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8日 来稿)
    
    尊敬的温总理:
     (博讯 boxun.com)

     我曾是一名令人羡慕的退伍军人,因为我手中握有一份县政府常务办公会议纪要和一张退伍军人安置行政介绍信。《纪要》明确记录着这样一段话:“会议认为,退伍军人邓年兵见义勇为,勇斗歹徒,可歌可颂,为弘扬正气,引导舆论,根据有关政策规定,对邓年兵的工作应予妥善安置,会议决定安排邓年兵到县公安部门工作,同时号召全县人民向邓年兵学习”!安置介绍信则将我的安置单位开到县政法委员会。 我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手捧《纪要》和《安置介绍信》,仿佛手中握有一柄“尚方宝剑”,帮我刺开安置中的重重障碍…… 然而,一切恰是不幸与悲衰的源泉和开始,慢长、坎坷而辛酸的安置历程一路走来,“尚方宝剑”没能帮我刺出一丝光明,却深深刺伤了我的心灵…… 《中国国防报》曾整版曝光了我的安置历程,希望对我维权有所帮助,可是没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2004年乡镇综合配套改革将我逼向下岗,(湖北长阳被作为全国试点),权利腐败和既得利益的苟合剥夺了我们最后一碗粥,眼睁睁看着别人发改革财……安置的伤撒上改革的盐,叫我怎能忍得住痛! 一、退伍途中勇斗歹徒 部队嘉奖二等功 1996年12月8日晚,我从83111部队退伍返乡途经宜昌市中转,偶见一醉汉躺在路中央,其夫人拉他不起,十分焦急,便主动上前将其送回家。正当我高兴地返至体育场路口时,突然间一辆红色夏利轿车在我身边“嘎”地停住,司机没待车停稳,便开门大喊:“救命啊!抢劫啊!”车内同时闪耀起团团电警棍火花,我不加思索的大喝一声:“站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见有人干涉,歹徒面对突如其来的阵势心虚了,一面挥动电警棍向我电击,一面慌忙弃车而逃,我紧追上去。一脚将其踢翻,不想歹徒突然反手向我喷射一股“白雾”,我知道可能是毒气,条件反射式的护住脸和眼睛,可仍有少量气体喷到脸上,顿时喉咙奇痒,双眼泪涌,口中直呕,歹徒则乘机狂逃,我强忍痛苦,吐了几口咬牙直追。 歹徒手中有武器,我不敢轻易扑上去,歹徒边跑边回头向我电警棍、毒气交加,我机敏地躲过他的袭击,待他手中的毒气射尽,瞅准机会一个“前扑”动作,恰恰将歹徒扑倒在一个小水塘中,顿时寒水刺骨,压在身下的歹徒连呛几口水,从后背伸出手欲向我电击,我顺势缴下歹徒手中的电击器,用身上的鈅匙带将歹徒反绑了个结实。 歹徒身软如泥,直喘粗气,我将其押上公路,手持砖头赶来的司机欲打他,我忙劝住,决定报警,司机最后将我们送往宜昌市公交派出所。派出所的同志惊喜而激动地接待了我,迅速突审歹徒,对我的行为大加赞赏和钦佩,亲切地称我为“英雄”,连夜给《宜昌日报》写稿,并决定向我所在部队请功。 部队闻讯后速派两名宣传干部前来我的家乡宜昌市长阳县采访,核实相关情况,经请示后,将我召回部队。南京军区机关报《人民前线》头版头条报道了我的事迹,军区首长及集团军领导分别作了批示,并召开隆重的庆功表彰大会,记二等功一次,同时在师团各部作巡回事迹报告会。我成了许多战友心中的英雄加偶像,他们通过各种形式和活动表达对我的敬意和安心服役的决心,特警团荣誉室开辟专栏陈列我的先进事迹,鼓舞着一批又一批参军青年。 二、我成了“新闻人物”县政府恩赐“尚方宝剑” 在部队一系列活动结束后,师党委决定“提高规格护送英雄返乡”,并决定办好三件事:第一,向地方通报情况和报喜;第二,协助地方搞好宣传;第三,催促地方有关部门妥善安置好我的工作。97年1月18日,佩戴二等军功章的我在师宣传科王科长和宋干事的陪同下回到长阳县城,政法委和宣传部的领导热情接待了我们,并在次日全县公安政法工作会议上做事迹报告,会上反响强烈,时任县委副书记田太富和政法委书记田文大向部队送行同志表示,一定将我安置到公安机关部门工作。 部队领导分别带领我走访了县委县政府、县人武部、县民政局、县公安局、县委宣传部、县电视台、宜昌日报社、市民政局、市公安局、市公交派出所、贺家坪镇政府、并将我送到乡下的家中。 我的事迹很快在长阳、宜昌引起反响,成了当时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长阳电视台、三峡电视台、《宜昌日报》、《三峡晚报》、《国防教育报》、《人民前线》《中国国防报》分别报道了我的先进事迹。1997年1月28日《宜昌日报》头版头条以“瞬间辉煌耀军徽”为题,记录了我勇斗歹徒的整个过程。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不少新闻记者和新闻工作者,许多相识或不相识的读者给我写信,称赞我的英勇壮举,我成了一时的“新闻人物”。 我先后在长阳全县装武工作会议上,全县劳模表彰大会上作了先进事迹报告,被评为省、市两级见义勇为先进分子。 1997年县政府四届三十次常务工作会议讨论决定,将我安置到公安战线,并号召全县人民向我学习,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对外发文170余份,捧着《会议纪要》,我手中仿佛拿着一把“尚方宝剑”,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三 、坎坷安置路 一把辛酸泪 手捧“尚方宝剑”,面对各种荣誉的光环,在鲜花和掌声的簇拥下,在众人钦佩和羡慕的目光中,我是个幸运者,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不尽的辛酸和坎坷正向我走来。 我当兵是以非农指标入伍的,按政策属安置对象,退伍又立了二等功,按政策“应当优先照顾本人志愿”。安置办按照县政府常务办公会议精神,将我的安置介绍信和档案开到县政法委,当我拿着行政介绍信去报到,被告之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落实工作,并多次安慰我要等等再等等,“好事多磨”。谁知这一磨竟磨去了我近两年的光阴,磨成了无尽的坎坷和辛酸,也磨灭了我的梦想和意志。 1997年夏季,长阳县公开招公务员和人民警察,我知道公安局的人事权在市局,部队领导曾带我走访过市公安局政治处,我便去找政治处的刘主任,他要求我写一份破格录用申请书,后承局领导阅示,主管人事的副局长柳圣水说承认我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也希望我能如愿当警察,但相关程序应由长阳县组织部门出面解决,我拿着柳局长的批示和口述意思找到县政法委,希望政法委能出面向上争取,政法委推说安排公安局去落实,却始终没有结果。 见当警察的希望日趋渺茫,我打算另辟蹊径,见政法战线乃至全县许多机关需要司机,便借钱去学驾驶,经过数月拿到了驾照,我将自己的技能和要求告知安置办和政法委,政法委答应帮助找个驾驶员岗位,我等了又等,找了又找,终没个着落。 一晃便是一年多过去了,这段时间里,我及父亲为落实工作数十次奔走,几乎踏破了相关部门的门槛,仅车旅费就花去数千元,但工作还是没能解决,县政府褒奖我的“尚方宝剑”根本刺不开任何安置路上的障碍,而值得一提的事实却是许多条件和能力比我差,但家庭背景比我好的退伍军人高高兴兴进了不少好单位,他们由当初对我的羡慕变成怜惜、遗憾、奚落甚至嘲笑。 为了生计,也为了挣回跑安置的路费,我决心去外面打工,在宜昌帮个体司机押运,在摩托车行帮工,搞水电安装,可无论干什么,我都安不下心来,又情不自尽地想到那个“尚方宝剑”。便又去长阳转一圈,无功而返,再找地方打工,一天心急火燎的我稀里糊涂去了广州,心想这么远“尚方宝剑”更是无用,便又急着往返,可怎么也没钱买车票,便帮人排队买票挣“小费”,最后还是偷偷爬上了回武汉的火车,却被乘警逮个正着……长期在外奔波,为了省钱,常常步行几十里路,喝自来水,啃冷馒头,饥一餐露一宿,其间的辛酸,只有我自己能体会。 经历长期的劳累奔波,四处碰壁,我渐渐明白了一个事实:县政府的许诺并不是为我落实安置的“法宝”,它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一张空头支票而已,只是标榜工作业绩的表面文章! 四、父亲寻找关系勉强帮我找份工作 父亲是个老党员,乡镇退休干部,他清廉而自尊,不愿跑关系求人,他坚信县领导既然发了话,开会为我的安置作了讨论决定,白纸黑字,就一定会有个落实,绝不会不了了之,撒手不管的。 时间一晃近两年过去了,安置依然毫无指望,县政府也没给我任何说法和回音,找相关部门,他们也懒得理会,父亲终于忍不住给他年青时的朋友—一位远方京官写信求助,这位京官理解父亲的难处,转写信给省里一位领导,希望他帮助解决,这位省领导看后给代县长谭卫国同志写了一封信,希望他尽快帮我落实工作,谭县长碍于这层情面,立即指示人事局必须为我落实。 到底还是“关系”好办事,按政策近两年没能解决的问题,父亲一个月便有了着落!人事局为我安排的单位在贺家坪广播站,我对父亲跑关系的“结果”很不满意,得到消息后立刻跑到人事局去“理论”,人事局领导说暂时只能这样,先将编制放在广播站,将来有机会再帮助我,况且并不要我去广播站上班(原来他们已和镇政府领导协商好,暂时将我借调到地税上班) 父亲好说歹说将我劝去上班,算是他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了,很快我便到地税上班。起初,我依然对美好未来心存幻想,希望有一天能将编制转入地税,渐渐我明白了,那是不可能的,地税只是人事局引我尽快上班的“缓坡”。 我在地税上了两年班后又借到政府工作,主要就是协助收取各项税费,他们之所以给我安排这个差事,概是我当过兵抓过歹徒不怕纳税人抗税吧,我算还有些利用价值。 2002年农村税费改革结束后,镇政府不再要那么多人协税了,我算正式到广播站上班了,广播站既没有住房也没有办公室,没有福利和医保,只有几十万的债务…… 五、命运多舛——改革中的腐败将我推向下岗 2004年底乡镇综合配套改革开始了,我所在的单位广播站也在此列,单位原有职工8人,依据相关政策,有4人可办理退休手续,余下4人转制到广播电视发展中心工作。 由于原站长秦大平在当地颇有名气,秦在广播站内处于“霸主”地位多年,经常辱骂抠打职工,前任站长便是被他“武力”推翻下台的,原站人员都是对他敬而远之,加之时任党委书记兼镇长雷鸣金与他老乡关系密切,秦便利用改革之机,以非常之手段,排挤正式职工,启用老婆亲戚上阵,将广播站变成了他的“家庭作坊 ”,他成为“改革中的特殊受益人”大发改革财,其他职工被迫下岗…… 我在广播站真正上班只有一年多时间,根基不深,在转制到“中心”的4人之中,还有一人属原文化站人员,他也没在广播站呆多久,改革时,党委书记将他借调政府使用,为秦独占广播站减少了阻力。 刚改革时,秦起初对政府很不配合,后来突然180度大转弯,一方面启用老婆和亲戚管理广播电视事务,宣称是雷领导安排雇请的,另一方面毫不理会其他职工的合法权益;镇领导则一方面劝我们不要跟他混了,另一方面劝我们同意他当“中心主任”,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公正、公平选举“中心主任”,不要为个别人变通政策、暗箱操作。 我们希望政府尽快按改革文件落实政策,政府却将改革拖了很长时间,直到2005年5月10日下午,乘我和另一下岗职工在外突然通知我们次日开会,我恰在县城医院照顾病重的妻子没法离开赶回,而“中心”另一人员也未直接接到通知,等他辗转知道开会事宜,会议早已结束。 镇领导诱集几个人退休人员选举“中心主任”,秦被宣布当选“主任”,书记一再向我们解释“主任”属“民办非企业”管理模式,为他将老婆安插进岗“合法” 化了。 我们向县有关部门和领导反映了以上问题,也反映了秦的其他问题,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有关部门进行了调查,对秦进行了批评、教育以及“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然而,他独霸广播站为“家庭作坊”的地位及利益无碍,我和其他职工依然被迫离岗…… 改革政策的落实和操作总是向着强势倾斜、变通和解释,而对问题的处理总是僻重就轻、隔靴搔痒,把许多问题推诿到改革共责上。改革中的腐败就象不沾血的刀子,直捅弱势还振振有词! 六、安置的伤撒上改革的盐 我被现实深深伤害 历尽坎坷和艰辛,我终于被借来借去上了几天班,却从未有过喜悦的心情,从瞬间辉煌,英雄壮举,功成名就,鲜花掌声到转瞬过眼云烟,两年待业,衣食无奈,世人奚落,勉强上了几天班且又辗转借调,安置的伤撒上改革的盐……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电警棍的火花,我冲上去死都不怕,可面对现实生活,我却无能为力,失去了藐视一切困难、百折不挠的意志和勇气,我在心中默默唱着郑智化的歌: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敬爱的温总理,退伍安置生不逢时我赶上了,改革试点我又没躲过,请您看看这块改革试验田救救我这灾吧!
     申诉人:邓年兵
    住址:湖北省长阳县贺家坪镇政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