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8日 转载)
    
杀人狂残杀人命 公安机关乱作鉴定

     公安机关罪滔天,袒护凶手胆包天。乱作认定耍伎俩,冤魂不散漫云天。 (博讯 boxun.com)

    我家属崔德英因和权启瑞因邻里纠纷,被权启瑞残忍杀害,归案后公安篡改事实,乱作认定,枉法办案、该权启瑞从此逍遥法外、无影无踪。
    2005年4月13日19时许,在徐州市贾汪区新夏路口37号发生一起极为残忍的凶杀案,权启瑞因往我门旁倒垃圾,受到我家属催德英的阻拦,双方发生争吵而后该权于四月十三日傍晚,手持凶器(匕首)翻墙闯入内室,对崔德英胸部连刺三刀当场死亡,案发时因家中无人,直到第二天上午九时才被发现,根据邻居提供线索公安机关将其抓获、四月二十一日即对该权作出患有“精神分裂症”结论,且以此为由当即将其释放,至今逍遥法外、从此无影无踪。
    我家与权启瑞仅相隔不到20米路宽的邻居,从平时言谈举姿从未看到、听到过该权有精神异常表现,将其抓获后、一个星期内即作出如此荒唐结论。令人疑窦丛生。当我找到鉴定医院后,该鉴定马医师直言不讳的说:“公安机关叫俺怎么办,俺就怎么办。”如有怀疑或不符合程序可以推翻重来,重新申请再鉴定、当我向公安机关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后,公安机关则以种种借口为由,故意刁难。不愿重新再鉴定,当我找到兼职刑警队长的副分局长张振庭时,张表示:“有共产党执政、你永远翻不了案子,听我的话尽快先打民事的官司,把钱抓到手再说。
    如此残忍的凶杀案,被迫误入了“民事诉讼”的歧途,一旦民事诉讼判决书下达后,进入执行阶段的执行行为,把案发后变更他人房产证书的房产,故认为是他人财产不予执行。(经我多次查找均是案发后变更的手续)民事赔偿无果,至今还在渺茫中。
    本案值此,恳求中共中央、人大常委、国务院及各政法督催查办,重新确认案件,尽快捉拿凶手以示法律的尊严。让受害者九泉瞑目,让我全家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安慰。希望能得到国际友人、台湾同胞、和媒体同仁的鼎力相助,亮正义之剑、斩世间妖魔。
    09年4月30日我父北京上访,被贾汪公安截回,至今被关押在看守所生死未卜,贾汪政府、公安拒绝家人探视。徐州的人权何在?贾汪的法制何在?如何促进和谐?贾汪区政府要求我们家人,拿民事赔偿金、民事刑事一块了结,不能再追究刑事公安造假法律责任,不然判我父一年大牢,难道1949年解放全中国人民翻身做主人,就是这样的主人吗?我们全家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煎熬中,难道苍天的眼睛真的瞎了吗?做一名中国人我感觉太难!太难!我的决心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地方政府、公安欺人太甚口出狂言,贾汪分局副局长张振庭说:有共产党执政的日子就没有你老董翻身的日子。 贾汪夏桥派出所所长许建说:你老董告了四年,一点效果都没有,你老董说在中国哪个部门能告赢我许建开车送你去。百姓的父母官就是这样如是说!
    
    董志文携:长女 董安云
     长子 董安国
     次子 董安亮
     三子 董安群
    电话:13101834811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苏徐州贾汪区新夏路37号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光华日月蔚蓝的天,严肃的法律腐败的官。
    “和谐”的社会是啥样?我家顶的是二重天。
    行政不正、必然被动,想占主动,忍心纠正。
    现将恶吏派出所长赵辉,为了袒护近属的私利,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枉法办案,暗中恶意串通贾汪区国土局,枉法作出极端错误的所谓:“宅基地使用权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即“贾政土行决[2008]01号,)该决定依据的不是1995年下发的“国土资源法”,而是一九六三年中央下发的“通知”,而且“通知”与我家情况不相符。理否当然地受到了“复议”和我们全家人的指责和拒绝,可怜的市政“复议办”也能违心的维持该“决定”。由于当事人高景太的阴谋迟迟不能得逞,9月26日对我路过其野外建房的父亲高后营实施毒打,父亲惨遭杀害,当即死亡,案发后,作为贾汪公安分局的夏桥派出所等人面对性质恶劣,如此不法的刑事案件,不是保护现场尽快破案,而是密谋串通,相互勾结,极力掩盖事实真像,竟然把已经确认死亡父亲的尸体,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和阻拦,以抢救为名,转移尸体,破坏现场,既而又擅自作出决定,把尸体送往北山殡仪馆,并催其尽快火化。由于办案人员形迹可疑,漏洞百出,我们全家人提出尸检,遭到公安机关的刁难,并讨要验尸费用5000元。按其吩咐上缴费用后近二个月才作出受伤部位介绍不详的尸检报告,更为荒唐的是尸检报告介绍的死者衣着不是我父亲死前穿戴。这一点早在刑警队被我们揭穿,并追出被更换清洗血污的衣服。刑警队人员目瞪口呆,无话以对。案件的如此发展,竟被公安机关认定为是服毒自杀,真是弥天大谎,欲盖弥彰!
    面对如此深遭其害的我家,只好省城、京城两地的上访。当国土部接访人员看到依照的法律不是现行法律,而是一九六三年中央下发的“通知”时破口大骂,叫我们回去后责问贾汪国土局办案人员一九六三年出生了没有?为什么现行的法律不用?而用六三年中央下发的“通知”。再说:“你家的情况也不适用此“通知”,对于死人案件作出结论蹊跷,荒唐、可笑。”
    返回原籍的我因上访被行政拘留5天,回来后贾汪区地方政府人员蜂拥至极我家,察看宅基地现场,才晃然大悟,张口结舌,无言可对到如此地步,真是尴尬万分,贾汪区国土局对其作出的[2008]01号错误决定不能有错必纠,而是遮遮掩掩,采用种种花招欺骗、愚弄,作为“遮羞布”。遂于2009年1月8日仍对其错误的行政行为,不思反悔加以纠正,仍向我家送达了“我局不作出重新处理”的通知,”面对父亲的被害,至今只字不提。
    中共中央及各大机关,这就是贾汪区委、区政府所领导下的贾汪国土局和贾汪区公安分局两大行政机关,构建和谐社会工作质量。这些政客,明明是在恶化社会,却偏偏也打着“和谐社会”的伟大旗帜,片面的运用法律,歪曲事实,为少数人谋利益,从根本上违背了我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明明是以“乱”字为出发点,甘心充当冤、假、错案的罪魁祸手和急先锋,望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的各大机关,督促查办我家受害的两大案件,并强烈要求对制造我家两起案件的主要领导严肃处理,对杀害我父亲的罪魁凶手,绳之以法,以视法律的尊严。在此,不禁略加修辞本文开头的词句:我家顶的两重天,中央英明基层暗。欲要政通人又和,除非来到我家看。(其中所涉及到的法律文书及上访材料随附)。
    
    1、上访原始材料;
    2、贾汪区国土局(2008)01号处理决定;
    3、向市政复议办提出复议申请;
    4、市政复议办“复议决定”;
    5、一次尸检补充异议和其它解释;
    6、2009年元月8日,贾汪区国土局作出的“不作重新处理的通知。
    7、受害人全家: 母亲:郑长荣 长子:高传民 次子:高传双 妻:杨 玲妻:宋绘荣 长女:高永梅 次女:高春梅 江苏徐州贾汪区石头阵村545号 电话:13952149801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一个辖区两条人命案,09年4月5月政府的态度很强硬,三年半没人问、一问就是一笔勾销,拿民事的赔偿金买断刑事的案子,如不答应大牢伺候,老父现关大牢,威逼利诱我父以达到和谐贾汪,法制贾汪、平安贾汪。我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狱中年过六十的的老父。杀人无罪上访有罪,和谐社会如何和谐?如何安定?如何法制? 地方政府一把手,称霸一方祸害一方,要当良民就的像肉案上的肉任其砍剁不许反抗这就是新时期良民的标准和谐社会的风向标。
    
    谁来捍卫法律的尊严与公正?谁来保护百姓的人权?如何构建和谐的和谐社会?谁来亮正义之剑?谁来斩世间妖魔?谁来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黎民?1949年人民的春天,为何会变成如今寒冷的冬天?期盼下一个春天早点到来!父亲一直还天真的认为在中国的大地上,还有喊冤的地方,但是通过四年的上访,让我深刻体会到,他老人家大错特错,现在天已经黑了所有他找不到方向,只有耐心等待慢常的黑夜迟早会过去、上访上访,上访四年一场空、上访道路是一条没有希望的希望之路,一条永远看不到尽头之路。头发白了,皱纹爬满了您的额头,带着希望来京城来的中国最光明的地方,然而却带着失望而被拘。一颗不认输的心,让你坚持到了今天,关键是你的对手太强大,上访让你成为了如今的阶下囚,伸冤让你变成了谐社会的钉子户。母亲惨遭邻居杀害,父亲上访却变成了阶下囚,我是否应该成为第二个杨佳。
    恨苍天、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戴黄金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千古奇闻,徐州独有:竞买得到的工厂无法自主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徐州师大“申博”失败 教授委员会停课抗议
  • 江苏徐州3516名下岗民师为何上访25年不止?
  • 徐州机关发‘最牛’通知 交通违章单位来摆平(图)
  • 王培荣:徐州出现了全国最荒淫无耻的官僚集团
  • 徐州铜山小学校长在派出所离奇死亡/RFA
  • 徐州网络新规禁人肉搜索,保护谁的隐私?
  • 江苏徐州立法禁止人肉搜索
  • 发妻举报落马 徐州一夫多妻区委书记受审
  • 中国农业银行爆丑闻,徐州主任亏空5亿
  • 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城市之间”国际战前夕江苏徐州队突起风波
  • 国难当头 徐州市农业局公款香港游
  • 徐州市民在家乐福门前抗议(组图)(图)
  • 举报比陈良宇更"牛"的徐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陈美行
  • 徐州二十余名小学师生因化工厂污染导致紧急医救
  • 徐州风华园黑恶势力2008 年初猖狂到极点
  • 江苏徐州电厂下岗工人求援及详情
  • 徐州上万名业主状告四政府部门在中院立案
  • 徐州:查封10万会员色情网站“风艳阁”(图组)(图)
  • 徐州中电大屯煤电集团工人斗争万岁/梁闻道
  • 名为廉洁徐州的“首廉之区”,实为腐败分子安乐窝
  • 徐州黑恶势力无法无天!!!/王培荣
  • 每日评论:质问徐州沛县当局!中国《维权联盟》是境外敌对组织吗?
  • 殷明辉:七律《送徐州古琴家徐永先生返乡》
  • 我被徐州黑帮敲诈中国-需要唤醒良知/王承志
  • 徐州检察官员致信王培荣谈心声:关于"风华园问题"的看法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