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佩章:新时代新社会比黄连还苦的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转载)
    在前后约一年的时间里,绥德县张家砭乡清水沟村村民、特困户刘佩章可谓祸不单行,成了天下最不幸的人:妻子不明原因跳楼自杀,儿子被人捅成重伤,自己又被村支书打成残废。而这一切,当地政府、公安竟然无动于衷,没有一句结论。在呼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走进了致他伤残的村书记的家,要求救治。然而,令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尽管他已风雨飘摇,生活不能自理,却又被县法院和县公安局以“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为由对他实施了拘捕。在绝望的时刻,刘佩章发出了悲怆的呼喊:“让我去死吧,老天!”
    
     请看新闻调查---- (博讯 boxun.com)

    
    无视百姓死活 甚至雪上加霜
    
    绥德有关方面麻木不
    
     仁滥用职权引民愤
    
    
    
     “刘佩章确实太不幸、太可怜了。”在调查采访刘佩章一家的悲惨遭遇时,村民们纷纷向记者表达了同情之心。
    
     在刘佩章居住的绥德县清水沟,他是全村里有名的“烂杆人”。由于没有文化,不懂得生产和经营,他几乎成了全村里最穷困的人。
    
    “我爸住的房子,被县上认定是危房,要求搬走。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往哪搬呢?”说起这事,刘佩章的儿子一脸苦相:“就说吃低保,村里生活水平比我爸好的人多的是,可人家都吃上了低保,就是没有我爸的份。”
    
    由于生活困难,加上县里的社会和治安状况,刘佩章的家风雨飘摇,几乎陷入绝境:2006年农历10月6日,刘佩章的妻子不明原因跳楼自杀;2007年8月 14日,刘佩章的三儿子在工地干完活回家,行走至县城永乐大道时,遭遇一伙不法之徒抢劫被捅成重伤(为了抢救儿子,刘佩章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借钱,终算捡回了三儿子的一条性命。然而,他所希望的破案,却至今一直是个迷。每次去派出所、乡政府寻问,一次次,他面对的全是冷眼和哄骗)。2007年大年三十,别人都喜气洋洋地准备过年,可刘佩章为了抢救儿子已经债台高筑,没有一分钱过年。此时,就连他寄予希望的经济来源----卖狗的财路也被掐断了。他喂养的几只种狗,也被人偷走了。屋漏偏遇连阴雨。走投无路,刘佩章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政府身上----年关了,“或许政府能够给点救济。”等呀等,一直等到大年三十,刘佩章感到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了。他顾不得羞耻,就去了村书记刘汉平家:“想知道政府给的钱下来了没有?低保有没有他的?”刘佩章的儿子告诉记者。
    
    然而,“不识相”的刘佩章似乎触怒了村支书刘汉平----大年三十了你也来骚扰!刘汉平恼羞成怒,并拨打了110。刘佩章被110送回家后,怎么也想不通:“吃不上,喝不上,不问你书记问谁呢?!”等110走后,他又来到书记家,要求给个“说法”。看到刘佩章又来了,刘汉平怒从心来:“大年三十的你是欺负我来了!”说着和儿子一块把刘佩章打倒在地。被打倒后,刘佩章感到大腿部位一阵阵地疼痛,挣扎了几下,竟然怎么也站不起来。在天寒地冻,呼救无人的情况下,在刘汉平家门口爬了几个小时后,等天黑了下来,刘汉平才叫来村民刘宝国、王国海和刘海波等人,搀扶着,用刘宝国的车把刘佩章送回到家。回家后,刘佩章从此一直卧病在家,生活不能自理。直到二十几天后,在外打工的儿子回来把他领到医院拍片后才得知,刘佩章的大腿腿骨已经断裂了。
    
    在多次找刘汉平说理的情况下,刘汉平起初不认账,后来又托中间人说,他只愿意出三、五千元了事。
    
    刘佩章没有接受刘汉平的意见。在没有得到及时合理医治和公正说法的情况下,刘佩章的儿子几次去县里反映问题,但每次人家都说让他回去,等待以后处理,可就是迟迟得不到处理。无奈,刘佩章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来到了刘汉平家,要求对方给予治疗,却遭到刘汉平的拒绝。
    
    2008年,刘汉平因经济等腐败问题,引发700多名(全村共有800多居民)村民联名大规模上访,并在前不久的村支书选举中落选。10月14日,刘汉平的儿子气急败坏,不但把刘佩章狠打一顿,还将刘佩章的拐棍和轮椅一并扔进了村旁的河里。
    
    刘佩章儿子几次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推脱说没有人,至今未管。不可思议的是,10月16日,绥德县法院会同县公安局竟以”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为由,突然对刘佩章实施了拘捕。而今,仍在经受腿骨断裂伤痛的刘佩章,在看守所里又经受着另一番“撕心裂肺”。
    
    “在得知县法院和公安局要拘捕他时,我爸看着我绝望地哭喊说:‘让我去死吧,天啊!’”面对记者,刘佩章的儿子边说着,边抹起了眼泪。
    
    “刘佩章的事情之所以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和公正的解决,就是因为派出所所长和乡党委书记与刘汉平相互勾结,沆瀣一气的结果。这村里的人无人不知。在刘汉平的鼓捣下,派出所所长不但在我们村里盖起了小洋楼,还与刘汉平等人一起合做生意,开办了四川大酒店。”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
    
    “允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现在的世道太不公了!真正应该坐牢的人却逍遥法外,而真正受害的人却雪上加霜,有冤无处伸!”
    
    “法院和公安局不但不伸张正义,主持公道,相反还助纣为虐,离经叛道,真是连起码的人道都没了!”在绥德县采访时,一些干部和市民纷纷向记者表达了对此事的不解和愤慨。
    
    。。。。。。
    
     立党为公, 执政为民,是我们党根本宗旨的体现,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本质。“群众利益无小事。凡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和实际困难的事情,再小也要竭尽全力去办。” 胡锦涛总书记今年七一的讲话振聋发聩,犹在耳边。记者呼吁, 在“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时代大背景下,在亲民、爱民、为民、利民已经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和共同行动的时候,发生在绥德县的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应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并得到公正解决。 (博讯记者:XinYu)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