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大陆恶劣的医疗体制/上海江景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辑: (博讯 boxun.com)

    
    我把我的看病经历发给你们,供大家讨论。同时,希望能获得社会的法律救助。
    
    2005年7月,我因右眼疾在复旦大学眼耳鼻喉科医院。该医院不给咨询和知情权,连手术协议也不给解释,让自看自理解。当时我不同意创伤大的手术,主治医生吕嘉华竟然强行做了。术中硬拽死撕,将眼内组织四面全严重撕伤。手术改变了我的生活。术后一直疼痛不止,右眼不能碰,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洗脸,梳头,转动眼球,做眼保健操;肢体不能有幅度较大的动作,否则眼内损伤产生牵拉疼痛。原病没治好,还搞出一些新的眼病。06年3 月,我曾写信给该院要求通过专家会诊解决问题。当时该院为了赚钱,还专做广告介绍专家会诊。但该院自定潜规则:本院手术医生问题一律不予专家会诊,不能换医生看,患者只能同原医生私下解决,且永远只能有这个医生医治下去。医院内互相不揭疮疤。不接受潜规则,他就不理睬你。
    
    多次交涉无果,我写信给中央和上海一些部门,要么石沉大海,要么一转了之。上海卫生局多次答复:“ 谁主管,谁负责”。甚至反映该院造假账,虚假调查医学鉴定都不管。而复旦大学继续纵容下属医院以潜规则损害患者。这几年我十分小心,撕伤不能愈合,却不断扩大。站,走时需用面颊肌肉夹住眼球,右眼已完全看不见了,眼睛疼痛水肿,眼球位移,只有躺著状况才好些,否则原本封闭的右眼将可能成撕开状。右眼还严重影响左眼。
    
    我是个残疾人,现在眼睛又被搞成这样,处境十分困难,只得向社会求救。同时希望受恶劣的政府主管及它制造的医疗弊制所害的患者,能相互联系,共同维权。我的电话:021-65065187.
    
    上海 江景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界卫生组织为中国公共医疗体制号脉
  • 民间医疗体制改革:惠民还是贿民?
  • 中国外科医生述说医疗体制之弊端
  • 德国之声:医疗体制挑战和谐社会
  • 中国社会蓝皮书:医疗体制民怨最深
  • 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不可能成功
  • 医疗体制腐败是医疗腐败的根本原因/赵高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