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6日 转载)
    安全帽志愿者 胡未名
    
     听说父亲出事了,潘金芳和丈夫连夜从湖北老家赶到北京。没想到她再也见不到父亲的笑容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身体一直很健康的父亲会猝死在工地上。 (博讯 boxun.com)

    
    就在3月21日下午一点半,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马连洼的建筑工地上,57岁的潘志源猝死在宿舍里。死的时候,身上只有一块五毛钱。
    和潘志源一起打工的弟弟潘志胜介绍当时的情况说,“我们是干杂工的,这么大(大概四个拳头大小)的一个大锤,分给他一块大石头,今天必须砸完,不然今天就没有工钱。砸的热了,他就把衣服脱了,心口有点疼,回来洗洗就吃饭。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见他在咳。我们是早上5点半点名,6点上班,我们早上跟他说,要不要去看病,他说去,我就说班长我哥病了今天不能来,他就吼了一句‘我知道了’!”
    等到中午11点半收工,潘志胜回到宿舍,发现哥哥潘志源在痛苦地抓着墙,喊他名字也没反应,潘志胜见情况不妙,就赶紧找班长要钱,班长不在,他就找了一辆出租车,等了半小时才过来,把潘志源送到附近的医院,抢救了一个小时,最终也没能挽回潘志源的生命。
    潘志源过完年就到北京打工了。潘金芳清楚地回忆最后一次和父亲通电话是在母亲过生日那天。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儿,那天家里来了一些客人,父亲打电话问她“为什么来这么多人,你妈妈要休息”。潘金芳很贴心地安慰父亲“你放心,由我和我老公来做”。没想到父女间的这次通话竟然成了永别!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但一切仿佛都是预设好了一样。
    
    生活所迫,57岁老人到工地打工
    
    春节刚刚过完,湖北荆州市江陵县弥市镇里甲口村农民潘志源就和同乡一起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和千千万万的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一样,已经57岁的潘志源外出打工也是被逼无奈。以前在家里种田,三口人守着7亩田,其中2亩水田是口粮田,5亩种棉花,去年棉花的价钱从两块八九降到两块钱一斤,一年干下来,不算人工,一亩的纯收入也就500元,这远远满足不了一家人的开销。他有两个女儿,大的(潘金芳)已经出嫁,小的19岁在广州打工,老婆高血压,不能干农活,只能洗衣服做做饭。在家里挣不到钱,潘志源只能和老乡一起到北京去打工。
    根据大女儿潘金芳的介绍,“去年(08年)奥运会之前,我爸爸一直没有出过门。我出嫁的嫁妆都是我自己打工挣的钱,家里没钱,我爸爸觉得很遗憾没有给我嫁妆,想出来挣嫁妆钱,我还有一个小妹妹,在广州打工。我妹妹今年回来说谈了一个河南的男朋友,要带回家里看,我爸爸想人家要到家里来,我家的房子很破,怕不好给人家看,就想出来多挣点钱。春节过去才去没几天,我爸爸就出门了。”没想到,这一去竟再也回不去了。
    
    没有合同,没有工伤保险
    
    潘志源是去年开始到北京打工的,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干了半年(122个工),挣了5000块钱,虽然很辛苦,但总比在家强。今年开春,他又把哥哥和弟弟带来北京一起打工。但是,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北京的活儿没有去年那么多,很多工地开工不足,老板就趁机压榨工人。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远不知道社会的险恶,面对穷凶极恶的老板他们又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能力,最终只能任人宰割。劳动法已经实施了十多年了,但在建筑行业,农民工连一份正式的劳动合同都没有。香港学生组织SACOM利用半年多时间对国内最大的地产商新世界地产进行了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工人都没有劳动合同,劳动权益得不到一点保障。
    建筑行业是高危险行业,工地上工伤事故经常发生,国家法律强制公司购买工伤保险,而老板为了省钱,竟然连工伤保险够不给工人买。虽然按照法律规定,企业没有为工人购买工伤保险,所发生的工伤费用应该由公司负责。但老板的黑心让法律成为废纸,工人们受了工伤只能自己解决。河南的工人告诉我们,前些天有工人鼻子被砸扁了,到医院花了400多,公司一分钱不给。
    潘志源所在的工地上,老板甚至连口头协议都不肯给。潘志胜说“我们过来,也不说每天多少钱一天,如果我干到过年,你只给我40块钱一天,我哪里喊冤去,我们就是有这种担心。我们早上六点上班,中午十一点半下班,下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六点下班,一天要干十一小时。我们去问他(老板),他不跟我们讲,他说,你心里不踏实,不想干可以走。”
    
    35天没发一分钱,看病都不给钱
    
    走?不是不想,但谈何容易!来北京一个多月了,老板没有发一分钱,来的时候带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身上没有钱,连路费都出不起。虽然《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工人的工资必须按月足额发放,但在当前的建筑行业,大部分农民工只能到年底才能拿到工钱,这已经成为通行的潜规则。潘志胜说,“我已经四天没有吃饭,睡也睡不着……我们多次想回老家,可是没有钱,如果有钱,就不用等在这里,死在这里。我们已经干了35天,一分钱没给,只拿了200块钱饭票,在他们的食堂吃饭,在他们的店里买东西,基本上每样东西都比外面贵5毛钱。身上没有活钱,没法出去买东西。我们一共过来了六七十人,很多人走了,剩下的有二十七八人,都是打电话回家,家里寄点钱过来,做路费。我们就是不想打电话回家,等着拿生活费。” 干活儿不给钱,走又没法走,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工就陷入了这样的陷阱。
    更甚者,不但干活儿不给钱,还动不动就罚款,“办那个上岗证、床头证收了20元,一个安全帽收10元,工具丢了也让工人赔,借的锤子丢了15元。都是卑鄙的手段,为什么你们公司丢了还要我们赔?”春节出门到现在这么长时间,工人从家里带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又哪里有钱来看病?!在工地上,几个河南的工人告诉我们,他们生病了,找工头要钱看病够不给,只能自己忍着。如此一来,潘志源的死,显得那么“正常”!
    
    超长工作时间,挑战身体极限
    
    建筑行业的特点是,建筑公司把工程层层肢解、分包给各个包工头,由包工头负责招募工人,组织施工。所以一个工程可能有大大小小十几个上百个小老板。老板为了接工程,就以低价承包,为了挣到钱,又拼命压迫工人,强迫工人超负荷工作。在工地上,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六点,中午只留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一天11个小时在工地上已经是“正常”的工作时间,更不要说加班时间。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提高法定假期、促进消费成为关注的热点,然而在建筑工地上,根本没有放假的概念,工人们被彻底剥夺了休息的权利。建筑行业整天和钢筋混凝土打交道,极为消耗体力。坐在办公室里的人无法切身体会到顶着烈日抡起大锤砸石头的辛苦,而他们一砸就是十几个小时。
    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极度疲劳的身体得不到恢复。那些黑心的老板恨不得工人不吃不喝不睡觉,拼命为他干活儿。我们看了潘志源的记工本,来工地35天,他没有休息一天,每天都是全工,也就是工作11个小时。每一次上工,都是挑战身体的极限。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生命就像一根绷紧的线,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断。终于,潘志源在长时间疲劳工作之后,倒下了。他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但我们清楚地知道他一定不想死。倒不是因为害怕死亡,或许死亡是对苦难最好的解脱,但他必须忍着不死。他的任务还没完成,他的意志还想继续干活儿,继续挣钱,为了给老伴儿看病,为了给女儿置办嫁妆。他还想尝试着爬起来。但这一次,他的身体彻底拒绝了大脑的指令。
    
    伙食差,健康状况恶化
    
    老板对工人的控制和剥削是无孔不入。不给发工资,将工人困在了工地上,没有钱,工人连回家都回不了,就像被拴上锁链的奴隶,只能任由老板使唤。工地上的伙食是老板承包的,这是老板剥削工人的另一个隐形的手段。不管饭菜做的多差,价格多高,工人都不得不在老板那里吃饭,因为工人没有现金,只有饭票,只能在老板的食堂吃饭。食堂饭菜之差超乎正常人的想象。我们走进潘志源所在工地的生活区,正在吃饭的工人们愤怒地控诉,“我们吃的比猪还差!!”“菜连洗都不洗,用水冲一下就放在锅里,上面撒上一点油”。潘志胜说,“没有热水,我们自己烧水的被没收了不能作声,作声就罚款一两百元。你把锅炉弄大点,我们有开水喝,就不会用这些了。吃的要让工人吃饱,鸡架炖土豆,土豆皮都不剥,4元钱一碗,萝卜里面几块肉就6元钱一碗。”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建筑工人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期透支体力,时间一长,健康状况差是很自然的,据工人介绍,基本上每个工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胃病和其他慢性疾病。年轻人还好一点,年纪大的就吃不消了。而公司根本不管工人死活,工人只是老板赚钱的工具而已。
    
    农民工的命就这么“贱”?
    
    对于潘志源的猝死,老板表现出极大的冷漠,项目经理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想用两万块钱把家属打发掉。潘金芳说,“我和我老公来了第一天,见到项目经理,他只给我们两万块钱,还说我爸爸是病死的,是施舍、可怜我们才给的。还说我给你们钱你们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们工地上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说出去了我们不好办事。我们不答应,好好的一个人出来就没了,他只给两万块钱打发我们,其他什么都不管。”之后,项目经历就消失了踪影,到现在,他们已经等了五天了,项目经理根本就不出来见面。“我们要谈,就只派一些说话不算数的后勤的和负责保卫的跟我们谈,谈什么,他们就说要回去请示领导他们做不了主,做不了主那跟我们谈什么?我爸爸生病了,身上只有一块五毛钱,剩下的是饭票,饭票又不能用,他怎么去看医生?后来,中午我叔叔回来发现的时候,去跟他们的班长说,也不帮我们去找车,也不打电话去抢救,等了四十多分钟才送到医院,如果他们不是这样,我爸爸也不至于死掉!”
    出了事情之后,公司一方面拖延时间,不见家属,企图把家属耗走,让他们接受两万块的施舍了事,另一方面,公司辞退了所有55岁以上的工人,不给一分钱。
    
    评论 谁是凶手?!
    
    生命是无价的,这句话用在这里显得太过矫情。谁都知道,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里,事实上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被金钱来衡量的。我们不知道潘志源的命到底值多少钱,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公正的天平。但两万的“施舍”实在是一种侮辱。或许只要几十块钱,让他能够及早去看病,就能挽回他的生命!或许他能多休息一小时,就不至于劳累致死!不管潘志源最终是死在医院病房还是死在工地宿舍还是死在施工现场,谁是真正的凶手,相信每个人都看的很清楚!
    或许对于这些善良的人的遭遇我们早已经麻木,区区一个民工的猝死在当下的中国实在算不得什么新闻,现实的残酷让我们的心早已不能感受到痛楚。但我们还是要追问,是谁在纵容这种犯罪!!在中国的建筑工地上,四千万的建筑工人,为了城市的建设他们正在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他们中有多少个像潘志源这样的人,勤劳善良憨厚朴实,挑起一家人的重担,顶严寒冒酷暑,忍受猪狗不如的工作条件,辛辛苦苦就是为了挣点血汗钱。他们只是数以亿计的平凡老百姓的代表,是我们的父亲、兄弟,我们至亲至爱的人。然而大大小小的黑心老板丧尽天良、泯灭人性,榨干他们每一滴血汗,最后将他们推向死亡,然后企图用一点点施舍就把沾满血腥的双手洗得一干二净。他们的遭遇不是个人的悲剧,而是社会的创伤。或许面对强大的资本和扭曲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很渺小很无力,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逃避责任的借口。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倘若我们不愤怒,我们的人性何在?!倘若我们仍然漠视、逃避,那么我们和帮凶与同谋又有何区别?!要知道灾难有可能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同时也是刽子手。
    我们更应该质疑的是政府相关部门。是谁养活了我们这些大老爷?是人民。谁是人民?潘志源和千千万万像潘志源这样的人。2008年,温总理一句“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曾经感动了无数中国人,但在这感动之中,又夹杂着多少的悲愤?!面对建筑工人猝死在工地宿舍,我们要质问,要控诉,为什么他们纵容建筑公司如此压迫和剥削工人!为什么明明是他们的本职的职责,却把工人当作皮球踢来踢去!为什么身为执法者,他们看着犯罪却不作为!
    面对社会的黑暗,我们是苟且的活着,还是投入战斗?陶醉于中产阶级的幻梦,还是直面惨淡的人生!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深刻反省的。
    惟愿死者安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