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限制维、藏族人员登记入宿(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来稿)
    
    派出所开出的单字,内容如下:
    
     紧急通知 辖区各旅店业,洗浴业:根据分局要求,从现在开始对海淀区旅店业,洗浴业中有住宿”藏“ ”维“族人员住宿情况进行核查,对上述人员住宿的,要加强验证,并同时上报派出所。 另:各旅店业,洗浴业在录入旅客信息对“民族”项必须认真核实,准确填写录入 凡接待藏族,维族人员住宿的马上上报派出所,联系人民警吴虎 手机:13801093916 花园派出所值班电话 62014692 62032656 花园路派出所
    
    有图为证:
    
中国限制维、藏族人员登记入宿

    
    网友评论:
    
    “ 连派出所也出这样的紧急通知,那我们的合法权益是谁来保护?有派出所的通知还那家旅店愿意住宿维族人和藏族人?国务院的33号文件的精神在何处? “
    其实所谓的"国家规定”也只是某些部门为自己的“土政策”找到借口而已。国家规定者,应该以法律形式公之于众,让人民都知晓,以决定为或是不为。所以很明显,这个通知是国家规定的说法,绝对是托词,是某些人民公仆拍屁股作出的“决策”,根本就没有法律依据的。
    
    "情绪可以理解,这类事件的发生让很多藏维百姓有种被歧视感,会在某些场合不自在,影响出行和工作。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藏维群体的确在国家举办重大活动中,制造了事端。无论事端的制造着是恐怖分子也好。百姓也好。
    
    这是事实,摆在眼前。
    
    既然如此,那么这类的管理手法是无可厚非的!!
    
    看你可疑立即逮捕都能理解!
    
    因为问题绝不是出在这种做法上。
    
    就如杨佳事件,杀人偿命,否则法制就是空话,但他为何杀人这才是问题关键。"
    
    所以问题的实质不解决,捂是捂不住的,强压的弹力也会日益积累,造成的社会影响,群体情绪就会扩大,泛滥。到时候出问题的就不是所谓的“一小搓”或者几个“不明真相的群众”。(唯一)
    “政府的措施会对社会直接产生影响。民族关系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相当敏感和复杂的。 犯罪分子和极端恐怖分子毕竟是极少数,如果不能区别对待,只会加大群体情绪的扩散。
    个别恐怖分子真想搞破坏,不在旅馆入住照样可以实施。 而警方草木皆兵的预防措施,恐怕伤害的是整个民族的感情。 警方可以要求旅馆业加强安全防范措施,但是不应该突出个别民族。”(azamat)
     无奈啊,上次从德国来了两个朋友,本来是观看奥运会,8月6号中午到北京,我去接他们 ,他们过安检时是也受到了特殊待遇,我在机场白等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而且我接到了一个警察的电话,让我报道他们的安排,还有每两小时打电话问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带他们去新疆办事处住宿,不过莫名其妙住宿一天得花980元一天(平常不到200元),他们觉得太贵,开始找住宿,去了很多酒店都被拒绝了,天都黑了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本来想打110,不过觉得麻烦,没有打,他们无奈之下买了当天晚上飞往乌鲁木齐的机票回家了。他们在德国读博士,两个都拿到了奖学金,还参加重要的科研项目。他们在德国生活快4年了,他们跟我见面的第一句话是“回国的感觉的真好,听到熟习声音很兴奋”。可是他们在北京很失望,连自己的国家找不到住宿的地方。(西域之子)
     打击犯罪分子是政府的职能,但是绝对不是以侵犯公民权利为代价的, 更不能将某个族群整体作为防范的对象,这样做只能加大社会群体间的不信任感,制造更大的社会裂痕,将打击个别犯罪分子的行动扩大成对整个民族群体的不信任,这种做法其实是地方政府和某些部门无能的表现。(AZAMAT)
    
     今天,我们已经在同一块土地上营造了各自不同的“小世界”(当然也有些人愿浮游于这些“小世界”之间),然后我们再以一部不合法的通知或领导讲话或政策或荒唐的理由去合理化这些“小世界”吗? 你无非是不想让别人说一些你认为是“敏感”的话,却非但不能消除敏感,只能使“敏感”的部位更加敏感,让特定的人和集团更容易在种族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人为地炮制一部比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印刷出版法令等更蔑视人权及更残酷的恶法,开历史的倒车。(干草)
    
    就在历史的和现实纠葛的恶性循环下,使得汉人人与维吾尔人的心结更难以解除。在威权统治时代,维吾尔人因为新疆人口最多而又是自治民族的身份,但在新疆社会中所享有的资源较少,一直扮演.‘隐形人”的角色,隐遁于他们身后。加上维吾尔人被所谓的“东突”困扰,不敢出头,慢慢地,就变成了所谓“看不见的族群”,维吾尔人的情绪因此普遍地低落了。随着社会的民主化、多元化,有感于文化的逐渐消失,维吾尔人认同的危机意识日益增强,通过崛起的维权意识,大大激发、凝聚了维吾尔人的族群意识。这其实是维吾尔人的“族群尊严”与自我认同意识其实质就是自我保护意识。 当今新疆的社会是一个割裂的社会,族群之间的对立使得新疆民众普遍产生了信任危机,同是“新疆人”但各个族群之间却有着各种不同的利益诉求,各个族群之间互相诋毁倾轧。这样我们试想,总共2000多万人的新疆被划分为几个对立的族群,同时各个族群内部之间也有不同的团体,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有被对方利用、压迫、出卖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新疆人”能信任谁呢?加上在当今新疆既得利益团之间也是互相倾轧,区分为地方、兵团,中央企业,普通民众他们为了利益发生冲突时经常对立,在这种情况之下族群之间和既得利益集团之间完全没有信任可言,民众普遍感到缺乏信任感。
    
    厚颜无耻的民族歧视行为,在这样的大环境背景下,哪里来的民族团结?哪里来的民族和解? _(博讯记者:赛依德海力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