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关于江堤乡派出所要我去结案的严正声明》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首长:
    
    昨天汉阳分局江堤派出所通过我二儿子转告我,关于汉阳区江堤乡丰收村董家湾财产被偷抢一案去结案,谁还敢去?我是一个左侧上下肢瘫痪的残疾人,因大儿子没犯任何法,被活活杀着卖了器官,至今不给立案,让杀人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家里贰仟多万元的钱财,遭区政府公安局法院抢劫和破坏光,为办综合利用“三废”的工厂征的地,92年就办完一切征地手续,至今不准使用,经武汉市环境保护局和汉阳区环境保护局进行环评,并审批同意和支持,95年由武汉市城市规划土地局办的武汉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的厂房设计图,并经武汉市城市规划土地管理局局长例会讨论通过,审批同意,主管局长缪顺局长签名批准同意的厂房建筑图,至今汉阳城市规划土地管理分局不发厂房建筑许可证。
    
    为了给被杀害的大儿子伸冤,为了把被区政府公安法院抢走和破坏的钱财以及不能生产遭受的损失得到赔偿,为了工厂办成,上北京告御状回汉,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伪造《精神病司法鉴定书》,将我送进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关两年零两个月之久,因中风说不出话来,四肢僵硬,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以及江堤派出所陈志忠准备我死在里面,感谢医院的努力,经过七转院八转院,我儿女们终于把我偷出来了,我要是又去江堤乡派出所那鬼不生蛋的地方,不是送肉上蒸板,被弄死了,怎么伸冤,我丈夫也是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已伪造好《精神病司法鉴定书》的在逃人员,与我相比,更是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以及法院的眼中钉肉中刺,更不敢去,关于我被关进精神病院,财产到底是区政府弄走了,还是公安弄走了,我无法得知,听说江堤乡派出所抓到了一个偷财产的人,到底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财产全部是被他偷所为,还只是一个替罪羊,我无法得知,不过董家湾的财产不管是区政府还是公安弄走了,或者被人偷走了,都应由区政府和公安赔偿,因都是他们造成的,包括今后厂里因不敢去看守,造成的损失都应由区政府和公安赔偿。
    
    武昌区首义路的杜银仙95年在董家湾帮我厂守财产,发现董际保家用拖拉机偷我厂木料,并和我一起去江堤乡派出所报案,该所不立案,三火车皮都运不完的木料,全部偷光,到底哪些人偷了,不了了之。
    
    2005年五十多岁的保姆和她哥哥偷了我厂近四万多元的财产,小偷自己在江堤乡派出所承认了,哭着跪地求饶,求不把她关进公安局牢房,主动不要工资,派出所不仅不立案帮忙追回被保姆和她哥哥合伙偷走的财物,反挑唆保姆翻案,第2天小偷保姆竟以要工资为名,追着打我这个残疾人,以及2006年8月11日把我关部队营房重兵看守,9月1日转武汉市公安局办的安康医院(简称精神病院)关押,使我差点丢命。昨天要我去江堤乡派出所去结什么案?偷我财产的人,该怎么处理就怎样结案,这是公检法依法办的事,不是我去派出所结什么案?财产价值几拾万元至百万元之多,应依法为我们追回,我不说是被关进公安局精神病院造成的,我不说是区政府和公安的责任,不说是把我关进精神病院造成无人看守才造成的,该不该区政府和公安局赔,就是一般被盗案,公安也应破案和帮忙追回全部财产,法办罪犯是公检法的责任。
    
    怎么结案:1、我不管是区政府弄走了还是公安弄走了,还是谁偷的,只要把拆走的铁门、铁窗重新安装原样,把一切被拿走的财产还原;2、若财产卖了,要是专解决我被关进精神病院后,董家湾的财产损失,由汉阳区政府和公安赔偿我们,至少赔五十万元,至于这笔钱到底是政府出,还是公安出,还是该偷东西的出,偷我们财产的小偷该不该判刑,由政府去管,我不想研究和过问,我只要少受点损失就行,我所想不通的是汉阳区政府公安法院不仅支持偷抢杀人放火投毒的,还亲自带人抢劫和破坏一家综合利用《三废》、保护环境、消除污染、照顾社会上残疾人就业工厂的财产,使工厂的钱财被抢劫和破坏光,还把左侧瘫痪的残疾人法人代表关进精神病院,进行残无人道的迫害,被关两年零两个月,差点丢掉性命,这种执法犯法的问题,请首长解决。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法人代表
    
    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残疾人 王春贞 邮编:430052
    电话:13647201423
    董家湾被盗报案材料
    
    由于丈夫和我加保姆都去北京告御状,家里的一切财产都从汉阳区英武街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搬到董家湾,汽车和汽车配件、化工设备、化工原料、生活用品等统统搬到董家湾,由我和两个保姆加上拾壹条护卫犬守着,2006年8月11日我被抓,不让我给保姆发工资,护卫犬全部被毒死,保姆被政府逼走了,儿女们受政府和公安威胁,不敢去董家湾守财产,都与父母划清界线,董家湾财产完全无人看管,谁想拿什么就可拿什么,到底是政府和公安先搬空,还是小偷逐渐搬空的,无法得知,据说和我一起关在精神病院的汉阳区邹厚珍,家里的财产也全被搬空了,怎么会与盗我们财产的做法完全一样?都是全部搬空,小偷会有这大的胆吗?小偷会这么了解情况吗?不得而知,为什么连我们告状的材料和证据,包括我大儿子遇害的照片都拿走了,小偷要这些干什么?尤其是我儿子尸体照片拿去有什么用?不得而知,我住的那栋两层楼,不仅楼上值钱的搬走了,连防盗的铁门铁窗也都拆光了,剩下的只是破木窗木门没偷走,小偷有这大的胆吗?
    
    被盗走的衣服用两台汽车装不完……豪华双面铁防盗门捌套,黑木耳柒佰斤,毛毯贰拾床、羊毛皮床单两床、男女貂皮长大衣各壹件、毛貂皮领羊毛夹克壹件,男女中长狐狸皮大衣各一件,东风带钢圈汽车轮胎贰拾套及各种汽车配件,还有伍吨、拾吨、伍拾吨千斤顶,钢管、钢丝绳,壹吨、贰吨、叁吨、伍吨手拉胡芦,金铃全自动洗衣机五台,水仙超静全自动洗衣机壹台,还有壹台斩新全自动超静洗衣机忘了品牌名称,家用冰柜、冰箱各壹台,空调贰台、电视四台……各种大小高压锅,大小电饭煲,各种大小铝锅,各种铝制品、各种铜制品如铜盆、铜壶……,各种不锈钢制品写不完,如不锈钢大立式碗柜,不锈钢大衣柜,不锈钢书桌、不锈钢工业大冷柜,四门开的就有四台,不锈钢椭圆形大小盘子,不锈钢的筷子,碟子、瓢、大小茶杯……为锈钢工业用浓缩桶,不锈钢反应釜、搅拌器、不锈钢高脚杯和平底酒杯,电机25台,发电机、离子切割机、亚狐焊机1台、缝纫机1台塑料焊接机1台发、发电机两台,东西太多太多,写不完,一句话用叁台大汽车也拖不了,谈重量仅不锈钢和铜、铝不会少于四吨,木料堆在董家湾,武昌区首义路街的杜银仙在95年帮忙看守厂里财产,看到董际保家用拖拉机拖我厂木料,并和我一起去江堤派出所报案,结果无人管,更谈不上立案,三火车皮都装不了,这么多的木料都被偷了,到底有哪些人偷了木料,无法得知。
    
    2005年五十多岁的保姆伙同她哥,偷了我们四万多元的财产,在江堤乡派出所里,小偷保姆哭着跪地求饶,求不把她送公安局牢里,主动不要工资,后来派出所教唆吴保姆翻案,第二天小偷保姆以要工资追着打我这个左侧瘫痪的残疾人。贰仟多块水泥楼板被偷成壹仟多块,壹仟多块又被偷成壹佰多块,现在这壹佰多块水泥楼板还剩多少,伍万块耐火砖,还有叁万块红砖,还剩多少?灰塑料板蓄酸池和埋着的叁佰多公斤重的不锈钢滚筒还在不在,各种化工厂原料遭没遭破坏,现在我和丈夫都怕被抓着送精神病院,再不敢去守了,命比财产贵,剩下的平台上锈烂了的叁台汽车,迟早会被盗走,一切都会盗光,房屋都会被拆光,奇怪的是小偷要我们告状的材料和证据及陈永东遇害的照片干什么?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丢掉一切,保命告状重要,只要中国建法制国家,一切就会赔回,责任人就会受法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一到,一切会报。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法人代表
    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残疾人王春贞 邮编430052
    电话:13647201423 09年元月2日
    
    附注:王春贞中风病危乘机抢走的王春贞手机壹部,至今未归还,陈志忠在武汉市公安精神病院汉阳分院(陈志忠原为江堤乡付乡长现调公安工作)
    
    
    《申请办理养犬证的报告》
    
    我厂与武汉有机股份有限公司自八五年签订合同,贰拾多年来关系很好,我厂靠近武汉有机的舵落口段,有常年办事处,堆放工具和设备,无人看守,为了不被偷走,养有护卫犬壹只,故申请政府公安和防疫部门批准,注射疫苗和办护卫犬准养证等一切相关手续,请给予批准,一切拜托,谢谢!
    
    此致
    敬礼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法人代 王春贞 邮编:430052
    电话:13647201423
    
    
    2009年8月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寿田/王春贞: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武汉老访民陈寿田太太王春贞关精神病院
  • 上访的结果:武汉访民王春贞被投进精神病院(图)
  •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