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协委员组织上百人携带铁棍在长沙行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7日 转载)
    
    
     政协委员组织上百人携带铁棍,在长沙用喇嘛高喊 (博讯 boxun.com)

    ——给我打,打死我负责!
    
    尊敬的张剑飞市长:
     您好!
    我叫周雨锡,女,28岁,湖南长沙人,我现在向您投诉衡阳市政协委员吴元科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在省会长沙纠集、组织人员用器械打伤老百姓的事情。事情过去四个月了,还没有任何结果,请您帮助我们讨回公道。
     2008年7月底,我通过刚刚从长沙芙蓉区搬迁到开福区鸭子铺来的长沙安达货运十八站发货去怀化等地,后怀化收货方反馈信息说,货物外包装损坏,丢失部分货物。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安达货运站十八站,与他们约好7月23日晚上见面谈此事。当晚上(7月23日晚上)7点半左右,我带着一岁的儿子,去位于开福区洪山旅游局鸭子铺的安达货运十八站,协商货物丢失问题。(我弟弟的司机周胜因为住在该货运站附近,晚上要回去,所以我弟弟周孟军就送我们去,也好把我和儿子接回来,因为那里晚上很少有出租车)
     当晚谈了二十多分钟,没有任何结果,在沟通中,他们态度非常差。我想争吵不能解决问题,就想等明天再找他们心平气和的谈,一直在车里帮我抱小孩等我的弟弟下车来说:“我们走算了,明天再来。”司机轻轻地说了句(该司机平时说话声音本来就小):“明天肯定要给我们答复”,对方姓谢就凶狠地说,不给你答复又怎么样,我弟弟就问他,说话怎么这么凶,就在我弟弟把儿子给我,准备转身去开车门时,负责怀化区的姓谢的突然对着我弟弟脸上就是一拳,我弟弟就问为什么打人,逐双方发生争执和扭打,对方接着又跑出十多人,有些手里拿着木棒,围着打我弟弟,我弟弟穿着的黄色衬衣全部被撕打烂。
     我当时见他们打我弟弟,就想用手机报警,结果手机被对方打在地上,我想去捡手机,对方一年纪大的,还说不准捡。这时候,我弟弟说,姐姐你快带儿子走,我就抱着儿子跑,货运站一个女的(谢志华的老婆)就向我追过来打我(我手臂受伤,法医鉴定为轻微伤),他们打了我弟弟不说,就连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多么毒辣,多么凶残啊!
     手机在被打时摔坏了,于是我就跑到设在旁边的鸭子铺分场的三楼拨打110报警(三楼灯亮着),我在报警后,给家里爸爸打了个电话,说打架了,要他来带我儿子,同时,看到办公室的电话上有我们队长家的电话,就给队长打了个电话,要他赶快来劝驾。还要那办公室工作人员给办事处负责人联系,要他们来劝架。
    在我报警的过程中,我弟弟当时对对方打他的哪个人说,是你首先打人的,你不能走,等公安来了你才能走。但是对方转身就上楼了,我弟弟怕他走,就跟上楼,结果,对方的人把上楼的门堵住。这时候,有认识我们的围观群众把我家亲戚喊来(我姑妈周礼科和伯伯周礼双等人),他们来时,看到货运站把我弟弟围在二楼办公室,并且把门关了,几个赶来的亲戚和围观的群众,怕他们把我弟弟一个人在楼上打死,就上去要他们把人放了,不能再打了,当时他们人特别多,当我姑妈等人上去后,他们突然把灯关了,又开始打人,当时我姑妈他们就一心想把我弟弟救出来,别出人命。
     当大家把我弟弟抬到楼下时,警察来了,我弟弟虚弱地瘫坐在地上,赤着上身,眼睛红肿,伤心的大哭,上了警车后,我弟弟一眼就看到对方一个非常高穿黑衣,脖子上挂着粗项链的人,说该人一直指挥人打自己,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就在这时候,吴元科,身为衡阳市政协委员的他,突然用喇叭大声喊:“安达十八站的,都给我打,打死我负责!”在他的喇叭声指挥下,立刻有几十人拿着铁棍、木棒,成半圆型突然冲出来,加上原来站在外面的,该货运站有近百人,拿着铁棍、木棒一顿乱打,见人就打。我的家人和围观的群众那里见过这架势,都拼命往外跑,我年近60的伯伯当时吓呆了,转身往外跑时,突然,对方追上来的人,对着他的头就是一棍,他当即被打倒趴在地上,想爬却爬不起来。当时刚赶来正在寻找自己一岁外孙的我爸爸,56岁的他,在转身想往外逃命时,他突然看到自己哥哥被打倒在地,就跑过去想扶起哥哥,刚伸手去扶,安达货运站的人就冲过来了,一人从左边挥舞铁棍打来,毫无防备的周鲤魁的头遭到重重一击,身体顿时趴在地上,血从头顶一下就冒出来,把他的脖子和衣物全被血染红了,他双手拼命握着头,眼睛发黑,围观的群众见状,担心其被打死,冒着被打的危险跑上来,把他拉出去,送往医院,在医院头顶缝了7针。
    住在附近的我姑父张健康,年近50,当时在家看电视,听到旁边的群众说,很多人在打我弟弟,我还带着一岁的儿子在那里,他上衣都没有穿,穿着拖鞋就跑来了。一到现场,他看到很多人死命地往外跑,对方好多人均拿着铁棍等器械在追打自己的几个亲人,场面非常恐怖,他心里非常害怕,立即拿手机报警。这时候,他一抬头,突然看到几个人举着铁棍在围打自己的儿子和老婆,他边喊“别打了,别打了”,边拼命跑去,咬紧牙关,用双手紧紧接住一根打向自己儿子的铁棍,因为他知道,如果那铁棍如果打下去,自己儿子的脑袋会被打开。在他接住对方一人落下的铁棍时,对方另外一个人突然举起铁棍,向他打来。我姑父只感觉耳边有股风,头上顿时是钻心的痛,对方的铁棍狠狠地打在他头顶上,他被打得当时就双膝重重地跪在地上,头被打破,脑袋发晕,血顿时流了他一脸,身上到处是,他想站起来,却全身乏力,两眼发黑,站不起来,在群众的帮助下,我姑父被抬了出来,急急忙忙喊车子送到医院,在医院还呕吐几次,头顶缝了九针。法医鉴定为轻伤。
    安达货运站他们手中那些铁棍基本上清一色,有几个手指头粗,木棒均有成人手臂粗,基本上是长短一致。当时,我的几个亲人什么也没有拿,有些还穿着短裤、拖鞋,逃避不及,纷纷被打倒在地,在场的几乎全部被打伤。旁边老百姓见了,害怕出人命,就拼命跑开,有些胆大些的,就大声喊:“ 别打了,会死人的,”在安达货运站挥舞的铁棍、木棒下,几个围观及劝架的老百姓也被无辜的打伤。
    当时那场面惨不忍睹,我吓得大声哭喊着,哀求着要围观的群众去把他们拉开,救出她的亲人。但是无奈对方的凶残,围观群众不敢靠近,他们非常惊恐,看到对方突然冲出那么多人,用铁棍、木棒等器械打人,这些穿着短裤拖鞋的老百姓拼命跑开。有些跑出很远了,还惊魂未定,吓得大气不敢出,说:这太恐怖了,这货运站动不动就这么多人拿铁棍打人,我们住在这里,以后还怎么生活啊。有些胆大的,见我家亲人在家门口被打成这样,非常同情,更非常气愤,他们大声喊:“ 别打了,会死人的,”并帮助我把受伤的亲人送往医院。
    随后,赶来增援的防暴警察到达现场,并带来了两只警犬,据当地老百姓说,赶来在二环线下面原来的玉龙湾那里待命的拿铁棍的近两百名人员才撤走。有群众看到他们用车子拖了一车的铁棍和木棒来。幸好当时我及其亲属们都因受伤已被送往附近的163医院救治,不然,这些几乎都是穿拖鞋和短裤来的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的血肉之躯又怎么经受得起铁棍的殴打?
    当洪山桥派出所公安把我弟弟带到所里作笔录时,该货运站立刻开来几十台车,上百人把派出所都围满了,公开扬言说,要把我弟弟抓出来,“要搞死他”,并准备冲进去打人,派出所警察首先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凶,当时还没有阻止住,两个警察准备掏枪,才把他们阻止。
     我家几个受伤的亲人在163医院进行急救,当天晚上,我们几个亲人动手术和急救费用就花了近一万。姑父和爸爸头均缝了好多针,我姑父当时呼吸都困难。可是惊魂未定的我们却见到对方来了二三十人在医院大门前面,当晚我姑父及爸爸等人非常害怕凶残的殴打再次来临,他们没敢住院治疗,加上当时需要交纳住院费3万多元,我们没钱交纳,所以一大早就悄悄地回到家里,请医生在家里帮忙打吊针,在家里,有旁边邻居的看护下,感觉至少比在医院里面安全些。
     经法医鉴定,我及其亲人经法医鉴定轻伤一个,轻微伤6个,还有几个没有进行验伤,他们正遭受身体催残和精神伤害,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一个弱女子身上,会发生在我一个遵纪守法的普通市民家庭,现在我85岁的爷爷茶饭不思,因为他的两个快60岁的儿子、50岁的女婿及孙子和孙女等人全被打伤,作为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找谁去讨回公道呢?现在当地老百姓纷纷议论,这太残忍了,这货运站是干什么的啊,以后,我们在这里还怎么生活啊,看到他们那么多人用铁棍打人,我们生活在这这里都害怕 ,万一哪天,打到我们头上了怎么办啊!
    事情发生后,我家亲人因为男的均被打伤(伯伯、姑父、爸爸、弟弟),大家忙于医治伤员,加上突然发生这么的事情,一时很茫然,相信派出所为公正处理,谁知道对方利用关系恶人先告状,到处说我当时有18人去他们找麻烦,我当时包括我一岁的儿子才4人,后来又说我们有上百人用木棍打他们,他们还到处说,我们是地头蛇,我家亲人一直是勤肯的农民,特别是我弟弟,从来没有与人发生争执,对人礼貌有加,包括我60岁的伯伯等人,在当地都有良好口碑,而我也一直从事幼儿教育,平时就胆小怕事,心地善良,从不与人吵架。善良的普通老百姓被污蔑为地头蛇,而具有黑恶势力的企业却伪装成了繁荣地方经济的好人?他们本来就在晚报后面与别人打了一次大架才搬到我们这里来的,没想到,才来一年时间,就发生这样欺霸客户和普通老百姓的事情。当地许多老百姓均亲眼见证了他们的霸道和凶狠,纷纷担心以后自己的居家安全。对方还说我们喊人去打他们,我家亲戚加起来也就是十多人(男女老少),听到那么多人打我弟弟,他们肯定会想劝驾,总不会看到自己的亲人被别人打死吧。再说,他们去都没有带任何东西,有些还是短裤拖鞋。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一个弱女子,真是欲哭无泪!为了给自己和家人讨回一个公道,我只能相信政府和法律,相信社会上还有公正,我们在遭受身体催残和精神伤害之时,希望政府能出面主持公道!
     一是:该货运站出动近百人携带了铁棍等器械,用喇叭组织人员打人。很显然是有组织的,不然,他们又是用什么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纠集到那么多人?这些人都来自那里?对方的组织者是个市政协委员,他组织人员打人,他用喇叭喊打,打死了他负责!我们和谐社会怎么会有这样的势力?一个市政协委员就能这么嚣张?
     二是:在派出所在作笔录的时候,他们又来了上百人,开着几十台车到派出所,很多车是湘D牌照,公然要冲进去,想再次殴打被打者并嚣张的叫嚷:“搞死他!”连警察的警告都可以不听?在一个国家公安机构的门前他们竟然敢如此的嚣张?请问是谁给他们这种嚣张的权力? 难道是他这个政协委员的头衔吗?
     三是:一个货运站负责人纠集那么多人,携带铁棍等器械打伤普通市民后,不问不理,事情发生已经半个多月了,在奥运会这样加强社会治安,他们还敢这么嚣张,他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黑恶势力?如果不惩罚,今天是我一家人,明天又会是谁家呢?我们身边还有安全不?
     我可怜的亲人啊,平时,我们是那样的支持政府,纳税守法,为了支持政府的修路工作,房子刚刚被拆了,还寄住在外面和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却被凶残地打成这样。事情过去四个月了,现在连起码的医疗费用都没有给我们解决。
    公道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
    现在,我们家亲人及当地群众都非常气愤,大家说如果还得不到医疗等基本赔偿,那么我们将集体找政府、找该货运站讨说法。
    我们向您鞠躬了!
    事发地点:开福区洪山旅游局鸭子铺分场安达货运站十八站
    管辖派出所:洪山桥派出所
    事发时间:2008.7.23日晚上8点左右
    联系地址:开福区洪山旅游局鸭子铺分场十二队
     事情核实,请与长沙开福区公安局信访办联系
     求救人 周雨锡
     受伤人:周雨锡(在安达发货的客户,轻微伤)
     周孟军 (轻微伤,头、眼睛及身上多处受伤)
     张健康(轻伤,头顶被铁棍打伤,缝了9针)
    周鲤魁(轻微伤,头顶被铁棍打伤,缝了7针)
    周鲤双(轻微伤),周礼明(轻微伤)
    熊恩福(轻微伤,头顶被铁棍打伤,缝了5针)
    周礼明(轻微伤,眼睛被打伤)
     2008年11月4日
    联系电话: 13107422383 (附件:周边围观群众签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协委员组织上百人携带铁棍,在长沙用喇嘛高喊——给我打,打死我负责!/周雨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李少民:政协委员李秀恒剽窃事件【来稿】
  • 咸阳政协委员180万雇凶杀亿万身家矿主 (图)
  • 山东省聊城:政协委员李桂昆重婚告不得么?(图)
  • 政协委员代表业主维权遭售楼处殴打
  • 山东济宁决意建中华标志城 百余政协委员反对(图)
  • 北京政协委员建议必要时中心城区实施拥堵收费
  • 胡锦涛学弟政协委员方方尊称马英九「总统」(图)
  • 中国政协委员首次公开称呼马英九「总统」(图)
  • 台湾人能否任职中国政协委员引发争议(图)
  • 政协委员范小平要亲娘一碗面吃三天/文琼
  • 持枪对峙,汕尾黑帮、省政协委员暴力抢地
  • 深圳政协委员建议:男女混用厕所 股市交易调到晚上
  • 政协委员李稻葵:要防通胀“最好去进口牛肉”(图)
  • 白山市政协委员遭数男子突袭身中14刀 太阳穴喷血
  • 亏一次不够:政协委员提案中国再办奥运 首选上海
  • 李鹏会见电力行业政协委员谈发展核电(图)
  • 政协委员提案:将清明黄帝陵祭祖升为国家级大典
  • 毛新宇当选政协委员内幕:胡锦涛亲自批准
  • 全国政协委员、祈福集团董事长彭磷基建议严厉打击上访者
  • 20余名政协委员建议中央授权深圳试点政改/郑存柱推荐
  • 中国舆论监督网:杀掉聊城政协委员包养妻妹生子 原配多次举报无人过问
  • 政协委员怎会提出如此荒唐无耻的建议/李悔之
  • 中国政协委员的“政治二奶”心态/昝爱宗
  • 谢选骏:毛新宇等120个政协委员包藏祸心(校订版)
  • 自贡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 为何政协委员10年监督不了一个问题
  •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始为温家宝打分
  • 政协委员张贤亮发言时一语惊人:“超女”也该进政协
  • 上海市政协委员倡公开「一把手」收入(图)
  • 孙文广: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 兼说政协改革
  • 孙文广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 兼说政协改革
  • 全国政协委员喻权域向两会提出两个提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