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他们是畜生!在黑监狱衣服裤子全部剥光/王玉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玉妹 女 1963.8.13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何留村委府北小区37幢丁单元101室的村民,不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苏民监字第200号民事裁定书于2008年10月12日逐级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在13日到北京,下午一时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口,等待接待,却被武进区信访局顾华忠发觉,用非法手段把我从北京押到常州——湖塘的阳湖之星城市旅店,搞惨无人道的人身折磨,共11天。
    我出了黑监狱之后,曾向省、市、区、镇等有关机关信访,于2008年9月10号上午省高院李法官电话:025-83785287,由常州中级法院法官、武进区法院陈建平法官、王春梅法官在武进区法院陈建平办公室进行协调并签订条约。
     由于上述情况未能依法解决,我在2009年1月30日上访北京,于2月1日到国家信访局,受到热情接待。2月4日12时,由武进区信访局顾华忠等人开来一辆面包车,车号号码是:苏D01027,四个大汉把我绑架上车,套上头套。2月5日中午12点从北京开往常州市黑监狱。 (博讯 boxun.com)

    在黑监狱里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
    一、汽车开到常州地段,二人就将我的头楸到车底,二手反绑,车行驶到黑监狱。
    二、停下车,二个男的从车上楸我的胳膊,强往楼上使劲拖进入房间后,立即喊二个女的,并喝令:将我身上衣服裤子全部剥光,天寒地冻受此侮辱,财物全部搜光,狂叫“让你尝尝学习的滋味”。
    三、有三人看管,不听使唤,就遭受毒打,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叫天不应,喊地不醒,受冻挨饿,布袋成天套在头上,晚上只睡三个小时,比重庆“白公馆”还要残酷。把我活生生地折磨了三十七天未大便一次,他们像畜生!3月12日上午释放,套上两个头套,送到离家不远处,扔在地上,车扬长而去。我到家后,丈夫、儿子看了惊呆了,已折磨得不像人了,体重降了20斤。回来后成天胃痛、头痛、卧床不起,精神极度紧张:医药费已花去5000余元。以上事实就是苏公通120号秘密文件在我身上的“战果”。
    上述情况,决无虚言,对制造这次事件的策划者、凶手、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受害人:王玉妹
     电话:0519-8631292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 南通黑监狱迫害老人几时休?!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求救:常州新北区的黑监狱——红豆山庄/王一庆
  • 江苏常州的黑监狱
  • 南通张华蒙冤黑监狱,依法申请国家赔偿(图)
  • 访民动态:湖南黑监狱关押十多人长春拘留九位访民
  • 上访维权人士陈金霞被劳教并关“黑监狱”,孩子被截访人弄丢
  • 马桥失地农民进京告状被关黑监狱
  • 当局冒充媒体于两会期间诱捕访民 被截访者关押于黑监狱中
  • 南通黑监狱:不签协议,甮想回家(图)
  • 江苏镇江:刘春芳因可能上访而被关入黑监狱
  • 南通黑监狱又在关押迫害徐汇萍老人
  • 长春访民揭露“黑监狱” 武汉高新再进“法教班”
  • 扬州维扬区法院杭春玉插手张世庆黑监狱案(图)
  • 扬州市维扬区法院:副院长私设公堂、黑监狱(图)
  • 江苏:扬州消防培训中心竟是黑监狱(图)
  • 踢瞎黑监狱访民眼睛不过瘾 郧西当局扬言再抓2失地农民维权代表 (图)
  • 山东访民陈殿恕被非法关押黑监狱40天后获释
  • 人权斗士郑大靖重出江湖 要求郧西当局就“黑监狱”一事进行赔偿 (图)
  • 有良知者揭开武汉“法教班”黑监狱内幕(二)
  • 有良知者揭开武汉“法教班”黑监狱内幕(一)(图)
  •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