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致淄博市委书记、市长的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转载)
    
    我们是蔡明君的父母,或许两位领导还不知道蔡明君为何许人也?不要紧,我们会捡紧要的说,不担误两位领导的宝贵时间。
     (博讯 boxun.com)

    我儿子蔡明君现年32岁,系四川省投资集团公司下属四川川投化学工业集团公司职工,于2009年元月被派往贵市作为驻点人员。2009年5月7日,因儿子说淄博市有位名医能治我老伴的糖尿病和甲亢还有骨质疏松,来到了淄博这个古时的齐都故地。本想贵市作为齐鲁大地,有着三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应该是一遍清平盛世之像,人物高度文明之地。哪知到贵市不到20天,我们竟饱尝丧子之痛!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和老伴已是年近七旬的病弱老人了,哪想竟在一个人人传颂的历史文化名城得来了如此噩耗!而我儿子从整个恶性被殴事件中来看,是极其无辜的!打人单位是极其恶劣令人发指的!都说和气生财,山东作为一个经济大省,而淄博又有着悠久的文明史,历史上不乏诸如管、陶之类的名仕名人,他们在生意中对后世人的教导里是没有——做生意要打人要打死人的一说!而现实中,如此丑恶的现象却发生了!而且还继续上演着!下面我说下事件的经过和一些真实的现象吧,或许你们能理解我和我老伴两位弱烛残年的老人,在面对如此大难时的心情——
    
    5月26日晚,我儿子蔡明君和同事们一起接待公司总部来的两位同事,当时还有些地方上和公司有生意往来的朋友,晚上一起在盛世中国唱歌。大概在当天23:50左右结束,一位姓蒋的同事买单,吧台一算是3800元,都打了发票的。由于小蒋身上带着银行卡和少量现金(800元),蔡明君身上钱也不够小蒋只好刷卡,但吧台说POS机刷不起,吧台就说一楼大厅有ATM机可以取。但吧台说POS机刷不起,一楼大厅有ATM机可以取。于是,在小蒋付了800 元后,吧台指定了一个保安和他俩一起去取钱。但在小蒋取了3000元交给保安时,保安却要求收取4500元。这时小蒋认为先结账时候说好的是3800 元,拒付多出来的几百元。双方因此发生了争执,小蒋和蔡明君随即遭到十几个保安的围殴,两人被打后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就开始跑,蔡明君被追打着向派出所方向跑到了街对面(和平派出所侧面),小蒋则向东边跑了几步就被一起的朋友在现场看到了,于是及时的制止住保安,但小蒋的头上当时被打得鲜血直流,经法医鉴定头上有9CM的口子(保安用对讲机砸的),脑震荡,恶心呕吐。而蔡明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等同事朋友们发现他时,他已经躺在了盛世中国门口的马路边。后来有警察带小蒋到盛世中国看录像时,发现蔡明君是被一群保安追打到街对面后,又有四个保安把他拖回来的。而蔡明君因为警察的延误出警担误了及时送医的时间和淄博市中心医院的不及时施救,终因医治和抢救无效于5月28日下午4点过不治身亡。
    
    当天打人的时候,一起唱歌先出来的另两个同事小李和小刘在路边打乘出租车准备回去,听到后面有吵闹声回头看到是小蒋被打得满脸是血,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因为手机没电,正好一个保安拿着蔡明君的手机过来问,这是谁的手机。小李一看是蔡明君的手机,就要过来拨通110,并让小蒋把事件经过和地点给110讲了,但是二十分钟过去了,都没有警察来。小蒋和先前救他的那个朋友就径直赶到街对面的和平派出所进行报案,小李和小刘则把蔡明君抬上救护车送到淄博市中心医院抢救。到了医院也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才有警察来看了一眼,问了几句就走了。而院方因为当时送去的小李和小刘没有足够的钱交押金为由,一再拖延施救时间,只采取了简易救治的方法,最后于 2007年5月27日下午2点左右开始实施抢救手术,但人已经不行了……。我老俩口是27日凌晨三点四十左右接到蔡明君不幸的消息,并赶往淄博市中心医院的。
    
    那边,小蒋到了距离盛世中国50米左右的和平派出所三楼找到里面睡大觉的警察,对方却说知道了,打了电话问了没事了,然后什么不管了之类的话,总之没有出警。
    
    以上内容,是当事的几位同事和朋友以及我们亲历的,绝对真实!若有不实之处,我们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现在,由于当地盛传的盛世中国有黑背景、公安局和市级高层背景,我们都不曾相信,我们只相信党和国家是不会容许、法律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们在等待了多日之后,在儿子尸检做完表明颅骨多处骨裂骨折,却仍没有鉴定结果、在没有得到有关方面一个明确的回复、在没有得到打人单位一个公开道歉的表示,并公然旁若无事照常营业的时候!在打人单位对外声称保安打人是下班后的事,跟公司无关的时候!只能冒昧地写上此信,以望两位领导能为我们两位老人主持公道,敦促有关部门从速、从严、公正地审理和办理案件,给亡者一个交待,给家属予以安抚!
    
    另,我系退休老工人,月退休公资有限,老伴为农转非无业人员,且多年病养在家,本以为儿子有了一个好工作,将来养老有个保障……,结果不想蒙此大难,老伴因为蒙受丧子之痛,本降至4.9的血糖又猛升至7.1病情恶化严重。还望两位领导为地方倡导正义,为我们主持公道!
    此致
    
    敬礼
    
    
     亡子老人:蔡立前 谭素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