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


     2006年3月8日在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275弄77号大门口,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案件。现任上海市副市长、原任普陀区区长的胡延照公然派遣中国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上海西部企业集团职工张筠等四人,按照事先预谋方案,采取突然袭击方式,对我在动迁时患有高血压、脑梗中风行走不便,又毫无防备意识的74岁老父亲痛下杀手,企图再次杀人灭口,并同时打伤我母亲和兄弟。
    事件的原委是这样的:
     当日上午,我父亲许永道下楼去买一张报纸,刚走到大门口,就被奉上海市胡延照副市长之命,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全面负责监控、阻止我父亲到北京上访反映冤情,连日来每天24小时蹲守在大门前的著名恐怖分子张筠等人发现,于是不等我行动迟缓的老父亲反应过来,立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相迎,加上一阵长棒短棍伺候,这些身强力壮穷凶极恶的暴徒一边毒打,还一边发出龇牙咧嘴的嚎叫声,而我年迈的老父亲却经不起这样的恶折腾,顿时眼冒金星,左摇右晃,浑身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觉昏迷过去了。
    听见一阵子响响地打斗声传来,我母亲和兄弟从六楼的窗户向下猛地瞧见,不禁吓了一大跳,赶紧丢下手中刚刚捧起的饭碗,忘记了关掉正在烧水的煤气阀,以冲刺似地速度急急忙忙跑下楼来,也忘记了关上房门。
     当我同样年迈又患有高血压的母亲,跌跌撞撞、上气不接下气、连滚带爬似地冲下楼梯时,看见我父亲瘫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片惨状:全身衣服乱七八糟的,人已不省人事,并突然发现我父亲的左手臂已经被打断扭曲变形!!!
     我母亲和兄弟面对此情,顿时心如刀绞、心急如焚,头脑一片空白,只是抱着我父亲的脑袋大声喊叫,不停摇晃,希望他赶快醒来。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就在我母亲和兄弟蹲下身子,全神贯注拼命抢救我父亲的时候,冷不防又遭到了以上海西部企业集团职工张筠为首的恐怖分子的守候伏击,我年迈体弱的母亲身上全面开花,我弱不禁风的兄弟眼镜被打碎,浑身是伤、血迹斑斑。
     眼见四周围居民大声抗议,纷纷议论“人家儿子悼念赵紫阳又没有罪,搞了人家儿子坐牢,现在又趁着儿子不在家,又来搞人家老子,这算什么本事啊!”在人们愤怒地眼神注视下,这帮杀人不偿命、干尽天底下坏事不受罚的恶徒们在110警察到来之前却是不紧不慢地仓皇离去,临走之时还念念不忘说没有干掉他!
     接报的110警察是座落在宜昌路常德路处的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长寿派出所的民警,这同样也是一个人人皆知的臭名昭著的警署!!!
     十年前的1998年,就是这个派出所的民警刘学宇、沈宗懋、赵光伟等人十分配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政府区长胡延照、普陀区房产管理局局长陈琦、普陀区公安分局胡世民、上海普泉房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周永平、普陀区公房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赵松青、西部企业集团董素铭等对我家无正当合法理由强制拆迁。为此,我家和胡延照、陈琦、周永平等中共土匪恶霸们打了几场历经十年多的房屋拆迁行政诉讼官司。
     四年前2005年,也是这个派出所的民警沈苏雷、赵光伟等人全力配合现任上海市副市长胡延照、上海市普陀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和法院、著名恐怖分子普陀分局警察何良林和西部集团职工张筠等人的打击报复血口喷人,先后变换六个罪名,最后以丑百搭“寻衅滋事罪”,致使我蒙冤坐牢三年。2008年1月29日我从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出狱之后,于4月1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刑事申诉书》,提出再审申请。然而,原本三个月的审查期限,即使再加上三个月的延长期,也不能超过六个月。但是现在已经是实实在在地超过了十一个月了,着实让人领教上海司法体系的恐怖主义法西斯化。
     我在当时的《刑事申诉书》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试问,如果许正清错过了十天上诉期限,二审法院即会“不予受理”。由此可见,一、二审法院输了,输得很惨,而许正清在程序上、在道义上完全赢了!我无从看见并且知道上海市二中院的法官在我所立的申诉卷中如何解释,但按照现在的事态发展完全是应验了我的观点,我没有一点高兴的劲儿,寒风中,我依然感受到其中的疑窦丛生、阴森可怕。因为,现在的公检法实在是吃饱了没事干,专门依靠莫须有胡乱折腾人!这就是我的一个注解。
     三年前的2006年3月8日前后,那是我无辜入狱有一年多了,并且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由于坚称自己无罪,拒穿囚衣,要求提供申诉便利条件,无故遭受了中队长胡海华给我上反铐三天二夜、关禁闭的酷刑折磨,又派两名被判无期徒刑的服刑人员每天24小时贴身看管我。其中一个囚牌号为9366的葛震球,绰号叫“皮球”的家伙还受胡海华之命于11月21日凌晨5:45分,将我的左眉头打开5公分的大口子,一时间血流满面。因此,我在提篮桥监狱内根本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我曾经要求给家人写信,遭扣押,要求与家人见面,说不行,提出会见律师,副大队长高峰宣称,你是我们监狱前二名重点人物,即使你的律师来了,也不能让你们见面谈申诉,这是上面的规定。我知道我的一、二审辩护律师是我们中国最伟大的著名人权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莫少平先生,律师丁锡奎先生。我问我的第一封信为什么扣押,高峰答道交给政法委了。而时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就是原任上海市市委副书记、现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刘云耕,现任政法委书记就是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吴志明。他们曾经在2005年10月14日星期五下午到普陀区铜川路水产市场和新落成的普陀区公安分局以视察工作的名义,对我的冤案定调,10月17日星期一早晨七点半就将我从普陀区看守所拉到普通区法院宣判,这个时候法院还没有上班了。2005年10月17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而“六四时期”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是当年1月17日逝世的,这个日子又是美国著名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遇难的日子。
     巧合的是,被喻为“中国的良心”著名作家巴金老人当晚不幸逝世,我了解到他被人们爱戴的一生中都没有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我想这似乎是一个预感,暗示人们一个想法。在随后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4月11日对原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宣判的当日午后,有海外媒体采访我的时候,我告诉他这天是我出狱后的第一个生日,可能是给我的最大“生日礼物”吧!因为以陈良宇为首的上海市领导一班人一直都在迫害上访人员,这些都有他们的公开讲话作为证据,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是因为陈良宇他作孽太多咎由自取,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是这个道理。终有一天,老天爷会给善恶之人一个看得见的交代!
     交代了以上一些背景之后,想必大家有了一点深刻了解。话再说回来,由于我家要求“回原地安置”,就被胡延照副市长强制拆迁抢劫家中财物七年,今天掐算已经超过十年,至今仍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加上我又被无中生有无辜蒙冤,今天也有四年多了。因害怕我父亲许永道到北京上访,向胡锦涛和中央政府反映冤屈,于是在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长寿派出所所长叶新华安排下,由西部集团出数十人,在全国“两会”期间进行监控,严厉禁止我父亲上访北京。为了达到誓不让我父亲亲身到达北京的目的,于是就商量了出此恶招。
     过去的上海,流行的是“暴徒出拳,警察收局。”而现在有人会对我说,你这个早就吃不开了,现在流行“警察国家升级版”就是“警察挥拳,暴徒助阵。”君不见上海的一些人民警察个个都是人高马大,对待访民们总是喜欢挥拳如雨。
     但是,在面对许多满脸悲愤、守望相助的周边居民,长寿派出所的110警察和本案的承办警察在其份内的事情中,却是百般推卸责任、敷衍了事,姗姗来迟30分钟有意放跑了四个歹徒。如果从派出所那里一般步行到我家的话,也顶多10分钟。而从照片中我这样看见:一个警察却是押着我母亲上了警车去了派出所。
     这件事情已经悄悄地过去整整三年了,社会的公平正义还没有得到进一步地伸张,恐怖分子张筠等四人还有幕后的恶人们始终没有受到任何刑法的追究和惩罚,至今仍然得意忘形、逍遥法外,相反却改天换地、摇身一变成为了我现在租借地的房屋拆迁总负责人。
    而如果换成是我们一些上访的老百姓的话,那么,上海市一些流氓无赖法院的无情判决,就会是三年以上的刑期。可见,这是多么残冷的世界啊!一个充满了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中国社会,让许多无奈的人感受痛苦的煎熬。
     而我父亲的左手臂至今不能弯曲到嘴巴位置,人生暮年却落下个终身残疾。
    可悲啊,胡锦涛,
    可悲啊,温家宝,
    可悲啊,两会的委员代表,
    可悲啊,中国的人权灾难!!!
     许正清2009年3月7日于上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许正清被非法抓捕
  • 献给危难中的高智晟律师和家人的诗/上海许正清(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