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不服华阴市公安局《确认决定书》的申诉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三民
    
     (博讯 boxun.com)

    
    渭南市公安局、陕西省公安厅、国家公安部:
    
     我叫张三民,男,汉族,初中文化,生于1943年11月28日,系陕西省华阴市北社乡新姚村五组返库移民。
    
     2008年4月末,就华阴市公安局对我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刑事拘留以及释放后又定以“取保候审一年”之冤案,我特向公安机关呈送了《请求复议的报告》。
    
     2008年5月20日,华阴市公安局向我回复了一份《确认决定书》,其中坚持认为“对张三民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立案侦查是正确的,同时对张三民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也是合法正确的”。
    
     针对华阴市公安局不顾客观事实、贪赃枉法、破坏和谐与民主以及在办案中出尔反尔、为所欲为等等恶劣行径,我特申诉如下:
    
     2007年12月12日,有关网站发表了《陕西省黄河三门峡库区约7万农民向全国告知收回土地所有权》的通告,其中有我的署名。随之在当年12月16日,某些政府领导重蹈文革时期“先扣帽子,再打棍子”的覆辙与伎俩,竟然指示华阴市公安局对我们几位移民代表扣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大帽,强行实施刑事拘留,关押到华阴市看守所。
    
     在对我20天的拘留中,公安机关经过反复侦查,没能查出有关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任何具体犯罪事实与证据。在今年元月4日,华阴市公安局便给我送达了“阴看释字[2008]03号”《释放证明书》,其中的内容是:“兹有张三民……,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7年12月16日被拘留。现因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经华阴市公安局决定,予以释放。”
    
     值得指出的是,华阴市公安局既然在今年元月4日已经因证据不足,决定对我予以释放,那么在今年5月20日向我回复的《确认决定书》中,为何又出尔反尔,认为“对张三民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立案侦查是正确的,同时对张三民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也是合法正确的”。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用自己的巴掌打自己的嘴。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在2007年11月23日,我和陈思忠等5人到北京反映基层政府及相关干部在移民土地上以权谋利等违纪腐败问题。在北京,国务院信访局接待了我们,并将我们的反映信批示陕西省政府、渭南市政府处理,后来又批转到华阴市政府处理。
    
     在北京上访期间,网上发表了《陕西省黄河三门峡库区约7万农民向全国告知收回土地所有权》的通告,当时我们只要求将国务院明文规定划拨给移民的土地真正划分给我们移民。鉴于库区10万亩土地不翼而飞——被贪官侵吞霸占的事实,为有效防止贪官继续蚕食土地,因此我们便要求政府把土地分给移民永久耕种,至于其使用权与所有权等名词,我们不太理解。我们移民认为,索要依法隶属于移民的土地绝非违法行为,就是请求国家“把土地永远划归农民耕种”的提法也绝非犯罪,因为土地权属的要求或者土地真的归农民所有,也并非推翻共产党领导,更非颠覆国家政权,例如在解放初期至土地改革前,不也是实行土地私有化吗?难道那个时候就推翻了共产党的领导、就颠覆了国家的政权吗?其回答是否定的,这是客观真实的历史事实,难道公安机关把这段历史都忘记了吗?!
    
     由于我们多年来频频反映地方政府官员在库区土地、移民资金方面的大量腐败问题,而引起诸多媒体乃至中央电视台的屡屡曝光,这给地方政府带来许多不利影响,特别是给某些涉案领导升官发财带来直接妨碍,因此他们非常憎恨移民,而给我们移民扣上了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值得一提的是,某些官员为了报复我们而指使公安机关对我们移民枉施刑律,这未免有点滥用职权、践踏国法之嫌了。
    
     回想50年前,为了以实际行动支援举世闻名的三门峡水库建设,保障黄河下游亿万人民免遭水害之苦,我们陕西库区移民响应国家“迁一家保千家,一人迁万人安”的号召,积极报名,踊跃搬迁,被政府先后迁移到了宁夏和陕西渭北等旱塬沟壑地区,长期过着缺吃少穿的日子。当初在迁移时,因新中国财力紧缺,国家给三门峡库区投入的移民经费人均只有1千元,况且这1千元全部是用于各级移民部门的工作经费,移民个人未得到一分钱,我们先后所经历的四、五次搬迁和建房均是自费。而如今,国家给长江三峡库区移民的人均经费达4.5万元,是三门峡库区移民的45倍,因此可以说,国家当初在修建三门峡水库时因财力紧缺,确实把我们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亏待了。半个世纪来,三门峡库区移民被政府多次迁移折腾,家产损失殆尽,长期处于贫困窘境,我们这些曾经为水利建设作出奉献和牺牲的国家功臣们,真是受尽了天下苦,遭遍了人间罪。
    
     我要申诉的是,就“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言,首先应当具备犯罪动机,可是我们移民从来就没有反对过共产党,也没有反对过社会主义,更没有反对过当今政府,那么我们怎么会有颠覆国家政权之动机呢?!人所共知,农民乃属中国的弱势群体,而我们移民经济及其贫困,文化知识颇低,长期为基本生活而挣扎,更是农民这个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要想颠覆国家政权,必须具有行动纲领、行动计划以及强大的武装力量,而我们移民苦于生计,手无寸铁,谈何颠覆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政权?那简直就是蚂蚁撼树、小蛇吞象之妄想了,我们怎么会有这种非分之心呢?别说颠覆国家政权,我们连颠覆一个乡政府政权的想法和能力也没有啊!再说,我们移民多为文盲,且和我一起被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陈思忠还是一位年逾七旬且耳聋、腿瘸的残疾人,因此我们即便是颠覆了国家政权,也没有能力去执掌国家政权而管理13亿人的泱泱大国,可以说我们连一个乡政府都管理不了,那么我们岂能去干“颠覆”之恶事呢?至于公安机关指责我们“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说,试想,我们移民既缺乏文化知识,又没有任何宣传设备和舆论工具,我们依靠什么去进行“煽动”呢?!一句话,“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罪名简直太大了,我们这些弱势的移民百姓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综上所述,我认为华阴市公安局给我定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而采取刑事制裁纯属报复,绝无法律依据,故对华阴市公安局认定我张三民“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实施刑事拘留以及取保候审一年是正确的,合法的”之决定不服,敬请上级公安机关对此进行详实调查,以事实为依据,依法律为准绳,真正还我一个公道。
    
     申诉人:张三民
    
     二00八年八月九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