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谁说老百姓就该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啊? (二)/胡琴珍向孙东东陈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谁说老百姓就该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啊? (二)
     ——烈士独生女七十老人胡琴珍兼代愿集体企业下岗职工茅新媛等向北大教授东东陈情兼控诉周浦镇 的“人吃人” 拆迁! (博讯 boxun.com)

    周浦镇土地房屋动迁,阴谋暴虐为手段,篡改挡案是王牌
    周浦动迁办联防队人员也象东东,骂上访控告是精神病,甚至骂我浴血烈士父亲是反革命,国民党,土匪,强盗!对我残暴强拆迁,又无数次监控绑架关押殴打,前不久我又被抓在小荒岛上关了八整天!
    全国乡镇级罕见规模的周浦动迁办、拆迁公司与土地规划办、信访办,保安队等,里面指挥官、军师、打手以至白道黑道刑释犯俱全,(总人员多时达二、三百人以上,仅镇政府门口与信访办内“防暴”保安就几十人!),因揭发周浦镇假公营私、违法乱纪、肆意侵害群众权益等问题的人数年年爆增,而蝉联全市拆迁上访冠军镇,东东不应当不了解不研究这样的典型吧!
    秘密交换关系情报,密谋坑民阴谋,在拆迁与强拆迁中施展流氓暴力手段。其惯用的阴险毒辣手法是:垄断政策和评估解释权,全过程全黑搞暗箱操作,严密控制所有消息外泄,串通偷改不知何因一直保留在镇土地等办的房地等档案资料,和依此假资料篡改伪造张冠李戴的假户口或假凭据为其所用,或寻找“灵犀相通”的代户主和假居住人签约,再对真主真住人进行人海强拆迁,凶残暴打,甚至造成血案,以及当侦知户主疏忽或有事离家,进行刹那间突击偷拆,极力将人逼疯逼瘫,于是留下越来越多的“冤情缠访”与对相继无赖残酷暴行的控诉。这里的证人比比皆是(可随供联系电话)!教授东东,你想听多少?
    随举数例吧:镇下北庄村一陆姓居民打听到邻居镇干部家的补偿多出人家成倍,本村小老板龚某家父母应拆房突然补了证骗到了数十万补偿等等,而自己父母所居屋补偿却被故意“漏”掉,怀疑土地所将自己父母档案改了,但就是不给核查,无数次跑市里,一再上北京也无人理睬,直到半年前,让亲族找市农委领导连着直接干预,区里才令周浦土地所给看原档,证明篡改完全属实。信息公开制度成废纸,如别人象同村张某等其他多少群众,钱被假资料照吃无疑,又如坚持申诉则包得99%“偏执症”!
    在市消防队官大路粗的窑墩村凌某,他的无证房也拿到了拆迁补偿,拆迁办的根据是忽然冒出的“航拍资料”!瓦南村一全家户口在外地,只有权证房40多㎡,却补偿安置了130㎡,她还怨亲戚徐福才对其比别人不帮忙。
    瓦南村张姓二兄弟各有权证付房一间,半年前兄因对宅区高压线工程不办拆迁与土地许可证提出异议,而弟胆小愿听任摆布,又正巧其妻是动迁办领导上述徐福才亲外孙女,徐也不避嫌冲前喧宾夺主,亲自单独在现场拆迁办彻夜“排队”争得此外孙签约名次第一,结果额外多得动迁办一间房补偿的“特奖”,兄以“不满”动迁,被故意倒扣一间,此奖扣二间面积价码一模一样,群众以为是不义弟夺兄产,他沉默也不按常理退鸟奖还兄,直到前几天其兄才签了约,群众方才明白:不就还是如数补上,弟多的那间太平无恙,兄必不分得,弟必不独得,其中疑云明显不说,仅言此种补偿奖励标准的依据,流不流氓?
    茅新媛是镇区居民,20年前公公就把其一间租赁房安排给他与丈夫、女儿居住,并由儿媳妇直接向房管所全额交纳房租至今,而且办过转换租赁关系相关手续,五年前忽被动迁办没在真正租赁关系与直接居住权再转移,无安置协议,未给过渡房,甚至无拆迁手续下趁她们外出突然偷拆,所有家具物品不翼而飞,毁窝之鸟回家后夜夜相拥而泣,无奈接于废墟之上重新搭建,可接又被动迁办房产商残忍强拆,不但把他们从历来居住的房子里、床榻上暴力拖出,,而且拆迁办请来六十多外地暴徒用粗大铁棒打伤了七、八人,当场接群众报警而至的多名警察目视满地是血,连过路者与小孩都被重打,一亲戚被打得腰子出血,也不阻拦,至今人、事、房均未获解决。原来,因此房偏小,动迁办想减少安置房,找茅谈,茅同意除自己与将婚女儿可不学他人母女必须分别配房之样同意压缩安置一户外,提出需对婆婆征求其一下意见,以免事后骂她谈判只顾自己,动迁办说:她公公死后一直搬在其女儿家并早已放弃此处合租,其女儿有给母居住赡养义务并可在其那里向有关部门申请分配住房,就只给你们不给她了,茅说那你们要去做好她工作。没想到动迁办却会灵机一动,趁其婆婆病重弥留之间,与更已毫无租住关系的婆婆小儿子密谋,瞒着她们借老人名义单独签订“货币换安置”协议,可以想象,其那怕与动迁人员对半分成,也是飞来之财,岂会不言听计从?于是,一边是强拆迁伤病露宿街头,五年来几乎天天在区市府,公安等找接待员哭诉,一边是动迁办振振有词:我强迁前“依法“签过协议,甭管此屋内外,也是否聋子瞎子骗子只要有人签了字,画上甲,就已“程序完成”,你茅某能奈我何?!
    听到娘家塘东4组将动迁,2003年6月17日,嫁出30年的马琴仙以户主身份与其同户夫凌振元才从东南一村迁来,却于三天前的6月13日,她就分身用“马金春”化名忽与2000年从汇丽厂回迁胡处、连自己不知此时也被分身了的陈金海以户口簿夫妻关系,从“川周路4129-4133五个号”迁入本组原祖居户主胡琴珍与婚起至今都为同户老夫妻的此胡陈一家中,由马替代胡将我除名,升陈任户主,虽理论上户口与房地产权分离,但二者捆不捆绑大不一样,变动户口得土地房屋管理所提供房地产变动登记资料,于是,马琴仙就如此有了胡家居住(拆迁)房名分,老户主胡琴珍在同住人陈金海处的原合产与安置同理也至少被篡改伪造成难以主张,镇政府却又偏要胡这户外人替代陈马户签订拆迁协议,胡便成为了荒谬的无户房的“拆迁钉子户”!
    为避得“过执病”,胡只好央求:先给另有的优抚政策房可让割不断的老男人来过过夜和同时给看望的孙儿女住住,但镇里又卡住不给,非得逼胡流离失所去上访路中折腾,又被监控拦截,只好天天在怕抓中“捉猫躲”。升了新户主的老伴陈金海与虚拟女马金星被安排做了合户夫妻后,还没等进门合欢就给骗走了一套,陈既坚决拒绝签约又坚决否认胡瞒着他签订的协议,更坚持反抗强拆迁,他问房地权何在?动迁办笑话他说:胡的签约有法律效力,你不知道吗?陈只好气晕过去!
    陈金海想不通没让签字会强拆迁,胡琴珍想不通陈会胡里胡途交钥匙,上级政府与仲裁办懒得理正维原判,二人争吵了起来,镇里竟又出奇计,忽于最近通知,已正式给代办好了离婚手续,让去拿,还说不拿也已备案,二人为强迫活拆夫妻还居然被暗中包办离婚证惊了呆,急得跺着脚分别去找社区原单位乡邻亲友,要求证明没有离婚之事并已各开了二、三张“从无离婚事实”的证明,动迁办等部门用公然制造混乱和滥施无赖行政行为来一次次转移视线掩盖错误与罪恶,用“红头手续”拿百姓痛苦当儿戏。还让你永远打不赢官司!东东精神卫生大师,你说说这又到底是谁患有偏执型精神病?
    与胡签约其实是丑剧:大前年6月,镇里下令对其儿子们死亡株连,以胡不签则开除他们工作并立即全部对他们三兄弟强拆迁,要挟他们含泪跪求母代其父陈金海签字:“妈呀,你不能也逼我们与你一起死让胡家绝种啊!”动迁办随即开导:是呀,签字后也允许再谈增加优抚奖励的嘛,但当一签完字后却就全部食言,气得陈金海要掐死我,
    从2004年底起,周浦动拆迁办从一再以运用断水断电,破坏房屋结构等等流氓手法,发展到2005年9月乘家人上班和二老外出看病,用推土机哗啦啦来个留得一片残忍废墟。其中还在壁地内藏有一生积蓄的钱与祖传银圆,动迁办硬说我们瞎讲,你要全拆迁又未给房,身都无处可藏,能带着这些四处上访呀?
    胡不服,只有申诉一条路,但他们就是不解决,不理睬,宣志龙曾当面骂我父亲是“小脚兵”,“甭想多拿房子”,此后的镇派出所,动拆迁与信访办将我无数次监控,截访,关押,谩骂,污辱,恐吓,终于在绝望中想到党中央和国务院温总理和我的本家姓胡主席,死也要去至少讨个说法,南汇区又蛮横阻拦,在北京趁车走路也要派人盯梢绑架,与驻京办对我抄身抢钱包与上访材料,周浦镇更疯狂,押回途中要把我从卢浦大桥上推到黄浦江里淹死,公然在镇政府将我反剪双臂搞喷气飞机式,五、六人骑在身上疯狂殴打等等。押回来又是关押,甚至在二会与节日,外宾访华期间我生病在家没有力气外出,也要把我抓去关起来,还用株连开除儿女工作等威吓手段变相胁迫他们杀掉我,下不了手呀,只好向母亲抢烈属证撕掉,拦着不让出门,镇里还不放心,就蛮横逼儿子出钱“雇”镇里保安监禁,去年仅一次就由镇信访司法办主任徐凤飞向我儿子勒索“代囚费”一万元,逼得他们东拼西凑借来,大小一起抱头大哭!东东教授一定闻所未闻吧!
    受难不偏执不上北京的也有,前面的茅新媛即是,房被抢了实在无处登身呀,于是天天哭,见人哭,见各种头头哭,却也被人看作“祥林嫂”式神经病,群众都对她说:“哭有何用,还不找北京上访去?”。冬东教授,怎么不进京老上访的也统统都成了精神病啦?你被强抢过财物吧?有就是精神病!
    (胡琴珍电话:15821998512,茅新媛电话:1891893139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说老百姓就该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啊? (一)/胡琴珍向孙东东陈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