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我是江苏常州市武进经济开发区厚庄村13号的村民陈美琴(女,61岁)。今天我怀着十分愤怒的心情,流着血与泪写这份控诉书。 (博讯 boxun.com)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政府于2006年11月7日将原夏溪镇的厚庄、邹区镇的赵墅、夏萧、霍庄四个行政村划并给隔湖五七农场,成立武进经济开发区。2007年3月武进经济开发区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发展经济和招商为名,打着拆迁扩耕的幌子,没有任何合法征地和拆迁手续就强行违法征用四个行政村耕地12000多亩,剥夺我们的耕种权。实施大规模大范围野蛮拆迁。经济开发区为迫使农民放弃承包田种植,强行拆除和毁坏电力灌溉站40余座,致使我赖以生存的6亩多承包田无法种植。在未征得我同意,又在我承包田内铺路,既没有得到青苗费,也没有土地补偿与劳力安置费,就这样平白无辜地被武进经济开发区违法征用了,还克扣我两年的年终分配款,把我逼上了绝路。迫于生存我曾多次到有关政府部门要求解决,但都毫无结果,出于无奈我于2009年2月1日去国务院上访,得到了信访局的高度重视并受理。2月3日上午我带着有国务院印章的转办单到江苏省国土厅请求解决,下午到江苏省人民来访处反映问题,到下午5点半就在江苏省人民来访处门前{漓江路19号},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开到我身旁,下来4个人,其中一人是常州市武进经济开发区的蒋志伟主任,他们强行把我拖上车,当时我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有人绑架我”。上车后就抢了我的手机、现金、通讯录、国务院转办单、还要搜我的身,然后被两个年轻力壮的人,象对待重犯那样把我双手反绑,带回武进区,囚禁在不为人所知、见不得人的“黑监狱”中,里面有三张床,当天晚上有4名男青年看押,整夜不给我睡觉。2月4日增添了8名妇女,他们12人分成4班,24小时轮流看押,不准睡觉,不准刷牙和洗脸,吃的是半小碗粥,他们就这样折磨我,我问他们:“我究竟犯了什么法,要绑架关押我?”因为他们是违法的,所以一直不回答我。
     我从2月4日起绝食三天,多次用头撞墙,7号一个看押人对我说:“你再不吃就要强行灌。”我迫于无奈于2月7日起进食,但吃的仍是1959年时的五钱头粥。由于三天绝食,胃肠收缩引发了严重的胃痛,进食后胃部剧烈的疼痛难忍长达三天。我的人身自由受到严重限制,过着不如犯人的生活,昼夜不准睡觉,看到我闭眼就用木棍敲床,在过度劳累时想靠一下墙都不准,并声称“你是上学习班,不是来享福的”。我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人,哪能承受住一星期的虐待与折磨?无奈我只能以死来反抗。2009年2月10日,我趁人不妨时用自己的假牙套割腕自杀,鲜血染红了衣裤和地面,当我苏醒后才知道医生已包扎好,我想死又死不掉。这时我的身体极度虚弱,但他们仍不放过我,继续不准睡觉,每顿吃一小碗五钱头粥,以致二十多天没有大便过。之后他们多次采取威吓、欺骗、逼迫等卑鄙残酷的手段强迫我在拆房协议上签字,强迫我写保证书:一是不准上访;二是不准与其他人联系;三是不准控告他们。如果做不到这些,叫你生不如死。我为了自己的合法财产不是受不应有的损失,因拆房价格偏低(每平方米楼房270元),我如何能接受签字?之后他们对我的人身折磨和虐待就逐步升级,先是抱头立壁,时间长达三昼夜,致使我的双腿肿胀,头昏脑胀,神智不清,并一再哀求:“我实在不行了……”看押人员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后经所谓的“领导”同意后,才允许躺在床上两天,之后叫来医生为我检查身体,发现心脏无碍后又继续二十四小时不让我睡觉休息,只要闭眼睛就用木棍敲打桌子和踢床等,并多次私设公堂,使用逼、供、讯等残酷手段逼迫我在拆房协议上签字,再不签字,就强迫我双手抱头双腿跪在凳子上,身边站立一男二女看押,一直要保持这个动作,我多次请求小便都不准,并推说要再等二十分钟,还要请示“领导”同意。我的小腹胀痛难忍,只得小便在身,尿裤在身两天两夜没有替换,臭气难闻。我悲愤到了极点!在共产党领导的法制社会里,他们一伙人又有什么仁义道德?简直禽兽不如!他们的残酷手段胜过强盗、土匪和法西斯!难道这就是武进经济开发区的以人为本、求真务实、构建和谐社会吗?
     我忍着痛苦的煎熬,用头不断的撞击椅子,头上被撞出十几个肉瘤,身旁三人没有一人过来劝阻,到凌晨三时多,我感到头昏目眩,头胀痛难忍,看不清房内物品,我实在不能坚持了,随后从凳上摔下,但看押的三人硬是把我拖上凳去,这样反复十几次,更甚至在我失去知觉摔倒在地后还是强硬拖上去,跪到了早晨,不给早饭吃,还要继续跪,直到中午给我半碗冷稀粥,我一气之下没有吃,继续跪了一天一夜,饿了两顿。我的双膝已是肿痛难忍,痛苦不堪。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此时,武进经济开发区的徐文亦再次叫我签字,我毫无办法,想到40多天来门口不断传来的铁链声,半夜楼上、隔壁的打人声和惨叫声,并想到他们一再强调的我的儿子也被抓在隔壁房里,我的女儿也不准她当教师,这些可怕的话语和举动时时刺痛着我的心!想到自己受苦也就算了,难道子女也要受牵连?也要同样受苦?我心痛极了,于是当武进经济开发区的徐文亦第四次强迫我签字时,我只得被迫无奈的签了字。2009年3月17日中午11时多,我被戴着头套带出被囚禁42天的牢房,拖上汽车,开到离家只有几分钟时才被拿掉头套,才重见了阳光和光明,才获得了人身自由,当我走到自己家门前,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的合法财产房屋已成一片废墟。武进经济开发区的拆迁队几十人开着挖掘机在3月17日上午10点前进行了违法野蛮拆迁。
     所以我跪求: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合法公民,应得到一定的合法地位。武进经济开发区没有省和中央的审批文件,没有任何合法征地和拆迁手续,就强行违法征地和违法拆迁。我的承包田被侵占却没有任何补贴或补偿,致使我生活无着落,把我逼向了绝路,我去上访讨回公道,这是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利,难道是犯法?武进经济开发区对我实施绑架、搜身,关押在“黑监狱”中长达42天,受尽了心灵和肉体的折磨与虐待,过着不如犯人的生活。他们私设公堂,使用逼、供、讯等残酷手段逼迫我拆房签字。我的合法房屋被他们违法野蛮拆除,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权、财产权和承包权,致使我的精神和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整天忧愁、恐惧,生命垂危,我的心在流血!特别是现在整天心口疼痛、头昏脑胀和全身筋骨痛,卧床不起,精神崩溃。为此恳请各级政法部门领导能主持公道,严惩凶犯,对践踏和触犯国家法律的有关人员必须依法追究领导责任和刑事责任,同时还我一个公正、公平、合理的说法。
    
    此呈
    
     控诉人:陈美琴 叩上
     电话:15951236990
     2009年3月2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是谁让就职于江苏上海的知识女性、单亲母亲成了“六无人员?”(图)
  • 江苏南通打砸抢事件/徐汇萍
  • 江苏灌南孟祥驹被抓捕死亡“躲猫猫”(图)
  • 救救江苏省宿迁市杜永伦一家人的性命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唐玉珍:妄法裁定的江苏省高院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江苏灌南县一位抗日老战士的求救信(图)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江苏省建设银行被迫“买断工龄”人员的“请愿书”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江苏泗洪县半城镇的渔民:快点救救我们吧!
  • 江苏一个普通民警遭遇的自述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江苏常州的黑监狱
  • 江苏省实行手足口病重症病例“日报制”
  • 江苏镇江20万人登山踏青 场面蔚为壮观(图)
  • 江苏灌云县工商局长被黑网吧人员抬起扔出门外
  • 江苏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路通的女儿路燕被非法绑架
  • “Kiss我最牛”江苏扬州举办情侣接吻大赛(图)
  • 江苏规定毕业生赴苏北任村官将返还大学学费
  • 江苏选聘5010名大学生村官 30岁下本科以上学历
  • 像扬佳义士那样江苏潘翔义士要高举义旗为党国清理家门
  • 江苏阜宁检察院持权抢劫主管部门甭玩“躲猫猫”
  • 江苏沭阳新河镇政府强占农民800亩土地
  •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也发生“躲猫猫”人死的比云南的还快,只用了1个小(图)
  • 江苏铁路工人宿舍坍塌至少9人死亡
  • 江苏镇江:刘春芳因可能上访而被关入黑监狱
  • 江苏省政府:沪宁城际施工段宿舍坍塌9死21伤
  • 江苏南通被拆迁人张华一家三代赴京乞讨
  • 两会访民动态:江苏访民砸警车 贵州访民被打伤
  • 江苏盐城全免市民二月水费 巨资迁移水厂取水口
  • 江苏徐州3516名下岗民师为何上访25年不止?
  • 李秀兰:谁告状就弄死谁?江苏沭阳阳光下的罪恶
  • 江苏省小康调查造假活脱脱的瞎折腾/陆志坚
  • 黑暗中共江苏省委(二)
  • 月儿弯弯照九州/江苏南通唐玉珍
  • 唐玉珍:江苏百姓上访难
  • 华安保险江苏分公司办公室主任传记
  • 江苏平民被双规判受贿罪谈司法
  • 江苏省高院和南通市地方法院是一丘之貉/唐玉珍
  • 江苏变了味的土地流转/王才亮
  • 江苏省反腐访民周育华在冤牢中紧急呼救!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江苏淮安开建我国南北方分界线标志(图)(图)
  • 江苏双腿残疾的朱余梅:有人害我,快速救我
  • 江苏宜兴有多少人大副主任?
  • 做中共国人的郁闷/晓飞(江苏)
  • “‘千喜’热水器”在江苏淮安再度败诉(图)
  • 江苏连云港检方再现违法办案/刘学稳
  • 从胡参与江苏团讨论看李源潮上升的概率降低/陈飔
  • 江苏灌南县一居民状告江苏省人民政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