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叫吴业夫,是一名当过十八年兵的正营职转业军人。
    
     1993年转业之后,我没有等靠国家安排工作,而是选择下海从事科技产品的开发与销售,但由于后续资金不足,致使产品研发缺乏后劲。为了给自己的今后备一条路,我决定转向餐饮业发展,并于2000年8月26日以北京金万园餐厅(以下简称:金万园餐厅)之名与北京京铁龙科工贸公司(以下简称:京铁龙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该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12号院内餐厅用房400平方米,外加宿舍4间共80平方米,时间为期三年,可续签三年,同时有权转租的《房屋租赁协议》。
    
     协议签订前后,我陆续投入了100多万元对餐厅用房进行精装修。
    
     2001年7月,我将金万园餐厅以承包形式转予公民黄冲,但由于2001年10月18日餐厅后厨失火,黄冲为逃避消防处罚,竟然带走餐厅全部证照、公章一逃了之,我只好回来收拾残局。鉴于此况,京铁龙公司于2002年10月8日与我又签订了一份将上述房屋转与我个人租赁的《补充协议》(见证据103):
    
     但没过半年,京铁龙公司于2003年3月15日突然通知我说:它们租赁给我的房屋系违章建筑,限我5天之内予以拆除。(见证据106):
    
     为了向京铁龙公司讨要未用完的房租和装修损失,我凭与京铁龙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和我个人向京铁龙公司交费单据以及该公司发给我个人的拆房通知等证据,将京铁龙公司告上了曾为全国先进的北京海淀法院。但没想到全国最先进的北京海淀法院的民庭庭长刘伟(当时为海淀法院民庭副庭长,现为该院上地法庭庭长。)居然黑到了不识中国字的地步,竟然对我与被告最后签定的、一审质证被告认可的、台头、结尾对仗一致的《补充协议》:“乙方 吴业夫”五个字视而不见,竟然用京铁龙公司2000年8月26日与金万园餐厅所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来否定京铁龙公司2002年10月8日与我本人签订的旨在变更《房屋租赁协议》签约主体的《补充协议》,竟然裁定我个人起诉京铁龙公司主体不适格,剥夺了我的诉权。颠倒黑白,枉法裁判,制造访民。
    
     详情请见转业军人王卫平同日发表的《吴业夫案焦点谈》。
    
     附证据103、106、111,此证据一审被告均认可。
    
     吴业夫
    
     2009年5月27日
    
     欢迎媒体采访。
    
    
     也可与我的委托代理人,正营职转业军人王卫平联系,他的电话:010-81627015(小灵通)
    
     另:本案审判长:刘伟,电话:010-62697701。
     海淀法院纪委监查电话:010-62697037、010-62697043。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敬请关注此案/转业军人王伟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是总理自愿当诱饵还是有人别有用心地拿总理当诱饵/转业军人王卫平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 敬请关注此案 关于变更法庭通知/转业军人王伟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为五老师书写的控诉北京司法腐败的申诉书
  • 转业军人王伟平再次被逼疯住进精神病医院
  • 转业军人乔延兵被密审 当地官方禁止北京律师介入
  • 各地转业军人聚集在总政治部信访
  • 邓玉娇的身上,闪烁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灿烂真理之光/转业军人王卫平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欢迎旁听 转业军人王伟平上诉案/吴田丽
  • 前中央警卫局的转业军人王伟平又快被逼疯了/吴田丽
  •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 被北京市丰台法院法官殴打的转业军人王伟平的上诉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