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申诉人:茅文生,男,1967年3月7日生,安徽江浩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申诉事项:关于(2007)望刑初字第69号,刑事判决书,有望江检察院、望检刑诉(2007)58号起诉书“指控我诈骗罪”,对以上判决我本人不服。现作出如下辨解;
       事实理由:一:望江法院凭几个人做伪证,而我有确凿的证据下,法院不按事实证据,确判我诈骗罪。还有我在上诉期间把上诉状送到望江法院,而法院确剥夺了我的上诉权力,还打电话吓唬我,叫我不要上诉,否则就抓我坐牢,(通话我已录音。)法院还在知我掌握了他们打电话吓唬我,不要上诉的录音后,叫我不要告状愿给我翻案,最后给了我再审机会,拖了我半年时间,又给原判了,为此胡少斌院长带着阳学华,华江平副院长找到我,说他们都知我冤,愿给我翻案,可是政法委确打招呼不准给我翻案。要冤案错判。(谈话我已录音。) (博讯 boxun.com)

      二:望江县雷阳派出所张启亮和我朋友进行私下交易、对我栽赃陷害违法的抓捕我,并做出以下严重的违法行为:1:他私进牢房叫牢头陈老五,对我惨无人睹的折磨,餐餐把饭倒进厕所,要我抓起来吃,不吃就打,并经常几人把我抬起,将头往墙上撞。还要我每天从零晨二点起床干活到晚上十点多钟,这种折磨实在无法忍受,逼得我在牢房自杀多次。2:每次提审我都是他一人,最后一次还是酒后提审。这法律规定在提审时必须是二人以上,像他这样提审应该是无效的。3:用诱言骗我:他最后一次提审时诱骗我,说我家亲戚找了局长,局长叫他过来放我,因我跟常道楼口供不一致,只要把我第一次和第二次口供改过来,跟常道楼说的一样就可以放我出去。又在受不了他叫人折磨我的情况下,只好按他的要求签字了。当他宣布逮捕我时才知上当,我就当着张启亮带来的那人面骂他,并在逮捕证上写道:冯局长请救我,我是张启亮陷害的,是他骗我叫这样写的。又当着拘留所管教干部和所长的面骂了张启亮,说是他陷害我的,还要求所长保留好当时的监控录像。难道这一切不是他陷害我的有利证据吗?
      三:望江公安在我爱人王萍,要在合肥为我寻找律师时,得到了反对,必须要按他们指定的望江律师。这不严重的违反我国法律之规定吗?他们这样做,已暴露了做贼心虚的行为。我爱人被公安指定的律师陈爱民,以各种借口骗去了钱财外,还遭他强奸。为此我爱人报案与雷阳派出所,得到的是值班民警的恐吓于阻拦。
      事情的经过:在一次饭桌上我经人介绍,认识了省信用联社的一位理事长的秘书,他知道我做安防监控业务,就主动和我联系,要为我在他部门找市场,并说他买一套房子钱不够。借去了我三十万元钱,在他为我介绍业务总产值不到十万元时,又要我出十五万,为他买部小轿车,(这位秘书和我认识后,还经常要我去为他消费买单,就连他父亲消费也要我买单,当有时我不在合肥,他还要求我派人去给他买单。最让我看贬的是:他曾要我花钱找人,去杀和他女朋友关系好的一位男人我没干。所以他又要我花钱为他买车,我立刻以借口回绝了,他非常生气当时就和我翻脸,我就叫他把借我的钱还我,因当时他没打条子所以就否认,我说他借钱打电话给我时已录音了,他非常害怕。这位秘书我曾经带他和我好朋友常道楼认识,这个常道楼人品也特坏。在07年3月他曾打着我的牌子,找他家门口一位信用社主任,贷了十万元钱,硬给二万元钱丢在主任家里。他找到我说:要我找人把主任抓起来,他在到主任家找他老婆要四十万。到时给我二十万,他自己得二十万,我在找人把他给放掉,听这话后我非常生气,就大骂他一顿。他解释说这个主任太坏了,贷十万元款向他就要去二万元好处,当时我听了很气,就打电话给联社主任,主任接到我电话后也非常震惊,立即就去查,查后才知常道楼把钱送到主任家就跑,无奈主任只好将钱送到会计那里,要他按常道楼名字存起来抵贷款。主任贷给常钱后不久就调到其他信用社去了,所以常道楼认为这贷款以后还要他还的,就想害这个主任。我知道真实情况后,就不再理他了,为此他多次找人来说情。又叫望江的一个合肥老乡刘向宏,安排一次酒席让我和他见面,在酒桌上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看在刘向宏做和事老的份上才和他来往。常道楼和这位秘书处得关系非常很好,有可能是这个秘书要他陷害我的,因为当我把这位秘书的事,发信息给省联社理事长张良庆时,理事长非常气愤,并要我把证据准备好,通知我时就送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我被常道楼给陷害抓了,这个秘书借钱的录音,也在张启亮抓我时抢走手机后给删了。07年5月29日,我在外地做工程时,常道楼打我电话要我去为他堂哥常长生(在望江原是一个法律工作者,专靠为人帮忙和打官司讨点生活费维生的人。)要我找人为他一个被望江检察院,以受贿罪被抓的:望江信用联社营业部副主任丁一中说情。常长生以给丁帮忙为由,在丁一中妻子万东飞手上拿来五万元钱,(并打了欠条)求我为他帮忙,找人把丁一中放出来后给两万元钱,在这个时候,望江联社理事长也找到我,叫我为他的部下找人去说说情,事后把联社业务给我做。为此我找到望江公安局政治部主任王精华帮忙,在帮忙中我从家拿出三万元钱都已花光。(主要是王精华在07年6月12日,和他同事徐前要坐我车,来合肥看他俩在合肥上学的女儿,说他没带钱,我拿了五千元钱放进了他口袋,又在合肥安排他女儿和他邀请过来的合肥朋友,吃饭和他的住宿又花下二千多元,还多次他在和别人赌博时输的钱,计三千多元是我付给他的,另外要我请客吃饭等,将钱全花掉的。)在帮忙过程中,理事长找到我说,他已找检察长王春生说过了,只要花十万元担保,就可以放出丁一中,我知道理事长是想我掏十万去保丁,所以就又从家拿出十万元去保丁,王精华知道后说他把事已搞好,马上丁就能放出来,于是我才答应丁出来后就在给点钱给他,是在这种承诺下,才使丁一中在07年7月26日被取保出来。丁出来后,常长生给了他承诺我的二万元钱后,(也要我写了欠条,并且他给常道楼的一万元钱也要我写了收条,)给过钱的第二天就又向我要回去,理由是说丁一中讲他出来和我无关,并叫我去丁一中家找丁谈谈,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和常道楼去丁家的,在丁家不到五分钟,就被张启亮以诈骗罪将我抓去。张启亮原来他老婆跟常道楼是家门口的,还是常长生姐姐介绍给张启亮的。既然他们是这种关系,而我又是常道楼的好朋友,又是二个常求我为他帮忙的,为什么还要抓我呢?如果说我是诈骗,那首先要抓的肯定是常长生和常道楼,为什么他们确成了陷害我的证人。他们还诬陷说是我求他去找丁家要钱,愿给他帮忙的,他们万万没想到,原求我帮忙时,因当时为了听清他们找我帮忙的事情,和我明明白白为他找人帮忙的透明度,我将所有他找我,我找王精华和检察院檀刚帮忙的所有事情都在通话时录音了,谁知老天有眼,成了唯一今天能说清,证明是他们陷害我的证据。
      请求事项:一:要求惩罚张启亮,常长生,常道楼,万东飞对我的载赃陷害。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二:法院在我上诉期剥夺我的上诉权力,又不按事实证据,判我之罪,要求法院立即改判还我清白。三:是他们的陷害造成我无法挽回的损失,又使我公司停了二年之久。请求对我的损失给予赔偿。并退回法院对我的罚款三万元,和派出所拿去的三万元钱。
      申诉人:茅文生
      手机:13965138459 (博讯记者:晋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