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错误判决书的报告 (博讯 boxun.com)

    
    各位领导:您们好!
     我叫赵国霖,布依族,现年44岁,祖籍系贵州省贵定县人,旅美爱国华侨。因我的合法权益受到贵州省高级法院不公的严重侵害,我自2008年5月以来我向国务院侨办、中国驻美国使、领馆、贵州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法委等贵州有关部门反映多次,虽得到了国务院侨办、中国驻美国使、领馆和贵州省委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国务院侨办、中国驻美国使、领馆、将我的情况转给贵州省人大和贵州省高级法院),但贵州省高院却干干净净的把责任推给最高法院,并称这是最高法院指示要他们这样做的,他们也认为这样做非常没有道理,但最高法要求他们这样做,他们只有执行,他们也没办法。为什么最高法院能为一件简单的民事案件置法律于不顾启动再审程序,并指令贵州省高院改判贵州高院已作出的两次终审判决呢?据陈云霞在贵州到处的讲法是她送给了最高法院审判监督庭的法官于金陵女士10万元现金,所以才得到这个好的结果。出现这样的结果实在耐人寻味,因此,在这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特致函贵处,请求贵处会同有关部门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消贵州省高级法院错误判决书。
    
     情况是这样的,我于一九八九年与前妻陈云霞结婚,一九九五年经贵阳市云岩区法院调解离婚。在我们离婚六年后的2000年6月陈云霞到贵阳市中院起诉我,要和我分割所谓的夫妻共有财产,经贵阳市中级法院和贵州省高院一审、终审,再一审、再终审的四次判决驳回陈云霞的上诉后,陈因不甘心,便趁着国家每年开“两会”期间跑到北京上访,污蔑我,假扮成一名所谓的“弱者”四处骗人,最高法院因个人的某种利益关系置法律于不顾对本案又一次启动再审程序,并交待贵州省高院于2007年12月按陈云霞的要求在没有任何一点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违法作出(2007)黔高民再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硬判我支付陈云霞做梦都想要的八百万元的不公正判决。法院的这种判决是一种赤裸裸的典型的人为的冤假错案。具体表现如下:
    
     一、贵州省高院不按云岩区法院(1995)云四民初字第167号民事调解书审理夫妻共有财产分割案是不公证的,是典型的冤假错案。
     我于一九八九年与前妻陈云霞结婚,一九九五年经贵阳市云岩区法院调解离婚。离婚时已对夫妻存续期的财产进行了分割,即当时夫妻共有财产为商品房一套,小汽车两部,电话机两部,另有大约近百万元的存款(因这些存款是陈云霞保管,具体数字我不清楚),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任何财产。离婚时为了照顾女方,我自愿让步,我只要了一辆小汽车和一部电话机,包括陈云霞保管的上百万元存款和商品房等其它全部财产留给了陈云霞。夫妻双方所生育的两个女儿由陈云霞抚养,由我每个月支付两个女儿三百元生活费至十八岁止(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两个女儿虽已超过十八岁,从离婚到现在我除了完全负责孩子的学费及所以开支外,每月不是只付三百,而是每个人还给1千元),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经当庭对夫妻共有财产分割、子儿抚养等进行质证、审理,并经双方签字确认上述内容是分割夫妻共有财产的真实意思表示后,并按此作出了(1995)云四民初字第167号民事调解书(见附件)。2000年被申诉人陈云霞用一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为证据,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我,要和我分割所谓的夫妻共有财产,并狮子大开口地要我给她八百万元现金。贵阳市中院审理后认为,这个“协议”无效,因为这一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并没有被双方认可, 云岩区法院在调解离婚的庭审中双方也没有向法院提交这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法院也没有按照这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的内容进行离婚调解。贵阳市中院认为夫妻共有财产应指夫妻存续期的共有财产,夫妻双方离婚后,各自成家之后的财产不属于原夫妻共有财产。庭审中陈云霞也提不出夫妻存续期还有什么财产没有分割的新证据,所以贵阳市中院认为我和陈云霞在云岩区法院调解离婚时双方财产已分割清楚,双方已签字确认、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驳回陈云霞的诉讼请求。在经贵阳市中院和贵州省高院的一审、终审,再一审、再终审的四次判决驳回陈云霞的诉讼后,陈因不服并多次上访,最高法院因为某种个人利益关系置法律于不顾对本案又一次启动再审程序,并违法交待贵州省高院于2007年12月按陈云霞的要求在没有任何一点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违法作(2007)黔高民再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硬判我支付陈云霞做梦都想要的八百万元的不公正判决。贵州省高院不按云岩区法院(1995)云四民初字第167号民事调解书审理夫妻共有财产分割案,相反违法认定陈云霞提供的在离婚诉讼中没有递交给法庭,没有进行质证,没有得到人民法院认可和双方认可的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为有效证据是不公证的,是典型的冤假错案。关键是夫妻共有财产应为夫妻存续期的共有财产,并非离婚后各自成家后重新创造的财产仍属原夫妻共有财产。
    
     二、贵州省高级法院违法认定复印件为有效证据是不公证的,是违背法律依据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8条规定:“证据材料为复印件,提供人拒不提供原件或原件线索,没有其他材料可以印证,对方当事人又不予承认的,在诉讼中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我从一审打到四审的官司中,我从未亲笔签字承认过这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贵州省高院硬认定这个复印的《自愿离婚协议》为有效证据是不公证的,是严重违背法律依据的。
    
     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违法认定陈云霞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我履行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部份要求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是没有证据的违法认定。
    
     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签订的日期是一九九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诉讼时效应当从一九九五年六月一日算起。事过五年后的2000年6月12日,陈才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我履行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的规定,陈的请求明显已超过法定两年的诉讼时效,因此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驳回被申诉人的诉讼请求,因为《协议》是一个整体,不是部份,然而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却断章取意只抓住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第8条“即:从1996年起由我每月向陈提供10件益肝草药品”……的约定认定被申诉人的诉讼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扣除1996年至1998年7月1日的时期,违法判令我从1998年7月1日起每月提供10件益肝草是错误的、不公证的。而且要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更是错误的、不公证的。
    
     四、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违法判令我一次性支付陈云霞八佰万元现金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是错误的、不公证的。
    
     1:陈云霞提供的在离婚诉讼中没有递交给法庭,没有进行质证,没有得到人民法院认可和双方认可的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本来就是无效的《自愿离婚协议》。既然这个是无效的“自愿离婚协议”,“协议”中的内容必然无效。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违法判令我从1998年7月起每月向陈云霞提供10件益肝草是错误的、不公证的。而且要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更是错误的、不公证的。关键是这个无效的、复印的《协议》只要求我向陈提供益肝草药品、并没有要求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贵州省高院硬判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是没有一点法律依据的,是赤赤裸裸的、典型的、人为的冤假错案。
    
     2: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判令我一次性付给陈云霞八佰万元现金 。请问这八百万是从哪里来的?依据是什么?怎么计算的?既然没有一点法律依据,贵州省高院的这种判决简直就是一种赤赤裸裸的、典型的、人为的冤假错案。是不公证的。
    
     3: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既然违法认定该复印的“协议”是有效协议就应当依照协议的约定来进行判决,判决不能超越协议的约定义务,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约定是要我从96年起每月向她提供十箱益肝草药品,并没有约定要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但法院硬判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是没有任何道理的,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不按实际中草药药材的成本计价,违背了客观实际。何况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第八条只是约定要我“从1996年起每月提供10箱益肝草”。根据这一条的约定,我的义务是“提供”,不是“交付”,也不是“送给”。这一条的约定是双重行为,即是一种是免费提供,另一种是付费提供。但不管是以何种方式提供,陈从1996年起至今从未用任何方式(包括口头的或书面的)向我提出要药的意思表示,更没有到贵州特色药业公司要药,我怎么向陈提供药品呢?陈没有提出要药的意思表示,证明了她自动放弃了要药的权利。关键是这个无效的、复印的《协议》只要求我向陈提供益肝草药品、并没有要求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现金,贵州省高院硬判我一次性给她八百万元是没有一点法律依据的,典型的是赤赤裸裸、人为的冤假错案。
    
     综上所述,贵州省高院不按云岩区法院(1995)云四民初字第167号民事调解书审理夫妻共有财产分割案,相反违法认定被申诉人提供的在离婚诉讼中没有递交给法庭,没有进行质证,没有得到人民法院认可和双方认可的复印的无效《自愿离婚协议》为有效证据是错误的、不公证的。夫妻共有财产应为夫妻存续期的共有财产。离婚后双方各自成家的财产怎么还是原夫妻共有财产呢?
     我最近也注意到了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多个场合上讲到“党政部门和制定的政策出错了不要紧,但要敢于改正,发现错了就必须改、立即的改”的讲话,相信这个讲话也包括针对了司法部门。因此今天来信希望能得中央有关部门的重视。敦促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院对我的不公正判决,重新指定贵州省以外的法院再审。我现在只寄希望于中央有关部门帮我呼吁了,我完全相信在有关部门的关注下,最高法院是能够纠正这一典型的错误的。请您们不要再把这个信转给贵州,我对贵州彻底失望了。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
    
    
     此致
    
     赵国霖
     2009--2--6
     地址:1863 OXFORD CLAREMONT CA 91711 U S A
     联系电话:001--909-908-8868
     传真:001--909--6216666
     e-mail;[email protected]
    
     附件1: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1995)云四民初字第167号 民事调解书。
     附件2:最高法院(2004)民一监字第454—1号民事裁定书。
     附件3:贵州省高级法院(2007)黔高民再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深圳访民赵国莉控告北京朝阳法院裁判:“上访人员不能作证人!”
  • 河北大厂法院、廊坊中院大力"维稳"枉法裁决冯军承包土地案(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北京西城区法院上访人不立案!
  • 法院不立案:湖北江陵代课教师通宵抗议
  • 河北大厂县法院:冯军案还要拖多久?鲍邱河还要被污染多久?
  • 湖北江陵代课教师同工不同酬连续两日至法院集体抗议(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诉国家信访局行政不作为渎职侵权一案北京高级法院已立案!
  • 湖北英山法院4月1日上午重审扰乱秩序案
  • 贵州毕节: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后续报道/刘俊春(图)
  • 陈明光述说法院不立案 民告官被指信访好艰难
  • 4月9日渝中区法院公开审理公民诉重庆市劳动局一案
  • 北京海淀区法院是少数人利用法律玩弄多数人的场所
  • 武汉桥口法院装哑巴不立案访民集体抗议(图)
  • 中国法院改革:干预独立办案将被追责
  • 亿霖案购林人担心损失难追回 法院扣押3亿现金(图)
  • 阿里木江家属投诉法院纠正超期羁押
  • 河北肥乡县法院法官柳延峰非法阻止律师介入案件
  • 福建访民吴水森控告省市两级法院司法不公十年未果(图)
  • 湖北英山法院重审环保维权人士马大进被判刑案突然延迟开庭
  • 北京千余户居民痛斥北京海淀区法院官商勾结徇私枉法
  • 李昊霖:铁路运输两级法院是一个畸形儿
  • 張英:泰國警署拒不執行曼谷法院對李宇宙的釋放令
  • 应得报酬百万元不翼而飞 请看铁岭法院荒唐判决
  • 倡议全国人大授予“人民法院”“拉动内需”大奖/王卫平
  • 穿新鞋走老路的立法院令人不齿/单福山
  • 揭露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李玉芳
  • 肖青山的宣誓:无耻的人民法院
  • 北京法院解释周良洛受贿1600万只被判死缓原因 (图)
  • 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法院院长袁永新:坏!
  • 将法院害群之马毫不留情地清理出去
  • 爱山乐水:衡阳市中级法院一窝腐败 真是吃了原告吃被告 真黑
  • 腾房一事邓永亮要求法院不予立案
  • 上海临港新城违法征用农民土地,法院行政不作为/冯明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执法犯法
  • 湖南郴州矿老板发给法院院长的生死决斗书/彭北京
  • 放纵罪犯的萧山区法院竟被评为[全国优秀法院]
  • 江苏省高院和南通市地方法院是一丘之貉/唐玉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