涯中的最后几步。五、四、三、二、一……
     (刘士辉于2009年9月5日 电话:13826275888)
    
    附件:
     关于广州市司法局针对本人《告知书》的说明
    广州市司法局及上级司法行政主管部门: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我接到了本所转交的贵局针对本人所谓“陈某投诉”问题和杨茂东会见介绍信问题而发出的“告知书”。现就这两个问题作出如下说明:
     1、关于陈的所谓“投诉”问题。
     2008年,因为其前夫重婚以及其本人被抛弃、小孩未得到一分钱抚养费等问题,陈找到我,我看她可怜,为她免费提供了长达半年以上时间的无偿法律帮助和咨询。那时候,她的一个咨询电话动不动就要打上一个小时。可能是出于感恩之心吧,陈于2008年8月份为我介绍了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叫李×(是给陈照看小孩的一个同村老头,一个月的工薪是1400元),是一个侨房案件。这个案子之前也请过律师,已经努力了20多年但是一直没有攻下来,李的家人一直不甘心,所以还是想找律师。当事人方面的意思是死马当活马医,愿意出一半的权益所得作为律师费。
     8月10日,我在陈的带领下到李南海家里去谈这个案子。经过了解案情,我觉得这个案件还有争取的余地。谈到委托方案,当事人主动愿意出一半。但是我跟他说:“我不要一半,我最多只要30%就可以了,但是你要承担一笔前期基础费用3000元。因为这个案件要做大量的调查工作,而且南海是长途,再者按照律师收费办法,不收前期基础费用而实行全风险代理是不合规的。如果没有前期费用,那我就不能做了。”在这种情况下,案件的委托问题陷入了僵局。陈极力想促成这个案件,经过我入情入理的分析,她觉得这个案件不做很可惜。
     这时候,陈提出了一个方案:她愿意代替李垫付这三千块钱,以启动这个案子。李夫妻表示同意。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同意接受委托,并与李签订了委托合同(红棉所的),收取了陈为李垫付的前期基础费用(差旅费等办案费用包干款)3000元。因为这3000元主要是该案接受委托后若干年办案周期内以差旅费支出为主要组成的办案费用包干款,这不是律师费,所以没有发票开,但是在合同里作了体现。我打了一份收据,本来是想交给李,因为这笔钱虽然是陈为李垫付的,但是这笔钱性质上是李支付的委托合同约定的前期费用,我和陈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但是这时候陈说如果给了当事人李,她以后就没有办法向李主张债权。考虑到与陈的朋友关系,这笔钱也确系陈垫付,出于情面,我把该收据给了陈,但是言明这个收据本来是应该给李的,这个时候李也在场。没想到这份本属于李的收据,日后竟成为我被投诉的“理据”!
     因为此时我已经决定转出红棉所,正在办理转所前的一些扫尾事宜,这个情况也已经告知了陈和当事人李。合同签订后,我把合同拿到红棉所里办理盖章手续(此前从财务B手里领到一套空白合同和介绍信)。当时因为红棉所的主任Z不希望我转所,但是我转所去意已决,加上这是个风险合同,红棉所无法获取利益,所以Z拒绝给我的合同盖章,试图以此卡住我。越是这样,我越是坚定地要转所。关于暂时不能盖章的事情我已经告知了陈(与当事人的沟通联络我主要是通过陈来实现,因为李不会说普通话,我也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8月10日接受委托后,我于8月14日就开始介入工作(尽管此时合同还正在盖章)。我当时分析认为,这个案件的关键是取得该房在国家有关部门的买契纸存根,如能如愿以偿,就能取得四两破千斤的功效(当事人手里有1954年广东省政府盖章、叶剑英签名的一张买契纸,号码为粤财字第538615号)。基于这个策略,我自8月14日起,在其后10余天的时间里分别跑遍了广东省档案馆、省国土厅、省建设厅、省财厅、省国税、省地税、广州市档案馆、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广州市建设局、广州市财局、广州市国税、广州市地税、荔湾区档案局、荔湾区国土房管局、荔湾区建设局、佛山市档案局、佛山市国土局、佛山市建设局、佛山市房地产档案馆、南海区档案馆、南海区国土局、南海区建设局以及黄岐房产所等所有可能与这张买契纸有关的几十个机关单位。这个情况我也通过陈告知了当事人。我当时的思路就是这样的:要像梳子一样把所有可能的单位都梳一遍,实行地毯式查档。因为这是最捷便的途径。但是最后均未查到,无功而返。那这样就只能进入下一阶段的工作程序。
     这里不能不提的是,8月14日在荔湾区和广州市有关单位查档案时,跟随一同前往的陈本来不懂法律,对于诉讼更是一窍不通,却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对有关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大喊大叫,我觉得她这样一种做派影响了我的工作和案件本身。所以在那天晚上,我就对她说:以后再调查你就没有必要跟我一起去了,我自己去就可以,再者你也不是代理人。没想到这样一句话就触痛了这个女人。从此以后,她利用我和当事人没有联系方式以及她能够左右遥控当事人这一点(因为她每个月要支付李1400元),开始对这个委托合同进行有目的的破坏。她明知道我那个时候正在办理转所手续以及红棉所出于狭见不盖章的情况,我也告知她我将转所,将在新所盖章的情况。
     2008年9月22日,我办好了转所手续,正式转入广东经国律师所,该日即办好了与李仲贤的委托合同(经国所的)。3000元基础费用作为差旅费包干款,本来无须开发票,但是为了取信于当事人,我还是开出了3000元的发票。我马上发短信给陈:“陈小姐:我已经正式办理妥当转所手续,我已转至经国律师所,并已经将此前转所过渡期与李签订的合同盖好了公章。请你通知李先生,或者将李先生的电话告知我。”没想到她接到短信次日就跑到我们所主任那里对我大肆进行污蔑诽谤……她这个时候知道解约不成,就打电话、发短信对我个人进行无端攻击和辱骂。我坚决予以反驳。
     从2008年10月份开始,陈就开始到广州市司法局、省司法厅无理投诉我。10月下旬,我接到通知到广州市司法局陈述情况,当时是王静小姐向我了解了与该案有关的一些情况。我把前前后后的情况向王静小姐作了说明。2008年10月30日,就无理投诉一事,我向广州市司法局进行了书面答辩和举证。当时出于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时间浪费的初衷,我甚至于主动提出将3000元中的2000元退还给陈维意,但是前提是陈维意必须向我赔礼道歉。但是陈不肯道歉,只想要钱解约。我已投入了大量工作和差旅费,耗费了大量时间,所以那没门!
     广州市司法局经过调查了解,认为这个投诉不成立,所以对我没有进行任何处理。这是两个月后我电话询问王静小姐得到的答复。这个事情本来已经过去了快一年时间。
     2009年6月29日上午,在广州市司法局就我接受委托的南海国南村民小组长罢免一案关于“敏感”问题的劝说会上(该合同后来已解约),当着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刘处、沈处和王静小姐以及我们所何主任等人的面,我当时特意举去年陈对我无理投诉这个事例来说明我宁折不弯的耿直个性(陈是我10年律师生涯中遭投诉的第一例,我的很多当事人都和我成了至交),当时刘处、沈处和王静都对我报以同情的微笑,并且说:“我们也知道这个事情是无理投诉,知道投诉不成立,所以也没有处理你啊。”
     这个事情本来早已成为历史,没想到现在又被翻出来。这里我要补充的是:李的侨房案经过我大半年的努力,现在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只要资料齐全,房产权益的实现指日可待(有两份国家机关的复函为证)!
     2、关于杨茂东案件的介绍信问题。
     6月24日,按照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和梅州监狱关于会见杨茂东须经过上级主管部门即省狱管局批准的要求,我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提交了成套的律师会见资料。当时配合会见的律师本来是本所的肖贻高律师。因为提出申请十几天未批,等到7月6日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终于批准会见的时候,肖律师正在从云南赶回广州的路上,而且次日还有庭要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临时经征询李传忠律师的意见,由李传忠律师配合我会见,当时省狱管局也表示同意。在7月6日下午下班前后办理批准手续的时候,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管理处的刘姓处长让我重新更换一张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把原来写有我和肖贻高律师两个人名字的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撤出来。换了一张新的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那上面我本来只填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是刘处长要求我将李律师的名字也加上去。我就当着他的面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了“法制所李传忠”几个字。就这样,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批准了我和李律师对杨茂东的会见。
     第二天,也就是7月7日,在梅州监狱经过了资料审核和杨茂东签字后第二道向省狱管局的报批程序后,我和李律师终于见到了杨茂东本人。
     这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因某种原因就成了所谓的“违规使用介绍信”问题。
     这种说法当然不成立。因为:其一,广东省监狱管理局规定会见所谓“A类重点罪犯”须经过其批准,本来就是在违法设定律师会见的前置审批程序(按照法律规定,除了涉密案件,律师会见当事人不需要经过任何部门的批准,杨茂东案件当然不属于涉密案件),本人已对此提起行政诉讼(上诉阶段)。也就是说,向省狱管局的会见申请本来就是多余的;其二,7月6日向省狱管局申请批准时,是狱政管理处的刘处长指令我把李律师的名字加上去的,而且我是在刘处长的眼皮底下加上去的(这一点,我可以和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管理处的刘姓处长进行对质);其三,该会见申请已经过了省狱管局的审查批准和梅州监狱的认可。作为一个已获批准的行政审批事项(不管其合法与否),即便行政相对人的申请材料有什么瑕疵,也不应该让行政相对人来承担责任;其四,在会见的司法实务中,本来不需要两个律师共同会见,不要说在监狱服刑的已决犯,就是还未定性的看守所里的未决犯,也只要一个律师会见就OK了。两个律师会见杨茂东本来就是有关方面为了拖延阻挠会见而额外增加的要求。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说明:本来8月12日(周三)我们律师所主任已经在广州市司法局领受了“开”我的决定,8月15日(周六)下午,本所主任和另一个合伙人也已经把这个决定向我进行了告知。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律师生涯即将结束!尽管我心情黯然,但是我并没有太当回事,我已经很坦然地接受了没有任何法定事由地剥夺我律师执业资格(跟“吊销律师执业证”是一种等同份量的惩处)这样一个现实。
     律师生涯十年来,我经历了太多太多:遭遇过因惊天的司法腐败致使当事人数百万的执行款分文未得的“盛世”和谐,历练过被犯罪真凶陷害栽赃以至被签发了拘留证的旷世屈辱,经受过因缺少司法独立该赢的官司赢不了五年心血付诸东流的血色人生。我已经太累太累了。为此,我至少曾经跟我的当事人、跟我的朋友们几十次地说过这样的话:“律师我做够了,没意思!”所以,在别人眼里也可能相当于半条命的“律师”这一张皮,我没有太当回事,开了就开了,没有什么了不起!正像我开导家人时所说的那样:“不做律师,照样活人!”
     但是,我又不能不指出的是:我的律师执业资格可以被拿走,可以被剥夺,我没有把它当“和氏璧”一样宝贝。但是,我的声誉是清白如水的,我的人格是不容玷污的,我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你们可以拿走我的律师执业资格,但,请不要向我泼脏水!特别是不要拿一年前已经沉寂下去、官方经调查已经定性、根本不能成立的一个所谓“投诉”,还有什么所谓一张介绍信上写两个不同所的律师名字这样鸡毛蒜皮、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给我强加“罪名”,这样未免贻笑大方!
     最后,我想给官方出一道选择题,请你们斟酌(来而不往非礼也,因为你们也曾经给本所主任出了一道同样“二选一”的选择题):是一张介绍信上写了不同律师所的两个律师名字事大,还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事大?是前者十万火急,还是后者火急十万?如果是后者重于前者,为什么后者举报已经五十天却至今悄无声息,泥牛入海?而前者却招致律师执业的“灭顶之灾”?!
     我坚信:每个人的心都长在胸腔里。它是冷是热,唯良知者自知!
     刘士辉致上
     2009年8月2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图)
  • 看看广州人民警察如何为人民服务?
  • 揭露广州越秀城管二中队血腥暴力行为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广州,我走在大街上居然被警察抓起来了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广州女博士赵诗哲裸死案的最新情况通报
  • 广州“华南新城”业主委员会筹备组成员李刚被打之后,目前生命垂危!(图)
  • 广州华南新城215惨案最新进展通报!
  • 北大MM上网求救:广州再因暂住证打人致残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广州:军旅诗人官宇龙缘何惨遭暴徒乱棍打死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8打工妹广州火车站被脱衣搜身续:火车站否认
  • 广州黄埔大桥年运营成本虚报1908万元(图)
  • 惊爆!广州医生为父母研讨植物对人体长寿基因27年
  • 广州两月内发生三起记者被打事件
  • 应解决好非洲人滞留广州问题
  • 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打击访民周建斌(图)
  • 广州闹市一酒家煤气爆炸震塌6间屋 致7人受伤(图)
  • 广州海珠桥抹"黄油"防跳桥自杀(图)
  • 广州,抗争此起彼伏
  • 广州经适房申购:评分越高越够格者越担心买不起 (图)
  • 广州一纪委书记醉驾被拘续 称喝酒是因工作需要(图)
  • 广州“创文”隔绝人民
  • 广州环市中路新疆籍男子遇害案嫌犯落网
  • 广州低收入群体无力购买经适房 欲求廉租房(图)
  • 广州一纪委书记醉酒驾驶 被查20小时才姗姗被拘
  • 广州一纪委书记醉驾 被查20小时才姗姗被拘
  • 广州一纪委书记醉驾被捉 辩称喝酒是为工作
  • 广州番禺区镇纪委书记醉驾被拘 打电话四处求情(图)
  • 中国批准在广州建设新美国领事馆,预计2013年完工
  • 广州市司法局的杀手锏:保留维权律师还是保全律所
  • 广州钉子户伤了谁的心/李斌
  •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 广州27个地王的尴尬遭遇/黎文江
  • 广州跳桥秀是道德提升的标杆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广州歌剧院大火能否烧出背后腐败/魏金辉
  • 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关于腐败缘于不拘小节"/胡印斌
  • 仅美国一地至少有7个地方的地名叫做“广州”,为什么呢?
  • 广州塔:城市新象征?
  • 广州日报:三鹿近万员工不应成管理层继续谋利工具
  • 希腊暴动与广州骏景的国家暴力恐怖电网/草虾
  • 广州良人教会公开声明
  • 不要学广州搞城管公务员化。
  • 茅于轼:广州等个别地区个税起征点应提至万元
  • 广州日报:不妨公示出国官员的考察报告
  • 广州日报:20名副秘书长为何离奇消失?
  • 广州日报:“故意入狱以获免费治疗”拷问新医改
  • 广州市某公安分局针对
  • 人工流产的黑心医院----广州军区空军后勤医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