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4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根据2009年8月12日晚发言录音整理,谢谢帮助整理的网友,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对原讲稿做了较大的删改,以及小部分增加,演讲稿有点啰嗦,也太长,而且大多是以前博文里讲过的,老读者可以节省时间,不用看下去了……^_^)
     (博讯 boxun.com)

    主持人把我过来的广告打出去了,我昨天才看到,发现那题目不但牛逼还挺学术,什么中国民主化进程,美国的选举制度和法律制度,中美民主制度之比较等,我一看就傻眼了,我哪有那个水平啊。
    
    不过我还是想讲民主,讲中国的民主事业。如果要给今天的演讲定一个主题,加一个小标题,我就用“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不讲理论不讲历史,我讲“和谐的心”——我是“唯心”的,因为身外的事讲来讲去还是那么回事,我们唯一能改变的,反而是我们自己的心。过去几年,每一次在谈论民主的时候,我更多地是检视自己的内心深处。在别人和我谈论民主的时候,我也同样想看透他们的心。这比高谈阔论美国或者中国的民主更加实际。
    

民主离我们有多远?
    
    我是2006年开始在网络上写有关民主主题的文章。记得那段时间,MSN和SKPYE上突然跳出的网友提问是:民主是否适合中国?那时,我总是耐心解释我感受到的民主,说完后,我会问他们,你认为自己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印象中,除非脑子真正进水,或者自知自明到勇敢地承认自己没有自理能力的少数人之外,几乎没有人说他们自己不适合民主的。当然,却有那么一批人,他们坚持认为除他们之外的其他中国人,是不适合搞民主的。为此,我还写了一篇博文,题目叫《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这篇文章的主题显而易见,既然每个人都认为自己适合民主,不适合民主的“其他人”也就不存在了。
    
    你还别说,两年不到,情况就有了很大的变化(感谢互联网),再也没有读者跳出来问我这个问题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样一些问题:老杨,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民主?老杨,你整天鼓捣民主弄得我心痒痒的,真鸡巴难受,你能告诉我,我死之前能够看到民主吗?……老杨,十年够了吧,那时我儿子都十几岁了,再不民主来不及了……
    
    各位,这就是进步啊,短短的两年,我的读者中几乎没有人再跳出来问那个等同质疑他们自己智商的问题:我们适合民主不?现在他们知道,所有人都适合民主,中国也适合民主,问题是:什么时候民主呢?
    
    这是进步,不过还应该更进一步。你不应该问我,我又不是算命的。虽然我心里也常常算计来算计去,可是,那更多的是意淫,不好拿出来讲的。但我坚信两点,民主的必然性,看看民主政治在过去一百年在地球上的发展,比禽流感和猪流感蔓延的速度快多了,难道你真相信中华民族是独具特色,拥有能够长期抗拒民主大趋势的那种智商?
    
    同时,在谈到一个国家具体的民主的时候,谈到中国的民主的时候,咱不能光说必然性,还有不能忽视的“偶然性”。这种偶然性可能是一些特殊的事件,也可能是一些特殊的人,不管是什么,都和人心有关。身外的无法控制的事情决定民主必然能够到来,中国每一个人的内心却可以决定民主是十年到来,还是一百年后才来。
    
    必然性让我们充满希望,而“偶然性”则让我们为这希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今后不管是谁,包括一会要提问的朋友,别再问我民主什么时候到来,问你自己的内心,你希望那个她什么时候来。因为如果你是个悲观主义者,如果全中国人都是悲观主义者,而且都守株待兔,无所作为,那么再等上几十年、她有可能还不来。
    

美国的民主和苏联东欧的民主,还有我们周边亚洲的民主
    
    这两年,在思考美国和中国的民主化的时候,我生出了这样一个看法,那就是象当今中国大陆这种在民主发展中落后于世的国家有什么“后发优势”,又有什么“后发劣势”?
    
    很简单,全世界都玩过或者正在玩民主,我们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民主的缺点我们看得一目了然,民主的优点我们看得一清二楚,如果我们愿意走上民主之路的话,我们不但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而且,我们可以参照其他国家竖起的航标,可以借用人家在河上搭好的桥,没有必要放着河上的桥不用,故意在那里摸着石头过河。这就是中国发展民主政治的后发优势。
    
    可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由于被世界民主政治的大潮远远抛在了后面,我们发展民主政治也有劣势。最主要的是劣势就是人家的民主制度越来越完善,我们看到差距越拉越大,大家普遍有了一种即便现在开始搞民主,也不知道如何下手,以及从哪里开始的感觉。
    
    我去年到美国观察奥巴马总统就职的时候,这种感觉非常之深,我们都知道,美国是老牌民主制度,制度确立至今已经有230多年的历史。可是当我看到奥巴马就职典礼上那么多美国人流泪的时候,我真是被雷到了。我突然发现,这是美国的民主制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我回顾美国民主的历史才发现,原来美国的民主制度作为原创的民主制度,也是发展相当缓慢的。
    
    从230年前包含了奴隶制度在内的民主制度的确立到今天奥巴马就职美国总统,他们走了230年,这是不是告诉我们,民主制度的建设和完善真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那么,如果我们中国今天要实行民主制度,会从哪一个切入点开始?我们的民主制度是相当于美国230年前的,还是五十年前,又或者是当今的?我们民众素质又如何?这都是问题,我提出来大家思考,因为我也没有答案。
    
    从去年有了这个思考后,我再回头看俄国东欧过去二十年民主制度的发展,就完全换了一种心态。以前我也认为俄国的民主在倒退,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俄国建立民主制度才二十年,你想怎么样?中国的台湾就更不一般了,民主选举领导人的制度开始还不足二十年。中国今后走上民主了,会遇到什么困难?会有多久?
    
    我们不能光把眼光放在美国、澳洲和欧洲上,还要看俄国和东欧,以及我们周围的一些国家和地区。这次从东欧回来,我写了一篇博文《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是什么呢?以前我认为最困难的是政治转型,或者说前面说的“偶然性”的那一幕。可这次我的感觉是,政治转型反而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折腾。
    
    最戏剧性的是叶利钦跳上坦克振臂一呼,也就是结束了七十多年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权的关键时刻,叶利钦自己说他当时跳上去一点把握也没有,我自己倾向于有专家分析的,这个酗酒成性的叶利钦当时一定是喝多了伏特加,借着晕乎乎的酒劲爬了上去。
    
    没想到,世界历史就这样改变了。你说是偶然性,还是必然性?现在我们不能否认了,条件成熟了,你叶利钦即便不爬,还有王利钦、陈利钦去爬,民众对民主政治拥抱的那些“自由、平等、公正和民主”的理念的要求是与生俱来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事,又是什么人,让我们总是感觉到苏联东欧发生了“剧变”,简直惨不忍睹,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了。其实,没那回事,现在的俄国东欧人几乎记不起来那场政治“剧变”了,倒是我们,还有其他少数几个国家,整天在那里总结经验教训,糟糕的是像一个传说中的老干部所说的,我们“把经验当成了教训来避免,又把教训当成了经验来学习”。
    
    与我感受到的相对平和的政治转变相对的反而是经济转型。民主政治的基础除了民众的素质之外,主要是市场经济,还有私有制。苏联东欧一夜之间把政治体制搞定了,可没有经济基础啊。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我们每每听到人们说起俄国和东欧遇到困境的时候,大家在谈论的。我也告诉大家,过去二十年,俄国和东欧的问题是经济转型,不是政治问题,民主政治一直在按照轨迹地完善之中。
    
    说起中国今后的转型,我们值得欣慰的是,和苏联东欧不同的是,中国的市场经济如火如荼,私有制也在鬼鬼祟祟地进行之中。所以,当中国出现某种政治环境的时候,当叶利钦,张力钦,王力钦也纷纷爬上坦克或者拖拉机的时候,我们国家和民族经历的阵痛将会短得多。
    
    大家要有信心,没有啥鸡巴了不起的。多少年后,你想起我这句话,就知道我在说啥了。别太悲观,中国也在以自己的方式进步,或者中国人在进步,一些搞民主的朋友往往把目光放得太远,看到民主的终点了,忽视了现在的一些进步。你想一下,要是在老毛的时代,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事,他老人家还不把我们象割韭菜一样,刷刷地砍掉?
    昨天吃饭,我的一位和尚朋友圣观法师说,斯大林死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否定了他,斯大林的残忍时代在苏联结束了;中国的老毛接过了斯大林的旗帜,开始另外一种方式的残忍,老毛死后,小平改弦易帜,开始改变中国;结果北朝鲜的金家又迫不及待地接下了老毛的大旗,现在看看老金,扛得越来越艰难。我提这个干嘛?我是想提醒大家计算一下,斯大林死后苏联又过了多少年就结束了?有时,你真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改变,肃清毒素。当然,你算一下,老毛死了多久了?所以,别悲观,好不好? ——大家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我为什么说“把民主当成信仰”?
    
    我写过一篇叫《我的信仰是民主》的文章,引起不一样的反响。
    
    把民主国家的核心价值例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当成信仰的人很多,但我这里说的民主是特指民主制度。这种把一种大半个地球上的国家已经实行了的制度当成“信仰”的人,可能就数不出几个了。而且,仔细一想,也确实说不过去。宗教是信仰,各种无法实现的理想也可以当信仰,一种最不坏的政治制度,一种生活方式怎么能够当成信仰?
    
    再说,有朋友说了,你如果真信仰“民主制度”,买张飞机票飞到美国不就得了,用得着那么夸张吗?其实,没有签证,偷渡到台湾也可以“梦想成真”啊。
    
    朋友说的没错,其实我这个说法是有点夸张的。可是,我不但不想纠正,而且我今天还想重申,在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今天,我们真是很需要一批把民主当成“信仰的人”。
    
    这种把一种制度当成信仰的做法和以前把共产主义制度当信仰的做法有所不同,那时当我们把那种制度当成信仰的时候,大家都清楚了,这和信仰上帝差不多,估计只有死后才能见到了。可现在我说的不同,民主制度已经遍地开花了,我们的信仰和理想不是遥不可及的,只隔了一个太平洋,一个台湾海峡,甚至一步之遥的亚洲邻国。
    
    今天我想提一下中国历史上一个屡见不鲜的现象,供大家思考。就是那些曾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摇旗呐喊的前辈中,有相当大一批人在后来,或者说人生的后半段,突然转向,对民主失望了,有些甚至公开诋毁他们曾经不遗余力普及到民众中的民主思想。这种人物非常多,我不一一枚举。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梁启超。
    
    直到今天,人家梁启超写民主的那些雄文还让我们觉得自己有点“落后了”、“太温和”了、说不到点子上,可是在晚年,正是这个在民主理念上启蒙了几代人的梁启超突然悲叹“对民主完全信仰不起来了”,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此路不通。
    
    如果梁启超只是孤立的,我不会占用大家的时间来说古;如果梁启超现象只是历史上才有的,今天已经绝迹了,我也没兴趣扯那么远,问题是现在还有很多梁启超现象,我在这几年接触的朋友中就有不少。
    
    是什么造成这一让人不解的现象呢?袁伟时老师在他的书里讲到很多条,我都赞同,大家可以找来看看。我今天想强调两点,还是以梁启超为例。
    
    第一点, 梁启超早期就把民主当成了信仰,追求西方民主非常尽力,可以这样说,当时无出其右,到现在也是中国历史上贡献最大的前三位。可是,在他经过了那么多艰难之后,他失去了耐心,也失去了信心。他一开始大概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是利国利民的好东西,大家应该是从善如流的吧。结果呢,军阀有机会就复辟,老百姓有机会就保守,他在很多时候反而成了孤家寡人,他能不失望吗?
    第二点, 第二个原因,就是一战后他到欧洲一看,大失所望,怎么民主的发源地欧洲大陆也会打仗?而且还打得如此残忍啊,比专制的清朝和军阀割据的中国还邪乎!结合自己在中国折腾民主那么辛苦,这位老哥哥一下子泄气了,大喊“我对民主实在是信仰不起来了”。
    
    这里我要为梁启超说句公道话,当时能够把民主当成信仰,是先知,因为当时的民主制度在地球上还真的很稀少,很脆弱,不但不完善,甚至一眼看上去,缺点和毛病比“完善和完美”了几千年的封建专制要多得多。加上这位梁兄和生活在中国绝大多数民主追求者差不多,对民主的认识一开始都是靠对现实的不满,以及从国外传过来的几本书上得来的。从他们的文章中看,他们对民主的认识不可谓不深,但问题恰恰在于他们对民主的认识缺乏了表面的那种“浅”——一种简单的却实实在在的个人经历和体验。
    
    梁启超的这种现象在当今的中国不是没有了,而是越来越多。这也就是我说的,别动不动就把眼光放得那么远,看遍了天下的民主,却看不清自己的心,如果你是追求民主的人,渴望民主的人,或者说你是那个亟不可待问出“民主什么时候光顾我”的人,你先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追求民主?我要民主干啥?
    

你为什么追求民主?
    
    有相当大一部分人追求民主是为了自己和后代能体面的生活在更加和谐的社会里。其中由以中产和精英为主,包括权力精英、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他们的眼界比较开阔,对民主有相对的认识,很多人都去过西方等民主国家“实地考察”过。他们追求民主的愿望很朴素:就是要子孙不像自己这样生活,人权得到尊重等等。这部分人有很多体制内的。他们和广大底层民众相比,算得上体制的受益者。这使得他们在追求民主的时候有一定的摇摆性,搞不清民主到来后,他们到底有什么损益。但希望子女生活在民主之下,对这点没有什么犹豫。
    
    我的很多朋友是属于这一类的。他们追求民主,但没有达到把民主当信仰的程度。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在中国追求民主的艰难,左看右看民主就是不来,结果一拍脑袋作出决定:民主不来,那我们就走过去呗。
    
    结果我们就看到,从权力精英,到财富精英,现在终于轮到知识精英,凡是对民主有点认识有点钦慕有点追求的,都省吃俭用纷纷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一旦孩子到了民主国家,他们长长叹了一口气:以前怎么那么傻逼?还以为民主离我们很远呢,没有想到,买张机票,我的孩子就走进民主了。
    
    至于他们自己,在这块离民主还相当遥远的土地上,继续裸体做官、裸体经商,或者裸体玩知识,裸体等待民主,甚至裸体“追求民主”,忙得不亦乐乎。
    
    这是第一类,还有第二类。就是“职业革命家”,也是把民主当成政治追求,也想民主到来后从政的那批。换句漂亮的话说,是打定了主意要“为人民服务”的。其中不少人大概等到民主一来就竞选市长县长或者总统的。这一批职业革命家经常受到诟病,又经常去诟病别人。
    
    由于到时民主了,估计总统职位也就是一两个,所以其中有些把民主当成手段的职业革命家很紧张,一看到有人提民主,就认为是为了要和自己竞选总统的政治对手,是来摘桃子的,于是大打出手,弄得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听到民主,就想到他们,捂住鼻子走开了。很幽默,很搞笑,也很心酸。
    
    最后我还想说第三类,也是我写博客后接触的比较多的一类。他们大多来自中下层,因为自己切身的遭遇而对现实产生不满,例如失业了,受到贪官欺负了,最近不顺心了等等,产生了生变的意志。这一类人很多,力量也挺大的。
    
    当然这类中也有一些很搞笑的,例如我这两天就碰上了一个:他的女朋友的老爸嫌贫爱富,说他不在县城买房子就不让女儿嫁给他,他写长信给我,义愤填膺地说,杨老师,听说你在搞民主,在民主的国家,就不会嫌贫爱富了吧,她爸爸是个当官的(后来一问,也就是个镇长级别的),这种人太专制,看起来不搞民主不行了……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其实这一类型而投身入民主大潮的,并不在少数,他们以为民主一来,就像当年“打进西安城市,一人抱一个学生妹”一样。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想一想,民主来了,现在平均每个人玩弄和包养十几甚至几十位二奶的贪官污吏就有所忌惮了,二奶就会去给人家当大奶,每个人有女可泡,有婚可结。
    
    当然如果有时间,我们还可以细分很多类,今天只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粗粗分类,也主要是我这两年接触到的,也许很多我没有接触到的,这里自然是挂一漏万。我也想尽快结束今天的发言,把麦克风还给大家,请大家提问题,我喜欢互动,老我一个人动来动去,不好玩。
    
    可是我想强调的是,不管是哪一类,无论动机和行为如何不同,都有其一定的作用,不能要求一律,更不能诛心,那种强调自己追求民主的动机纯正,说人家的不好,就更要不得了。我就想强调一点,那就是不管哪一类的追求民主的人士,很重要的是要拥有一颗和谐的心,而和谐的心是需要信仰来支撑的。
    

以和谐的心面对不和谐的社会
    
    上面说到的几类追求民主的人,都有可能在一开始,或者追求的过程中,慢慢把民主当成信仰。而一旦当你把民主当成信仰了,你就渐渐脱离了我给你粗略划分的那三个类别。你也追求民主,也是为了自己和周围的亲戚朋友追求民主,但你不会以自己子女划线,不会用自己什么年龄当候选人最合适来要求民主什么时候到来,也不会在自己的困难解决后,或者得到小恩小惠后,转而支持独裁。
    
    只有我们把民主追求当成信仰,民主才会加快脚步走向我们。拿第一类经济条件比较好,社会地位比较高的精英来说,他们为了自己和后代追求民主几乎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我自己也赞成,并且如果一定要把我划到某一类的话,就是第一类了。可是,当他们等不来民主,而是主动“走向民主”之后,如果没有信仰在心,他们还会继续追求民主吗?说实话,中国目前最需要这批人(算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吧)来推动民主,但有人说了,民主需要中产,但中产不需要民主。不对,真正的有点大脑的中产阶级都需要民主,只是他们找到了捷径——他们在其他的土地上找到了民主。就我自己的评估,这是当今中国民主最大的损失。
    
    第二类职业革命家不少人是有理想,有信仰的。但也有更多的由于对民主一知半解或者私心过重,不但没有信仰民主,反而搞的好像要民主来“信仰”他一样。对于这部分人,远的不说了,我请他们看一下台湾,几十年前追求民主并给台湾最终带来民主的那批义士大佬们,除了一个陈水扁在坐牢之外,绝大多数过得并不咋的,大多没有以前追求民主时候风光了。
    
    我到台湾常常听朋友说起他们,当时的职业革命家包括一些著名的知识分子,今天都在那里发牢骚,对威权时代充满着怀念。还有为数不少的,自己出力把民主折腾来了,发现玩民主的一个也不是他们,他们想念过去,有的都想疯了,以致跑到北京来唱赞歌。
    
    至于第三类就不用多说了,其中有些人只要自己的地位稍微一改变,民主立即被抛到脑后。其实这部分人反而容易理解,不必苛求,普通民众就是应该从个人利益出发,以自己的利益为大,进行博弈,这其实正是民主制度的精华,以人人可以“自私”达到合起来不能让某一个人的“自私”损害他人的“自私”,这和我们现在有人要求大家都不要自私,最后却正好是那帮不让人家自私的家伙在那里肆无忌惮地自私,实在要好得多。
    
    我不知道今天听我发言的一百多位朋友叫什么名字,都是干什么的,但我可以肯定绝大多数是崇尚民主,追求自由的,是愿意推动中国进步的。让我来做主题发言,讲民主啊,讲历史啊,我认为不恰当,你们都可能知道得比我多比我深,我可不想露馅,于是为了保险,我就讲我们自己,讲我自己,讲我们的内心,讲我自己的内心。我想,心只要是真诚的,就没有什么对错之分了。在目前严峻的形势下,和我们不弃不离,并可以带我们走向未来的,唯有我们自己那颗真诚与和谐的心……
    
    不管是哪种人,不管为什么喜欢和追随民主,我始终强调要把民主当成信仰,至少你要把民主体制拥抱的那些价值观——民主、法治、自由、公平、公正和宽容当成自己的追求和信仰,千万别把民主当成反对谁,当成达到什么其他目标的手段。中国历史上有太多把民主当成手段的人,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或者看到自己的目的难以实现,就随时抛弃民主这个手段。
    
    但也请大家记住,当我们把民主当成了信仰,当成了目标的时候,追求这个目标的手段,也应该是民主的。而要做到这一点,真是需要一颗和谐的心。
    
    只有真心诚意拥抱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才能让我们有一个和谐的心,才能让我们在面对不和谐的社会、在艰难的环境里,仍然保持我们的本色。只有拥有和谐的心的人,才能够持之以恒,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默默追求既定的目标,在必要的时候,作出牺牲也在所不惜……
    
    祝我们大家一起,心想事成!
    
    杨恒均 2009-8-1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杨恒均(图)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海外华人比“海内华人”更爱国吗?
  • 杨恒均: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杨恒均
  • 杨恒均: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图)
  • 杨恒均: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 杨恒均: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图)
  • 杨恒均: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 杨恒均: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图)
  • 杨恒均: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 杨恒均: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东欧印记(图)
  • 杨恒均: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杨恒均
  • 杨恒均: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图)
  • 杨恒均: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图)
  • 杨恒均:每一滴血,都是热的!(图)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杨恒均:我为用修脚刀杀死恶官的邓玉娇辩护
  •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杨恒均(图)
  • 杨恒均: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