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篇文章在博讯登出以前,北京大众科技报社会周刊已经作过报道,但是,南汇区有关部门不仅没有引起重视,相反以持续拒不理睬,派人监控,阻止上访,甚至用株连家人,再造更大冤情和灾难进行新一轮摧残报复。最近,又要用专制恐怖和非法无赖手法,粗暴掠夺我家仅剩的祖传房产,以彻底剥夺我们合法生存权利。盼望公正媒体的良心记者再次前来采访。
    
     陆志鹏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67岁生日 (博讯 boxun.com)

    
     —个病残复员军人24年的辛酸历程
     则鸣
     2004年10月16日,上海市南汇区瓦屑镇病残复员军人陆志鹏带着病重的身体,向记者诉说了20年来的不幸遭遇和心酸上访。
     收容审查莫名其妙
     陆志鹏.时年62岁,1961年高考前炙应征入伍,在部队多次被评为“五好战士”,
     “技术能手”,并且被评为营团学雷锋标兵,先进战士代表等。部队服役期间在一次战备抢修中右手致残,1968年5月复员退伍后被安排在上海市南汇县农机厂工作。1980年底、农机厂开始建造厂宿舍,陆志鹏被调到建筑工地负责仓库的保管工作。”
     1984年3月。在农机厂宿舍建好时隔两年后,当时的南汇县惠南镇派出所突然以陆志鹏在1980年底至1981年在担任建筑工地仓库保管员时有偷盗建筑材科为由将其收容审查,同时还将陆志鹏正在其宅基地上建造房屋的材料和建筑工具全部扣押。 、
     1984年5月24日陆志鹏才被解除收容审查,此后农机厂还对陆志鹏进行了厂内内部审查。至于陆志鹏的工作。农机厂一直没有妥善安置。扣押的建筑材料等未给予立即返还。
     时隔6年后的1990年6月22日;上海南汇县公安局以南公信字(90)第1号文才对陆志鹏收容审查一事做出正式决定。“经复查查明:1981年,陆志鹏住厂职工家属宿舍基建工地保管员期间。在工地负责人在场的情况下扫刮公司堆场上遗留的泥石子。泥黄沙,并将断楼板等物资装运回家。数额较小。复查认为;陆志鹏之行为不构成盗窃罪。且有不符合国务院(80)56号文件规定的收容审查范围。故我局对其收容审查不当。-据此决定:撤销我局1984年3月7日对陆志鹏收容审查的决定。
     请有关部门做好善后工作。”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上海南汇公安局已认定自己执法偏差,并下发了文件,但对给陆志鹏造成的损失并未作出补偿。
     到京申诉再遭拘留
     南汇公安局《决定书》下发后,上海市南汇农机厂对《决定书》置若罔闻。一直对陆志鹏的工作和生活不予妥善安置。被扣押的房屋建筑材料有关单位也一直未予返还,到这时候陆志鹏于1984年建了一半的房屋也早巳报废。对自己的遭遇陆志鹏多次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却四处碰壁,久拖未决。 。
     迫于无奈。陆志鹏到上海市上访。要求解决自己的同题,仍无功而返。2001年10月14日。陆志鹏从上海乘火车到北京。刚下火车。没想到就被南汇公安分局派入拦住。并于10月15日强制将他带回上海。同日。南汇公安分局作出“第25601281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陆志鹏于10月14日在北京有扰乱机关正常工作秩序为由。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5日,事实依据是本人“供述”。但本人“供述”并没有承认于2001年10月14日在北京有扰乱机关正常秩序的行为。
     不白之冤何日了结
     2001年11月陆志鹏为给自己讨个说法,将南汇公安局告上了法庭。结果南汇法院,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及上海高院均以“公安南汇分局具有对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人进行处罚的行政职权”驳回陆志鹏的诉讼请求。
     陆志鹏的不幸遭遇引起了社会法律界的同情。知名律师张汉良等认为:南汇公安分局。‘第25601281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是不正确的,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0条的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即对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人进行处罚的职权是由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进行管辖,即北京的某公安局而不是上海的南汇公安分局。
     张汉良律师分析案情后认为:“上海南汇公安分局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执法。捏造证据。例如在法庭上提供的两份询问笔录中询问人南汇公安分局顾某。被询问人周某、姚某竟然在同一时间分别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使受害人陆志鹏受到不应有的处罚。其它的证据要么将时间从10月15日以后改为10月15日以前,要么与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相互脱节、毫无联系,根本不具有真实性。同时,《宪法》第4l条规定。公民有言论人身自由、申诉、控告等不受侵犯的权利,‘上访’是此权利的体现。是公民主张其权利的途径之一。只要公民在申诉的过程中。没有违反法定的强制性规定,其申诉的权利就不应受到限制、约束和剥夺。陆志鹏在其申诉的过程中。没有扰乱北京任何单位正常的工作秩序。何况陆志鹏进京申诉也是南汇公安局惠南派出所10多年前错误收容审查造成的。虽已复查纠错。但没有做好善后工作。所有问题的症结还是在南汇公安局。”
     2004年10月17日上午。记者就陆志鹏一案曾电话采访南汇公安局。南汇公安分局没有向记者做任何答复。截止记者发稿时也没有得到南汇公安局的任何回复。
     一个病残复员退伍军人因公安机关的执法偏差。投诉无门、欲哭无泪。走上了不该走的24年的申诉之路。在这漫长的24年里。受害人陆志鹏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这个责任应该谁来承担?相信中共中央有关领导和部门在得知这一事件的真相后能够依法、务实、妥善地解决这一问题。
     请求公正媒体报道关注这一事件。
     控告人:陆志鹏
     地址:南汇区周浦镇瓦屑建设路教师楼401室
     电话:581527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维权简讯三则:北京王玲李淑霞山东民师董广英消息
  • 《中国维权动态》第89期
  • 正常上访维权遭广州地方政府的迫害中国人权何在?
  • 肖青山进京维权失去联系 武汉访民要求释放高新(图)
  • 中国海军锁定“海上维权能力建设”(图)
  • 快讯:四川成都维权人士辛清贤被国保抓走
  • 坚持维权,讨还工资,捍卫尊严,抗争到底
  • 维权人士陈卫被遂宁国保请“喝茶”
  • 北京:法院强执遭暴力维权 维权人开铲车冲向法官 (图)
  • 肖青山进京维权遭威胁 陈明光状告公安被退回
  • 维权人士胡迪等聚会 警方半夜无理羁押
  • 近期中国各地下岗教师维权动态三则
  • 陈唤生:协手全国冤民大同盟联合维权行动启动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劳教被加期
  • 重庆铜梁政府派中学生冲击维权工人 然后派警察镇压
  •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受酷刑/RFI
  • 周建斌正常上访维权 遭广州地方政府迫害
  • 曾发起军人维权的退休法官遭刑事拘留
  • 维权人士被抓,村民誓言继续揭露非法拆迁
  • 感谢法国人民保护圆明园兔、鼠首铜像/维权中国网
  • 黑夜已深 光明将近——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
  • 《中国维权动态》第88期
  • 三鹿奶粉维权律师敦请央视向全国人民道歉
  • 上海维权人士张翠平: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公开信!
  • 与建设部斗法的经租房业主:开动脑筋 维权需要智慧
  • 俄国维权律师遭政治谋杀的背后(图)
  • 公民维权的非暴力原则 /许志永
  • 临沂郯城政府职工公开维权何时了???
  • 赵山河: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维权系列报道之134
  • 大陆惟有搞政治特区才能救人民、执政党、政府/维权中国网
  • 中国维权农民的悲哀和凄凉(图)
  • 冉云飞呼吁关注地震灾民情况及死难学生家长维权受阻
  • 上海维权/中共上海恶警利用公器对人民犯罪
  • 张翠平:上访维权居民的“春节”
  • 范亚峰:维权运动与宪政转型的中道模式 ——和谐稳定模式和非常政治的危机
  • 我们不参与《08宪章》联署的最初原因/上海维权(图)
  • 改革之后,中国的维权、福音与宪政转型
  • 关于《当代中国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