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红旗下的罪恶,阳光下的控诉/鲁俊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呼吁媒体传达普通平民心里话,给党中央领导的信》各界媒体先生们、女士们:
     请求你们为社会公平正义,为维护民生,为共同遏制腐败,为社会稳定和谐,通过你们的手和笔,揭露在被拆迁中遭受到伤害的人,为他们声张正义!
     我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农民,怀着对党的热情和关怀,对国家的热爱,对党的执政担忧,写了这封信。同时我也是一名上访者,更是一名冤气冲天的被拆迁户,上访了十年,看见了不少事实中没有见到过的事,亲身体会到失去家园,无家可归的痛苦,亲身体会到权力专制的压力,亲身体会到司法不公的事实,随着改革开放步伐深入,发展市场经济不断扩大,腐败贪污手段层出不穷,百姓的冤气增加,上访的人数也不断增多,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矛盾也不断加深、增多,高层有气无力的呐喊,基层污吏玩花样的应付,架空了高层的政策方针,架空了司法尊严,架空了党的原则宗旨,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基层王国。不知要把国家和党引向何方?在发展中产生矛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正视矛盾的存在,可怕的是矛盾堆积如山不去化解,可怕的是党中央的决策制度不落实、不执行,可怕的是国家的信访制度变成了一纸空文,可怕的是问责制度变为压制上访民众的工具。现实中从个案却可看出腐败根源。我长期居住在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双浦村新桥队务农,一生心血,勤俭持家、省吃俭用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成家立业,和睦安宁。于1998年人祸降临,安亭镇政府为了扩大国集联营企业,安亭镇党委书记沈兴才知识了土地管理所所长徐秀福实施拆迁行为,本人对地方发展搞拆迁没有意见,但要求按上海市政府的政策,法律规定,给与合理合法办理签证安置协议的手续程序,这是基本常识的要求,恰受到拒绝,于1999年4月被无辜告上法庭,成为一名被告,嘉定区法院行政庭庭长俞大庆审理此案,他不顾事实真相,不顾法律尊严和公平正义,不顾道德底线,枉法判决,判我败诉,我不服判决,上诉到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同样在行政庭殷勇法官审理下,维持原判,直至申诉到上海市高级法院,在行政监督庭李建法官用行政手段驳回了我的申请再审请求,彻底把一个民事案件转变为行政案件,由此可见,上海市三级法院的法官在司法腐败中表出人祸之灾,完全掠夺了我的居住房屋和一切私有合法财产,这就是权力压制于人,从而使我失去家园,无家可归,更失去了一生心血积累的私有财产,走尽了上访之路,十年来,无数次的走访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信访局,到中央纪律监督委员会也去举报反映,都无有回复结论,要求法治社会,谈何容易,反之,还要遭受基层的种种打击报复,在红旗下,阳光里,除了被关押,传换成了家常便饭,有时被地方黑势力威胁、恐吓,这些都跟安亭镇政法委张晓华,综治办施根元,司法所兼信访办主任许杰及安亭派出所副所长归根弟脱不了干细,他们为私人利益,为了小团体利益,为了保障安亭的腐败贪污行为,千方百计整治上访人员。而且还嫁祸于人,我被绑架过,被刑拘过,被软禁过,这都是事实,查看我的材料就会一目了然,安亭镇实施拆迁成千上万户,没有一个平方的安置房屋,都是逼迫农民购买官商勾结的高价商品房,叫百姓如何承担得起,而他们阴一套阳一套隐盖真相,区政府、市政府、党中央不知何故对待这些地方污吏不整治,百姓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又如何确保一方平安稳定呢? (博讯 boxun.com)

     十年来据我所知:黄浦区施风元,徐汇区襄阳路小商品市场的肖又青,卢湾区个体户孙玉兰、沈永梅,虹口区的王丽卿,长宁区的蔡文君,普陀区的许正清,浦东新区的朱金娣、沈金宝,杨浦区的陈宝良,闸北区的田宝成等都是被拆迁的受害者,为人都有一本血泪史,其他众多的上访者,在拆迁中无家可归,比比皆是,总之维权艰难,民生无望,法治空谈,都是制度不硬,百姓要讨回自己的财产在无赖当道中,只有发挥媒体优势,共同监督,铲除腐败,整治贪官污吏,百姓才能安居乐业,社会才能稳定和谐。
    此致
    
    
     敬礼
    
    
     上访者:鲁俊诉
    
     2009年7月9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顺德容桂街道办事处容里村民的控诉书
  • 一条龙迫害“服务”: 农安县人民检察院提起秘密控诉(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朱军:控诉黑暗的上海
  • 对计生办血泪控诉:怀孕7个月的婴儿被残忍注射死/王丽萍(图)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一名百姓对反贪局局长的血泪控诉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血泪控诉!苍天!我们如何活下去?/ 张子霖
  • 江阴村民血的控诉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姚红霞:无泪的控诉-芮城县中医院进行“活体实验”
  • 军功档案被冒名顶替当公务员,控诉国土所长徐勇(图)
  • 血泪控诉湘运邵阳隆回分公司 严重侵害下岗失业职工权益
  • 庄井:抗日老英雄控诉南通市政府暴力拆迁!(图)
  • 浙江萧山冤案: 一位湖南打工民妇的血泪控诉
  • 洛阳访民控诉劳教所:盲人都关押(视频)(图)
  • 福州市民林家熙等人控诉强权恶政阻扰其正常办理过继祖上房产18年未果(图)
  • 城管教材激众怒小贩控诉其暴行
  • 上海黄埔控诉野蛮拆迁的传单现北京(图)
  • 一位痛失爱女的父亲对政治、法律、生活三重污染的控诉(图)
  • 高智晟:血泪控诉胡锦涛、温家宝的酷刑
  • “黯黯阴霾”(三)南京“强拆户”:控诉“钱权”交易“虐民” 警侯万英被灌迷药!(图)
  • 丽江城市网站长控诉网站被非法关闭
  • 转业军人王卫平为五老师书写的控诉北京司法腐败的申诉书
  • 上海93岁老人刘海林控诉中国四级法院枉法裁判(图)
  • 老八路女儿控诉北京政府奥运其间迫害自己!
  • 湖北郧西访民集体控诉维权遭毒打关押劳教判刑
  • 京城路边开控诉会:肾石婴家长联盟5人被拘
  • 中国股民上街身披条幅控诉证监局 (图)
  • 世盟党员陈爱民强烈控诉中共“执法”者的暴行(图)
  • “上海倒楼”是对黑心中共的控诉/舒圣祥
  • 王金堂: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控诉临沂市政府
  • 新疆乌鲁木齐市6万农民的血泪控诉!
  • 安徽访民控诉凤台县法院司法不公
  • 关于南航信访群体屡次在京被暴力拘禁致残的控诉
  • 西安中泰嘉苑业主的血泪控诉
  • 刘红英对闵行区房地局知法犯法的控诉/上海维权
  • 从我作证到我控诉的良知出发
  • 常雄发控诉上海警察违法行政/上海维权
  • 常雄发控诉上海警察非法收缴申诉材料
  • 给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家庭对陈良宇、韩正、陈超贤的控诉(之二)(图)
  • 科学院成都计算所的科技人员对司法腐败的控诉!/曾理
  • 家长们控诉:天灾不可违,人为最可恨(图)
  • 两个中国母亲对计生的血泪控诉/沙倓冠(图)
  • 一个中国母亲的血泪控诉 (图)
  • 一个上访被劳教者对银川女子劳教所的控诉
  • 刘水: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 华梁兴:我为何要揭示中国人的苦难?报告文学《我们向谁控诉》采访札记
  • 马亚莲: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片资料)(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