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迎接09之春——应战决斗书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7日 转载)
    
    应 战 决 斗 书
     (博讯 boxun.com)

    一、刘刚局长大人,请藉手中公权,与恶商决一高下!!
    刘刚局长大人:
    本人李继超,现五十岁余,是多次遭遇“德阳‘万世达’置业公司” 侵权,非法强拆,致家毁人亡,无数次泣血请求你主持公道,解决问题,却历近九年而无果的受害人之一。
    今本人郑重、正式、公开地向你提出如下请求:
    1、请你凭手中更大的公权——据悉你由县主管拆迁主任升任主管局长——以公理、正义,民众期盼、支持和人应有的起码良知为器械,接受“万世达”的挑战,与其决.斗一回——落实你们代表政府做的决定安排——彻底终了此已拖近九年不决的侵权问题!
    2、如你不愿、或因不能保证取胜而不敢,那么,请求你公开撤销已做的决定安排——消除“万世达”对你们挑战的目标。否则,请你允许并主持我以这接近老迈之躯代你应战,与李长平、钟逊、李长伟及其豢养打手作一殊死之决,以落实你们代表政府做的决定安排——彻底终了此已拖近九年不决的侵权问题!
    
    在党和国家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的文明已渐入抛弃丛林法则的年代。作为一介草民,理应配合政府,学你们的样“宽容”、“克制”……为社会的现代文明进步出力。今却“不合时宜”地提此请求,实属无奈——我们生存的环境对我们不宽容、不克制,不配合甚至挑战政府,不让我们和谐。我们的生存状况不容许我们继续宽容、克制下去。其已远超我们承受的极限——“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我们是享有天赋生存权力的人!!是你们为之用权、为之谋利,为之服务,为之保障生存权的公民!!!
    因此,请求你拯救草民全家及更多的县民、市民等于水火,以手中的公权等与“万世达”先行文明决.斗,如你不敌,我一定在你中招之前奋不顾身去抵挡“万世达”攻击你的一切器械——包括他实施强拆所惯用的大型机械。对此,我可以签下协议以示负责。
    如你不愿、不敢或是败下阵来,无论它以任何方式,任何器械进攻我,我都将以必死之意与之决出雌雄——如果他真有无边法力,我认命!
    
    二、中江县,弱势民众重遵丛林法则才能死中求生!?!?
    2000年6月,“万世达”开始非法拆迁以来,为达逼迁目的,至今多次对包括我家的许多被拆迁人实施非法强拆……它丧尽天良,以惨无人道手段侵害我家生命财产——欺骗、恐吓、暴力强拆,先后打伤我弟,逼死我父亲、叔父两位老人,蓄意制造祸害我家人生命财产的危险,逼迫我数十口之家多年流离失所……
    这还不算,还致无名尸于新春佳节期间“正常死亡”于我可经加固,暂能勉强容身的残存居所……
    刘刚局长大人,我无数次地向你呼救,你的领导李局长和你,在“万世达”数次承认非法强拆事实,却强硬地坚持侵权,拒绝承担法律责任情况下,数次主持双方激辩、协商,达成共识,据此作出解决问题的决定和安排。李局长指派你负责落实解决。
    但“万世达”数次向你们挑战——擅自推翻你们的决定安排,坚持侵权,定要置我数十口于死地以达其罪恶、卑鄙之目的。
    你,作为手握公权,肩负保障一方人民安居乐业重任,直接、具体的主管领导,对如此践踏宪法,祸害一方,欺压百姓,破坏和谐,为所欲为,恣意妄为的挑战,却是那么的“束手无策”,一味“克制”、“宽容”……对民众遭遇侵害的伤痛、疾苦和生死存亡之威胁,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听之任之,任其恶化。
    
    我的邻居邱绪林,于2007年4月10日傍晚遭“万世达”非法强拆,泣告无门,走投无路,最后被逼上绝路——于4月12日与另一被强拆受害人李代荣相约到省城成都自.焚抗议。此举幸被成都警方及时制止才未造成严重后果。邱绪林自.焚事件,据说惊动了相当级别的政府,自上而下,责令你们限时处理,邱家的问题才得以合法及时地解决。
    李代荣家,被“万世达”断电、断水、强拆逼迁,无奈提桶到县政府去乞水维生,被有正义感的工作人员知晓后严斥“万世达”残害人民比国民党还狠毒。李代荣下岗多年,本就生计艰难,在多次非法强拆遭遇中,更是雪上加霜——花巨资引进的珍贵养殖物种被悉数“扫荡”,被强拆一次自己修复一次……多次的反复侵害,使李代荣家各种损失惨重。但因全家人生性老实、本分,虽向你们诉求多年,却至今除了“定时”找你们重复诉求外,只能默默地强忍着可能“万世”的,或许超过忍耐极限而爆发的无果……
    孙成桂家,被“万世达”以欺骗等手段非法拆迁,至今以各种形式诉求多年仍是无果,不知孙氏全家还需坚持多久?还需以自己的方式诉求到何年何月!?
    其他如游克俭、刘启(泽)富、沈兴举、谢绪芳、卢丁东、张道允、胡世益等难以尽数列举,类似遭遇的邻居,他们也以各自的方式同“万世达”抗争、向你们呼救……然而,他们也只“收获”了浸透自己血泪的苦果。
    ……
    从邱绪林、李代荣、孙成桂、刘启富、沈兴举、谢绪芳、卢丁东、张道允、胡世益等等求生抗争、呼救的不同结果,我得出一个结论:中江县,遭遇“万世达”侵权后被逼上绝路,重遵丛林法则,决意置生死于不顾,以死抗争者才可能后生。
    所有这些中,我把邱绪林的自.焚看作是一种决.斗,一种类似丛林中已被狼破喉的羊那种万般无奈后“认命”,却凭本能,以“命运”同“天意”决.斗的方式的决.斗。无疑,“本能”和“天意”占胜了“命运”!因而邱绪林有幸九死一生活了下来。
    而李代荣、孙成桂、游克俭、刘启富、沈兴举、谢绪芳、卢丁东、张道允、胡世益等等则如同已被狼破喉,开始吮血却仍企望着以自己最后的几丝哀鸣、呻吟让狼抽出尖牙,松开大口放其一条生路的羊……
    
    我们的社会发展到今天,丛林法则早就应该彻底抛弃。但是,严酷的现实,却无情地逼迫着绝对弱势的我们为了争得一丝公道要发掘、重新遵守、践行那野蛮、血腥的法则!
    我们,舍此究竟是否还有出路?——我看不见!
    
    三、刘局长,果敢应战,与祸害人民的恶商决.斗,你责无旁贷!!
    刘刚局长大人,
    提出此请,非我故意为难你手中的公权,也绝不是我欲葬送你这官运亨通,可能前程无量的局长,要多拉一个为恶商恶行作祭品的垫背者,而是因为解决这些问题是你应尽之责——你的官越做越大,手中公权越来越重,相应地责任与义务也应该越来越“看涨”——在我的多次诉求后,你们主持双方激辩、协商,达成共识,你们做的了结此问题的决定安排。
    作为草民,我很景仰你拥有的权力,绝不相信“万世达”包里的私钱能“斗”过你手里的公权!近九年的许多时候我都相信你是人民的官员,因为你是有着人民作定语的政府官员,你手中的公权,属于人民,理应为人民所用!!
    刘刚局长大人,
    提出此请,还因我受八年余积累的“经验”所启——当今现实,丛林法则不可全弃!
    提出此请,更重要和直接的原因是,我至今尚残存一点对“邪不压正”的信心。
    近九年,我也耳闻目睹了一些“万世达”的所作所为,祸害一方的新、旧之事。从“柳岸华府”到“南岸公馆”,据传,因“万世达”拆迁所造成的大、小社会矛盾、冲突,甚至……导致找县上领导解决的个体、群体性事件难以细述,相关领导收到的投诉近似小山。我想,如果有谁主持公道,公开彻底调查、处理其恶行,相信不说罄竹难书,至少不是屈指可数。
    “苟利国家生死矣,岂因祸福避趋之。”温家宝先生曾引用林则徐的话表明自己身居总理权位的心迹。在遭遇、或目睹、了解“万世达”非法强拆而非与其“一路”的人们看来,“万世达”李长平、钟逊、李昌伟等流氓、强盗开发商就是中江人民的祸。他们的“万世达”就是中江人民的万世祸。除掉他们就是人民的福。因此,为了中江人民的存亡,为了中江大地的祸福,请你这人民公仆——局长大人,真正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一回,不避祸福,勇敢地肩负起你所居权位应担的责任,为民除害!凭公权,以公理、正义,民众期盼、支持和人应有的起码良知为器械,接受“万世达”的挑战,与不法开发商决.斗一回!
    刘刚局长大人,与祸害人民的恶商决.斗,你责无旁贷!!
    
    四、绝不自.焚,我要决.斗!
    我数十口之家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已数年之久。至今逝者不得安息,生者不得安宁,随时担心遭遇新的人祸。
    近九年中,我从遭遇侵权起向县“拆迁办”开始诉求,再找县上,到市上、省上,历经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艰辛,从起点出发,绕了若干个“圈”被“传送”到起点。
    ——刘刚主任(局长)大人的回复主旨是要我继续和“万世达”“协商解决”;县上的回复主旨是找主管部门解决;市上的回复主旨是找县上解决;省上的回复主旨是找市上解决……期间,我还通过县长、市长、省纪检监察等电子信箱多次呼救,提出诉求,得到的回复与上述基本一致。
    无奈,我只好准备进京“上访”。2008年7月底,被冷落、遗忘了一些时日后,相关领导一反常态,热情、主动地与我联系,数人、数次急切、好意地劝我不要进京。8月1日,四位相关领导更是“礼贤下士”,急匆匆亲自“登门拜访”找到我打工的单位来,并要求我的领导劝阻我。为了日后能继续行使我“劳动的权力”,以维持后半生的生存,也为避免再遭小家破裂之灾——相爱二十多年的妻子,沐浴了我二十多年父亲慈爱的女儿已数次以离婚、断绝父女关系相胁阻止我成行——我只好打消此念头。
    “奥运”期间,有部门回复我——你所反映的问题正在调查处理中,请耐心等待。我一直耐心地等待到奥运结束后,就再也无法打开这些网页。
    如今“万世达”继续挑战刘刚主任(局长)大人及其代表的政府的权威,挑战我的克制和容忍极限,拒绝我任何依法提出的基本要求,既不遵从主管领导主持双方激辩、协商,达成共识后所作的决定安排,也不修复其非法拆毁我的房屋,排除我的居住危险。并肆无忌惮地放话:等这些被其拆得随时可能完全垮塌,无人看护的房屋“自然倒塌”后再“谈”!
    挑战私权!挑战公权!挑战公理!挑战国法!除了挑战还是挑战!这就是“万世达”利令智昏,目空一切而淋漓尽致的肆无忌惮!
    
    事态发展已再明显不过:
    1、我数十人如果“经得住考验”,继续离“家”“不回”,那么房屋“自然倒塌”后,我祖、父两辈以毕生付出换取、保护的房产将化为乌有。他们的血汗将白流。他们的血泪将白淌。他们的生命将白付。我们也将被“万世达”拖得咽咽一息,直至……
    2、我数十人如果经不住考验,壮胆回“家”,无疑我李家将极快遭遇灭顶之灾……
    07年4月12日,在邱绪林自.焚之举被警察阻止,他已受警方保护情况下,“万世达”还极其嚣张地通过电话威胁他,要对他怎样怎样。以“万世达”这么多年利令智昏到目空一切的恣意横行惯性预测,谁能保证他就此“洗手”,放下屠刀而立地成佛?谁能保证他不再继续祸害更大范围更多的民众?
    我国自古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之说。今我李家遭遇的是杀父之仇,毁家之恨,又岂愿与之共戴一天!!??!!
    
    当今文明社会,此类事理应由行使公权者干预解决。但作恶者确实太强势,连手拥公权的官家也奈他不何。因之,只有我们自己解决的话,我,李继超,一个也算知书识礼,懂得一些相关法律,憎恶、鄙视丛林法则,却求告无门,不得不“回到”现实,从经历中痛苦、艰难、渐进地认可、遵从丛林法则,近于老迈,绝不容忍任何欺人太甚者的血性男人,决意顺个“天意”,与作恶者一决生死!!!!!!
    但我绝不学邱绪林以自.焚方式用自己的命运和天意决.斗。
    我绝不自.焚,我要与践踏宪法的作恶者决.斗!
    绝不自.焚,我要决.斗!
    克制、宽容至此,我决定接受这么多年来“万世达”的挑战,特细化如下决.斗的具体事项,继刘刚局长大人拒绝我请或败阵后向“万世达”应战:
    1、时间:在刘刚局长大人拒绝或败阵后的一月内,由“万世达”确定的任一天;
    2、地点:中江县县委、县政府间的广场或其他方便各地各界民众观战、评判的开阔之地;
    3、器械:李继超以一腔鲜血和届时可能获取的一切具杀.伤力之物对阵。“万世达”可选用任何中意之器,包括强拆所惯用的大型机械;
    4、人员:应战人李继超,对方可如先前任何一次的对阵一样,悉数群上或逐个轮番对决;
    5、见证人:“万世达”非法拆迁受害人和全县及更大范围有兴趣的各界人士(“万世达”定时后,可由李继超负责广告宣传);
    6、结果:以决出生死为最终结论,完全遵从丛林法则;
    7、后续:双方就此打住。
    
    五、特 别 附 注
    1、下此决心时,我已被煎熬得濒于崩溃、疯癫。走到此步,是因为我不愿我及我的家人被“万世达”悉数白白害死。我也绝不容忍我及我的家人被“万世达”“慢性自杀”。经多种权衡,我决定以我一人的死拼力争救我全家——如能救的话。
    ——我忍无可忍!!!!!!
    
    2、本人应战决.斗之心已铁,无论结局如何,本人都已开“弓”搭“箭”,即使最后触犯天条,也绝不让“箭”回头!因此,即日起,至决斗结果出来止,本人拒绝任何非落实两位局长主持双方激辩、协商达成共识,已据此做出解决问题的决定安排之斡旋、游说,拒绝类似以前的任何耗命的“协商”,拒绝任何未严肃审查相关录音、录像、照片等,未公开调查、经当地公众核实(公开听证),未站在公正立场全面了解详情所做的,不能获得公众认可,经不起时间检验的结论和强加本人的“罪名”——本人愿在决斗前把相关资料悉数向社会公开,供大家了解真相,以据此评判、结论。
    
    3、刘刚局长大人,如因某些原因,你拒绝应战,我不强求。但请你公开说明理由。因你的特定身份,我必须特邀你做个证人。我与“万世达”正式决.斗之时,请你到场观看、评判。如我取胜,请你向社会说明你、我此举的无奈;如果对方取胜,则你为保护自己可以沉默,也可变通为落井下石,给我罗织罪名,为“万世达”涂抹“正义”的光环,也可趁此……
    
    4、如果你在我们双方公开决.斗之中出面为“万世达”擂鼓摇旗,出力助威,那么,请你给社会说明一下理由,也赐我最后一点公平与正义,让我与“万世达”公平地决出一个胜负;当然,如果你与“万世达”本就一路——如果我此前没有真正认识你——则当别论,此最后的应战决.斗对象也就包括你尊贵的局长大人在内,必须应战与我决.斗!
    
    5、本人珍藏有多年收集的相关录音、录像、照片、文字等材料(也分别托请数位朋友收藏以防不测。如本人发生不测,请向收藏的朋友索取。届时,这些朋友自会向社会公开其联系方式)。请欲了解相关详情、观看、评判决斗的各界人士联系:
    
    电话:13688324095
    QQ:631915340
    Skype:wgfabc
    E-mail:[email protected]
    
    
    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江西馆 李继超
    公元2009年元月26日 农历己丑年正月初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扬州市维权代表质疑“联席会议”及法制“学习班”
  • “侵权责任法”力啃维权“硬骨头”
  • 关注劳工维权的刘德军(图)
  • 肖青山免费为农民工打官司:民工维权者却要为自己维权
  • 黑龙江鸡西维权人士李国柱被劳教半年才通知家属
  • 扬州维扬区法院悬赏:捉拿维权人士张世庆
  • 美国投资商在华被欺诈 维权遭死亡威胁(图)
  • 上海南汇访民依法维权遭遇迫害(图)
  • 《中国维权动态》第83期
  • 农历腊月二十四晚,骏景居民继续维权抗争
  • 浙江两会截访忙,维权人士被喝茶
  • 昆山教师上街游行维权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刑满获释又遭拘留(图)
  • 福建维权人士纪斯尊案情最新情况通报 (图)
  • 福建农民维权领袖黄维忠带领3000余人继续维权 (图)
  • 《中国维权动态》第82期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二) /上海维权马桥镇(图)
  • 广东维权人士刘德军受到人身威胁
  •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公安国保传唤、抄家
  • 范亚峰:维权运动与宪政转型的中道模式 ——和谐稳定模式和非常政治的危机
  • 我们不参与《08宪章》联署的最初原因/上海维权(图)
  • 改革之后,中国的维权、福音与宪政转型
  • 关于《当代中国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
  •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 左晓环:维权人士左晓环请求成都警方归还被非法扣押的物品
  • 詹荣妹致上海二会的公开信/上海维权
  • 上海维权人士张翠萍公开信
  • 山东临沂郯城政府职工公开维权
  • 维权遭迫害/上海崇明杨莉
  • 中国员工维权遭报复成残废
  • 为维权女儿致残母亲遭劳教虐待百万财产仍受侵/沈立秀
  • 郭涛:中国劳动者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 小学生向人民日报呼吁维权刺痛心/倪洋军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烟台维权人士孙万宝究竟因何被拘留?/倪文华
  • 长平:强者多感恩,弱者多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成都国保神精过敏,维权人士黄晓敏今日被再次被成都国保“请”(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