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昨天下午,我与徐亮一起慕名参加了由周钰樵主持的成都读书会,之后十几个朋友一起去附近的小饭馆AA制聚餐!聚餐后大家仍然依依不舍,于是有朋友建议再去茶楼喝茶,大家一致通过!当然茶资也是AA制。
     10点我们准时结束。因徐亮的租住处不远,于是我们一边聊天,一边走路回去! (博讯 boxun.com)

    快到家门,就听到上面声音很嘈杂,同时有两人往下走,在楼道上“狭路相逢”!看见我们就停止了下楼!也没有说什么!与我们一起上楼进屋,这是才发现屋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徐亮是与人合租)!只有一人是穿警服的,估计是片儿警,其他全是便装!
    进屋后,这些人没有亮任何证件,我问他们是属于国安还是国保,他们其中一个人只是说:看来你对我们很了解阿,也没有说明身份。我说我跟你们两个部门都有接触,当然了解。之后他们要求徐亮打开自己的房门,打开电脑,并要求徐亮把所有的即时通信软件的密码交出!
    我被他们要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片儿警要求我出示身份证,看过后说是老身份证,怎么不换新的,我说还没有到期为何要换?
    之后,他们用自带的打印机从徐亮的电脑里面打印出很多“证据”!由于我比较远,不知道是一些什么“证据”,一直到12点过将近1点。
    而我在这期间就跟暂时无事的“闲聊”,在很多现实事实面前,他们当然无话可说,不过在跟很多他们这样的执法人员的闲聊中,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他们振振有词的地方就在美国在国际上为了国家利益“胡作非为”!美国输出“民主”也是为了他们的国家利益!我们就是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与美国对着干。
    因为反对美国在国际上的“霸道”,而抵制民主、自由!而抵制民主宪政!我真的不知道当局的宣传部门是如何给他们洗脑的?
    收集证据结束,看起来他们想把徐亮带走,我问为什么,他们说还要继续调查,并说要我也一起去调查,我说这算什么?为什么事情?他们没有说,只说是口头传唤!这时另外一个叫我把行李也带上,我说有必要吗?他说有必要,一会儿你还可以见到你的“朋友”?我有些吃惊,他们在“统一行动”?这时这位笑着说:你不是说你跟你们当地的“蔡队”是朋友吗。
    哦,他们通知我们当地的同行来接我回去!受宠若惊中….
    之后,我与徐亮分乘不同的警车横穿成都市全城,从城东来到城西的“营门口派出所”!在车上我才知道他们是成都国保。
    到了派出所,他们“借用”了两间办公室分开“问话”,不过奇怪的是,问我话的人只有一个,并且没有纸和笔!问了一下话后才知道,其实我们是在闲聊!看到这位老兄昏昏欲睡的样子,我问我们今天晚上就这样“闲聊通宵”?他说他才没有精力跟我闲聊,是在等我们当地的国保过来把我接回罗江!
    不久我们当地的国保就到了,我以为只是菜队过来接我,结果德阳支队的“十八般武艺”也一同到了!太隆重了吧!继续受宠若惊中….
    在车上,蔡队第一句话就是:李大爷(哈哈,喊我大爷了)!老子都睡觉了,还不得不爬起来接你回家!你硬是难得伺候!
    我说又不是我叫你来接的!
    而“十八般武艺”却说:球啥事也没有,你要做点啥子大事,老子跑一趟也值得哈。我说你希望我做点什么“大事”吗?他无语!
    车到德阳,他们分别下了车,因为他们家都在德阳,蔡队跟开车的警察说,送我到家,到了后给他一个电话!
    过程就是这样。
    直到现在给徐亮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今天下午,接到成都朋友打来电话说徐亮还没有出来,国保正在申请刑事拘留证,我问为何事?朋友说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成都发生的袁先生“与私有财产共存亡而火烧警察”及成都中院门口冤民铁链相锁静坐示威,这两条消息很快全球共知,当局怀疑是徐亮所为!
    会吗?就算是徐亮所为,这又触犯了那家法律!
    关注徐亮的命运,就是关注我们的生存空间!
    徐亮的电话是:13540101135及13547858745
    
    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QQ:770389323
    Skype:simli88
    
    本奎元年三月一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劝天公重抖擞--两会建言/徐亮
  • 塑料袋,一种免费公共工业品的最后丧失/徐亮
  • 物价上涨是官僚资本联盟对人民群众的掠夺/徐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