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来稿者按语:今天你们害人,明天有人害你们,你们遇难,由于得罪正义人士太多,到时候恐怕就没人替你们如此呼吁呐喊了)
    中国公民监政提供!
     (博讯 boxun.com)

    您好!我叫张伟生,是原江西省永丰县公安局刑事侦察大队长(即:刑警大队)
    1996年秋的一天,我队接到线报称我县一辆挂靠在永昌汽修中心的三菱大卡车(市值三十多万元)为赃车的举报,于是我下令将该车查扣,并对该车的真实来源进行调查。可正当案件在进展之时,我忽然接到我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文保生副局长下令放车的指示(此人之前便多次干预我办案,并在收受了犯罪嫌疑人的贿赂后,私自下令放跑重特大犯罪嫌疑人多名),然而我没有执行该指示,而是坚持原则,顶住压力,下令加紧继续侦查。并于几天后果然查出此车为一辆被盗车辆的重大盗车案(真实车主为广东省化州市一个叫陈升的车主,其车在开往浙江省杭州市装货时于停车场内被盗。车主当即已向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报案)。然而文副局长在得知我已查出车辆真实来源的情况后,不但不积极协助我办案,反而迅速将案情通知给该涉案嫌疑人,至使其连夜逃跑,至今仍未归案。
    
    我虽然坚持原则并侦办出此重大盗车案,但却也因未按文副局长的指示放车而得罪了他,他便对我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事后我才知道原来该案的涉案嫌疑人通过他人引见认识了文副局长,在赠送了其一笔厚礼后,文副局长便又做出此等指示)。
    
    另还有我在担任江西省永丰县公安局治安科长时的一名下属——陈敏(这厮现在巡警大队工作,工作期间抓赌罚款却不开收据,以赞助的名义将罚款中饱私囊达数十万元),此人从警多年,一贯流氓成性,嫖赌逍遥,长期不上班而与社会上的流氓、诈骗犯同流合污。还与江西省最大的职业诈骗犯钟武尉称兄道弟。1998年其停薪留职后到该诈骗犯处“打工”,为其诈骗出谋策划。钟武尉被捕后(现在还在服刑)他便跑回来上班,而永丰县公安局照常发给他工资。我曾多次向当时的局领导——陈寿庆汇报过他的问题,但陈局长不但不管,反而向其告密,说我讲了他的坏话,他便对我耿耿于怀。1998年陈敏利用其经营的美容厅(他在县城经营了三处美容厅,实为地下妓院)向县纪委诬告我到他的美容厅嫖娼(县纪委副书记李贵传正是文保生副局长的亲外甥),县纪委随即对我进行双规。双规期间以不允许我睡觉的方式强迫我承认有嫖娼行为。之后便以此为依据对我做出了开除党籍,撤销职务,行政降一级的处理,一年后还将我调离出公安局。事后我多次向永丰县委及上一级的主管部门申诉,但均未得到任何解决。
    
    永丰县公安局那个多次放跑重特大犯罪嫌疑人的局领导文保生,及那个长期与社会上的流氓及诈骗犯混在一起,并还不顾公安部《五条禁令》所规定的“严禁公安干警利用职权经商办企业”之规定,而在县城经营了三个暗娼店的干警陈敏,永丰县纪委对他们这些严重错误却熟视无睹,从未对他们做过任何的处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翻看了被称为“北大怪才”余杰先生所著的《铁磨铁》、《火与冰》等书,被其英锐刚正,斥奸邪,骂暴君及敢于揭露当前中国社会种种“人吃人”现象并敢于对当下时局进行深刻的批判所吸引。抱着欣赏及探讨的态度,我于2004年5月份根据《铁磨铁》一书中留的地址给余杰先生写了一封信,信中痛斥了我县政局的腐败,并且我也因揭露和抵制了领导的腐败而受到打击报复,希望能通过他的笔对我县的腐败现象有所揭露及触动。不料,我的信被扣押并被转到我县公安局,这可触怒了我县的某些领导.因早在2001年时,当时的县委书记刘长泽(这厮在担任永丰县委书记期间公然卖官,其中副县级干部10多人,科级干部达200多人。后在升任江西省文化厅副厅长后因卖官案发,现已被江西省检察院逮捕),就因怀疑我向上级举报他们违法乱占大片耕地炒房地产一事,而专门派出以纪委副书记李贵传(文副局长的亲外甥)为首的小组查了我几年,但因找不到我任何问题只好罢休.现在他们发现我与余杰先生的通信后既如获至宝又如临大敌,认为我的问题特别严重。于是,便下令成立了一个庞大的专案组,对我进行立案侦察。(被我揭露有犯罪行为的那个公安局领导文保生和我的那个前下属陈敏居然都是专案组成员),为此专案组还动员了大批公安局以外的干部、职工和离退休人员及所能利用的一切手段,对我进行全方位的侦察,连我生病住院都不放过。甚至有时连县公安局领导和县政府的主要领导都亲自出马。他们除对我进行内查外调外,还常派人在我身边找我聊天,这些人身藏窃听器,录音机等各类间谍工具想尽一切办法引诱我、诱套我讲共产党的坏话,有时甚至是赤裸裸的问我“共产党还能管几天”之类的话。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抓住我的某一句对党、对现实不满的话而将我致于死地,企图将文化大革命这种整人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可惜的是我平时并不讲那些话,更没有对党不满的心理,至于我被不公正的处理一事根本与党无关,只是永丰县公安局和县纪委的个别当权者对我搞打击报复。而且我受党教育多年,更不可能对党发泄不满,所以他们一无所获。此外他们又多次翻箱倒柜查找我从警时的问题,但也没找到我一点差错.于是最后又利用我的同事引诱我受贿,当然也未能得逞,所以至今他们也都无法抓到我的任何把柄,但他们却并未就此停止对我的迫害。
    
    2006年4月12日,我写了一封信给我县县长戴龙华(这厮于2008年7月份也因腐败案发,现被省纪委双规),揭露了我县公安局对我进行的非法侦察一事,戴县长见到我的信后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跟踪,监听等丑事.于是马上叫我现单位的领导找我谈话,并以我身体不好可以不上班在家休息(我于2004年底突发脑血栓造成半身中度瘫痪,行动非常不便),工资福利不少你之类的好话来安慰我,但对我在信中揭露的问题却只字不提,也未就此而停止对我的跟踪和监听.我身边跟踪,套话的人至今仍未间断过.
    
    综上所述,我与余杰先生写信是出于欣赏及交流,是对我县纪委袒护以上几个犯有严重错误的干部行为的一种愤慨,也是对我县领导对我进行的不公正处理的一种发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目的,至于余先生其人,在我未看他的书之前对其一无所知,其通信地址还是从他书上得到的,而且我在信上也没有写对党、对现实不满的话。如果只是凭我与余杰先生写了信就把我当成危险分子,并象对待特务、间谍一样对我进行专案侦察,这是完全非法的,更是对我人身权利的严重侵犯。我曾多次去找县领导申诉,而他们却有意回避不见.直到2008年3月初我又向县委、县纪委领导书面提出请求,要求停止对我进非法侦察、对我的处分进行复议,并对县公安局多年来对我进行的非法侦察给一个合理的说法,可县委领导不但没有答复我的请求,反而还加紧了对我的跟踪和监视。
    
    在此情况下,我只好求助于您,知道您是民间反腐的旗帜,希望您能帮到我。谢谢!
    
    此致!
     一个愤怒的刑警队长:张伟生
    2009年3月17日
    E-mail:[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刑警队长持枪抢劫、私吞赃物逍遥法外
  • 酒后打人又持枪恐吓群众的刑警队长被辞退
  • 是警还是匪 内蒙一刑警队长当街持枪恐吓群众
  • 河南一刑警队长醉酒驾车 接连断送两冤魂
  • 刑警队长疑因举报他人被双规续:省纪委接管案件
  • “黑白”两道正在追杀的刑警队长逃亡日记
  • 刑警队长举报上司遭报复 网上写逃亡日记窜红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