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严厉谴责贵阳“国保”的无耻行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吴玉琴
    
     3月14日,贵州自由、民主、异议人士及家属相约在贵阳南郊公园的“太阳岛休闲山庄”踏青游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全天都是自由活动,有人下棋、有人唱歌、有人闲聊、有人漫步南郊公园,大家玩得非常开心。在吃饭前,想着大家相聚一场不容易,全体到场人员就照了合影,作为我们关注人权,普及人权的理念,就拿出了一面有“公平正义 你我有份,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字样的旗帜照相。其实全天候“国保”都是监控在现场的,由于看着我们是自由活动,又是众多的家属在,他们就离我们比较远一点。 (博讯 boxun.com)

    
    可是在星期一16日,清早“国保”就打电话来找廖双元,但老廖并未在家,我也晨练去了。他们就没有找到我们,晚7点,“国保”就打电话给我说找廖双元,我告诉他们,双元没在家,他们说要进家看看,我一个人在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决不开门,他们把门拍得是震天响,并说有女同志一同前来,随便他们说得是天花乱坠,我一概不理。气急败坏之下他们说今晚就和我耗上了。第二天早上,他们再一次拍门,我照样不理,他们说不相信我今天全天都不出门,就这样他们就一直守在我的家门口。
    
    谁知在我起床时,我发现“国保”已经把我家的电拉闸了,在没有电的情况下,我什么都无法做。还好我买得有面包,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一下。18日我决定去见“国保”,当我出门后未见人,我把电闸拉开后发现,这些“国保”的流氓把我家的电脑电话线用剪刀夹断了,把闭路电视拉脱,用胶布把我家的猫眼堵住。
    
    在16日当天我就知道“国保”的找过陈西和陈德富,(陈德富照的全部相片已被毁坏)目的就是要毁坏我们14日照的相片。其实双元的相机被“国保”收去后一直未还给我们,双元拿着一个破相机,根本就没有照着什么相。我不愿开门,是因为去年“六、四”的时候,陈德富一个大男人开门尚且被他们拧断手指,至今他们不赔礼道歉、不给医药费,还死不认账。而我一个女人,开门后的结果我无法想象,这就是我拒绝开门的原因。
    
    贵州的人权捍卫者一直都是在一种非常理性的状况下探讨和关注着人权。唤醒公民的意识觉醒,让每一个公民都能理解人权的现实意义及普世价值,就成了我们的神圣职责和义务。我们坦坦荡荡的做人和行事,一切都是公开和透明的。对于“国保”的监控和跟踪,我们大家一直都互相提醒和告诫着,尽量用一种宽容的态度来理解“国保”们的工作。可是“国保”对我们却是穷尽了心思,真的是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威胁、恐吓、断人生路的话是说尽及耍尽了手段。近年来,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几位联系人,被“国保”三天两头的传唤,并威胁说不准我们出门,不准离开贵阳。他们摆“鸿门宴”用喝、哄、赫、诈的手段来软硬兼施恐吓人。
    
    我吴玉琴13岁到农村,在农村劳动近3年后回城做临时工,好不容易20岁时得一正式工作,一干就是近30年。当我2001年患癌症时,本来我可以拿着400元的病退工资进入社保的,但我不愿病魔的阴影缠绕着我,于是我癌症出院3天就上班,病假我都不休。后来单位强行逼我病退,200多元钱我拿了23个月,有10个月我一分钱未拿,直到我满50岁才如愿正式退休,当我看到退休证上“正式退休”这几个字时,我是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有800多元钱的工资,而是感叹我的生命得到了重生。
    
    今天“国保”人员因为我写文章,我办护照出国旅游“国保”不准给我办,并经常威胁说我拿着共产党的钱,还要谴责共产党,总有一天会让我社会保障金都拿不着。我纳闷的是,我为社会服务几十年,退休后才得到的社保工资,怎么又成了共产党的钱了?共产党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占有了所有的社会资源,竟然还用如此的混蛋逻辑来胡言乱语。
    
    “国保”用申有连的妻子和儿子来压他、威胁他,使得他们夫妻成天都在吵闹中生活。用陈西的女儿和家人来威胁陈西;用居住权来威胁小王子和李果;用毕业来威胁大学生沙莉及父母,使得她父母要和她脱离关系;对杜和平说如果再继续这样干,他家的门面生意就做不成;还有几个大学生被他们威胁后至今都不敢来了。所有的这一切目的无非就是一个——让我们放弃一切《宪法》所规定我们应该有的基本权利,放弃我们做人的尊严而成为一个行尸走肉。
    
    可是我们在这里也请“国保”人员认真的思考一下,我们关注和宣传人权到底有什么错?难道人权只有你们有,我们就不能有吗?难道你们拥有了特权之后,就该阻止别人去追求人权吗?是谁给你们如此胡作非为的权利?你们用黑社会的做法及下三滥手段来威胁、恐吓和对付我们,这就是你们的工作职责了吗?你们知不知道,真正犯罪的是你们!今天我请电信局的工作人员来为我家的电话电脑连接线修复时,电信局工作人员拿着被剪刀齐刷刷剪断的线头,他说这是坏人故意破坏,坚决要我打110报警电话,要公安局立案侦查。我如实给他说,这就是公安局的人剪的,他说我也应该与公安局打官司,告他们故意破坏电信通讯设施。为此,我决定保留起诉“国保”里面个别流氓无赖的权利!但由此我也感到欣慰的是,一个电信局普通的工作人员,仅凭事实就能分辨对错,当我告知他,这就是公安局的人剪的时,他能有勇气对我说,要我与公安局打官司讨公道!一个普通市民尚且有不畏强权的勇气,那么在现实的中国普及人权和争取人权我们认为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了!
    
    2009年3月21日于贵阳
    
    首发《博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被中国保安拒签
  • 今天,我强烈拒绝国保再次审查联署《零八宪章》以及《公民监政》!
  • 法国:愿与中国保持“稳定而缓和”的关系
  • 十四个“核心数据” 勾勒出中国保增长路线图
  • 中国保安协会2008年工作总结和2009年工作要点
  • 快讯:四川成都维权人士辛清贤被国保抓走
  • 维权人士陈卫被遂宁国保请“喝茶”
  • 王译、陈卫等人遭重庆国保非法侵犯人身自由 陈大杨遭遇暴力
  • 英国保安划皮艇上班以应对个人经济窘迫(图)
  • 我被国保约谈情绪很稳定
  • 中国保八?温家宝说行 外界怀疑
  •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 曾伯炎:答国保有关《零八宪章》签名问
  •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公安国保传唤、抄家
  • 公民监政会筹备小组成员上海刘义良被国保谈话
  • 《零八宪章》签署人秦耕再次遭海口国保传唤
  • 福建陈焕辉签名支持《零八宪章》再次被福州国保传唤 (图)
  • 江天勇:我因08宪章被国保约谈(图)
  • 西安《零八宪章》签署人杨海等多人被国保传唤
  • 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家庭教会受到国保大队的冲击 三位同工被拘留
  • 国保不如妓女是谁之过?
  •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2》》/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 余杰: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 要求中国政府取消国保警察编制/高洪明
  • 成都国保神精过敏,维权人士黄晓敏今日被再次被成都国保“请”(图)
  • 郭泉:“国保”警察应该保卫国家人民,而不是保卫共产党/民主先声295
  •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吴高兴
  • 国保警察奥运期间要造反了!/党老大
  • 偿付能力危机透露中国保险业行将就木/何必
  • 余杰: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吴高兴
  • 强烈谴责上海国保警察围困反腐英雄张宝亮
  • 郭永丰与深圳国保合作了!/郭永丰
  • 孔强的公开信(四)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的黑幕
  • 决不能让江泽民自杀/广州国保大队张正义
  • 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司马函
  • 重庆国保危胁右派领袖,是“彭水诗案”的延续/陆清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