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谁这么敏感
     ——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博讯 boxun.com)

    5月24日我在博讯上发了一篇纪念六四的文章(不敢忘却的纪念——我所经历的89六四),有人对此很敏感。5月30日中午大概11点,有人敲门,我开门后冲进来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将我控制,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他们只是在我面前晃了晃,根本看不清。有人就翻动我的抽屉,有人查看我手机的信息。我提出抗议,并要求他们按法律程序办,要求出示搜查证。在我的要求下,他们补办了搜查证,经搜查扣押了我的手机,电脑,传真机,4件恤衫,并在我练字的废纸中检出有敏感字样的5张废纸,甚至还拿走了几张三级片的光盘,后将我带至临海公安局传唤。期间对他们查看我手机短信和通讯录我提出了抗议。次日他们将我转交给我老家的国保,并将我扣押的东西一并移交,并将给我的扣押清单收走。我被带回老家并在六四期间限制自由。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不知我触犯了哪一条法律?因为始终没有人给我结果。
    六四过去20年了。六四屠杀的血迹未干,六四的英灵未瞑目。为何纪念六四都要如此敏感?既然是平息反革命暴乱,为什么不隆重纪念一下呢?也好让后人知道六四平爆的伟大英明。为何连六四这个普通的数字都要如此敏感?
     和谐社会也许不包括异己,不允许发出不同的声音。一个正常的社会是允许有不同的声音,甚至是批评声音,如果一个社会, 一个国家,到处都是莺歌燕舞的声音,到处都是奉承拍马的声音,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专制的社会,这个国家就是专制的国家。
    
      如果我的所作所为没有触犯法律,那么请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如果我的所作所为触犯了法律,请按法律程序办案,由法院来确定我是否有罪。而不要再发生这样类似的事。
    5月30日,临海异议人士吴高兴做了一件印有(勿忘六四 勿失良知)的T恤衫,约我去照相留念,和我同时被抓(他发给我的短信是:我被公安绑架),后在临海的一个寺院里被软禁10天。
     (个人简历:沈子俊,男,65年生,89年甘肃农业大学农业机械化系大三学生。89年5月17号赴京声援,6月4号回到兰州。组织本校学生及市民游行抗议北京的镇压,8月9日被抓,两年后释放。被学校开除。后因积极参加社会民主党被判管制两年。今年5月30日被浙江临海国保传唤,后被老家国保带回老家限制自由,六四期间不得外出。现打工为生。联系方式:13958687376 QQ:759048420 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前夕上海访民约有40人被行政或刑事拘留(图)
  • 面对六四,胡温如何给马英九和吕秀莲一个交代?
  • 张祖桦:从八九“六四”到《零八宪章》
  • 齐志勇:当局严控并查缴了我的“六四文化衫”
  • 高法信访外访民集会,有访民纪念六四亡灵(视频)(图)
  • 吴仁华揭密六四屠杀 读者反馈军方机密
  • 北京当局杯弓蛇影 全面查扣「六四文化衫」
  • 中央社:中國大費周章 到處查扣六四文化衫(图)
  • 六四开审昂立教父兰先德为哪般?
  • 六四后的“审判”是无耻的政治报复
  • 罗马数字设计的《八九六四》恤衫(图)
  • 六四20年,你们有坦克,我们有真理
  • 谴责六四屠杀而得罪中共的漢學家马汉茂逝世十周年(图)
  • 《中国劳工通讯》主持人韩东方谈“六四”和中国工运(图)
  • 六四已过,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被传讯 (图)
  • “六四”真相真那么难明吗?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大陆网民突破封锁祭六四亡灵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四)/老七
  • 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吴玉琴
  •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上)
  • 六四二十年有感
  • 张朴:一个卖淫女的“六四”情结
  • 陝西:六四再次屠城/葉一
  • [六四]之后的探索
  • “后六四”中国社会的两个支架
  • 莠言自口,马英九六四感言
  • 中国精英思想导致六四失败
  • 中国精英思想导致六四失败:也谈专制下的革命
  • 六四天安门广场,到底有没有屠城?/晓燕
  • 短评:中共后人总会为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 /高洪明
  •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六四”20周年:应以史为鉴(图)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所见所闻/林保华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