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来稿)
    
    来源: 忆通律师网 www.bj580.com
     杨佳的父亲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复印复制一套法官在庭上念的所有证人的证言、证据(包括录音录像光盘、投诉信、鉴定结论)及庭审的笔录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0月22日上午10:32左右,杨佳的父亲杨福生再次请求翟建律师复印复制一套法官在二审庭上念的所有证人的证言、证据(包括录音录像光盘、投诉信、鉴定结论)及庭审的笔录。
    
    杨福生22日的相关短信内容摘记:
    
    翟建律师您好!
    我是杨佳的父亲杨福生。
    真抱歉!
    又来劳烦您了!
    敬祈您海涵!
    
    今天再次给您发短信只因李劲松律师庭审结束后去见杨佳受阻故再次求您。
    
    我并此再次乞求您:
    帮助复印复制一套法官在庭上念的所有证人的证言、证据(包括录音录像光盘、投诉信、鉴定结论)及庭审的笔录给我。
    所需复印复制特快专递邮寄费用等我愿随时通过银行卡即刻打给您。
    最后,我先在此跪谢您了!
    杨福生
    
     附:
    
    一、2008年10月20日下午三点多李劲松律师与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的对话主要内容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您好,什么事?
     李劲松律师:我要交一个会见材料。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交给谁啊。
     李劲松律师:交给咱们所里。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会见谁啊?
     李劲松律师:会见杨佳。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会见杨佳,您是他律师啊。
     李劲松律师:对,他姨妈跟他爸共同委托的。您贵姓?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姓周(音)。
     李劲松律师:这是我的材料。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您上次不是来过了吗?
     李劲松律师:对啊,我来了三次了,今天第三次,来了两次都没见着。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不是跟您说按规定您不能去见他吗?
     李劲松律师:按哪个规定我不能去见他?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这个我们同事已经明确告诉您了。
     李劲松律师:不是,我今天是以杨佳姨妈、杨佳爸及杨佳姨妈以杨佳妈的名义共同委托的在死刑复核阶段为杨佳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的身份来要求安排会见杨佳的,因为还有一个死刑复核阶段,死刑复核的时候律师还要替他写意见写到最高院。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他有律师啊,他自己请了律师了。
     李劲松律师: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他请了没有?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他现在没有请您啊。
     李劲松律师:他亲属替他请了我。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他明确表示过,他不希望他的父亲请律师,而且他现在已经有律师了。
    李劲松律师:您就跟他说,麻烦您看一下,这有一个委托书是他妈的委托书,因为他妈下落不明是他姨替他妈代签的。这一个是他姨写的委托书。这一个是他爸写的委托书,
    假如说,杨佳得病了,要找个医生,或者买种治病的药品,杨佳紧急托人带信要他妈帮找医生帮买药品,他妈不在,所以他姨知道后赶紧帮他找了医生买了药品,这也是一样的,对不对?
    要不,麻烦您现在去告诉杨佳一下,他姨帮他请的北京律师到了看守所要求会见他,给他在复核阶段继续提供法律帮助,我相信,他只要是个精神正常的人就肯定会同意见我。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他现在没有提出来需要,不需要法律帮助。
     李劲松律师:他没提出来?不是非要他先提出来啊。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而且我跟您说,上次来我们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您了,您这个委托书是无效的,他说不需要这个。
     李劲松律师:上次这件事咱们不用谈了,咱们之间谈不清楚,我会找有关部门谈,您们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以前的做法肯定是错误,这点我百分百肯定。但这个问题不用咱们今天讨论。今天就是说,按照最高法的规定,在死刑复核阶段,律师也可以提供法律帮助。那么我们受他家属委托,在死刑复核阶段也可以帮助他,我现在是受他姨妈跟他爸共同委托的在死刑复核阶段给杨佳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我要求会见杨佳,麻烦您安排一下,咱们所里给安排一下。案子已经快完了,死刑复核阶段也不会再公开开庭了,我跟他见一面,应该也没太大的影响。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如果说他同意的话。这个我尊重当事人的意见,这个我一定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了。
     李劲松律师:但是这个是我们见面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不用咱们看守所转告。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如果说他不愿意见您。
     李劲松律师:那您现在问了他没有?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如果说,我说的是如果说他不愿意会见您。
     李劲松律师:如果说,他确实是连他姨妈替他聘请的律师也真的不愿意会见的话,对咱们看守所来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坏影响,咱们看守所也应该,站在讲政治的角度,从大局的角度考虑,也要尽可能的安排我跟他见面。让我亲耳听到之后,我肯定会实话实说告知杨佳家属及关注杨佳案的社会公众,就可以排除不必要的不利影响,这不更好吗?对谁都有利。要是我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杨佳亲口对我说确实是连他姨妈替他聘请的律师他也真的不愿意会见真的不要的话,我肯定会如实转达给他爸和他姨妈告知大家:我与杨佳见面了,人家杨佳确实说了,我真的不要我爸帮我请律师,我也真的不要我姨妈帮我请律师,我给家人添的麻烦够多了。
    咱们凭良心说吧,从做人的角度来说,家长肯定会关心小孩的事情,是吧?他要不要是他的事,家长信不信是家长的事,如果家长已经尽了心,他确实还不要,那我也就能心安理得的回去。这个话,咱们真的,凭良心说,如果杨佳确实当面对我说他不要我给他提供法律帮助了,那我回去跟他爸、跟姨妈也有交待,大家心里也就都能心安。
    您把我的会见材料收下交给所长吧,也不要为难您,您把这个材料交给所长就行。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您现在还不是他委托律师,我凭什么要收,我没必要收。
     李劲松律师:您很清楚,所有的律师来看守所要求会见被告人都是先把材料交给看守所之后,看守所才安排会见,哪有说得律师先拿到被告人同意现在会见的书面意见后,看守所才能再开始安排会见?您说除了杨佳案之外,咱们看守所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说过这种话?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杨佳反复多次声明,除了他妈妈的以外,他不见任何人。
     李劲松律师:是谁听到他说啦?您是亲听到他本人亲口说的还是听其他人说的?可信度在哪里?我跟您说,不要他姨妈帮请律师的话我从来没听到过,今天第一次听您这么说,说不要他姨妈帮他请律师。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不要他爸的您是听谁说?
     李劲松律师:5564说的,还有陈凌也说过,您的警号是多少?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005580。
     李劲松律师:说杨佳坚决不要他姨妈帮他请律师,绝对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是第一次听说,您是听谁说的?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听谁说的,我刚才跟您说了,我无可奉告。
     李劲松律师:不是您无可奉告有可奉告的问题,跟您说,也不要说我说大话,就是说,咱们确实要站在,维护咱们整个所的形象,维护咱们整个上海司法界的形象,包括维护国家法律的形象的角度来说话,咱们现在并不是在为咱们的私人私事交谈可以随口任意说话,咱们每句话都要负责任的。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很认真很负责任的告诉您。您现在不能会见杨佳。
     李劲松律师:我今天还是不能会见杨佳?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对。
     李劲松律师:理由?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理由不是告诉您了吗,上次就告诉您,我们还是这个理由。
     李劲松律师:上次的理由,我上次是以杨佳的父亲替他聘请的律师的身份来的。这次我是受到他姨妈和他爸及他姨妈以他妈的名义共同委托的律师。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上次他姨妈的东西您也拿过来了的。
     李劲松律师:上次我没拿。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上次没拿过来啊。
     李劲松律师:上次他姨妈的委托手续是另外一个李和平律师拿过来的。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那一样啊,上次那个李律师拿来委托书来,他姨妈聘请了李律师,也没给他会见,同样的这次也不能会见。
     李劲松律师:您错了的事情,一错就要错到底吗?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如果我们的工作有什么错误也好,失误也好,您可以向我们的上级部门也好,有关部门也好您可以找,好不好?道理是一样的。
     李劲松律师:第一个,您是代表看守所说话,代表看守所说决定不同意我今天以杨佳姨妈替他聘请的复核阶段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的身份会见他?以看守所的名义?您现在代表看守所?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对。
     李劲松律师:那理由呢?关于他姨妈的。您说一下道理,您说的道理如果合理,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我肯定比谁都通情达理。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已经跟您说过了,上次我们的同事很明确的告诉您了。
     李劲松律师:没有告诉我。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告诉您也好,告诉的是另一个李律师也好,您们是一起的。
     李劲松律师:上次陈凌警官没说理由。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上次为什么不给他姨妈委托的李和平律师会见?
     李劲松律师:那我怎么知道?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那李和平律师就不要说法就走了,那可能吗?从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说,您说可能不可能,他拿了拿姨妈的委托书来,一句话不说,他就走了?
     李劲松律师:李和平律师那边提出要求会见时陈凌警官他就说了一句话,也不同意,并没说理由,陈凌警官当天主要是和我说,而且对我也基本上都是只听不答。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不同意的理由,就是说为什么不同意您也就是为什么不同意他,一样的。
     李劲松律师:那不一样,这绝对不是杨佳本人的意见,杨佳本人是愿意见他姨妈的,包括他说过他要他姨妈过来旁听庭审。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您怎么知道?
    李劲松律师:翟建说的,翟建是当面见了杨佳,杨佳告诉他自已还有个姨妈,他希望他姨妈来。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翟建说的?哪您把翟建叫过来吧。
    李劲松律师:要我现在把翟建叫过来?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咱们两个人不是工作的事,是私人的事,您这样说可以。您作为一个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您就不能说这样的话了,因为您是在作出行政行为,或者说作出行政决定,您可以这样说的法律依据在哪里?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因为他没有明确的意思表示。
     李劲松律师:他已经明确的意思表示了认可他姨妈。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作为我们来说,我们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李劲松律师:那您可以现在就问他,他姨妈替他请的律师要来见他,您就这样说,您姨妈请了一个律师要给您死刑复核阶段提供帮助。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明确的告诉您,他现在已经请了翟建作为他的辩护律师。
     李劲松律师:翟建负责的二审阶段的辩护任务今天上午已经完了。现在已经是死刑复核阶段了。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杨佳没有提出来他死刑复核阶段是不是还需要律师。
     李劲松律师:不用提,哪里有规定说非要他本人先提出来才行?您拿出规定给我看?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答复您,现在您不能会见。您对我们的决定还有什么意见,刚才我也说过,您觉得我们的做法不对,或者错误也好,违法的也好您可以到别的部门去汇报。
     李劲松律师:还是非逼我这样做?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不是逼您这样做,我们的工作规定。
     李劲松律师:那能不能麻烦您把您依据的法律规定说出来?能不能告诉我,是哪个法律的第几条?您这个不让我见杨佳的决定,是属于行政决定,而且,我从北京来,至少也有费用吧,那您这个决定直接影响到了我,我白来一趟,我打出租车来,我的打车费用总是一个成本吧,那您现在这个决定肯定对我造成了实际影响,我肯定就要求您说明决定的法律依据在哪里?如果是合法的,合理的,那么我肯定比谁都通情达理,肯定没问题。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已经告诉您了,您如果觉得我们的决定不合法,不合理。
     李劲松律师:您非得逼我投诉您是吧。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那是您的权利,投诉不投诉那是您的权利。
     李劲松律师:公安民警在工作中该做好对当事人的说明劝服工作,把道理说清楚,化解一些不必要纠纷,投诉,那不是对您更有好处、对咱们看守所更有好处、对我也更有好处?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谢谢您的关心。
     李劲松律师:那您就辛苦一下,告诉我,您作出这个决定的依据,让我见着依据。您刚才说了,我的决定就是这样一个决定,但这个决定的依据是哪个法律的哪一条?那您就告诉我。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您是学法律的,您懂得肯定比我多。
     李劲松律师:我明确跟您说,如果这个决定是您个人做出来的,那是违法,如果是所里做出来的决定,也肯定是违法。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我不是跟您说了吗,说的很清楚了吗。
     李劲松律师:那我就只能打110投诉您了。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那就这样。
     李劲松律师:我肯定的告诉您,您这样做的不对。
    上海市看守所005580警员:那不对的话,您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再反映,再反映。
    
    二、2008年10月20日15:30左右李劲松律师与上海110报警投诉台的对话主要内容
    
     李劲松:您好,请问是上海市公安局110吗?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您是哪里?
     李劲松:我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的李劲松律师,我现在要投诉一下咱们看守所的一个警员的违纪行为。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看守所?您是投诉哪里?上海?
     李劲松:上海市看守所。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投诉上海市看守所的民警啊。
     李劲松:对,他的警号是005580。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因为什么事情投诉?
     李劲松:我是从北京过来,今天要会见一个被告人,我把我所有的会见手续都带过来了,他就是不让见,不按规定安排我会见。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那他有相关的规定,都问了?
     李劲松:我问了他,他拿不出来。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他是哪个区,您知道吧?
     李劲松:就是市看守所的,在沪南路的。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是上海市看守所,是吧?
     李劲松:对,麻烦您了。
     上海市110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女警官:您电话不要挂,我给您转110投诉台。
     李劲松:好的,谢谢。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110投诉台。
     李劲松:您好,请问是上海市公安局110投诉台吗?您好。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您好。
     李劲松:我有点事想麻烦您一点,我是北京来的一个律师,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的李劲松律师。我今天刚刚在上海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一个被告人杨佳,那看守所的一个警号是005580的警员,他回复说就是不能安排我会见,那我就说,您不安排的话,能不能拿出一个法律依据,是依据哪个法律的哪一条款规定决定不安排的,他也不拿,他说,我就是这样子的决定,您不服您就去投诉再投诉吧。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您介绍信开了没有啊?
     李劲松:开了,介绍信,包括他家属把他爸、他姨妈的委托书那些材料我都带来了。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那么您可以找一下相关领导人。
     李劲松:他说他就代表看守所。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那您可以找一下相关领导。
     李劲松:相关领导我现在找不到啊。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上海市看守所?
     李劲松:上海市看守所。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上海市看守所对面不就是监管处吗,上海市的看守所的上级领导就在监管处。上海市看守所的对面就是监管处。
     李劲松:对,我知道,我去过,我见过他们处长。但我现在进不了监管处,看守所的门卫、保安说有领导通知他们说不能让我进去,我进不去。
     我现在就在看守所大门门卫保安这边,刚才这个005580他也是从里面走出来到门卫旁边的休息室跟我说话的。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您现在在哪里?
     李劲松:我现在在上海市看守所的大门的门卫传达室这里。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它有扇门,第一道门您进了吧?
     李劲松:第一个我就没进去,我现在就在第一个门那边,保安的位置。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保安不让您进去?您有介绍信保安肯定让您进去。
     李劲松:您好,保安现在还是回答我说就是不能让我进去,我也不想与保安发生一些不必要的肢体冲突,我也理解他们。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原来您会见的时间跟他们讲过吧,跟承办人讲过吧?
     李劲松:在审判阶段,我们律师就是带着律师会见材料过来,就直接要求会见被告人即可,看守所就直接安排会见就是了。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但是您最好打个招呼。
     李劲松:不是,在审判阶段所有律师都是不用先打招呼直接把材料交给看守所就行,看守所直接安排会见,比如说,今天安排不过来,安排到明天都没问题。但他现在是材料都不收我的。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材料不收您的?请把您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告诉我。
     李劲松:13691124988,我姓李,李劲松。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13691124988。李劲松。
     李劲松: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上海110投诉台工作认真负责的值班男警官:好的,这样,待会儿会有人来和您联系。
    李劲松:好的,麻烦您了,谢谢。
    
    (备注:此后直至10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监管处还是不曾有任何人就此事与李劲松律师联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