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9日 来稿)
    曼德 (中国家庭教会著名讲师、羊文化首倡者)
     广东本是中国最早开放之地,尤其是近代引领风气之先,近代史基本上就是广东人书写的,从康有为到梁启超,到孙中山,整个影响了中国的自由进步进程。但现在的广东,却是黑恶势力猖獗、专制主义霸道的地方。除了以流氓手段对付郭飞雄等维权人士外,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对公民信仰自由的限制也有增无减。本人作为中国家庭教会一名讲师,在广东多次受到骚扰。近来看到良人教会受到的逼迫,想结合自己的经历为良人教会和广东一切家庭教会呼吁,敦促广东能实现公民信仰自由权利、改善家庭教会政策。
     自2008年12月14日上午广州海珠区宗教局与公安局等人员冲击、强行中断良人教会主日崇拜活动后,广东官方对良人教会的逼迫不断升级,王岛牧师累次受到公安的传唤和威胁,教会的圣诞节活动、培训活动、主日崇拜累次受到公安的冲击和强行中止,良人教会场所因为公安对房东的威胁累次被搬迁,甚至在2009年3月9日公安以黑社会罪犯的口吻对房东赵女士说:“无论教会搬到哪里,我们就跟踪到哪里!”现在教会不能不在餐厅中举行崇拜活动。在百般刁难的艰难的信仰维权上诉过程中,广东司法机关一直无视公民的基本法律权利,公安也极尽威胁恐吓之能事,2009年4月9日,在短短20分钟的庭审过程中,有五辆警车一直停在法院外,十多位便衣警察布控在不能参加旁听的信徒四周。王岛牧师从法院出来后一直被几位便衣包围,直到坐车离开。从这些公布的事实我们看到谁才是真正的危害人类基本秩序的罪犯,他们的倒行逆施与所谓“解放思想”、“和谐社会”的标榜是背道而驰的,他们对良人教会肆无忌惮的逼迫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强烈愤慨。
     良人教会无非是在行使作为人最起码的信仰自由,他们的所有行为在任何一个非共产国家都是合法的,而且他们积极参与救灾等社会关怀活动更应该受到赞美和传扬。我是在给良人教会讲课时认识王岛牧师的,并在四川救灾过程中与他们有更深的交往。2004年我在北京受洗后,开始在国内家庭教会宣讲基督徒的“天职”观和与中国当下经济领域的“狼文化”和政治领域的“龙文化”作对的“羊文化”,羊文化实际上是基督教价值观在中国经济、政治、文化领域的彰显,是对社会达尔文主义和专制主义的颠覆。我在良人教会一共讲过三次,内容主要就是围绕天职和羊文化进行的。我发现他们会众很多,有两百人左右,而且年轻人居多,反应比较热烈。王岛给我印象比较深刻,他对三自教会的立场比较坚定,立定走家庭教会的路线;而且对基督徒文化使命、社会使命也比较认同。我问他有没有受到逼迫,他说广州这边大学城里有个点,被骚扰过几次,其他地方还暂时没有,但肯定在有关部门的监控之中。
     不久,我和一批基督徒志愿者以“羊文化团队”的名义去四川救灾,第一天我们到达的地方,就是良人教会主办的北川擂鼓镇小羊儿童之家(见图片),那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王岛牧师的妻子正在组织孩子们演出。我们也送了小羊儿童之家一些帐篷、大米、纸张等物资。当时擂鼓镇就是个大难民营,空气很污浊,到处是军队、天上盘旋的是直升机、大约2万灾民几家拥挤在一个帐篷里,缺吃少穿,孩子们更是非常可怜。我为良人教会的弟兄姐妹能坚守在这样的环境中,并积极援助灾民而非常钦佩和感恩。之后我们在安县附近一两个村庄建立了援助点,分发物资、恢复生活和生产,我们所到之地,很多灾民痛骂灾区官方,说领导来了丢一句“生产自救”就走了,很多地方分配物资靠与干部的关系,在安县县城附近几百人因为官方没有兑现援助承诺而发生堵路示威,就在那个地方,我们后来发了大量物资。实际上基督徒的救灾工作缓解了政府的压力,这是灾区基层干部非常同感的。但是,部分敌视人类公德的官员却对基督徒的救援工作非常害怕、百般刁难,广东公安凭着奇怪逻辑竟然花着纳税人钱飞到北川,调查所谓的敌对势力——小羊儿童之家。这是我第二次到灾区后了解的。
     在目前中国,你做坏事可能没人干涉,但是你做一两件好事,就会遭到逼迫。08年7月我第二次从北京赶到北川,先到我们“羊文化团队”在北川中学背后山上设的一个援助点(一间小学),下午我和负责这里的范弟兄刚到,就听援助点上的几个姊妹说上午北川县刑警大队的公安来了,来查他们的身份证,并说这个点是“坏人”建立起来的,有坏目的。我当时听了非常气愤,我们基督徒的爱心居然被当做刑事犯罪来对待。第二天我到了擂鼓镇小羊儿童之家,结果情况更加糟糕。原来广州的三名警察(公安或国安)从千里外的广州来到四川北川擂鼓镇小羊儿童之家,居然驻扎一个多星期,监视他们是否有破坏活动。我去时三个久居的广州警察刚走不久,我见到儿童之家负责的良人教会的黄弟兄,也再一次的见到了王岛牧师的妻子,他们虽然忍受了这么大的逼迫,但仍然非常乐观。我对他们说,广州警察真是荒唐透顶,来灾区不来救灾,反而来看看基督徒为什么有这样无缘无故的爱,而且骚扰他们的正常工作,这样蛮横简直无可理喻。小羊儿童之家外观已经比我第一次来修得漂亮很多,板房结实而美丽、有7、8间教室,还有很多高级的儿童玩具,孩子们玩得非常开心,这是我在灾区见到的最好的救灾房子,里面凝集的良人教会、青岛教会等中国家庭教会的心血。黄弟兄说最近北川县、擂鼓镇领导以上面压力为借口累次要求他们搬走,并要求把房子留给他们,被他们拒绝,有一次很多拥护他们的灾民甚至与官员发生争吵。我临走时,黄弟兄和王岛之妻说逼迫严重的话,就要撤离,很是无奈。一个月后,我再次到广州,见到良人教会的很多弟兄姐妹,他们和黄弟兄、王岛之妻都从灾区撤离了,房子留给了当地教育局。他们觉得有些遗憾,但我更感到愤概和不可理解。为什么不让基督徒做好事?为什么要把家庭教会当做敌对势力来对待?为什么官方自己不遵守自己承诺的信仰自由等权利?广州号称羊城,却不见一点羊的价值观,反而象凶残的豺狼。我自己是羊文化的倡导者,却深受狼的骚扰和逼迫。
     在广东,警察至少破坏过我三次讲课。2007年11月,我去香港参加第一届羊文化论坛前,在东莞一家庭教会给70多信徒讲课时,突然 闯进来20多名身穿制服的东莞警察,扛着摄像机,包围会场,但没有打断我的演讲,我在警察林立的会场继续讲了半小时后,几个弟兄上来告诉我赶快散会,于是我们祷告结束。其他会众被遣散,我和几个当地教会的骨干被警察强行拉扯,带到当地派出所审问。当地的一个负责姐妹非常勇敢,说一切责任她承担(前不久我才知道她刚归天家)。在气氛紧张的审问后期,突然来了一个他们的领导,他与我们谈话时透露他去过新加坡、欧洲,看到国外教堂林立,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他的作用,我们很快释放了。
     2008年4月26日,我和一弟兄培训公司原计划在深圳举行一场题为“天职、仆人式领导力”的演讲,人员、场地一切准备就绪,在4月23日,弟兄公司突然来两个自称深圳安全局的人员,调查这场演讲。24日我们到培训的酒店看场地时,当地派出所警察当着我的面把弟兄公司的成员带走询问,到半夜他们才回来,说是不能举办会议,没有任何理由。25日一家深圳另外酒店的弟兄说,今天大部分深圳酒店都接到深圳市旅游局发的一个传真,说是不能接待与我合作的弟兄培训公司举办会议。我到深圳龙岗一个酒店,还看到了这个传真。我明白了,他们为了阻止我的演讲,竟然传令到大部分深圳酒店。这次演讲在警察的破坏下流产,我们在经济、精神上受到很大损失。
     2008年5月24日是广东人文学会邀请我到“岭南大讲坛”演讲“羊城羊文化”的日子,这次由于我非常谨慎,在讲之前基本上没出问题。但是23日晚我从北京到广州时,主办人打我电话,说明天讲座内容要注意些。第二天我在广州越秀区图书馆四楼报告厅演讲,主题为:“羊城羊文化——从狼、龙文化到羊文化”,这个讲座后来在海内外网上流传很广。等我演讲完中午与主办者吃饭时,才知道这次讲座冒了很大的风险。原来23日下午,有两名安全局官员直接到省委宣传部,要求取消这次讲座。宣传部官员和人文学会主办人认为此讲座已经筹备半年,现在取消恐怕后果更加严重,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下,演讲才得以举办,但被要求现场很多人来压阵,而且演讲内容不登报、不上官方网,主办人写检讨书。我后来向主办者要演讲录像,他们说被没收了。幸好文字记录被保存下来了。
     不知为什么主张奉献、牺牲、担当、我死你活、爱、 服务、双赢、敬畏上天、谨守规则、温柔、善良、宽容、多元、民主、圣洁、公义、慈爱等的羊文化引起他们这么大的恐惧、受到他们这么大的打压。这只能说明他们的确是羊文化的对立面:龙文化、狼文化的奉行者。天下乌鸦一般黑,除了广东,羊文化在北京、天津也受到逼迫。在2008年10月,我受南开大学商学院邀请去演讲“中国企业文化:狼文化与羊文化”,讲课是在晚上7点,5点我联系好天津方后,就坐着30分钟从北京就能到天津的特快到天津站,前来接站的南开大学老师抱歉地说,就在我们联系完后、距现在30分钟前,校党委通知商学院取消这次讲座,上命难违。他感慨地说,现在还是狼的天下啊!是的,凶恶的狼岂容公义的羔羊来占领它的领地呢?
     在北京我家,自2007年以来,我家当地派出所(北京朝阳区将台派出所)累次来我家询问、约谈,尤其在奥运前后,前来8次之多,为“避运”我们全家在奥运期间去新加坡一教会。由于全家去新加坡、也由于我经常去外地讲课,魔鬼(一个与我家熟悉的老乡)就乘虚而入,从我妻子手中诈骗了我家的很多财产。我们报案后将台派出所刚开始根本不理,叫我们找朝阳分局和法院,后来我们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被欺骗的财产之一—一车辆追回后,派出所才出面扣押了赃物(见照片)。但从扣押赃物到现在,诈骗嫌疑人宋某仍然逍遥法外,我们一家受到很大的精神和财产损失,公安方面就是不履行公义。我作为“羊文化”的倡导者,本身就惨遭狼的暗算和明抢,而且作为国家公器的司法机关不仅不赏善罚恶,反而颠倒是非、纵容黑恶势力。作为基督徒,本来应该充满盼望,但我对中共已经绝望,在这种黑白颠倒的政治、司法制度下,不仅民运人士、家庭教会维权者,而且普通老百姓都深受其害,我现在理解了那些访民们为什么那么义无反顾,因为这个制度下,不仅政治、宗教案件,就是普通的刑事案件、民事案件也根本得不到公义,毫无盼望。
     中共不仅在国内,在东南亚也干尽打压信仰自由之能事。我去新加坡举办第二届羊文化论坛时了解到,有个新加坡基督教机构被广东安全厅的特务混进去,而且很虔诚的样子,最后由于她汇报工作发错电子邮件才被发现,这个特务通过半年的刺探使国内家庭教会蒙受很大损失。。我在新加坡举办的第二届羊文化论坛中呼吁中共,最起码要让中国人有信仰自由,学不来美国可以先学习新加坡。新加坡虽然也是一党,但这个党是政治性的、属世俗的执政党,不是共产党这样的既掌管世俗也掌管人们精神世界、属灵世界的一党,新加坡信仰高度自由,党员与各种信仰也没有冲突,教会登记象公司注册一样简单,信仰自由是人的自由的第一步。中共能否迈开这个第一步,从一个妄想做“祭司、先知、君王”的宗教性政党成为被选举出来的执政党,应该是它从专制主义的“龙”黑社会式的“狼”成为羔羊的关键一步。
     在本文最后我们再次呼吁当权者、尤其是广东的当权者及其暴力机器们,放下你们针对家庭教会和其他一切正义者们的屠刀、松开对中国人精神、信仰、政治自由的捆绑、切实赏善罚恶而非赏恶罚善,做一些对人类、对中国进步、文明有益的事。这一切,正如《圣经 阿摩司书》中所说:“我知道你们的罪过何等多,你们的罪恶何等大。你们苦待义人,收受贿赂,在城门口屈枉穷乏人。”“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2009年4月25日
    
    北川擂鼓镇的小羊儿童之家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王岛师母与灾区孩子欢度六一节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曼德被扣押的车子仍在派出所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曼德与良人教会同工在灾区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曼德在岭南大讲堂演讲羊文化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儿童之家里面.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羊文化在灾区的援助工作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小羊儿童之家
    严正抗议对广州良人教会和“羊文化”的逼迫/曼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良人教会教案纪实录
  • 广州良人教会王岛投诉法院纠错
  • 广州良人教会起诉宗教局案将于四月九日下午14时30分开庭
  • 广州良人教会告宗教局上诉案将于四月九日开庭
  • 广州基督教家庭教会良人教会再次受到政府公安冲击
  • 广州良人教会公开声明(二)
  • 广州良人教会被冲击的图片(图)
  • 广州良人教会依法起诉宗教局被无理驳回的法院裁定书(图)
  • 依法起诉宗教局被无理驳回!广州良人教会已上诉到广州中院!!
  • 新闻通报:中国广州良人教会圣诞前夕受到宗教迫害的真实情况
  • 广州良人教会公开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