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赵亮:九泉之下不瞑目!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九泉之下不冥目!!!
     (博讯 boxun.com)

    在贵阳市,原有两座抗日英雄纪念 ,后被中共毁掉。几十年来,每到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青明”时,学生们大都被带到贵阳市黔灵公园扫墓,因那里有一座纪念碑。目的是让学生们永远牢记“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们”,他们为解放贵州而牺牲。碑上篆文“解放贵州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每年此时,大、中、小学以及机关团体等不下十万人前来扫墓,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他们在此举手宣誓入党、入团、入队,轰轰隆隆,好不热闹。
    同在贵阳市另处的海天园也有一座纪念碑,不过此碑非彼碑,因为碑上篆文为“贵州抗日英雄纪念碑”,每年清明,为缅怀抗日英烈而来此扫墓的人是少之又少,只有极少数的民办学校来。其中有的即便来也是借此纪念革命烈士、因公殉职的公安等,或因那碑处太拥挤只好来此,真可谓风马牛不相及也。贵阳市市民很少有人知道海天园有一座为抗日殉国的英烈们而建的纪念碑。不仅贵阳、贵州乃至整个中国大陆 ,几百万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英烈已被淡忘。孩子们仍被贯输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理念。
    今天,贵阳市的少部分市民,无论男女老少、社会地位高低自发地来到海天园缅怀抗日英烈,大家一致认为:革命烈士是为党牺牲,而抗日将士是为民族存亡捐躯。抗日将士应同样被怀念,他们的英魂应被留住。我们来的人中有的父辈、叔辈殉国于抗日战场,有的是那个时期的过来人,有的是爱国知识分子、农民、下岗工人、小贩、拾荒老人等。有几个是八十岁高龄的老人。
    就是这种组合,中共如临大敌,国保己就部署到位,人数比我们多得多。
    我们先向他们说明来意,将写着“缅怀为民族、自由、领士完整而抗日殉国的英雄。抗日英雄永垂不朽”的背景幅挂于碑下。正准备开始悼念时,海天园的工作人员上前制止(注:海天园原是国家公园,后被官商勾结搞成了公园+公墓,是免费开放的,海天园工作人员是公墓管理人员,无权管缅怀之事。)估计是中共使然。
    国保当官的己迫不及待地冲上前扯下背景幅,欲撕毁。此时有几个老人不顾个人安危,冲上去抢回横幅。国保两个当官的老羞成怒,欲动手打老年人。我们质问国保为什么扯幅、抗日有罪吗、缅怀英烈也有罪吗、你还是中华儿女吗、你们的良知那去了?其中一位较瘦的官怒目回答我们:“日本人没有打到贵阳,不准在贵阳搞悼念,他们打到哪里你们去哪里搞!(悼念)”,另一位“高大愧悟”而面无血色的警官(扯幅的也是此人)却更有道理,于脆开口x妈,用污秽的语言骂我们,而我们却始终没有骂他们一句。人们愤怒了,大家忍无可忍,指着国保高喊“汉奸!!!”。有人悲痛大呼“中华民族没有希望了”。
    。国保都是些大汉,而我们大都五十以上的老人和文弱的知识分子、女人、甚至还有不到十岁的小孩。面对国保的威胁,我们全挺身而出,欲象先烈们一样,用血肉之躯捍卫先烈们的英魂。双方处于交织壮态,犹如黑社会群欧,一触即发。
    此时我们中有几个怕打着老年人,主动与国保进一步沟通,再次伸明我们志在缅怀的决心。事态得到控制,最后我们才得以缅怀。在向先烈们菊躬、读吊唁、默 后,悼念活动结束。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我们悼念的是所有抗日殉国的将士,不分政治、地位、身份,包括中共的(虽然比例少得可怜)
    因当时情况混乱,各自发的贴可能有点细节上的区别。我们准备和了两份吊唁,现将其中一份附于后。
    望各位中华儿女、外国友人评论,广为转告,以让将士们安息。
    
    
     赵亮
     2009年4月10日于贵阳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